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章 坟丘山上

大圣传 第三章 坟丘山上

    在清河府东北方向,也有群山起伏,不过不似苍莽山脉般,险峻高大。

    而是一座座低矮的小山包,彼此之间,没有清晰的脉络相连,说是山,其实应该算是丘陵地貌。

    这种地形,往往很少有灵脉的贯穿,灵气相当的稀疏,多半不会有修行者将门派建立在这里。

    不过确也有例外,那就是昔日三山之一的坟丘山。作为以炼尸为主的门派,最看重的并非是灵脉,而是适合的“养尸地”。

    一座座山包,宛如一个个巨大的坟丘,形成一片积蓄阴气尸气的天然妙地,又经过一代代坟丘山修行者的改造,常年笼罩着一层灰暗,连阳光照射,都显得乏力。

    如果是凡人误入其中,不过一时三刻,就浑身僵硬倒毙,然后多半还再爬起来。

    余疏狂站在山头,皱着眉头,向坟丘山遥望。他运用鹰狼卫的消息网络,终于查出,马超群现在正在这坟丘山中,改换门庭,成了一个坟丘山的弟子。

    昔日的“三山圣地”,青藤山与鸡都山在掌门死去之后,皆支离破碎,四散分离,但坟丘山却又出来了一位隐修的大长老主持大局。

    时皆传闻,那位大长老,是从一副棺材里爬出来的,具体如何,无人得知。

    不过数年鏖战,其他门派皆受到损害,反倒是坟丘山变得越发的兴盛,笼罩在坟丘山的那层灰暗,远比孤坟老人在世时。要浓郁的多。

    那些在战乱中死去的凡人的尸体,如果放着不管,就会引发瘟疫,无论是焚烧还是掩埋,都极为麻烦。

    其中大部分便被收集起来,运到了坟丘山。再经过坟丘山的炼尸秘法,炼制成僵尸。做成控尸兵符,就能转化为与妖魔对抗的力量。

    余疏狂对这一切,皆是心知肚明。心中暗暗焦急:“马超群不会如此疯狂吧!”他虽然深爱妻子,却也不愿看她以尸骸的模样再次站起身来。

    他来到坟丘山的山门前,心中不禁浮现强烈想要的回头的念头。那股强烈的死气。能够让任何生者感到厌恶,难怪就连妖魔也不曾攻击过这里,如果可以,他实在不愿踏入其中。

    凭着鹰狼卫的身份,他很简单的就进入了坟丘山,光线立刻黯淡下来,一个个人影,在黯淡中晃荡,或成群结队,或喁喁独行。数目极多,发出各种奇怪的声响,但却没有丝毫热闹的感觉。余疏狂也分不清哪些是尸,哪些是人。

    看守山门的坟丘山的弟子迎上来,得知他是来寻觅马超群的。苍白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热情,立刻道:“我这就去请大师兄?!?br />
    “大师兄!”

    余疏狂有些意外,但那弟子已经走远,留下一具僵尸领着他走向另一条路。

    在一座像是墓室的石室中等候,对于桌上的茶水敬谢不敏,而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手捧茶壶,担当侍者的僵尸,用呆滞的眼睛盯着茶盏,似乎在等着余疏狂喝茶,着实让人不快。

    等了一会儿,余疏狂等的无聊,站起身来,来回踱步,心中有些担心,那家伙知道我来,会不会逃跑。不过对方毕竟是坟丘山的弟子,除了正正经经的拜山外,也并无办法。

    转过头,心中猛然一紧,几乎要去拔腰间的剑。不知何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前。

    “是谁?”

    来人没有回答,嘴角僵硬的抽了抽,似乎是嘲笑的意味。

    余疏狂皱了皱眉头,讶然道:“马超群!”

    不怪他如此惊讶,现在的马超群,和他记忆中那个马超群,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马超群外号“麻疯子”,身上颇有些疯狂之气,而面前这个人,却阴沉到了极点。无论是脸还是身形,都瘦削的厉害,那难看的脸色,甚至能让人忽略那些麻子。

    更令余疏狂吃惊的,是马超群的修为,竟然是炼气十层。

    余疏狂现在也不过是炼气六层,这还是父凭女贵,因为余紫剑得到了不少花家的支持,已经不算慢了,而马超群也并不是那种很有天赋悟性的人,否则不会在鸡都山混那么多年。

    难怪方才那弟子叫他大师兄!

    但余疏狂并不会畏惧对方的修为,叱道:“马超群!你把紫儿的尸体带到哪里去了?”

    他原以为马超群会装作不知道,然后狠狠嘲笑他来进行报复,但却没想到,马超群极为干脆的道:“跟我来!”然后转身就走。

    余疏狂也只得跟在身后,马超群的脚步有些僵硬,但却行走如风,没过多久,便来到一座石门前,看石门的规格,在这坟丘山中,已算是较为豪华的了,进入其中,是一条冗长的甬道。

    余疏狂闻到一股血腥味,越来越浓烈,让人作呕,那已经不单单是血腥味了,还包含着某种污秽的腐臭,吸一口这样的气息,仿佛在胸口塞了一团肮脏的棉花。

    一道道石门开启了又关闭,道路的尽头,是一座偌大的地宫,一片圆形血池占据了地宫的大部分空间,其中浮沉着残肢,不断的泛着气泡,发出咕噜噜的声响,仿佛这片血池是活的。

    明明极为的粘稠,视线投入其中,却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在踏入地宫的瞬间,余疏狂的目光,都被血池中央的那一尊水晶棺所吸引,与这片污秽的血池相比,那一尊水晶棺显得如此纯净。

    水晶棺中,躺着一个身穿紫衣的美丽女子,脸颊红润,面色安详,仿佛是睡着了。

    余疏狂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张脸,失声道:“紫儿!”转过头来,用不知道是该愤怒还是该高兴的神情问道:“你做了什么?”

    不得不承认,见到的不是一具行走的僵尸,让他的心中有些安慰。仔细望去,发现紫儿躺的水晶棺底,仿佛交织的血管,密密麻麻,正与血池相连。

    马超群道:“做你做不到的事?!?br />
    “什么事?”

    “我要复活她!”马超群的脸上有了人的神采,那是得意、兴奋、狂热的糅合!

    “这不可能!”余疏狂道,让人死而复生,别说是炼气士,就是筑基,不,金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是因为你的爱不够??!”马超群一指余疏狂,呼号声在地宫中乱撞,然后一下扑到水晶棺前,隔着冰冷的水晶棺,动情的抚摸着:

    “看见了吗?紫儿,就是这个男人,甜言蜜语,口口声声说对你是一片真心,却让你躺在黑漆漆的地底下,不见天日,是我把你救出来,是我对不起你,我那时如果不走的话,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还能在一起?!?br />
    颠三倒四的胡言乱语,让余疏狂毛骨悚然,他真的疯了!

    在紫儿死后,他一直不近女色,不断哀思,算是难得的痴情男子。但与马超群这股疯狂相比,却有一种自叹弗如的感觉。

    余疏狂缓缓后退,心中感觉极为不安,必须得回去找救兵,找两位统领,他们一定会帮忙的,必须把紫儿的尸体带回去。

    马超群的蓦地转过头来,“她可是你的妻子啊,你就这样舍她而去吗?你也留下来陪她吧!”一下越过血池,向余疏狂扑来。

    “他一开始就想杀了我!难道就丝毫不顾及我鹰狼卫的身份,是了,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余疏狂心中惊道,一剑电闪而去,刺中马超群咽喉的瞬间,心中奇怪:他怎么不躲?剑势却毫不留情,真气灌注其中,却如中败革,无法穿透。

    马超群脸上浮起冷笑,挺步上前,将长剑压的弯曲过来,右手生铁似的扼住余疏狂的咽喉,提起他像是提着一只鸡,来到血池边上,向下按去。

    “为了她,你也下去吧!”

    血池沸腾起来,浮现一张狰狞的人脸,张开大嘴,正与余疏狂对视,难道我今日便要死在这里?

    ……

    “承赞,最近没什么事发生吧!”

    李青山照例先来到鹰狼卫所瞧了瞧,拍着花承赞的肩膀,一脸的漫不经心。

    花承赞唯有苦笑了,金丹修士陨落,月魔一统水域,如意候无奈退走,这些算不算大事?

    不过这一次他依然没有出现??!似乎只要是月魔出现的场合,他就绝不出现,但是他是怎样预感到这一次次变乱呢?大概是有小安的七签卜算吧!身边有一个卜算者,果然是能够趋吉避凶。

    说是大事,但与自身无关,便是小事。他依然是潇潇洒洒的置身事外,用近乎夸张的速度,提升着自身的修为。虽然仍是筑基中期,但现在身上的气息,比上一次相见,强大太多了。这般下去,恐怕清河府要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年轻金丹修士。

    不过又有些疑惑,他的修行速度,怎么可能如此之快呢?天赋异禀,悟性超群,这些都勉强可以解释,但是他哪来那么多的资源呢?

    花承赞并非有心要去怀疑这位朋友,但是敏锐多思的性情,让他不由得觉得其中有诸多疑点。

    当然,每一个疑点,能勉强能得到解释,但集合在一起,就不免透出些怪异了。

    与月魔数次见面,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们之间,似乎有某种,神似!(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