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断剑

大圣传 第一百一十五章 断剑

    付青衿运起最后一点灵力,飞扑过来。

    李青山狂笑一声,手起刀落。

    咔嚓一声,裂痕扩大,贯穿剑身。

    这名震天下的宝剑,就这么断成两截,青光从断裂处纷涌而出,弥散在天地之间。

    无尽再怎么坚固的剑,没有灵气加持的情况下,被这样强行破坏,也难逃被毁坏的下场。

    付青衿如遭雷击,目瞪口呆,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血刀与青墟剑碰撞无数次,早已是伤痕累累,此时亦跟着化为碎片。

    付青衿目眦欲裂,发狂似的扑上来,这是藏剑宫历代传承的剑,这是比他性命还要重要的剑,失了这把剑,他还有什么资格再回藏剑宫,面对宫主长老,还有师傅!

    从百宝囊中拿出一把赤符,什么誓约都顾不得了,不惜与李青山同归于尽。

    李青山随手将刀柄抛出,击中付青衿的胸口。

    青墟剑断,付青衿无论是身躯还是精神,都受到极深的伤害,修为大退,如何还能躲避抵挡。既无法再化作青光飘散,也不是坚固如剑金铁之躯。

    骨骼碎裂声中,符箓抛洒漫天。

    “付青衿,我们恩怨了了!”

    李青山收敛了心中杀意,到这个地步,杀戮已经毫无意义,让付青衿在失去青墟剑的痛苦中煎熬,无疑是最佳的复仇。

    一颗修行千年的妖丹,一柄传承千载名剑,这很公平。

    付青衿再一次昏迷过去。

    不知何时,乌云又汇聚过来,晴空战场渐渐收拢。

    “败了!”柳长卿喃喃道,灰暗之色。染上每一位修士的脸。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失败。月魔表现出的压倒性的实力,让每个人心惊。在这个境界,还有谁是他的对手。他若大开杀戒,又有谁能阻止的了他。

    正如顾雁影所说,这是将对帅。这盘棋局还未至残局,便将军了。

    “北月,我命令你,杀了他!”

    一个声音从地底透出,清晰如丝,传入每个人的耳中,罗丝蛛后见李青山有放过付青衿的意思,开口命令。

    李青山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抓。捞起昏迷着的付青衿,只要他轻轻一握,这藏剑宫的一代天才。便要陨落当场。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服从蛛后的命令斩草除根的时候,他却将付青衿远远抛向一众人类修士。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柳长卿接住付青衿,惊异的望了李青山一眼:“华慈道友,赶快为他医治!”

    “希望没了这把剑,有朝一日,你还能站在我的面前,同我进行一场真正的决战?!?br />
    在昏迷之中,付青衿恍恍惚惚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如是说道。

    罗丝蛛后愣了一下,没想到李青山竟敢违抗自己的命令,美丽的面孔一阵扭曲。

    “北月,我命令你杀光他们,否则你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好??!

    李青山张开风神羽翼,闪身来到众修士面前,赤红的眼眸,从每一个修士的脸上扫过。

    “大家一起上,不信我们联手,还收拾不了他一个!”程开山大声吼道,众修士皆蠢蠢欲动,身上灵光闪烁,手中的灵器法器,蓄势待发。

    李青山磐手而立,微笑沉默,身后出现一个个影子,是夜游人们纷纷赶来,证明他并非一个。

    在这绝大的劣势面前,程开山面色沉重,再也说不出话来。

    “等等,月……北月,你有什么想说的?”

    柳长卿拦住众修士,迎上前去,想起昔日清河府中,他赶跑哭泣孩童那一幕,他并不嗜杀。

    李青山张开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耐烦的摆摆手:“别再来烦我?!?br />
    “是,我们走吧!”柳长卿先惊后喜,还行了一礼,回身对众人道。

    虽然有不少人心存不满,但在这时候,谁也不敢留下来充好汉,纷纷御器而走,就连程开山都跟在人群中,不敢落后一步。

    地底下,罗丝蛛后陷入狂怒之中,咬牙切齿的道:“北月!”

    李青山微微一笑,在心中道:“罗丝,别想让老子再取悦你,当然,我不介意用另一种方法?!?br />
    然而在众修士纷纷退走的时候,却有一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对着李青山怒目而视,正是清河府第一人,邋遢道人周通。

    他浑身缠绕着电光,一身邋遢道袍,变得光明耀眼,宛如神祗。

    手中的雷殛木剑,通体雷光闪动,仿佛是直接从天空摘取下来的一截闪电,直指李青山,怒目而视。

    “周道友,不要逞强!”柳长卿呼道。

    周通充耳不闻:“月魔,你可敢与我决一死战!我要叫你知道,清河府内,并非除了藏剑宫弟子,就无旁人!”

    “好啊,来吧!”李青山大笑,差点忘了,我们之间,也还有一段小小的恩怨,就借此机会,一并了结了吧!

    轰隆隆??!

    周通向天一指,云层中电走龙蛇,一道天雷降下,轰击在李青山身上。

    雷乃天之罚,在地火风水诸多法术中,破坏力乃是首屈一指,水缸粗细的雷电,一条条细小的电蛇,钻入李青山的体内大肆破坏,浑身一阵麻痹,连骨骼都随之震颤。

    李青山正要借灵龟妖丹镇压雷霆之力,忽然发觉,身躯在被破坏的同时,亦在凭着强大的生命力不断恢复着。而且在恢复之后,竟觉得一阵清爽,仿佛是一种淬炼。

    丹田气海中,充满了电闪雷鸣,以灵龟妖丹为核心,不断交织。不过灵龟妖丹作为李青山的最强防御,根本不是几道雷电就能够毁坏的。

    竟有一种渡劫的感觉,很是舒爽。

    “好痛快!”李青山索性站在那里,任由雷霆击打。

    “我看你能撑多久!”

    周通大怒,身随剑走?;没刂鼗队?。出现在李青山四面八方,一道道天雷,连绵不绝的轰击在李青山身上。

    李青山磐手而立??徊欢?,满头赤发,根根直竖。随着他的脑袋晃动,口占一绝句: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如此下去不是办法,这厮的身躯实在强悍,寻常的雷霆,都难以重创他?!渡裣鲇拙鳌返耐λ浯?,对灵气的消耗也太快,用灵石都补不回来。月魔,你竟敢如此托大。那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天雷之威!”

    周通心中寻思,将重重幻影一收,踏罡步斗。念念有词。手中雷殛木剑,上指下引。噼啪声中,划出一道道雷电的弧度。

    头顶一片乌云,变得越来越亮,却没有闪电击下,轰隆隆的雷鸣声中,似有一头巨兽在积蓄能量。

    周通身上浮现起一个雷霆交织的影子,嘴凸如鹰,背插双翅,一手持锤,一手持锥,却有着极大威严,正是传说中的雷公形象。

    此间虽是一个修行者的世界,但却无人敢自称神明,哪怕是最强大的元婴修士,也无此资格。能借助神明之力,可见这一招的恐怖。

    灵龟妖丹立刻传来警兆。雷霆之力,承受得住是淬炼,承受不住便是死路一条。

    “雷公……”周通怒吼,隐隐带着雷鸣之声,但“击妖”两个字还未出口,一直乖乖站着当靶子的李青山,闪身而至,咧嘴一笑。

    “给我拿来吧!”

    “周道友小心!”

    周通的绝招将发而未发,正是动弹不得的时候,眼睁睁看着李青山一把抓住雷殛木剑,凭着一股蛮力,硬夺了过去。

    轰隆隆隆,天空乌云中,爆发出一连串的闪电,照的天地皆白,将一片惊呼声淹没,

    失去周通的控制,这一招“天雷击妖”的可怕绝招,宣告无疾而终。

    “你还以为我会随便任你敲打??!”李青山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雷殛木剑:“饶你一命,这玩意给我玩玩吧!”

    这雷殛木剑虽是邋遢道人本命修持之物,但他驱动此剑的力量,自然是赢不过李青山的牛魔四重。

    周通看着李青山手中的雷殛木剑,羞愤交集,表情扭曲。被柳长卿硬拖了回去,他没有过多挣扎,知道再继续下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之劫,与他在数年前的一桩因果有关。

    李青山将手一指:“还有谁不服,我今日专治各种不服!”

    “我来会会你这妖魔!”程开山大喝道。

    “不过再接下来,我便要开杀戒了?!崩钋嗌侥竽笫种?,淡淡望了程开山一眼。

    程开山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是见李青山没有大开杀戒,便琢磨着此番与月魔大战一场,纵然不敌也有几分颜面,但听李青山这么说,心下顿时大为后悔。

    “程道友,不要冲动,妖魔势大,我们从长计较!”

    “好,我今日便……”程开山立刻就坡下驴,本想说“放你一马”,但转念一想,若是此言激怒了月魔,怕不好收场,悻悻收口。

    “北月大人威武!”

    在夜游人的庆贺欢呼声中,众修士灰头土脸,远远遁去。

    李青山放弃去阻止战争的时候,这场战争却在他的意志作用下,提前走向了终结。

    一切恩怨是非皆了,心下不胜轻松。

    但是他明白,混乱还远没有结束。棋到终局,棋手们终于可以摆脱最后的束缚,粉墨登场。

    他麻烦才刚刚开始,无论失了剑的藏剑宫,还是死了弟子的文正名,都会将他视为死敌,而这些事,还是远的。

    夜流波担忧的道:“主人,蛛后大人那里,您要怎么交代?”

    李青山仰望天际,顾雁影已经不知所踪,低头微微一笑:

    “我现在便去见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