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七章 约战

大圣传 第九十七章 约战

    “妖怪!”“快逃??!”“妖怪来了!”

    在一片尖叫声中,人群四散奔逃,一阵鸡飞狗跳,宣布喧闹的大街,顿时变得十分冷清。

    只剩下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坐在路中央放声大哭,无数双眼睛,从道路两旁,门窗缝隙中往出来,俱都心神战栗,看着妖怪走向那孩子,都觉得那孩子凶多吉少。

    想象着将要发生的残忍一幕,许多眼睛都忍不住闭上。

    云雨楼中,众修士也用水月盘望着这一幕,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孩子仰起头望着那阔步走来的身影,吓得呆住了,止住哭声。平常他一不听话,娘就说让妖怪吃了他,妖怪的可怕,深入幼小的心中,此时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真要被妖怪吃了!”

    “小兔崽子,挡着北月大爷的路了,还不滚开!”李青山一呲牙,那孩子浑身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跑到路边,听到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忍不住回头来忘,那身影已经走远了,赤红的头发随风飘扬,像是一簇火焰在闪动。

    似乎觉得妖怪,也不想娘亲说的那么可怕。

    云雨楼中,一众筑基修士们,都是微微一愣,他竟然没有出手?想必是将凡人视若蝼蚁,不屑出手的吧!但若是不屑,偏偏又开口说这一句。

    月魔的恐怖深入他们心中,是因为月魔干掉了大量的筑基修士,是威胁他们最深的存在。

    柳长卿放下心来??蠢丛履Р⒚挥型莱堑囊馑?,转念想象,月魔从未像石魔血魔那般,喜欢对凡人大开杀戒,甚至对他们百家经院,都是秋毫无犯。

    王朴实回想起来,昔日在青藤山上。他也只是诛杀孤坟老人和金鸡老人,放过了逃跑的青藤山弟子,他并非滥杀之妖。

    “这么说。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针对付青衿,乃至诛妖盟。这是最理所当然不过的反击与复仇!”

    这个念头,在百家众人的心中打转,忽然觉得月魔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恶,如果不是诛妖盟咄咄逼人,情况未必会恶化到这一步。

    付青衿沉吟:“北月啊北月,你果然是不同于寻常妖怪!”

    秋海棠淡粉色的唇瓣,勾起一个轻微弧度,有一种再见故人的舒心感觉,她的感觉没有错,他的恐怖威名之下。有着一颗简单炽热的心,让人觉得可以亲近,见他直闯这龙潭虎穴,竟不由的替他担忧起来。

    如心觉得月魔那茫茫然的表情,有些眼熟。再看身旁的李青山。眉头微蹙,一脸严肃。

    李青山渐渐从忘水的影响中摆脱出来,镜像分身自然同时回过神来。

    镜花水月,分身乃是本尊的映照,无论李青山本尊受到什么影响,都会映照在分身之上。

    一抬头。云雨楼就在眼前。

    李青山一拍脑袋,心道:“既然已经解围了,我还让分身到这里来干什么?”

    想要转头就走,已经太迟了,他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四面街道上,一个个身影走来,周围高大的建筑上,一双双仇恨的目光,俯瞰下来。

    清河府几乎所有筑基修士,都在这里,将他团团包围。

    其中自然也有李青山,他冷冷的望着月魔,脸上毫无畏惧。仿佛可以随时高喊一声,“月魔,受死吧!”冲将下去,与这震撼清河府的妖魔决一死战。

    月魔以一对百,夷然无惧,肃杀之气,冲霄而起,盘桓在清河府上空,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法阵启动,一层光幕将云雨楼笼罩,护住其中的炼气士们。光芒扭曲了天空的颜色,笼罩整个清河府。

    云雨楼中的炼气士都放下心来,有的炼气士变得兴奋起来,站在窗口,隔着法阵大吼:“月魔已成瓮中之鳖,这下可死定了?!薄吧绷苏庋?,报仇雪恨!”

    更多的炼气士只是静默望着,这传说中的可怕妖魔:“原来这就是月魔!”对那些吼叫的炼气士不屑一顾,“有本事出去吼!”

    筑基修士们皱眉沉吟,月魔为何而来?夜游人们在哪?他们相信,月魔绝不会蠢到自投罗网,哪里知道月魔是喝多了,虽然喝的不是酒!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声冲天,李青山恰着腰,笑的前仰后合,后槽牙都看得到。

    虽然这个事,有点小小的失误,不过,最多损失一个分身罢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世上也有不少高明的分身术,分身极为灵巧,可以分享本尊的力量。但是,往往分身一旦受创,本尊也会受到影响。甚至会有分身产生自我意识,而脱离本尊的情况。

    而李青山的“镜花水月”,就全无此忧虑,就算将镜中花水中月打碎,也伤不了真正的花月分毫。

    花不动,月不移,镜像也不会有分毫改变,虽然在控制的时候,会有一点麻烦。不过在修成《灵龟镇海诀》第四重之后,心念达到入微境地,算是差不多解决了这个麻烦。

    这笑声不但让炼气士们的喧嚣声停止下来,也让筑基修士们更加不敢轻举妄动,若非有所凭恃,月魔焉敢如此。

    如心站在离李青山不远处的地方,也极难得的露出正经严肃的表情,却传音道:“这月魔精神是不是有问题?”

    你才精神有问题,你全家精神都有问题!

    李青山眉梢一挑,认真的道:“女人体会不了,这月魔身上有一股狂野霸道的豪气,就算是敌对关系,也忍不住叫一声好??!”

    “是这样吗?没感觉??!”如心摸摸下巴,又去打量月魔。李青山的脸有些发热。

    月魔的笑声陡然一收,肃容道:“付青衿,我敢来,你却不敢见我吗?”

    在所有筑基修士都出现的时候,付青衿反倒是不见踪影。

    青光一闪,付青衿出现在月魔身后,侧身而立:“区区一个分身罢了,有何值得我来相见。北月,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李青山没有回头去看付青衿,很用力的思考,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总不能说,我是路过的,来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事,你们忙你们的。

    耳中又传来如心不屑的声音:“什么豪气,我要有分身,我也敢这么做?!卑牙钋嗌狡暮薏坏弥苯颖浠П咀?,将这厮擒拿下来,狠狠打屁股。

    他心中一动,或许,这是个机会!

    月魔道:“付青衿,早就听闻你要同我决一死战,怎么等了这么久,却没有丁点动静,原来又是在跟这群人研究阴谋陷阱,让我好生无聊?!?br />
    “你本尊何在,我现在便可与你一唔?!备肚囫瓢唇6?,目光凛然,再不见一丝颓唐,宛如出鞘之剑。

    “混战一番?还是大肆杀死对方弱小之辈?太无味了,我想杀的只是你而已,想灭的只是你们诛妖盟!”

    “果然如此!”柳长卿心中道:“如果所有妖怪都像这月魔这么通情达理就好了?!?br />
    月魔道:“三月初三,苍茫山脉,只有你我,来分个生死吧!”

    众人面面相觑,明明大战在即,月魔却派分身前来约战。这个时间,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那这一战呢?”付青衿轻抚剑柄,品味着北月话语中的味道。

    “你我皆不必参加,免得扰了决战的雅兴?!?br />
    李青山终于显示他的真实目的,那就是避开这一战!

    因为他必须以李青山的身份参战,“北月”就无法出手了。虽然分身有以假乱真的效果,但一出手就会露陷,肯定不是付青衿的对手。

    这样局势对他就很不利,他便想出了这个办法,用约战逼的付青衿也不能出手,他也有敷衍蛛后的理由,可谓两全其美。

    “分身呢?”付青衿审视道。

    “自然也不参加?!?br />
    “很好,我答应!”付青衿决然道,心中却也有自己的打算。

    月魔的威胁极大,不但在于其本身的力量,更在他率领的夜游人。没有月魔的统帅,那些夜游人很可能是一盘散沙,将对于他们大有益处,甚至直接影响这一战的胜负。

    二人如此约定后,付青衿显得极为大度,让柳长卿开启法阵,放月魔的分身离去。

    李青山嘿然一笑,这一战,其实我还是要参加的!

    “付道友,这不会是妖魔的诡计吧?”

    众修士又回到云雨楼中,柳长卿担心的道。

    “请柳大人用望气术监察整个清河府的动向,我会坐守云雨楼,他一出现,我便会立刻出战?!?br />
    付青衿沉吟着,他虽不能出手,却能将一些符箓与丹药,交给亲信的诛妖盟修士,那就是从藏剑宫得来,威力效果极强,定能给妖族重创。

    李青山分身回到地底洞府,所有主母都已经被召集过来,整装待发。

    “人类已经知道了蛛后的命令,正在清河府做着准备,这一战,绝没有上一次那么容易?!?br />
    李青山一句话,便让所有人吃了一惊,不等他们消化这个消息,又接着道:“这一战,我不会参加!一切行动,皆由夜流苏指挥,她的命令便是我的命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