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七十六章 浩然一剑

大圣传 第七十六章 浩然一剑

    李青山亦被激起心中豪气,笑容一收,朗声道:“传我令下,从今ri起,我与此人交手之时,任何人不得从旁干扰!付青衿,我能击败你一次,就能击败你第二次、第三次,直至将你斩杀为止?!蔽逯富?,用力一握:“你的骄傲,我会亲手打破?!?br />
    付青衿眸中光芒一闪,深深望着李青山:“你实在不像个妖怪,可惜!”言罢人剑合一,飞遁而去。

    李青山望着青光远遁,并没有浪费力气追赶。东方亮起一道金线,染尽层云,霞光万里。

    西方明月犹在,高悬于李青山头上,远远观望的修士们,望着这一幕,喃喃道:“月魔?!?br />
    自血魔与石魔的恐怖之后,沉寂三年的他,一战成名,以比前二者更强的力量,成就月魔之名,在所有修士心头笼上一层yin影。

    夜游人们,亦慑服在天空中的身姿下,低下头颅。主母们老老实实的将得到的百宝囊献上。

    夜流苏上前道:“主人,接下来我们……”

    李青山目光一扫,飞身而下,一脚踩住想要悄悄溜走的铜鼎上,而后将手一扬:“明珠,拿地图来?!?br />
    随着红ri东升,明月渐渐隐去。但是天亮又如何,如今最大的威胁付青衿受到重创,无力再战,正是大破诛妖盟的好时机。

    “北月,你yin我!”一个刻毒的声音从林间传来,血影脸sè苍白面目扭曲,不,是浑身都在扭曲,弥补胸口的空洞。被破坏力极强的雷龙正面击中,他的一部分身躯,被直接气化,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三年来的吸血修行,几乎毁于一旦。

    李青山嘲笑道:“原来你还没死,想当渔翁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赶紧滚蛋,不然老子送你一程!”

    “你……你……”血影指着李青山,气的脸sè更白,这番出手,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是丢尽了脸面。

    风神羽翼呼的扬起,李青山一步跨到血影面前,一刀将他斩成两段,一脚横扫,震荡之力随之而出,将血影上半身踢做一团血肉飞了出去:“走你!”

    李青山提刀回来,正yu言语,心头jing兆忽起。

    东方白光陡亮,一股浩然之气,冲霄而起。凝眸望去,竟是来源于一个满脸皱纹的瘦小老者,他刻板的脸上满是正气,一剑东来,宛如红ri东升,不可拦阻。

    正是松涛书院的院首文正名,他一直在关注着清河府局势的变化,特别是那杀死姜山成的凶手,是以李青山一现身,他便得到消息赶来,只是碍于规则,不能现身,后见妖孽嚣张如此,便再也忍耐不住。

    文正名张口一句话,雷鸣似的轰在李青山耳膜上:“妖孽受死!”

    剑锋凌厉,刺痛双目,李青山又一次回想起了飞龙长老,心中一沉,金丹修士,低声喝道:“灵龟玄甲!”

    一块块正六边形的淡蓝光幕,层层叠叠的挡在李青山面前。他不敢再用镜像反shè,不单是今天已经耗费了太多心念,更是因为,他现在能力恐怕连来者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映shè不出,唯有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进行防御。

    如果文正名变招,李青山也就能从这股剑意笼罩中脱身。

    但文正名剑出无回,直来直去,正如其人,灵龟玄甲,层层破碎。那是付青衿想做而未能做到的事。

    李青山目光澄静,强令心定下来,双臂一张,赤发飞扬。灵龟妖丹急转,一身妖气全部注入灵龟玄甲之中。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李青山,纵然金丹修士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夜游人俱都大惊失sè,纷纷后退,金丹修士的可怕是她们所无法抵挡的,生怕吸引了对方的主意。唯有夜流苏还站在那里。

    明黄锦绣化作数丈大小,向文正名蒙去,刚刚触及那股浩然之气,便刺啦一声四分五裂。

    夜流波娇叱一声,化作一道暗影,向文正名飞扑过去,匕首狠狠刺下,砰的一声,倒飞而回,撞断无数林木。

    “流波!”夜流苏一声惊呼。

    文正名的浩然之气亦被撼动一丝,又碎三层灵龟玄甲,便如强弩之末。

    李青山怒气一动,撤去灵龟玄甲,张口吐出一颗椭圆形的珠子,正是他汲取岩浆地火,凝聚而成的凤凰之卵。

    轰!仿佛地面上也升起了一个红ri,又似岩浆奔涌火山喷发。

    “人剑平天下!”文正名严正的脸上,也有一丝动容,低喝一声。剑随风起,浩然气动,一剑劈下,将重重火焰剖开,向李青山头顶斩去。

    李青山狂吼着挥起血刀,不退反进,拼死一搏。剑势却忽然一偏,从他身旁掠过,落在铜鼎山上,贯穿层层土石。铜鼎山轰然分开两半,轰隆隆向两边坍塌。

    文正名低头只见,一线细不可见的蛛丝,缠绕了剑锋上,望向李青山背后,冷硬的道:“蜘蛛jing!”

    李青山回过头来,不知何时,罗丝蛛后已站在他的背后,笑道:“你果然没让我失望?!?br />
    “文前辈救我!”铜鼎从土石中飞腾而起,飞向文正名身后,其中传来呼救声。

    罗丝蛛后看也不看,环指一弹,铜鼎忽然从半空跌落下来,再无任何声息。

    这一次,李青山屏息凝视才看清,那历经数次轰击也安然无恙,被一线比头发丝还纤细的晶莹蛛丝穿透,收回蛛后手中,已被染成一根艳丽红线。一个筑基修士,被罗丝蛛后仿佛拍苍蝇一般,随手杀死。

    文正名距离较远,未及反应,心下大怒:“妖孽!”

    “来吧!”罗丝蛛后张开修长的手臂,晚礼服一般的猩红长裙,酥胸半露,妖艳无比。似要拥抱文正名的长剑,脸上笑容艳丽恶毒,不可方物。

    李青山心中明了,此战一开,清河府便不再是棋局了。余光一扫,夜流苏已经趁着方才的爆炸,带着夜流波退到远处,才微微放下心来。虽然昏迷不醒,但好在生机尚存。

    文正名的长袍鼓动着,浩然之气汹涌,大战一触即发。

    罗丝蛛后脸上的笑容忽然一僵,一个令李青山十分熟悉的声音,从天空传来:“阿罗,又是好久不见?!?br />
    一眨眼间,一个身影,落在罗丝蛛后和文正名之间,白衣胜雪,仙姿飘然,手持玉骨折扇,笑容洒脱如风,正是顾雁影。隐身幕后的观者,终于忍不住一个个跳到台前。

    顾雁影大有深意的瞟了李青山一眼,三年前本想教训教训这不听话的小子,被另一件事分了神,回过神来,他已经开始闭关了,一闭就是三年看,一出来就闹的天翻地覆,好像是要把浪费的时间补回来一般。

    顾雁影舍了人道妖道两大高手,笑晏晏的对李青山道:“竟能让文院首出三才剑,你也算是厉害了?!?br />
    “愧不敢当?!崩钋嗌较衷谛乃继尥?,越发感觉顾雁影应当是有所察觉,是在什么时候?三年前还是他加入百家经院的时候,亦或是在最初便已知晓。

    她本有无数次机会来制服他,又为何一直引而不发呢?难道是看在大家都是人妖的份上?或者是害怕抹杀飞龙长老的牛哥想要小心观察一番?

    “顾雁影,你给我滚开!”罗丝蛛后咬牙切齿的道。

    “顾统领,妖魔张狂如此,老夫秉持正道,不能再坐视不理。你若肯助我斩妖除魔,便请出手,若是不肯,便请到一边去,勿要阻我?!?br />
    二者气势一起集中在顾雁影身上,要迫她离开。

    顾雁影一脸苦恼的用折扇轻叩额头,唏嘘道:“我辈还真是难容于二者?!表庖蛔?,唇角一勾:“是以唯有凭心而行了?!?br />
    李青山总觉得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竟有一丝心有戚戚然的感觉,人道或妖道,无论选择哪一边,都无法获得真正的安宁,唯有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来,但却又是一条无人理解的孤绝之路,在任何一方看来,都是可恶的叛徒。

    李青山心中一动,望着她遗世du li的潇洒风姿,天下无双的绝美容颜,心弦微动,不禁扪心自问,昔ri钟情,可曾变化?

    “我有保障这场战争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继续下去的责任,但看二位都非非言语所能劝服?!惫搜阌靶θ菀皇?,唰的一声,展开折扇:“谁不满于我的仲裁,就向我出手吧!”

    罗丝蛛后轻哼一声,扣起玉指。

    李青山上前一步,低声道:“蛛后大人,此战我们已经占据上风了?!?br />
    罗丝蛛后回眸:“你的意思是?”

    “见好就收?!崩钋嗌剿仕始绨?,现在打破棋局,立刻就要受文正名不死不休的追杀。不若借这个机会,在这儿盘棋中捞到足够多的利益再说,总有一ri能够跃出棋盘,将那些敢拿捏他的手,全都斩断。

    罗丝蛛后沉吟片刻,似乎也觉得破坏李青山创造的大好局面有些浪费,反正大战势在必行,也不急于一时,收了妖气,转身便走。

    顾雁影道了声“谢谢?!蹦抗馊赐断蚶钋嗌?,转身对文正名道:“文院首,不用自己人打自己人吧!付青衿的话你也听到了,难道对藏剑宫如此没有信心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