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七章 出关

大圣传 第二十七章 出关

    竹林深处,小安坐在阶前,撑着脸颊,守候。

    繁星满天,今夜,他依然没有回来。

    因为刘川风闭关,李青山经常出门,所以两个小弟子,都被孙福柏带着,云虚岛上是真正的空无一人,只闻风过竹林,飒飒作响,飘零的竹叶再一次铺面小径。

    正有些失落,忽闻脚步声传来,踏碎落叶。

    小安仰起头来,只见李青山脸上洋溢着笑容,大步而来。

    “小安,你怎么……是我该死,竟忘了告诉你,等很久了吧!”李青山一拍脑袋,自责的道。

    小安摇摇头:“没多久?!?br />
    李青山将她抱起来,放在膝盖上:“最近念珠炼的如何,一念可有为难你?对了,我最近遇到了个好事?!辈坏刃“卜⑽?,便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小安本有些话想要劝劝他,但见此情形,算了,只要他高兴便行了。

    这时候,韩琼枝也回到法家中,向王朴实告罪了一番。

    王朴实见她满面chun光,女人味十足的模样,也无法责怪于她,只道:“便宜了那小子,明天别忘了来卫所?!?br />
    “是,统领!”

    韩琼枝回到岛上的居所,却见一个人影正在门外徘徊,讶然道:“铁衣!”一下肃起脸sè:“是不是爹让你来的?”

    “是?!焙虏凰刀?,将一堆灵石丹药交给韩琼枝。

    “怎么这么多?!?br />
    “因为你修到炼气十层?!焙旅嫖薇砬?,但看她眼角眉梢的欢喜与chunsè,也替她感到高兴。要开辟十二正经,对于丹药的需求自然也就增加了。

    “爹他……不怪我?”韩琼枝睁大眼睛,有些不能置信。

    韩铁衣便将韩安军的话复述了一遍。

    “这算什么理由!就因为这种乱七八糟理由,就要阻止女儿的婚事,简直太不负责任了?;故裁凑习?,那老头子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又不是你!”

    韩琼枝大声道,心中却也有些感动,无论如何,那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更舒了口气,说不出的高兴。无论口中如何不满,父亲在她心中的分量,仍是沉甸甸。

    二人又言说了几句,韩铁衣很有乃父之风,沉默寡言,没说几句,便道分别。

    而在离去之前,韩铁衣停步、转头,又说了一句:“你还是韩家的人,希望你能以修为为重!”

    “姐姐我不用你来教训,你关好自己就成了,你快走吧!”韩琼枝急不可耐的要去将这个好消息跟李青山分享。

    韩铁衣看她的脸sè,便知她心不在焉,微微摇头。只要一沾情事,人似乎都变蠢了,就像他那位朋友,平ri是何等的聪明,却执迷于一个根本不可能得到的女子,荒废了大好光yin。

    韩铁衣走后,韩琼枝直奔云虚岛,刚刚分别的两个人,就又立刻见面,小安主动告辞,然后又少不了一夜缠绵。

    第二ri,王朴实yin沉着脸sè,在鹰狼卫所中等了半晌,也没见韩琼枝的踪影,勃然大怒,将这笔账也记到了李青山身上,绝不冤枉。

    最后,一声长叹:“女人就是靠不住,小花,你赶紧出关吧!”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便夏去秋来,秋雨开始连绵。

    争鸣岛地下的闭关洞府中,响起了一阵阵雷鸣,雷光交错闪耀,穿透原本不可能被穿透的石壁与法阵,仿佛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幽灵。

    许久之后,封闭已久的大门,再一次开启,花承赞从中走出,俊美无铸的脸上,更增添了一股非凡自信。心中浮现那个身影,至少,有资格做你的棋子吧!

    ……“这种事,还要劳烦花小姐亲自跑一趟吗?”

    李青山从花承露的手中接过请柬,打量了一下面前女子,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初见之时,还不过是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小丫头,现在却也变成大美人。

    “两位都是家兄的好友,家兄说未能亲自来邀请,实在抱歉?!被ǔ新侗虮蛴欣竦幕卮?,尽显大家女子的风范。

    “承露,怎么你说话,反而没以前爽利?!焙碇πψ抛プ∷氖?,拉入怀中,捏她粉嫩嫩的脸颊。

    韩琼枝素来将花承露当做自家妹子看待,从小没少带着她到处玩耍,二人的感情极好。

    “姐姐别闹,我是怕太亲切了,姐姐你会吃醋?!被ǔ新读硈è微红,瞥了一眼李青山,笑嘻嘻的道。

    如今他们的关系,在百家经院中人尽皆知,但最后的发展,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并未出现什么反出韩家、私奔出逃的喜闻乐见的情节。

    韩琼枝该回家依旧回家,李青山甚至还照旧去大争岛习武,与韩安军这位准老丈人,也不像有任何矛盾的样子。

    这样一来,风言风语反而平息了,对于修行者来说,私定终身,结成道侣,本就是常事,并无那么多凡人的礼仪伦常。

    “就凭你这丫头,还不是姐姐的对手?!?br />
    李青山收好请柬:“好,到时候我一定去,那家伙,终于筑基成功了??!”

    “哥哥他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修行者?!被ǔ新队肯殖鲆还勺院?。

    “你说,你方才是不是盯着承露不放?”花承露走后,韩琼枝一把揪住李青山的领子,骑在他身上,扬起嘴角,大声质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你是我唯一的女人,但也不能剥夺我欣赏其他女人的权力,嘿,刚才不是挺有自信的吗?”李青山移开视线。

    “这是你的问题!”韩琼枝脸孔贴近。

    “夫人且放心,你的好处,是那小丫头没有的,先来解决一下我的问题吧!”李青山大笑着将韩琼枝扛起来,向屋中走去。

    ……宛如城池般的花家府邸中,张灯结彩,满城喜庆。

    不像是一场宴会,倒像是一场盛大的庆典。

    对于修行者来说,什么结婚生子,人生四大喜,也没有突破境界来的重要和高兴。

    花家便邀八方来客,正是宾客云集的时候。只见一只只飞禽,一艘艘飞梭,带着一个个修行者赶来,其中不乏筑基期的修士。

    在这其中,云团穿过雨幕,落在门前。

    大门洞开,人流往来,李青山一踏入城中,雨便停了。

    城池上空的法阵开启,雨水沿着半球形的无形幕罩流淌而下,在满城灯火的照耀下,美轮美奂。

    韩琼枝挥开前来引路的仆从,那仆从显也是认得韩琼枝的,未要请柬便笑着退下去。

    韩琼枝熟门熟路,沿着曲径回廊,来到城中心那座形似高塔的高楼前,好似一棵辉煌的参天火树。

    火树下,花承赞与花承露两兄妹亲自在门前迎客,皆是身着盛装,立身辉煌灯火下,好似一对儿神仙中人,往来宾客无不赞叹。

    特别是花承赞,本就是世上难寻的美男子,筑基成功之后,气质更添风流,来往的女修士的眼神,几乎被吸在他身上。

    “青山,琼枝,你们来了?!被ǔ性蘅醇钋嗌蕉?,笑着迎上来,没有因修为提高,而有半分倨傲,依旧温文尔雅,令人如沐chun风,笑容中甚至更多了几分真诚。

    虽然也是许久未见,再见也似乎不觉得陌生,反而倍感亲切。

    “不错,你这么久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呢!”李青山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被韩琼枝拍了一下:“大喜的ri子,少说晦气话?!?br />
    花承赞含着笑意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流转:“你们,果然……刚听说的时候,真是吓我一跳。谁跟我说过,要男人有什么用?”

    “我是看他可怜罢了?!焙碇α硈è一红,兀自强辩。

    “谁又跟我说过,不知深情为何物?”

    李青山干咳两声道:“逢场作戏罢了?!?br />
    “这么说你对我都是逢场作戏喽?”“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年少无知,年少无知?!?br />
    花承赞哈哈大笑,反拍李青山肩膀:“那你现在可能理解我几分?”

    李青山眉梢一挑:“你还没忘了?!?br />
    花承赞问道:“你忘了吗?”

    “忘了什么?”花承露与韩琼枝插口道,凭着女人的敏锐直觉,察觉其中的异样。

    “不好说?!崩钋嗌胶偃灰恍?,同花承赞相视一眼,都是尽在不言中的默契神情。谁能想到,他们之间最初的友情,竟是因为共同中意一个女子。

    “你们先进去吧,等一下我去找你?!?br />
    这时候,又有宾客前来,花承赞说了一声,迎了上去。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

    二人走向楼中,韩琼枝连连追问,李青山只是王顾左右而言他,问急了就说:“这是男人之间的秘密,你个女人瞎掺和个什么?”

    李青山停步回望,花承赞满面chun风,迎来送往,眉目如画,丰神俊朗,纵然男人也要动心,上天赐予他这纵意风流的美貌,却偏偏又叫他钟情于一个得不到的女子,是否也是天意弄人?

    忘,自然是不会忘,毕竟曾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但亦不必时刻萦怀于胸,怜惜眼前之人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笑着去哄满脸不高兴的韩琼枝,到底还是不能理解情种的想法??!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前,满脸萧索,青衣飘然。

    付青衿!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