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八章 钱容芷的追忆

大圣传 第八十八章 钱容芷的追忆

    “就是……高兴不起来……原来如此?!焙诹崆嵋惶?,悲悯的望着她。

    他原以为是顾雁影更深的谋划,利用某种器物,抵挡了清涟濯心术。然而答案出乎意料的简单,清涟濯心术,亦洗不尽她心中那如漆黑淤泥般的苦痛。

    这种情况,其实曾出现过。然而受术失败者,多半会很快杀死自己,纵然活着,也被自己折磨的痛苦不堪,如行尸走肉,浑浑噩噩。既然无法解脱,死亡就成了最好的救赎。

    “那你为何还要活着呢?”

    “为何?为何?”钱容芷低头喃喃道,忽而展颜一笑,理理发丝:“可能只是不甘心罢了?!?br />
    到此境地,诸般努力无用,生死握于人手,她反而无畏,正如黑莲所言,死亡对她来说,不算一个很坏的选择。

    黑莲真诚的道:“容芷,我很想让你活下去……”

    “不行,休想!”白莲圣母尖叫道。

    “那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让你活下来呢?我虽然不当坛主了,还是不能违背白莲圣母的命令?!?br />
    “黑,莲,你,到,底,站,在,哪,边?”白莲圣母一字一顿,猛踢黑莲的小腿,黑脸无奈摊手。

    钱容芷干脆仰起头来,在绿叶的缝隙间,如星光般闪烁的阳光。她的身影倒映在静静的溪水中,遗世du li,好像此间之事,已经与她再无关系。

    已尽人事,可安天命。

    黑莲思考了片刻,忽然微微一笑,竖起一根手指来:“都说世事两难全,但只要仔细寻找,总能找到办法?!?br />
    然后蹲下身来,对白莲圣母道:“圣母,这样杀了她,您就满足了吗?这对她来说反而是解脱?!?br />
    白莲圣母道:“你以为我会让她死的那么容易,我会让她尝尽世间的酷刑,直到她哭泣求饶,jing神崩溃,再杀了她?!?br />
    钱容芷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哭泣求饶,jing神崩溃,要不要我现在就演给你看?

    黑莲仿佛抓住了事情的关键,微微一笑:“对,酷刑,您还记得那样东西吗?”

    白莲圣母怔了一下,浮现恶毒的笑容:“对,就是那个,还是你聪明?!贝又讣涞男朊纸渲?,取出一物来,交给黑莲。

    黑莲向着钱容芷张开手,他的手心中,握着一个晶莹的琥珀,琥珀中封着一条细如发丝的小蛇,虽然如此细小,但它艳丽的sè彩,却让人着迷。

    钱容芷道:“这个是?”

    “此物来自雾州?!?br />
    “蛇蛊?”钱容芷蹙眉,雾州号称十万大山,虽归大夏治下多年,仍是一片蛮荒之地。蛮人的修行之道,与中土大为不同,直接传承于上古。巫蛊之术,便是其中最诡秘的杀人手段,天下闻名。

    “不错?!?br />
    “你要用这个杀了我?”

    “我的一位朋友说过,真正的蛊,不是用来杀人的,而是让人生不如死的?!?br />
    钱容芷眸中一亮,既然是生不如死,那就意味着,可以生。

    “不过,这蛊名为缠身蛊,在最初三百年里,一直被认为是死蛊,因为,从来无人生还,全都受尽痛苦折磨而死,最冷酷的硬汉,中了这个蛊,也会脆弱的像个孩子一般?!?br />
    白莲圣母的笑容更大,天真而残忍。钱容芷也觉得身体发寒。

    黑莲继续道:“直到后来,有人发现这个蛊是并不致死的,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害处,所有死于这个蛊的人,都是自杀。如果能熬得过痛苦,反而有莫大的好处,更由此生出一个教派来,将此蛇奉为圣蛇?!?br />
    钱容芷趟着溪流,走上前去,毫不犹豫的抓向那蛇缠蛊。痛苦吗?她一向很懂得忍耐。

    黑莲却合起手,面sè沉重下来:“你真的打算这样活下去,这蛊一但种下,就不死不休,绝对无法剥离,所以名为缠身?!?br />
    “好像,我没别的选择?!鼻蒈屏成下浅芭?。

    黑莲深深的望着她:“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如果你选择死的话,我会给你个痛快,绝不会有任何痛苦?!?br />
    白莲圣母很不高兴道:“黑莲!”

    黑莲躬身正sè道:“就算您再怎么不高兴,我也不能看着您这么做,杀戮和死亡总是在所难免,但是羞辱和虐待,却不是我们该做的事,如果您非要如此,就请先杀了我吧!”

    白莲圣母也拿他毫无办法,只得恨恨的转过头去。

    钱容芷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是,如果只求痛快一死,我又何必来这里?!?br />
    黑莲默然片刻,张开手心:“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请听完我最后这番话。据我所知,这条蛇,并非这世上生物,而是来自于地狱道。你身为法家弟子,应当了解?!?br />
    钱容芷瞳孔骤缩,她自然了解,传说地狱道,共有[**]地狱,无穷小地狱,是大千世界,一切亡魂的归所,所有罪孽,将在那里受到地府yin司的最终的审判,是律法的至高最高象征。那这蛇缠蛊为何不致死,就很清楚了,地狱酷刑本就不是为了杀戮,而是惩罚。

    让最蛮横的凶徒也感到痛苦,然后忏悔。

    “这条蛇,便是来自于毒蛇地狱中。人间的所谓酷刑,与地狱的刑罚相比,如过家家的游戏一般?;痪浠八?,从今之后,你每一天,都要生活在地狱之中?!?br />
    话音未落,钱容芷便将琥珀拿在手中,将琥珀对着阳光,扬起秀丽的面容,望着其中的艳丽小蛇,斜觑黑莲,勾起唇角:“谢谢你的好主意?!?br />
    琥珀从她指间滑落,在阳光的照耀下,其中的小蛇越发艳丽动人,忽的张开双眸,直直的落入她口中。

    在一片黑暗中,琥珀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一下粉碎开来。不是她解放了它,而是它自己挣脱了束缚。

    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野兽,见到美食的饕餮,这没有羞耻,充满嗔恨灵魂,正是它最爱的食物和温床,它不由自主的深深钻了进去。

    钱容芷浑身颤动了一下,瞬间跪倒在溪水中,那条比彩虹更加艳丽的小蛇,游上她的面容,仿佛刺青一般,在她的肌肤上游走,似乎比在琥珀中时,壮大了一些。

    她猛地张大眼睛,直直的倒下去,溅起一片溪水。

    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甚至无法想象的痛苦,如蛇游走。她张大了嘴巴,如果可以发出声音,她现在一定会凄厉的惨叫,但是那种痛苦已经攫住她身躯,锁住了她的喉咙,只能发出咯咯咯的无意义声响。

    然而每一寸肌体都在呻吟,整个灵魂都在哀嚎。

    她远远低估了地狱的酷刑,她错的厉害,远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只在一刹那间,她就后悔了,愿意做一切事,来解除这种痛苦。

    那些地狱的魂灵们,是否也是每天每夜的忏悔着自己生前所犯的罪过呢。

    虽然眼睛张大到了极致,但视野一片模糊,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变成一片模糊的颜sè,隐约间,一团黑影靠近她,说道:“既然这是你选择的道路,请让我祝你一路顺风?!?br />
    黑莲站起身来,对着正津津有味欣赏钱容芷惨状的白莲圣母道:“我们走吧!”

    白莲圣母道:“让我再看一会儿?!?br />
    黑莲露出严厉的神情,白莲圣母骂了声:“小气!”

    当第一轮痛苦过去,那条来自地狱的毒蛇,似乎也活跃够了,进入了安息之中。

    她支撑着身子跪起身来,天s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勉强将混乱的意识整顿起来。除了面无血sè,她的身上几乎毫发无损,白莲圣母甚至没有伤她一根头发,比她之前设想的最好情况,都要好的多。

    但jing神意志,似乎完全被摧垮了。很奇怪,如果人承受了无法承受的痛苦,就算不死也会昏迷发疯,但她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细细品味每一分痛苦,这或许便是地狱刑罚的奇妙之处吧!

    回过神来,她所做第一件事,便是扣住了自己的喉咙,只需轻轻一抓,鲜血就会涌出来,她就可以得到解脱。

    尖利的指甲划破惨白的肌肤,艳红温热的鲜血就流淌下来,迟疑了许久之后,她收回了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找到一个小山洞,一头扎了进去,陷入了昏迷之中。

    梦到了一条比彩虹更艳丽的大蛇,将她一口吞下,很快她就醒了,第二轮痛苦袭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她趁着能够活动的时候,补充食物饮水,然后无比恐惧的等待着下一次痛苦,是的,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害怕到浑身发抖,即便在安歇的时候,那条蛇也再用另一种方式折磨着她,让她每每想要以死来解脱。

    但是她不甘心,渐渐的,在受刑之时,她也能够做一些简单的活动,但情况反而更加糟糕,每一次,她都会失去理智的想要将那条蛇从身体里揪出来,撕裂每寸肌肤,好在修行者的体魄强大,伤口总会很快愈合。

    她甚至突发奇想,如果将自己的皮剥下来,是否就能摆脱那条蛇呢?但被残存的理智阻止了,那条蛇已经与她融为一体,而且如果她那样做,很快就会死,她不能就这样死了!

    这时候,一股危险的气息,打断了她的回忆。

    一头狸猫般的妖兽,顺着血腥味,来到了洞中,闪着荧光的眸子,在黑暗中不断飘动。

    这是一头凝结了妖丹的妖兽,或许就是她追踪的那头食人妖兽,这不重要。她纵然完好状态,也不敢说必胜,现在更已衰弱到了极致,纵然动一动手指,都无能为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