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七章 钱容芷的忧郁

大圣传 第八十七章 钱容芷的忧郁

    “这都已经是第六卦了,还要继续吗?”李青山问道,韩琼枝虽然未曾提起,但事关一个法家弟子的生死,多半已经请麻布衣卜算过,若是能够断定生还,那就不是搜寻任务,而是救援任务了。

    搜寻活人也是搜寻,搜寻死人也是搜寻。

    小安对于《云笈七签》的运用渐渐熟练起来,但连续六卦,全都是下下签,完全寻不到一丝生机。但她之所以不肯放弃,是因为很奇怪。

    若是钱容芷死了,其尸体的所在,应该能推算出个大概方位,然而卦象显示,她似乎身陷地狱之中,这就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了。

    地狱固然是所有灵魂的归所,但是,纵然麻布衣的卜算之术,也不可能触及到另一个世界。

    “我想卜最后一卦?!?br />
    “好?!崩钋嗌津ナ?,虽然灵龟有些预言感知的力量,但他现在至多算是九分之二灵龟,至多能感受到生死?;?。

    在古风城时,深陷黑莲坛主的大阵中,都没有生出jing兆,还是他凭着妖魔的本能,在最后关头察觉到情况不对,到底也没能逃脱,当然他还觉得感应不够敏锐,结果确实是有惊无险。

    小安双手虚握,yin阳五行七种真气,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组合凝结,仿佛演化着世间万物的生息变化,来于那冥冥之中的一线命数相契合。

    最终凝一个圆筒,千万种颜sè在其中以特殊的规律交融回旋,好似一个万花筒,好似形成了种种图像、画面、文字,但李青山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

    一支细细的竹签,从其中徐徐升起,签筒随之瓦解崩散。小安猛地将签握在手中,仿佛握住了冥冥之中的命数。

    云笈七签,源自于最古老的七星卜,一签一命,知吉凶生死,晓过去未来。

    李青山也看不出门道,暗自寻思,如果他用的龟甲卜算,那小安这就算是求签问卜了。当然,他不知道,他的梦中情人顾雁影,所用的六爻卜术,则是以铜钱为引。

    这签自然不是真的签,不会有什么上上签、下下签的分别。而是于多变的命运中,具现化出的一道讯息。于命运本身来说,吉与凶,生与死,本无什么分别,上上下下的只是人心。

    小安闭上双眸,蹙起眉头,努力解放自己最大的想象力,去解读这签中的讯息。

    命运永远不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说:“喂,张三,今天你要倒霉?!蹦呐抡饧蚣虻サヒ坏姥断?,包含信息量比一本百科全书还要大十倍,比印象派画家酒后的画作,难懂一百倍。

    卜者的主要工作,便是去解读这些讯息,来告诉问卜者:“喂,张三,今天你要倒霉,最好别出门?!?br />
    而这偏偏还是一道限时题,闪光的竹签,不断的闪烁扭动着,很快在小安手中弥散。

    李青山问道:“怎样?”

    小安睁开双眼,眉头紧蹙,云笈七签以前六签为基础,这第七签本就是最准确的一签,她终于在充斥着地狱意味的卦象中,寻到了这一线生机,微弱到连九死一生也算不上,仿佛狂风暴雨中的一盏孤灯,随时都会熄灭。

    李青山听了小安的解释,沉思了片刻:“你想去找她吗?”

    ……

    苍蝇确认了气味的来源,谨慎的飞舞了几圈,没有发现自己同类的身影,让它有些不安。

    但它无法抵御这气味的诱惑,在本能的驱动下,飞到了“尸体”的圆睁的眼珠上。

    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尸体“的眼眸中游过,“尸体”的眼珠猛地转动了一下。

    它无声无息的跌落在地,结束了短暂的一生,与它的许多同类,一起躺在地上。

    短暂的清醒,眼珠微微转动,观察着周围的景象。凭此,她才能知道自己呆了多长时间,思维完全被绞碎,感觉成了最大的骗子,让她以为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上百年。

    理xing只能发挥微薄的作用,仿佛在废墟中捡垃圾,想重建一座城市,可笑而徒然。

    不过,却找回了丢失已久的时间感,记忆回到大约三个月之前。

    正午的骄阳,勉力透过绿sè的树冠,照入这片林中,浮动在一条宽而浅的小溪上。

    她踏入小溪中,惊动了这一片寂静,集中jing神寻觅着那食人妖兽的下落,想要忘记原本的目的,但是忘不了。

    chun意正浓,她的心却仍停留在那个寒冬中,忘不了那场变乱,几个月来一无所获,每天她都会感到松一口气,但另有一股力量,却将她不断拉向泥潭。

    她几乎想要放弃了,走到万里之外,找到一个无人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但是世间是存在卜算之术的,那个人也许对顾雁影毫无办法,但想要找到自己,杀死自己,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她在小溪zhong yāng停住脚步,渡过这条小溪就是森林深处,充斥着各种危险,任务到这一步,即可以宣布结束。

    “你在找人吗?”

    就在她想要转身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将她叫住,那声音来自于一个男子,有着与声音一样温和的面容,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身上的黑sè法衣宛如浓夜,破碎的衣摆随着溪流缓缓摆动。

    她轻轻吁了口气,像是如释重负,她所期待已久的,真正的?;?,已经来了。

    然后才缓缓转过身来,行礼道:“属下钱容芷见过黑莲坛主?!敝沼?,再一次见到了这位白莲教中,圣母之下第一人。

    “钱容芷,你还敢来?”黑莲坛主还未及开口,从他身后走出一个白衣小女孩,看起来不过五六岁年纪,说起话来nǎi声nǎi气,但眸中的寒意,让她浑身的血液都似冻结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错,这就是白莲圣母,她一直以来的恐惧之源。

    “我你好像一直在找我们?”黑莲坛主好奇的道,钱容芷出来,他们并非不知,只不过担心是陷阱,他可是费尽了心思,才让白莲别一脚踏入那个可能的陷阱中。为了一个小小的钱容芷,暴露他们的行踪,很无必要。

    直到今ri,他再也无法遏制她的怒火,才会现身,那位顾大人,不是有这种耐心的人,她那连追杀都懒得追杀的姿态,也意味着,她已不将昔ri大敌放在眼中了,是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钱容芷立刻跪下,将头磕进水里:“是,钱容芷受了顾雁影的控制,铸下大错,万死莫辞,专门来向圣母与坛主请罪!”

    “不许提那个名字!”小女孩尖叫道。

    “我已经不是坛主了,就叫黑莲吧!”

    “我还是白莲圣母!”小女孩又是一声尖叫。

    “好好,您还是白莲圣母?!焙诹湎律?,仿佛哄孩子般说着,然后直起身来,苦恼的揉着太阳穴道:“我很想放过你,但你能不能编一个像样点的理由,现在的白莲圣母生起气来,实在是很不好哄?!?br />
    钱容芷张口yu言,黑莲抬手道:“我不想听你的谎话,请对我以诚相待,好吗?为了让你明白问题的严重xing,从现在起,你若再说一个字的谎,我就杀了你?!?br />
    “我不想听她说,黑莲你给我杀了她,杀了她!”白莲圣母不停跺脚,将溪水踩得哗啦四溅。

    黑莲抓住白莲圣母的小手:“你快点说吧!白莲圣母要等不及了,站起身来,望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为何而来?”

    钱容芷起身,望着黑莲澄净幽黑的眼眸,准备好的话语,再无一句能够出口,因为那其中,每一个字都是谎言。

    “我想求一条生路?!?br />
    “休想!”白莲圣母狠狠踢水。

    黑莲笑道:“很好,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点,不用怀疑,为了仇恨而杀戮是毫无意义的,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认为?!北热缢砼孕⌒〉陌琢ツ?,就恨不得将钱容芷这个大叛徒生吞活剥。

    “我很好奇,你为何不受清涟濯心术的影响呢?”

    钱容芷道:“大概是因为我修行过魅术……”

    “清涟濯心术并非魅术,你可知道其来由?”

    钱容芷摇头,她甚至没感觉到那个术对她有什么作用。

    黑莲言道,曾有一位高僧大能阅尽沧桑,看芸芸众生尽是执迷不悟之人,痛惜之下而创出的一种法门,将自己的领悟,贯彻到他人的脑中,使之能够在转瞬之间,大彻大悟。

    哪怕是一个愚人庸人,也能领悟至高妙谛佛法,不再受世间种种烦恼的困扰,名之为“醍醐灌顶大法”,绝非魔道控制人心的手段。

    清涟濯心术便是由此而来,根本无从抵抗,因为这个法术本身是有益的,受术之后,仿佛开启宿慧,领悟前尘一般。从此在修行路上,将不存在任何心灵上的瓶颈,直到达到施术者的修为极致。如果花承赞受了此术,早在几年前就筑基成功了。

    钱容芷方才明白,为何白莲教中人,只要受过此术者,全都满脸笑容,哪怕是在白莲教受到重重打击,也不心灰气沮,似乎心中充满了无尽满足。

    黑莲道:“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钱容芷垂下头:“其实,我也很想像他们一样?!贝有〉酱?,她可曾有过如此安乐的时刻,她也记不得了,蹙着眉头,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可是,我就是高兴不起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