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五章 见我所爱

大圣传 第八十五章 见我所爱

    这样一个“大人物”这么客气的跟自己说话,刘川风有些受宠若惊,忙还礼道:“褚大师言重了,劣徒不过是侥幸才胜得贵徒一筹,小说家和画家的法门,有诸多想通之处,以后还要多多交流,彼此进益?!?br />
    接过《天女散花图》,便直接递给了李青山,虽然有些不舍那画中天女,但这却是他应得的。

    “褚大师放心,我定会爱惜此画?!崩钋嗌揭喙ЧЬ淳吹乃纸庸?,这一战虽然赢了,但积攒的愿力,却去了近半,这便是小说家的天然限制所在。不过总算得到了一件不错的战利品,补偿了损失。这样的结果最好不过,他也不想搞到遍地都是仇人。

    当然,对于赢了别人老婆这件事,他仍然茫然未知。

    褚师道微微颔首:“丹青,以后你要向李师兄多多请教?!?br />
    褚丹青纵然千般不愿,也只得应道:“是?!?br />
    “师兄不敢当,昔ri在云虚岛,我与丹青一见投缘,还同饮过一场,那时候可是朋友相待,兄弟相称,后来不知因何缘故,竟再不来了?!崩钋嗌蕉择业で嗟牡谝挥∠笞攀挡淮?,觉得他身上有一股难得一见的天真气。

    “你还敢说?若不是你把我喝醉了,我怎么会说那种话?!瘪业で嗟勺叛劬?,又觉得一阵羞耻。

    “那种话?”李青山愣了一下,褚丹青对他的怨怼,他实在茫然的很,彼此虽然是对手,但也没什么生死大仇吧!

    想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意思,苦笑不得,这家伙怎么脆弱的跟青chun期小男生似的,不,是小学生。同样是天才,跟楚天那个左拥右抱从来不知道丢脸为何物的贱人相比,这位简直是另一个极端,幼稚的可爱。

    或者天才本身,就意味着,某种有别于常人的独特气质,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他所认识的天才中,花承赞是个情种,韩铁衣是块寒铁,楚天是个狂妄白痴,而公认的第一天才小安,可能是他们之中,最特别的一个。

    “这么说,你没说出去?!瘪业で嗝偷刈プ±钋嗌降募绨?,仿佛在无尽的黑暗中看到一线光明。

    “酒后的醉话,谁还记得?!崩钋嗌奖砬楣殴?,他又不是碎嘴老婆娘,那有功夫,传别人的酒话。

    褚丹青好似劫后余生一般,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么说来,他的名声,还没有毁掉,原来一直以来,都是他想多了。但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件事纠结这么久,还因此画出《地狱赋》这种画来,又后悔羞耻的恨不得用头撞撞墙。

    褚师道也好奇道:“是什么话?”

    李青山随口道:“丹青说他想要……”

    褚丹青一把捂住李青山的嘴:“师傅,都是酒后的胡言乱语罢了,不入您老人家的耳?!?br />
    褚师道笑了笑,拱手告辞:“柳家主,带我们去画家吧!”

    “请跟我来吧!”柳长卿一摆手,刚刚确定比试的时候,争鸣岛西南方向的一座荒岛,便开始建设,栽种草木,设计园林。

    原本是打算给小说家作为补偿,没想到最终会是这个结果。反正好处已经到手,画家也说不出他的不是了,有李青山这样的弟子,也是小说家不该没落。

    此战之后,小说家名声大振。在下一次开院试时,想必会有不少人,填上“小说家”三个字吧!

    ……

    褚师道一行人,来到正在建设中的画家岛屿,岛上的建筑已经接近完工,虽然比不上云虚岛的灵气,倒也jing致非常,自有一份欣欣向荣的氛围。

    柳长卿不愿太过得罪小说家,这岛屿建筑,请的是墨家家主亲自出手,亭台楼阁,飞檐拱角,俱都典雅大方。

    送走了柳长卿,褚师道拄着拐杖,走到门前,轻轻抚摸还带着松木气息的廊柱,亦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师傅,你又何必对那刘川风如此客气?”褚丹青在一旁小心搀扶道,筑基修士和炼气士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更何况褚师道还并非寻常的筑基修士。

    “若只是客气几分,就能化敌为友,我这老脸又算得了什么?”

    “师傅,都是因为我的缘故?!瘪业で嘧栽鸬溃骸盎购κΩ刀四钦呕?,真是该死?!?br />
    “不,你若胜了,我会更加谦恭,小说家不可小觑,李青山不可小觑,就算不能变成朋友,也不要变成敌人。至于那幅画,反正你也不喜欢,那她就只不过是一幅画罢了。真是人老了,cāo的心也太过头了,我相信你一定会画出,比那好十倍百倍的画来,画出你心中所爱的女子?!?br />
    可是,师傅,我喜欢的是活人??!

    这句话在褚丹青心中徘徊了一下,没敢出口,只道:“那幅画是师傅你的宝贵回忆,我一定会拿回来的!”

    “我的回忆已经多的快要溢出来,才画出那幅画来,我只怕是世上最不需要她的人,真是奇怪,两百年前的事,回想起来,竟然变得这么清楚?!瘪沂Φ乐糇殴照?,含笑的目光似已穿透了褚丹青、穿透了百家经院、穿透了时空,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

    “青山,真没想到,你竟能凭这本书赢?”刘川风翻看着那本薄薄的画册,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青山解释了其中的原理,刘川风和孙福柏全都恍然大悟,凡人尚且不被修行者们放在眼中,更何况是凡人的孩子们,此刻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忽视了怎样重要的东西。孙福柏立刻拍板,那什么希望私塾,现在就办。

    刘川风表示大大的庆祝一场,李青山斜眼望见了站在不远处等候的韩琼枝,拍拍刘川风的肩膀道:“低调,人家输的这么有风度,咱们赢的也不能太张扬?!蹦挠行乃几礁龃罄弦乔熳?,还是去跟自家女人炫耀。

    孙福柏也表示赞同,那个褚丹青将来定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这段恩怨还是能化解为好。

    李青山拱手告辞,来到韩琼枝面前:“琼枝,我表现的如何?”

    “我定然会爱惜此画!你打算怎么个爱惜法?”韩琼枝开口便道,脸上的神情,似嗔似笑。

    云雾托起李青山和韩琼枝,腾空而起,来到小安身旁。

    李青山向一念大师行了个礼,对小安道:“走啦,去清河府玩?!?br />
    小安望了一眼韩琼枝:“我回去修行?!?br />
    “也好,等我带礼物回来?!崩钋嗌叫ψ琶哪源?,反正晚上整晚呆在一块,也不差这些时候,三个人的话,气氛是有些古怪。

    韩琼枝心里也舒了一口气,向小安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云团飞出百家经院,直往清河府,韩琼枝忽然道:“先等等?!?br />
    李青山停住云头:“怎么了?”

    韩琼枝道:“我的问题还没回答我呢,别想蒙混过关!”

    李青山笑道:“当然是爱惜你一样爱惜她喽,你总不能连一幅画都嫉妒吧!”

    “你敢!我偏要嫉妒,把画给我!”韩琼枝听了这话,顿时不依,伸出手来。

    李青山将那副《天女散花图》,随手抛给她:“诺,给!”

    韩琼枝原只是存心试探,没想到他给如此痛快,这可不只是简简单单一幅画而已,其价值高到寻常炼气士无法想象,心中满是温柔。

    好奇之下,打开画轴,只见那散花天女的脸庞,一片模糊,似乎笼罩着烟雾,其中蕴含的力量,远在褚丹青的《地狱赋》之上,此物的价值,已远远超过灵器了。

    “哼,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才不稀罕?!焙碇词峙谆垢钋嗌剑骸安还阋嫠呶?,你在画上看到了何人?”

    李青山接过画,讶道:“你怎么知道?”

    传闻果然是真的,韩琼枝得意的道:“我有什么不知道的,别打岔,快说?!泵嫔献白鞑辉谝?,心里却有些紧张,会是自己吗?

    李青山叹息道:“可以不说吗?”

    韩琼枝全无底气的道:“当然不行!”难道他看到了顾雁影,那也那也怪不得他。心情却一落千丈。

    李青山道:“那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也没什么号瞒你的,不错,我看到的是……我们村的李寡妇?!?br />
    韩琼枝的心已跌到谷底,听了李青山的答案,却一下石化,眨眨眼睛:“你说……什么?”

    李青山不好意思的道:“你知道的,年轻嘛!李寡妇可是我们全村男人的梦中情人?!?br />
    韩琼枝脑海一片混乱,李寡妇当然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威胁,但想到自己竟然被连名字都没有的“李寡妇”打败了,她觉得更加接受不能。

    李青山哈哈大笑,将如火的她拥入怀中,勾起她的下巴:“傻瓜,你是??!”

    韩琼枝怒吼:“李青山,你又戏弄我!”

    李青山捏着她的下巴轻轻一摇,笑眯眯的道:“这不叫戏弄,这叫调戏!”

    “是……是真的吗?”韩琼枝的声音忽然低落下来,咬着嘴唇道,如果答案不是自己,她宁愿他骗她。

    李青山收敛笑容,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我发誓!”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