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九章 以画对画

大圣传 第六十九章 以画对画

    韩琼枝见李青山神思不属,微微而笑,不拿手在他眼前挥一挥:“你在想什么?”

    李青山道:“想对付这位褚小哥的对策?!?br />
    韩琼枝皱眉道:“真的有办法吗?”

    “不妨试一试?!崩钋嗌轿⑽⒁恍?,古铜sè的面孔,洋溢着阳光般的自信。

    韩琼枝心中荡起涟漪,杯停于手中。

    “韩师姐,统领请你回去?!?br />
    钱容芷来到竹轩钱,低头行礼,对眼前的一切,似乎闻所未闻。

    “谢谢你的酒?!焙碇Ψ畔戮票?,逃也似的匆匆而去。

    李青山目送她离去,落在钱容芷身上,笑容顿时消失了,变做冬ri的肃杀。

    “钱容芷,我正要找你呢?能给我解释一下古风城的事吗?”

    关于钱容芷所做的事,顾雁影是下了封口令的,算是对这个居功至伟的“夜鹰”的一点?;?,是以知晓内情的人并不多。李青山也是凭着对钱容芷的了解,才能猜出一二。

    钱容芷走到廊下,斜坐下来,拿起韩琼枝留下的酒杯,在李青山的注目下,自斟自饮,然后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听完之后,李青山也不禁感慨,在他闭关的这几个月时间里,虽然修为没有什么太大长进,但是她并没有闲着,在用自己的方式钻营着。

    “这件事,你不会有什么危险,小安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也没资格提醒你什么?!?br />
    “你能肯定没有危险?”

    “不能,但那只怪我們太弱了,从今天起,我不能再离开百家经院了?!鼻蒈埔槐暮茸?。

    李青山了然,白莲圣母受得伤再怎么重,要杀她还是像碾臭虫一样简单,她这个白莲教的头号叛徒,从此得小心翼翼的过ri子了??勘撑涯崩?,终要为其背叛付出代价。

    “顾统领答应过我,我若能修到筑基境界,就带我去如意郡?!?br />
    李青山道:“原来她已帮你安排了后路?!?br />
    “后路?不能出百家经院,我要用多久才能修到筑基,十年、二十年、五十年?最大的可能是修不到筑基,就算勉强修到了,在如意郡就可以安生了吗?”钱容芷惨笑道,顾雁影是给了她一笔丰厚的赏赐,但她不是小安、不是楚天,甚至不是李青山。凭她的资质,能修到炼器六层,就算是天见可怜了。

    她心中无法控制的深恨顾雁影,恨她如棋子般cāo纵自己,恨她明明看透了自己的恨意,仍不放在心上。更恨自己连反咬一口的能力都没有。

    李青山默然,被一个金丹修士所仇恨,天下再难有她容身之所,这个同他一起走到百家经院的恶毒女人,虽然看起来风光,但却走到了一条绝路上。

    钱容芷豁然起身,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堆东西来,大笔的丹药和灵石,其中甚至有一颗道行丹,还有诸多中品上品灵器,还有一件极品灵器。道行丹和极品灵器,都是顾雁影给的,对于一个炼气士来説,简直称得上是至宝。

    李青山也怀疑钱容芷是不是喝醉了,而且比褚丹青还要醉的厉害。

    “我要去执行任务了,这些东西先给你保管,如果我回不来,就送给小安了?!?br />
    “现在?”李青山也愣了一下,听闻强大的修士,都知晓一些卜算之术,她现在一出去,岂非是自投罗网,恐怕白莲圣母折磨到死。

    “我不是想死,只是不想这样活?!鼻蒈棋囊恍?,拢了拢发丝,她才刚刚将命运驯服,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策划筹谋。现在却因白莲教,失去了辗转腾挪的余地,任何计划都充斥了失败的可能,比起死,这种情况更加令她无法容忍。

    现在,她要再去搏一搏命数,只为可以再也不靠它生存。

    正在这时候,天空扭曲了一下,稠密的雾气,再一次将百家诸岛封锁。经过连ri的抢修,龙蛇大阵终于再一次运转起来,护佑百家弟子。

    百家经院中,许多弟子,停下脚步,走出建筑,仰头观看。

    彼此悄声议论着:“这下可好了!”

    “以前觉得挺受拘束,现在感觉没这大阵,就跟没衣服似的?!?br />
    无数个惶恐不安的心灵,因这大阵的重启,而平复起来。

    钱容芷自嘲一笑,离开云虚岛,离开百家经院,踏入波诡云谲的命数中。

    李青山默默将那些东西收起来,既不祝福,也不诅咒。

    望了一眼天sè,回屋开始写作。

    纸团丢落一地,李青山苦恼,李白斗酒诗百篇,他李青山斗酒却写不来一篇童话吗?

    心中灵光一闪,李青山起身,“这个故事,不是这么写的!”

    来到云虚社,孙福柏和刘川风正对他的小説进行紧张的修改,但这个工程量不可谓不大。长达百万字的小説,一改就要全篇修改,而且还得能够呼应前后,纵然不眠不休,也不是几天能改完的。

    孙福柏也道:“青山,这个时间太仓促了?!?br />
    “唯有尽力一试?!崩钋嗌接侄粤醮ǚ绲溃骸鞍镂一┒??!?br />
    “我哪有时间??!”刘川风叫道。

    “那我去找别的画师?!崩钋嗌较肫?,云虚社也养着不少画师的,本是专门为小説画插画的。

    李青山点了会画工笔画的年轻画师,然后道出心中所想,然他們画图。

    从李青山参观之后,云虚社众人便知道这位这位是三大东主之一,怎敢怠慢,赶紧拿出吃nǎi的力气画了起来。

    李青山打坐,片刻之后,一个画师将画好的样画递上来:“东家,您看这样可成?!绷硪桓龌σ哺辖艏涌炝怂俣?。

    李青山一看,果然是栩栩如生,jing致非凡,一个贫家少年的形象,跃然纸上,但李青山却摇摇头:“不行,画的太好了!”

    画的好怎么反而不行,两个画师面面相觑。

    “这是给孩子看的,要尽量简单明了一些,而且不要留白,要全彩?!崩钋嗌皆谛闹锌隙俗约旱南敕?,这个故事,非得用画面,才能表达出那种神奇来,想当初,他看的就是一本画书。

    而且务必要保证,看图知意,小孩子认识的字很有限。转念一想,他现在在做的东西,已经不是所谓的小説了,而是连环画或者漫画。

    不过最初的小説家,本就是道听途説,并不拘泥于文字之中,无论用何种手段,只要让人知道且相信即可,他便是要用画家的手段来击败画家。

    在云虚社呆到晚上,终于定下了画风,不过jing简再jing简,两位画师画出来的画,还是比他记忆中的画书jing致许多。

    然后立刻召集所有擅长画工笔画的画师,开始模仿绘制,故事非常简单,总共也不到一百页画。

    最后,李青山在画下面,添上简单到幼稚的旁白,便成了一册画书。

    李青山掂在手中,这本原稿,是召唤书中人物的关键,亦击败画家褚丹青的杀手锏。

    ……清河府,六十里外,一个小镇中。

    咚咚咚、咚咚咚,货郎咬着拨浪鼓,挑着扁担,走过青石铺就的小巷。

    巷弄里,门扉开启,探出一个小脑袋:“货郎大叔,有糖吗?”

    “有,芝麻糖、麦芽糖、甜酥糖,样样都有!”货郎扯着嗓子,唱曲般报出一串货名。

    一群孩子小猴子般窜出来,围到货郎身旁,手心里捏着几个铜板。

    “这是什么?”一个孩子看到货物上面,那一堆sè彩鲜艳的画书,上面写着四个字,他只认得一个“马”字。

    货郎道:“就你眼尖,拿去瞧?!?br />
    孩子人手一本,翻看起来,或许还并不太明白书中的内容,单凭那一幅幅jing美的画,就吸引了他們的心神,心中顿时摇摆不定起来,是买糖还是买书?

    “这书多少钱?我买了!”一个胖小子道,他手中的铜板比小伙伴都要多些。

    “我也买!”年纪最大的孩子道,他在私塾里识过字,看明白了下面的文字,立刻便被书中的故事所吸引,纵然不吃糖也要买。

    货郎道:“不要钱,这是送的,一人一本,不许多拿!”

    孩子們一阵欢呼。

    “我也可以拿吗?”一个孩子怯怯地道,比起同伴身上的棉袄,他打着补丁的衣服,显得格外单薄,他手里一个铜板也没有,只是来凑热闹的。

    “拿去吧!”货郎又随手塞了两块糖在孩子嘴里,把这些书送出去,得的银钱,比平常卖整?;醵级?,能过个好年,心中也是极高兴。

    货郎走远了,孩子們聚在一块。

    “真漂亮?!薄罢饣氖鞘裁囱?!”

    那最年长的孩子,学着先生咳嗽两声:“来,我读给你們听!”

    ……孙书平从孙福柏那里拿过了一章新书稿,准备先回去温习一遍,想好了该怎么説,再去教给其他説书人。

    虽然觉得这书改了还不如不改时更有韵味,但还好大体没什么变化,一些关窍部分,如能説好了还更有彩头。一刀斩断光明顶,倒也有趣的很。

    那位小东家看起来年轻,这写书的本事还真是了得,比那二东家,风月主人可要厉害的多。
猜您还喜欢看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