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章 白莲坛主

大圣传 第六十章 白莲坛主

    怀着强烈的自信,以及说对李青山的信任,韩琼枝大手一挥,二人踏上征途。

    韩琼枝催促道:“还不快把云召出来!”

    刚刚到了午后,背倚大山,面向沃野的古风城,便出现在眼前,被冬ri昏黄的阳光,染成一片淡黄。

    沧桑的城门下,李青山与韩琼枝抬眼望去。

    虽然是冬ri,但街上还有不少人流往来,大人孩子,俗世喧嚣,一如往昔,千载不变,看不出有任何危险或者杀机隐藏。

    行走在大街上,反倒是他们二人,引起不少注目,被当做异类。

    李青山道:“我们四下找找吧!”

    韩琼枝放声道:“邱睿柳,我们已经看到你了,快出来吧!”

    引起的注目就更多了,李青山笑着摇头,这种骗小孩的招数会有用吗?

    话音方落,只听吱呀一声,在这条通衢大道的尽头,钱府大门轰然开启。

    邱睿柳仍是一身道袍,立在门前,拱手道:“不知贵客来到,有失远迎,还请包涵!”

    还真有用!

    话音未落,李青山便觉身边卷起一阵灼热的狂风,韩琼枝破空而去,纵身来到钱府门前。

    唰的一声,长刀出鞘,燃起三丈烈火,向邱睿柳当头劈下。

    “纳命来!”

    这一刀,乃是法家的大辟刀罡,刑法威严,斩人xing命,更兼具着一股兵家勇决之意,刀之未至,便已震慑敌胆。

    邱睿柳却动也不动,笑看刀锋劈至眼前。

    铛的一声,长刀劈在一层黑sè光幕上,乃见一个法阵将钱家府邸笼罩,凭个人之力,是极难于法阵相抗衡的。

    韩琼枝被震飞出去,在空中一个翻身,轻盈落地。

    邱睿柳道:“原想引些厉害人物过来,没想到只引来了两个小虾米?!?br />
    “杀人啦!”街上行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呼喊着逃向家中,升斗小民,怎敢卷入这样的争斗中。

    “怎么不帮忙?”韩琼枝转头质问李青山,却见李青山皱眉凝视着被黑sè光幕所笼罩的钱家府邸。

    “我们走!”李青山忽然拉起韩琼枝,腾云驾雾,冲天而去。

    “你干什么?”韩琼枝挣扎道,邱睿柳纵然有法阵?;?,但法阵的力量,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更别说,她手中还有几张极品灵符,纵然有什么埋伏都不放在心上。

    但李青山二话不说,脸sè铁青,手臂如铁箍住她的腰肢,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jing兆。

    “想走?已经太迟了!”丘睿柳大笑,即便在此刻听来,也觉得是正气洋溢,豪爽多过yin毒。

    钱家府邸中,一道黑sè光束冲天,将黑sè光幕撑起来,转瞬间就追上了李青山,笼罩了整个古风城。

    宛如黑夜突然降临,就连天上的冬ri都变得黯淡无光,几个还没来得及逃回家中的行人,猛然呆住,身上爬满裂纹,如沙雕般崩塌,无声无息的在地上涂成一团暗红污痕。

    没有任何预兆或准备,满城万户,无论男人女子、老弱妇孺,死于顷刻。

    没有英雄出现,来一场正邪大战,拯救黎民的戏码。没有叹息或者苦痛,只一瞬间,一切便归于死寂,那些市井喧嚣,像是从未存在过。

    李青山与韩琼枝在被黑sè光幕笼罩的瞬间,身形便僵住,感觉正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挤压拉扯,好似要将身躯压成一团肉泥,又似要扯成一片碎片。

    两股力量相互持平,而近于无,但是毁坏,却是无所不在,深入肌理。

    灵力凝成的云团,无声弥散,二人从空中跌落。

    韩琼枝心中的自信,全都变成了惊惧,这种阵法,绝非一个邱睿柳所能布下。至少是白莲教的坛主,才有可能做到。

    李青山却一下想起了,顾雁影曾经说过,白莲圣母献祭数十万生灵的故事。

    这一次,只怕遇到了头彩,藏匿在钱府中,至少是一个坛主。

    韩琼枝拼命调动真气,真气却不听使唤,开口想对李青山说些什么,却看见他惊愕的望着自己,下意识的摸向脸颊。

    她白皙光洁的脸,宛如经年的老油画,生出一道细细裂纹,渗出鲜红的血来。

    ……古风城,大概已变成了一座死城了吧!

    百家经院中,钱容芷仰望蓝天,如是想到。

    曾经的一切,都将在白莲教的“莲花生阵”中,化为乌有。

    她无声轻吟一句:“众罪灭,莲花生?!?br />
    她与邱睿柳的初识,是在上一次的围剿任务,为了在密如蛛网的地底,进行追杀,他们分散开来,彼此用腰牌联系。

    结果,她找到了受伤的邱睿柳。

    这一次完全是偶然,或者也是必然,她努力的找寻蛛丝马迹,然后选择邱睿柳最不可能逃往的一条洞窟中追去。

    黑暗之中,四目相对,没有言语,没有交锋,她装作什么也没看到,退了回去。

    那时候,邱睿柳虽然受了重伤,但她却只有炼气五层,战斗,拖住邱睿柳,他便是死路一条,但她也很可能会战死,得不偿失。

    而在几个月之前,一次很平常的任务中,又见到了邱睿柳,或者说是他找上门来,邀她入教,没有什么威逼利诱,只是极度诚恳:“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就是白莲教的人!你若不答应,现在便割了我的头去鹰狼卫领赏吧,我绝不反抗?!?br />
    真话,假话,无关紧要。

    钱容芷稍作思索,便答应了,成为了一名白莲教徒。并将自己的财产,钱府献给白莲教做秘密基地。在她的推动下,理所当然的成为白莲教的血祭之地。

    李青山会去那里,到底算是意料外,还是意料中,偶然抑或必然,她也不能确定,他若死了,她替他叹息的,呵呵。

    ……韩琼枝看着手上的鲜血,眸中流露惧意,平生第一次,离死亡如此之近。

    这时候,那道将黑幕撑起的黑sè光束,收缩扭曲,顶端却膨胀起来,宛如花苞。地面上,那些斑驳的暗红sè的sè块,正在一点点磨灭,证明其存在的最后一点痕迹,渐渐消失,连同他们的血肉灵魂,具都成为花苞的养分,助其盛放。

    李青山试着催动真气,丹田气海中却一片溃散,似被从更深层的地方瓦解,更别说凝聚法术了。

    随着花苞的绽放,法阵的威力越发强盛,身体损伤亦越来愈大,如此下去,根本不用那隐身幕后白莲坛主出手,他们便是死路一条。

    这便是与顾雁影,与整个如意郡的鹰狼卫争斗了多年的白莲教的恐怖,同为筑基修士,三山老人与之相比,简直是和蔼可亲。

    邱睿柳叹了口气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吾观两位,非凡俗人等,何不弃暗投明,入我白莲教,一同匡扶天下,也可少受些辛苦?!?br />
    “闭嘴!”韩琼枝咬着牙,口中满是血腥味,身为大炼气士,其拥有远超过凡人的体魄,才没被阵法一下瓦解,但伤势却在一点点蔓延,宛如万蚁噬体,身受凌迟。

    “你被生下来,不是当孬种的!”韩安军曾如此训斥她,虽然烦透了那老头子,不过他说的一些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她韩琼枝,无论到什么地步,都不能跌了份儿,特别是在李青山的面前。

    邱睿柳道:“执迷不悟!不过能成为黑莲的一部分,洗净身上的罪孽,也是你们的幸运?!?br />
    李青山一挑眉毛,便要出手。无论何人,想要他的xing命,也要问过他的拳头,这阵法纵然压制了他的真气,却压制不了他的灵龟妖丹,修成灵龟二重之后,纵然面对筑基修士,他也不再是不堪一击。

    他方才确实犹豫了片刻,他的体魄强悍,远胜过韩琼枝,虽受到阵法压制,却没受到实质的伤害。这阵法如此厉害,若要脱身,非得显现妖身才有机会,但这会暴露自己最大的秘密,此时此刻,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他总不能看着韩琼枝去死。

    韩琼枝低声道:“你走吧!”

    “什么?”李青山蹙眉,这阵法如果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还有什么可怕。

    “那朵黑莲便是阵眼,我去将其打断,你借机脱身吧!可能只有一瞬间,你要好好把握,回去求援,替我报仇!”

    如果没机会,咱就一起死在这吧!这句话她没有说出口,便一下跃起,冲向邱睿柳,手中捻着一张极品灵符。

    鲜血从指间渗出,转眼间就将灵符浸透,灵符闪动光芒,凭着鲜血中残存的真气,用最原始的方法,将灵符激发。

    灵符燃烧起来,化作一颗炽烈的火球,急剧变大,宛如升起一颗暗红sè的太阳,照亮韩琼枝的满是裂纹的笑脸:“给我死!”

    “坛主!”邱睿柳脸sè剧变,极品灵符的威力,不是任何可以炼气士承受。

    然则火球的威力还未发挥到极致,便开始黯淡,被黑暗吞没,迅速湮灭,来到邱睿柳面前,只剩下一阵热浪。

    韩琼枝脸上笑容消失,顾不得绝望,脚步不停,将第二张极品灵符捻在手心。

    邱睿柳拿出松纹长剑,吁叹道:“贫道不忍你如此受苦,来送你一程!”

    一道黑影从韩琼枝身边闪过,来到邱睿柳面前,是李青山。

    邱睿柳大惊,挥剑。

    李青山抬手,数十道剑气激shè而出,纵然是这恐怖的阵法,也不能稍损它们的锋芒。

    邱睿柳一脸错愕,身上出现纵横交错的血痕,微微错移开来,来不及碎裂,便被阵法瓦解,同那些凡人一样,坍塌成一片暗红sè的污痕。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