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章 大胜

大圣传 第九章 大胜

    巨木人亦不甘示弱,单手擒住大鼎,同样轻松的像是拿捏一件玩具,还在手中抛了一抛,展示神力,再向李青山抛出。

    花承赞道了声:“小心!”鼎在空中变大了一圈。

    李青山接在手中,只觉果然重量重了许多,却也不在意,又抛向巨木人,鼎在空中再次变大。

    一个大鼎在二人之间抛来抛去,变得越来越大,李青山也得使双手来接,直让许多炼气士看的目瞪口呆,这样的力量,还是人吗?

    他们纵然用神力符之类增加力量的符箓或是法术,也做不到如此轻巧。

    唯有炼体士能够看出其中的门道,露出佩服神sè,想不到这少年的炼体之术如此厉害,竟能在力量上与巨木人一较高下。

    秋海棠微微蹙眉,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炼体之术如此高明。

    要知道炼体术,可不是凭着一两本神功秘籍,躲在深山里就能炼出来的,对于各种丹药的需求,比起炼气术只大不小。

    原本志在必得的角力之赌,竟也变得全然没有把握了。

    围观的炼气士们,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大鼎来回飞腾,巨木人已经输了一场,若再输一场,他们赌的灵石可就打了水漂。

    巨木人再一次接住大鼎,面目酡红,目眦yu裂,浑身汗如雨下,酒意已全醒了,那鼎已变大了三倍,重重压在肩头,大口喘息着,连他都开始觉得有些吃力。

    再看李青山,也褪去上本身衣物,古铜sè的身躯,没有一丝赘肉,也绝不像巨木人一般,肌肉贲张,而是呈完美的流线型,像是金属铸成。若说牛魔带给他的力量是一块铁石,那虎魔便是将这块铁石炼成一把钢刀。

    他身上点汗未出,似乎未露败象。他单论力量,未必比巨木人更强,但一身耐力韧xing,不是任何炼体士比得上的。

    赌斗至此,离分出胜负已经不远。

    巨木人心中一横,大吼一声,奋起全身力量,将大鼎掷出。

    大鼎狭风雷之势,呼啸砸向李青山。

    “快躲开!”韩琼枝惊叫道。

    花承赞更是神sè微变,却仍将鼎变大一圈,他若不如此做,便是有失公平了,唯今之计,只有让李青山放弃这一场了。

    “鼎若落地便算是输了,李道友可接好了?!鼻锖L腻囊恍?,看出二人都已到了极致,李青山若不接,那便是输了,若是硬接,那就更好,就算不死,也得受重伤,第三场必败无疑。

    李青山这些声音充耳不闻,目光一凝,气沉丹田,向着呼啸而来的大鼎,伸出双手。

    大鼎轰然砸中李青山,四下一片惊呼。

    李青山感觉一股巨力从大鼎中传来,若能变化妖躯,这股力道倒也不算什么,但是凭着人类的身形,就有些勉强,却是咬紧牙关,丹田气海,旋转起来,冲出一道道真气,流向四肢百骸,化作一股股水波般的柔力,化解着大鼎的冲击力。

    李青山被大鼎推后十余步,双足在地上拖出两道深深的轨迹。右脚一撑,猛地顿住身形,只听咔嚓一声,脚掌陷进地板中。

    李青山稳稳扛住大鼎,呲牙一笑,喝道:“还给你!”猛地向前踏出一步,运起全身气力,双臂抡圆,将大鼎掷出。

    大鼎以比来时更加凶猛之势,直飞出去,巨木人目中露出惊惧之sè,一望秋海棠,狂吼着伸出双手,已是决死之势。

    他的手刚刚触及大鼎的瞬间,便知道这股力量,绝不是他能挡得住的,眼看便是五脏碎裂的下场,唯有闭目待死。

    劲风扑面,但撞击却没有随之而来,他睁开眼睛,大鼎忽的停在眼前,离他只有数尺之间。

    巨木人眨眨眼睛,似乎在纳闷这是怎么回事,低下头只见一个黑衣青年,将大鼎接在手中。

    黑衣青年转过头来,露出一张剑眉星目的俊朗面孔,但却似冰封铁铸,透着森森寒意。

    冷冷的道:“到此为止吧,你已经输了?!?br />
    巨木人露出颓然之sè,又感激的望了黑衣青年一眼,若非这黑衣青年,他只怕xing命难保。

    黑衣青年将大鼎抛向花承赞,鼎飞到花承赞手中,已恢复巴掌大小,真气一引,送入百宝囊中,对这突然杀出来的黑衣青年道:“铁衣,你怎么来了?”

    韩琼枝招手道:“喂,老弟!”

    黑衣青年却似没有看见他们,转头直望李青山,冷冷道:“炼体不错?!?br />
    “好说!”李青山看的极为清楚,方才他将大鼎抛出之后,这黑衣青年才从一旁穿出,宛如一头矫健的黑豹,后发先至,将鼎接在手中,体魄之强悍,连李青山都有些惊讶,莫非便是传说中的炼体士?

    这黑衣青年接鼎的时候,他并非硬接,而是将鼎轻轻一拨,使了巧劲,展现出极高明的武艺。

    花承赞似早已习惯了这黑衣青年的冷漠,介绍道:“兵家首席,韩铁衣,说我是筑基之下第一人的人,一定是没见过他?!?br />
    李青山微微颔首,同意花承赞的说法,韩铁衣不但体魄强悍,修为也是炼气十层,二者兼修,炼气士中恐怕难有敌手,一拱手道:“李青山!”

    韩铁衣却不理他,转身对眉头紧锁的秋海棠道:“这异人值多少灵石?我买!”

    花承赞轻轻吁了一口气:“海棠,你输了?!?br />
    秋海棠拳头紧握又松开,似乎不肯接受这个结果,最终叹了声:“罢了,李青山,[**]门与你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你也最好莫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br />
    如果她硬是说韩铁衣打断了比试,也可拖到第三场,但她并非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而且凭李青山方才的表现,就算是拖到第三场,只怕也难以取胜,反而不如果断认输,只是那一颗道行丹,委实让她有些心痛的厉害,将李青山恨的咬牙切齿。

    李青山笑道:“但愿天随人愿吧!”几千颗灵石到账,道行丹入手,得到这一笔资源,大概就可以去叩响那扇通往妖将境界的大门了吧!至于是否出现在她面前,那就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好小子,干的好!”韩琼枝过来猛拍李青山的肩膀。

    那群法家弟子眸中轻蔑之意尽消,单凭那一手掷鼎神力,他们之中,就没有几个是对手。能被这冷到骨子里的韩铁衣称赞一句,更是难得之极,难怪能得花承赞如此看重。

    吴艮也不得不承认,这乡下小子,确有不凡之处,神情复杂的望了一眼钱容芷,见她只是微微而笑,并未露出什么大喜之sè,那种风度格外令他心动。

    有人欢喜,自有人忧,随着秋海棠认输,满楼一片哗然,原本以为必胜的赌局,竟然败了,而且还败的如此彻底,根本没有比到第三场。

    “不行,这是圈套,退灵石!”有人喊道。

    此言立刻赢的一片响应,大声呼喊着让[**]门退灵石。不少炼气士生生砸下几百块灵石下去,那对许多炼气士来说,可是全部家当,就在顷刻之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这让他们如何受得了。

    “有谁怀疑我的公证吗?”花承赞脸上笑容消失了,昂头环顾,目光扫过之处,叫嚣的声音,立刻平息下来。

    ……

    “天哥,我们输了?!?br />
    “算了,不过是一千颗灵石罢了,不算什么?!卑滓律倌昙僮鞑辉谝?,心中却似在滴血,这次来入百家经院,他身上也没有带多少灵石,这一下几乎去了一半,念了一声:“李青山!”恨恨拂袖而去。

    “多少灵石?”韩铁衣又问秋海棠,对那异人志在必得。

    “既然是铁衣你想要,姐姐怎么好收你的灵石,人你带走吧!”秋海棠随手抛出一张契约来。

    巨木人直勾勾的望着那张薄薄的纸,几乎忍不住要伸手去抢,但纵然是抢过来撕毁,也不具备任何效力,不仅颓然。

    花承赞道:“我的赌帐就一笔勾销了,算是买这异人?!?br />
    李青山心道,这位花兄还真是财大气粗,几千块灵石说不要就不要了,也可见他与这韩铁衣关系非同一般。

    秋海棠狠狠瞪了花承赞一眼:“我说送给铁衣就是送给铁衣,你的赌帐,你就是要,我也不会给?!?br />
    韩铁衣接过契约,仍是冷冰冰的样子,也不向花承赞与秋海棠任何一人致谢,只是随手一挥,那张契约立刻化为齑粉。

    更对巨木人道:“你zi you了,后天到百家经院来,入我兵家?!比皇且桓泵畹目谖?,冰冷而不容置疑。

    又望了李青山一眼,看了看花承赞,终没开口,迈步而去。

    花承赞摸摸鼻子,苦笑道:“还算是给了我点儿面子,没有直接挖我墙角?!?br />
    这就算给面子了?李青山才知方才韩铁衣不是不给他面子,而是天生一张死人脸,谁都不鸟,又注意到,他的步幅与步频,始终一致,没有分毫差别,jing准单调的像是一座钟表,这就是兵家弟子的风范吗?

    兵家,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