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章 出发,百家经院

大圣传 第一章 出发,百家经院

    这些天来,李青山专心钻研法术,不过数天时间,便摸到了腾云术的门径,虽然还只能这样“飞”,但已经是过了那一道门槛,以后只要多加练习即可。

    并非他悟xing多高,而是五行属水,相xing极高,特别是真气非常jing纯,在施法的时候,优势完全显现出来,cāo纵真气,如臂使指,就好像一群令行禁止的jing兵,随着将帅的心意,摆出种种阵势,丝毫不乱,而这些阵势,就是施法的关键。

    李青山又转而修习驾雾术,花费数天时间,修的满洞云雾缭绕,李青山宛如太空漫步般,在洞中环绕飞腾。

    只是要将这二种法术合二为一,修成真正的腾云驾雾,难度比单独修炼其中一种法术还要高的多,这只能一点点磨合,积累经验,半点取巧不得。

    李青山却也极有定xing,耐着心思修习,只当做一个极有趣的游戏,且有小安相伴,也不觉得无聊。

    所谓闭关,实际上就像是坐牢一样,但是能暂时将一切争端排拒在石门之外,心神说不出的放松,不以为苦,反以为乐,一切修行皆顺其自然,决不强求,修行的效果反而极佳。

    这份心境,甚至比洞中那一个聚灵法阵还要重要,修行之路,资源是不可或缺的基础,但单凭堆积资源,也造不出强大修行者。

    一份心xing、一种领悟,方能够点石成金。

    这种时候,李青山就越发体会到《灵龟镇海诀》的重要,随着越来愈多的丹药被转化为妖气纳入灵龟妖丹中,他的心思就越发的平静,不急不躁。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那缭绕在洞窟中的云雾,越来越小,越来越浓郁,看起来如有实质,李青山将手一抓,宛如抓到一团柔韧而有弹xing的胶类,但却极湿滑轻盈,在洞中一圈圈飞驰。

    李青山露出欣慰的笑容来,这腾云驾雾术,终于被他修到小成,他一屁股坐到云团上,云团起伏了一下,稳稳的将他托住,他盘腿坐于其上,问笑道:“怎样,像不像神仙?”

    “不像!”小安老实的道。

    “哪里不像?”

    “哪里都不像?!毙“沧罂从铱?。

    “好你的个小安,竟敢说本仙不像神仙,给我过来!”李青山伸手一抓,如水真气,挥洒而出,缠向小安。

    小安嘻嘻一笑,也不闪避,任凭他抓住,捏脸颊揪鼻子,蹂躏一番。

    若是刁飞看见这一幕,定会觉得李青山也没那么恐怖,不过除非在小安面前,在外面那个险恶世界,他又怎能不张目露齿呢?

    忽然间,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声震动。

    李青山道:“是chun雷!”

    chun天已经来到,大地正在复苏。

    虫囊鼓动不已,沉睡已久的马陆,从睡梦中醒来,正在扭动身躯。

    小安道:“是惊蛰!”

    惊蛰,雷动,虫醒。

    李青山将虫囊打开,马陆钻出来,身躯似乎变大了一些,摆动触须,“吃!吃!”

    “吃货!”李青山笑骂一声,拿出食物,让马陆埋头大吃。

    此时已经是二月了,离百家经院的开院,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李青山想要在这一个月时间内,突破炼气六层。

    炼气六层和炼气五层完全是两种概念,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大不一样,只要修到炼气六层,他相信就算是到了百家经院那个人才济济的地方,也不用担心被埋没。

    他到百家经院并不是去避难的,不打算遵循什么低调做人、明哲保身的道理。无论任何环境,都少不了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优者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有更好的环境来修行。

    这才是他要走的路。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等待,他体内yin阳四脉中的真气,早已达到了盈满的状态,这对能够吸纳天地灵气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而在修习法术的过程中,cāo纵癸水真气的技巧,也变得极为纯熟。

    准备好了吗?他也不知道,但是时候一搏了!

    李青山的目光变得坚定。

    ……

    山下,[**]楼。

    楼中一片漆黑,经过了几次变故后,[**]楼元气大伤,而且又受各方面打压,再也难以恢复当初的盛况。

    天井式的结构,曾将[**]楼的繁华热闹,从上到下连成一片,但这时候,也显得格外清寂,唯有玉女飞天的壁画,依旧笑容不改。

    “那小畜生真的在山上吗?”楼下地宫中,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人问道,

    [**]楼现任楼主,小心翼翼的道:“门主,绝对没有错,很多人都看到他了,那、那李青山正在山上石洞闭关?!?br />
    “他一出关,就立刻禀报我,我不信他不下山?!闭庵心耆撕杖槐闶荹**]门副门主魏中元,没有穿着那一身华贵紫衣,而是穿着一身旧灰衣,显是要隐藏行迹,提起李青山的名字来,就咬牙切齿。

    从李青山血溅[**]楼,打杀了老鸨,就与[**]门结下仇怨,直到后来,连魏中元的儿子,以及[**]门两位姥姥,都死的不明不白。

    魏中元不相信李青山有杀死两位姥姥的实力,但却深信,与他脱不了关系。

    此次潜伏在山下,正是下了莫大决心,只要李青山一出现,就出手擒拿,施尽酷刑,逼出口供,方消心头只恨,只要鹰狼卫没直接证据,就没奈何的了他。

    当然,现在要他去闯山,直接击杀李青山,他也是没那个魄力。

    “门主请放下,山上山下都有我们的眼线,只要他出关,门主必能立刻得知?!?br />
    ……

    李青山在贯通带脉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奇经八脉的这后四条经脉,于前四条经脉的不同。

    他现在要做的,不止是打通诸个穴道就够了,在这个过程中,要不断的平衡yin阳四脉中真气的流淌,难度岂止是翻了四倍,简直是以几何层级叠加。

    他一开始还试着同时运转四条经脉,但很快意识到,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只有耐下心来,先驱动yin跷脉和阳跷脉两条经脉中的真气,哪怕是有着凝练法术的基础,也常常顾此失彼。

    好在李青山买的是《癸水凝气决》的总参,前辈们的经验,极为详尽,但李青山尝试模仿,却总也不成功。

    这种时候,李青山自然就要向小安请教,到底该如何平衡真气?

    “分点心不就行了?!毙“簿?。

    “分点心,怎么分?”

    小安瞪大眼睛,第一次帮不了李青山,因为她完全不能理解其中的难度在哪里。

    “我知道我悟xing一般,你也不用这么打击我?!崩钋嗌脚淖判“驳募绨?,对昂着身子的马陆道:“是吧,马陆,这种事,你我哪有那么容易掌握?!?br />
    马陆张口喷出一股妖气,虽然微薄,却分成十余道细流,相互穿插交叠,形成一幅极有韵律动感的图案。

    他虽然失了妖丹,道行大损,但也曾是一方妖将,到达过李青山从未体会过的境界,虽然于人情世故显得迟钝,但是cāo纵妖气这种小事,岂能难得住他。李青山想从他身上找平衡,实在是找错了妖。

    小安一摊手道:“很简单,对吧?!?br />
    李青山一言不发,回去接着修炼。一转眼就是半个月时间过去,李青山才刚刚能分心二用,将yin跷脉和阳跷脉中的真气运转如意。

    再一天过去,他便在yin维脉与阳维脉中,实现了凝聚气海所需要的平衡。但要将这四条经脉统和起来,仍然困难之极。

    他只是心无旁骛一次次的尝试,不饮不食,不眠不休,在旁人眼中看起来,宛如魔怔。

    小安都不禁有些担心。

    但李青山自己清楚,他既不着急,也不灰心,只是在不断的找着感觉,既然不是天才,那就用勤来补拙,失败一百次,就尝试一千次,失败一千次,就尝试一万次。

    再有耐心的人,失败一万次之后,也难免心浮气躁,心灰气沮,但李青山没有,灵龟镇压的已不止是妖气,还有他的心xing。

    ……

    第九万一千五百一二一次,四股真气,同时升起,此消彼长,却始终维持着一种奇妙的平衡,同时带脉中真气急转,像腰带一般将这四股真气约束起来,涌入丹田。

    眼见便要形成气海,但却又消散开来,功亏一篑。

    李青山却露出了微笑,达到这一步固然是个大进步,但要真正的开辟出气海,少说也得数月时间,花费一年都不算是慢。而现在离百家经院的开院试,还只剩下几天时间。

    除了勤能补拙之外,钱也能。他将近百颗气海丹全都拿出来,一字排开,然后服下一颗去。气海丹的作用,便是让这四股真气,融合在一起,但成功率也并非是百分之百。

    这第一颗气海丹,不出意料的失败了。

    失败,再服。

    循环往复。

    直到二十多颗气海丹下肚,依然没有成功,李青山神sè丝毫不变。

    寻常炼气士看到他这么服用气海丹,恐怕会忍不住破口大骂他浪费丹药,他们都会等到有一定把握之后,才会拿出珍贵的气海丹来,追求一次成功。

    但李青山不怕浪费,他浪费的起,所有丹药的最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节省修行的时间。只要他变得更强,自然能够囊括更多更好的丹药,而时间不等人。

    第三十七颗气海丹服下,四股真气在带脉的约束下,同时涌入丹田,在气海丹的作用下,相互凝结,前三十六颗气海丹的药力还大量残留,近乎是将真气强行黏合在一起。

    但是这一次,小腹中似有轰然一声,四股真气,yin阳相合,融合与一。

    真气在丹田中波荡起伏,形成一片汪洋大海,不再流泻,而是海纳百川,成为全身所有真气的源头和归处。

    六层破,气海成!

    李青山终于露出释怀的笑容,整个人却一下萎顿下来,被《灵龟镇海诀》强行压制的疲惫倦怠,都翻涌上来,让他几乎要忍不住倒头便睡。

    这半个月来,他是硬凭着《灵龟镇海诀》将自己jing神状态,维持在最佳状态,只为让每一次尝试所得到的点滴经验,都不会在暂停与休息中浪费。

    这种蛮横的手段,对他的jing神有极大的损耗,甚至有让那一根弦崩断的危险,但是他总算是坚持下来,到达了彼岸。

    小安上前,轻抚他的额头,柔声道:“睡一会儿吧!”

    “别忘了叫醒……”

    小安的话仿佛有神奇的魔力,李青山话还没说完,便轰然倒地,陷入了沉眠之中。

    这一觉,他睡得极沉,一直处在似梦非梦的状态中,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大海中沉浮,随着暗流与浪cháo随波逐流,时而潜入深海,时而浮上水面。

    没等小安叫,他便从睡梦中醒来,觉得头还有点痛,摇摇头,问道:“我睡了多久?!?br />
    “大概七个时辰?!?br />
    “该出发了!”李青山豁然起身,露齿一笑。

    “嗯!”

    李青山打开虫囊,对马陆道:“再委屈一下吧,放心吧,不会委屈太久?!?br />
    马陆一头钻进虫囊中,发现小安为他准备的各种食物,立刻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倒也不以为受到了什么委屈。

    转动石盘,石门缓缓开启,一股清新的空气涌进来,入眼已是chun意盎然。

    闭关之处乃是后山,本就僻静,他也没特意通知任何人,直接施展出腾云驾雾之术,滚滚云雾在他脚下汇聚。

    在开辟气海之后,他发觉施展起法术来,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如,而且效果也强了不知多少倍。

    云雾托着李青山和小安直飞天际,但刚飞出数丈高,便在一片清光中,消失不见。

    ……

    “门主,李青山出关了!”[**]楼中,[**]楼主急来禀报道。

    “他现在人呢?”魏中元早已等的不耐烦,闻言一喜。

    “不,不见了?!盵**]楼主结结巴巴的道,山上传来讯息,闭关洞府大开,但其中已是空无一人,谁也不知李青山到哪里去了。

    “这小畜生!”魏中元挥手一掌,[**]楼主横飞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吐出一口鲜血,但面对暴怒的魏中元,既不敢反抗,也不敢多说什么。

    魏中元怒吼:“不管你逃到哪里去,我都会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云雾已飞到所能飞的最高处,天空蓝的耀眼,李青山向天空伸出手去,似乎想要触及那一个幻影,那个九天之上的诺言。

    虽然触手只是一片虚空,但他的嘴角却露出微笑,在chunri的照耀下,明媚的令人不能直视。

    小安直视他,宛如直视一个幻影,默念自己的诺言,不是南方那个早已忘却的故乡,而是陪着他,直到那九天之上。

    许久之后,李青山低下头俯瞰大地群山,奔腾而过的清河水,变成一道闪亮的光弧,鹰狼山像是一座小土丘。魏中元的怒吼大概连蚊子叫都不如,没让李青山有半分留意。

    他拿出青州方寸图,校准方向,向东南方一指:

    “出发,百家经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