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一章 腾云驾雾

大圣传 第八十一章 腾云驾雾

    至于什么“水箭术”,“水牢术”,更是不在李青山的选择之中,他并不缺乏攻击的手段。

    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两幅画上,每一个法术都有这样简易的绘画。

    一幅画上,一个修士脚下踏着一层薄薄的白云,另一幅画上,修士身旁环绕着滚滚的雾气,似乎疾速前行。

    他现在想要修习,便是“腾云术”与“驾雾术”,这两个法术。

    这两个法术,既是相互关联,又是相互du li的。

    腾云术重在上下飞腾,但行进速度还比不上一匹好马,而驾雾术则重在移动,但只能贴地飞行,二者合一,便是腾云驾雾,方可zi you翱翔于天地之间。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飞翔是所有人的梦想,李青山也不例外,而飞行在战斗过程中的价值,更不必赘言。

    等到出关那一天,他直接腾云驾雾飞天而去,同时用琉璃隐身镜将身形一隐,纵然筑基修士想在渺渺天空中找到他,也没那么容易。

    而学习法术,同样也有利于加深对癸水真气的驾驭,稳定修为。

    他想干就干,立刻开始研习,密室之中,只见李青山手掐法印,宁心静息,一丝白sè的云气,开始在他手中的汇集。

    ……

    而在另一个闭关之处,钱容芷亦开始了自己的修习。

    刁飞神情复杂的望着石门缓缓关闭,钱容芷笑着向他摆摆手:“祝你一路顺风?!敝患吹淖钌畲?,堆着几个黑sè的包袱,里面是一个个圆滚滚的东西,似乎还在微微颤动,鲜红的液体缓缓渗出,他们本该在外执行任务。

    那可称得上是温柔可亲的笑容,却让刁飞心中升起一股寒意,钱容芷没有要他的贿赂,只是请他帮了个“小忙”,他在外行走多年,杀起人来也没手软过,但与这个女人杀人的手法相比,就像是个孩子一样简单可爱。

    那几个人永远的消失于世上,甚至没有人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石门轰然关闭,刁飞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走,像是在躲避什么极可怕的东西,有了钱容芷的帮忙,他被暂停了玄狼卫之职,可以回到青藤山去修行了。

    那座曾令他怨恨的青翠山峰,忽然间变得魂牵梦绕起来,像是一颗翠绿的明珠,至少比起在这鹰狼山上,比起和那两个人朝夕相对,青藤山要安全的多。

    一旦设想,知道她的秘密,她会不会来对付自己?他就会变得饮食难安,好在,现在终于可以回去了。

    马不停蹄的奔波数ri,刁飞再一次回到青藤山上,比起当初的繁盛,现在显得格外冷寂。

    来到主殿中,青藤老人亲自接见了他,勉励了他几句,神情和蔼,不过他经历了太多风雨,心已没那么简单的被一两句话就鼓动起来,只是假作感激涕零的模样。

    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不太熟悉的男女,有的似乎眼熟,有的根本不识,但修为都不算太高,他凭着炼气四层,竟能排在第三位。

    他们都被晋升为内门弟子,各自安排了职司,每一个都是当初打破脑袋都争不到的肥差,现在却只能勉强将门派支应起来,所给予的资源待遇,几乎都赶得上当初大师兄的级别了。

    刁飞被安排了去掌管教导新晋弟子入门功法,这个工作虽不起眼,但却是最得人望的。

    青藤老人又训导了几句,便回归修炼之地,几个仅存的青藤山弟子,相互打着招呼。

    其中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上前道:“在下余疏狂,见过刁师兄?!迸怨俗笥椅奕?,压低声音道,“刁师兄,听说你是刚从嘉平鹰狼卫回来?”

    刁飞微微蹙眉,朝廷鹰犬的职司,在门派中可不受待见,这算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但还是“嗯”了一声。

    余疏狂道:“那个,你可与李青山相熟?”

    刁飞顿时不敢怠慢,“你认识他?”

    余疏狂道:“虎屠的大名,谁人不知?!奔蠓刹恍?,方道:“算是一面之缘?!?br />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刁飞便将李青山归来之事道出。

    余疏狂外粗内细,面上不动声sè,自然而然的将话题转开,说起自家那引以为豪的女儿。

    心中却微微松了一口气,昔ri刘锋锐将狂剑山庄纳归青藤山的管辖,他这庄主,也算是半个青藤山的人,但他能来到这青藤山中,还是沾了余紫剑的光。

    青藤老人知余紫剑前路光明远大,便起了一份结交的心思,余疏狂才得以从半个青藤山的人,变成了整个青藤山的人,还是内门弟子。

    原本他这样的成年人,是不会有门派愿收的,青藤山再凋敝,青藤老人也宁可从娃娃抓起。余疏狂这样的老江湖,哪会有半分忠于门派的心思。

    之所以问起李青山,除了本身一份感激外,多半还是因为余紫剑。余紫剑安然无恙的从青藤山归来,向他这父亲诉说起全部经过。

    余疏狂虽可惜余紫剑没有答应藏剑宫的邀请,但也觉得今年交了不少好运,在山庄中大大庆贺了一番,但余紫剑却总是若有所思,变得沉静了许多,不复原本的活泼,不由感叹女儿长大了。

    而在他来青藤山之前,余紫剑极为认真的请他留心一个人物,那个人物,自然就是在三山采药大典之后,就音讯杳然的“牛巨侠”。

    余疏狂自然知道牛巨侠是何许人物,心中一跳,自家女儿莫不是心有所属,但看她的模样,又不像是小女儿家动了chun心,便多说了一句。

    “在那样的情势下,只怕他已经……你要怎么办?”只怕她说出守寡殉情的话来。

    余紫剑低着头沉默良久,方道:“女儿一定为他报仇雪恨!”

    那股决绝之意,简直让他怀疑,眼前之人还是不是自家女儿,心中不由感慨,紫儿啊紫儿,我们的女儿,终不像你那般柔弱。

    如今知道李青山安然无恙的回归,他又在头痛,该怎么通知她了。

    刁飞忽然道:“李青山不久将去百家经院修习,说不定就与令爱成了同窗?!?br />
    余疏狂心中一惊,心下苦笑,看来这件事,不用自己头痛了,只不过他们之间,难不成真还有些缘分?但愿别是孽缘才好。

    ……

    “李青山回来了?!被ǔ性弈米乓环菸氖?,丢在王朴实面前。

    正是由方恩尚的呈报,上面不但写着李青山对卓智伯案的解释,还有方恩尚对他的赞赏,一力保举李青山加入法家。

    这不单单是钱容芷的功劳,李青山一入鹰狼卫,就扫平了数十件旧案,还借助墨家弟子的力量,带回黑榜第一人僵尸道人的尸首,可谓jing明强干,其气质虽带了三分酷烈,但却正合乎法家严刑峻法的jing神。

    王朴实一看,却是微怒:“他还真敢回来,真当我们是傻子,识不破他的伎俩?小方也是涉世太浅,不知人心险恶?!?br />
    花承赞道:“老王你也不要太先入为主,恩尚看的也是实在,李青山在办事上,称得上一名干将,修行速度也是极快,算是个难得的人杰,可以壮大我法家声势?!?br />
    王朴实讶异的望了花承赞一眼:“你怎么突然如此看好他,罢了,那就如此办吧,我懒得为这小子cāo心,诛灭白莲教余孽才是正经?!毖园站痛掖叶?。

    花承赞望向窗外,冬雪开始消融,惊蛰正在酝酿。真正的理由,他并未告知王朴实,当初在青藤山上。

    顾雁影临走前,随口说了一句,“如果将来再见到他,不妨给几分照顾,怎么也算是我点拨出来的?!?br />
    她的话,他又怎能不留心呢?这些话,就不便向王朴实说明了,不然又少不得一番教训。

    对于那个敢于目不转瞬的望着她的少年,他也有点感兴趣,但嫉妒之类的心思,是不可能有的,这么多年来,受她点拔的人,不知有多少。

    从青藤山回清河府的路上,花承露说了一句,这么多年来,他认为最为成熟的一句话,“哥,你还是放弃吧,我想象不出来,她钟情于一个男子的样子?!?br />
    花承赞就只有苦笑再苦笑,他又何尝能够想象,同她相识多年,她潇洒如风,喜怒哀思,更不做作,现在仍觉得琢磨不透她的心思,温柔时如chun风拂面,冷酷时似寒风如刀,一如风之变幻不定,既然是风,又怎会羁留某一人的怀中呢?

    小安从入定中睁开双眼,在她的手中,凝出了第三枚骷骨念珠。

    紧接着便听见李青山迫不及待的声音,“看,小安,我会飞了?!?br />
    小安回眸一看,噗嗤一笑,只见李青山盘膝而坐,双手结印,层层白云生于身下,将他托了起来,但却只能离地一尺,而且还摇摇晃晃,离“飞”这个境界,不知差了有多远。

    李青山也不觉得害臊,嘿嘿一笑:“这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且看俺直飞九天之上那一天吧!”

    小安目光温柔:“我们一起?!?br />
    “那当然?!?/div>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