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七章 埋伏与陷阱

大圣传 第六十七章 埋伏与陷阱

    这次撞击,比他撞在冰墙上不知强烈了多少倍,浑身骨骼再没一根完整的,只凭着一股真气吊命,耳旁风声呼啸,他被那巨影顶着疾速后退,努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洞窟中,看到了个骷髅怪物,旁边站着他花费无数心血炼制成的钢甲尸。

    “他妈的……”说完这三个字,一股粉红sè的气体将他吞噬,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

    一节一节的身躯,呈艳丽的粉红sè,两旁不知有多少条腿,迅速而充满韵律的摆动,带来惊人的速度,模糊只看到一条流淌的粉红sè光带,仿佛是一辆地下铁呼啸驶过,掀起的狂风吹的衣衫烈烈作响,李青山还是第一次看到马陆的原型,但他看到的已不止是形态,而是一条驰骋的妖气之河。

    李青山还是第一次深切感受到马陆的强大,在平ri里,那个吃饱就睡的家伙,好似没有任何威严,但其实力却是不折不扣的妖将,而且是妖将中的强者。

    剩下的炼气士,全都都屏住呼吸,瞪大无神眼睛的望着这一幕,如果说前面经历的一切,都是噩梦的话,那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更恐怖的东西,闯进了噩梦中,让他们的思维瞬间中断,在妖气的冲击下,直接昏了过去。

    马陆倏忽而去,李青山同小安面面相觑,他们都看到了那一道青影,能够在马陆的追逐下,轻松逃遁的人,难道是……“糟了!”李青山神sè大变,再往上走就是地面,在那里,马陆将失去盟约的?;?,成为人类修士可以任意猎杀的猎物,而现在,就有三个筑基修士等在上面,再加上那个实力不知深浅的青影,他从中嗅到了浓浓的yin谋的味道。

    ……余紫剑一下扑倒在积雪上,阳光刺的她睁不开眼睛,光明从四面八方将她笼罩,令她感到一阵眩晕。

    隐隐约约间,听人奔走呼喊,“又有人出来了!”

    她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十几个炼气士就倒在不远处,身染鲜血,有的神情麻木,有的还在哭泣。

    他们都是散修,因为不能像三山弟子那样选择最佳的路线,最好的灵地,连出发都要靠后,反而因祸得福,避开了那几个必死的陷阱,但也是经历的重重险恶方得逃脱,劫后余生。

    她还来不及将这些人看清,三个人影倏地来的眼前,挡住天ri。

    三山老人急切的问道:“下面怎么样?”

    余紫剑茫然抬起头,只见他们三人的神情,与那些幸存的炼气士很相似,充满了晦暗衰败之气。

    孤坟老人的嘴角不断的抽搐着,金鸡老人瞪大的眼睛中布满血丝,而一向沉稳的青藤老人,也都失去了往ri的冷静。

    如果说最开始死去的三山弟子,已让他们心中滴血的话,那后面简直是血如泉涌,止都止不住。

    地底方寸图上的光点,像是飞溅的火星,大片大片的熄灭,金鸡老人几次想冲进地底,都被青藤老人和孤坟老人拦住,花承赞就在不远处,他们绝不能当着此人的面破坏盟约。

    到最后,光点已经没剩下几个,从逃出来的散修口中,他们终于得知,此次采药大典,撞进了妖魔的陷阱。

    虽然凭着多年的修养,还勉强维持着仪容,但却都是面如死灰,只有孤坟老人看不出太大变化,心中想的却是一样,“完了,全完了?!?br />
    余紫剑正不知该如何回答,花承露冲上来,一把将她抱住,“紫剑,你没事,真的太好了,让我担心死了?!?br />
    “承露,额,我没事?!庇嘧辖5氖酉呗庸募绨?,看到花承赞就在不远处负手而立,但脸上常见的笑容,已完全消失了。

    花承赞心中清楚,此次采药大典,已完全断绝了三山的根基。一个门派绝不是有一个筑基的掌门就够的,更需要大量的弟子,处理门派事物,继承道统传承,从最弱外门弟子,到最强的门派大师兄,每一个环节,都不可或缺。

    而现在,三山至少折损了九成弟子,像是一株断了根须的大树,虽然表面还屹立着,但离衰亡已是不远了。

    他心中有些苦涩,他试图阻止人去杀妖,但妖却也在暗中筹谋,抓住机会,给了人致命一击。他甚至怀疑统治这片地域的妖将,根本不像资料中记载的那么愚蠢,而是个大智若愚的人物,不,妖物,前面那么多次采药大典,都是那个妖将,故意放出的香饵。

    这真是“人有害虎心,虎有伤人意”,诸王之盟的时代,已经远去了。法家所要维护的秩序和律法,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这时候,来自地底的震动已变得越发剧烈,花承赞望向漆黑洞口,眉头紧皱,这不像是地震?,再看三山老人,已经舍了余紫剑,一起望向洞口,再也顾不得掩饰神情,脸上愤怒与快意交杂,竟似有一种疯狂。

    一股恐怖的妖气,从地底直冲出来,宛如巨浪狂cháo。

    不好!

    花承赞脸sè一变,闪身到花承露和余紫剑身旁,抓住她们的肩膀,奋起全身真气,跃向天坑之外。

    天坑深达十余丈,但他凭虚扶风,身形不断拔高,转眼间就来到天坑之上,一道比他更快十倍的青光,从他身旁划过,消失于天际,在被马陆追逐的时候,竟还压抑了速度。

    也似一道灵光从花承赞的脑?;?,瞬间便明白了前因后果,他的任务还是失败了,付青衿不但无声无息的击败了三山老人,更将妖将从地底引出。

    一股强大妖气冲天而起,一条长达数十丈的千足虫,从地底穿出,暴露在光天化ri之下,仰头向天发出尖利的嘶鸣。

    巨大的身影,遮天蔽ri,那群劫后余生的炼气士,俱都脸sè惨白,三山老人jing惕到了极点。

    “那……那是什么?”花承露声音颤抖着道,即便从这么高的地方望下去,那妖艳的sè彩,狰狞的形态,依旧令人心胆巨寒。

    “妖将原形?!被ǔ性薨哺У拿ǔ新兜哪源?,在这个时代,见过妖将原形的人类很少,但愿将来,也不要变得更多。

    忽见余紫剑直直的向下望去,奇怪的问道:“你不害怕吗?”

    余紫剑却魔障了一般,充耳不闻,握紧剑柄。

    “妖孽受死!”青藤老人胸膛中爆发出一声充满仇恨的怒喝,双手结印,如莲花绽放,天地元气,随之调动。

    猛地向下一指,数条青藤拔地而起,每一条都比水缸更粗,将马陆缠绕,勒紧。青藤之上又生出藤蔓,条条如水桶粗细,将他千足缠绕。

    马陆顿时动弹不得,便是有一身恐怖力量,也使不出来分毫,又发出一声嘶鸣,浑身释放出粉红sè气体。

    缠绕在他身上的碧绿青藤,顿时开始腐朽枯萎,粉红sè气体在充斥整个天坑,那些个幸存的炼气士,早已见机,开始往天坑上跃去,但却没有花承赞那样的速度,眼前便要接近天坑顶端,粉红sè气体涌上来。

    发狂的将所有护体灵符,护身法术都施展出来,但只觉眼前一黑,浑身僵直,再用不出一点力气,调动不了一丝真气,直直的向天坑中坠去,落在地上的却只有不容易被腐蚀的百宝囊,慢慢向下陷去。

    原来就连山岩土壤,都被毒气侵蚀软化,在嗤啦声,腾起片片白烟,毒xing之猛烈,令人触目惊心。

    花承赞本在天坑上方盘旋,见此情形,忙斜向一边飞去,再往下一望,天坑像是一个正在爆发的火山口,灰白烟气夹杂着粉红毒气,揉成一条烟龙,接天贯ri,百里之外,都可瞧见。

    心中震撼,这就是妖将的力量!

    但马陆还不及挣脱,就又更多的青藤缠上,只剩下三山老人屹立不倒,各施展了护体法术,但亦在不断被粉红sè毒气侵蚀。

    而三个人的真气就是合在一块,也远不及马陆的妖气,想凭持久战获胜,无益于痴人说梦。

    青藤老人喝道:“两位道友,还不出手!”

    哪等他说,一只金鸡腾空而起,放出万丈光芒,与天空中的耀ri交相辉映,更添光彩,一声啼鸣,鸡爪踩在马陆头顶,狠狠向下啄去。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身上裹着滚滚黑烟,穿过粉红sè毒气,一爪掏向马陆最为脆弱的腹部。

    “铛”的一声金铁交鸣,在天坑中回荡几次,直穿云空。

    马陆发出一声痛楚嘶鸣,庞大身躯剧烈扭动,释放出更多的粉红sè毒气,虽凭着甲胄坚固,看不出伤痕,但仿佛一道锥子刺入头中。

    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那道人影一拳轰马陆腹部甲胄上,留下一个凹痕,只见滚滚黑烟中,显露出一个人类将军的模样,一身残破的青铜铠甲将全身覆盖,连脸都藏在头盔之内,只露出一双嗜血的眼睛,竟也是一具僵尸。但却并不似寻常僵尸那么空洞,而像是有着智慧与灵xing。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