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二章 山在那里

大圣传 第六十二章 山在那里

    金鸡老人道:“鸡都山也有十一个?!?br />
    孤坟老人道:“七个!”但他们都知道,这并非是坟丘山的弟子实力够强,而是能够cāo纵尸体当挡箭牌。

    接近三十名弟子,不到两个时辰,全都死于非命,虽然损失的内门弟子还不算多,但已让三山的根基开始动摇。

    花承赞眉头紧皱,谁都没有想到,采药大典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故,难道是地底下的妖魔鬼怪们也已经做好的准备,等着伏击进入地底的炼气士?

    或许是这片区域的那个妖将,终于不能忍耐人类在地底任意横行,开始做出反应。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死亡才不过刚刚开始,此次参加采药大典的修士,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他已不能想象,近千名人类修士之死,会引发怎样的波澜,不由长叹一声,望着天空涌动的铅云,这天下大势,真的要变了!

    三山老人心痛的滴血,俱都面sèyin寒,眼眸中杀意涌动,那个人说的没有错,妖怪都该死!

    “哥,你是说?紫剑她?”花承露从远处奔来,焦急的抓着花承赞的衣袖。

    说话间,又有几个光点消失,余紫剑虽然不是青藤山的弟子,但也佩戴了感应的灵器,是这众多光点中的一个,不知何时便会熄灭。

    “只能祝她吉人天相了?!被ǔ性薨丛诨ǔ新兜募绨蛏?,到如今,他也是爱莫能助,如果真的是妖将在行动,那地底便成了炼气士的禁区,他虽然号称筑基之下第一人,但仍只是炼气士。

    如果现在在地底的是花承露,他自然毫不犹豫的进入其中,但他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冒这样的风险。

    花承露咬着嘴唇,明白花承赞的考虑,她不能任xing的去苛求什么。

    ……黑sè的妖魔独坐偌大洞窟中,抬起右臂,伸展食指,指尖是锋利如刀的巨爪,轻轻点在一个少年的额头上。

    少年也是孤身一人,看起来约有十五六岁,嘴唇上刚冒出些柔软的胡须,但已经是三层炼气士,也算是小小的天才,身上穿着衣衫,非是三山中人,应是某个家族出身的散修,来碰碰运气。

    他惊惧瞳仁只倒影出一片黑暗,狂猛的杀气妖气已经彻底击溃他反抗的意志,但那妖怪并未立刻出手,又似给他一线希望,哀求道:“不要,求求你,我……”

    但浓重的血腥气,从黑sè妖魔的身后透出,少年看清了,那是一堆炼气士的尸体,更是恐惧的嘴唇颤抖,浑浊的眼泪四溢横流。

    片刻之前……一群鸡都山的弟子,赶到了这里,凭着前辈的经验,他们的往往比散修更容易找到生长灵草,盘踞妖兽的灵地。

    但这一次,盘踞在那里的,是一头真正的妖怪,还是妖怪的头领。

    那熟悉的衣衫,勾去李青山些许仇恨的记忆,而领导这支队伍的七层炼气士,似乎曾在幽泉谷有过一面之缘。

    “??!”第一个看到李青山的,鸡都山弟子们发出一声惊叫,然后戛然而止。

    李青山食指已如一杆大枪般,捅入他的胸腹。

    其他鸡都山弟子才反应过来,吼叫着一起出手,取灵符、拔灵器、凝法术。

    反应最快的便是那鸡都山的内门弟子,七层炼气士,但他御使的金sè鸡翎还没来得及翱翔破空,一只巨手就出现在他面前,食指和拇指轻叩,然后是漫不经心的一弹。他的脑袋就被弹的粉碎,脑浆与碎骨,慢撒一地。

    而这时候,取灵符的才刚把手伸进灵符袋中,拔灵器的灵器刚泛起灵光,凝法术的才刚调动起真气。思绪甚至没来得及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做出足够的反应。

    李青山信手一挥,浓烈的鲜血,喷涌而出,再无一人存活。

    战斗在转瞬间开始,又在转瞬间结束。

    简单的连李青山自己都有点意外,当初为了对付一个六层炼气的卓智伯,他可是不知花费了多少心力。

    他虽然没能度过天劫,跨出那传说中的第一步,但是修成虎魔二重后,一身强大的力量,转化为恐怖的战斗力,已能压制最强的妖怪,炼气士中焉有他的敌手。

    李青山并无虐杀对手的喜好,所以他们都死的非常痛快,毫无痛苦,更直接的原因是,他根本不认识这鸡都山弟子,哪怕是那个领头的,也只是向他发出过几声无意义的吠叫。

    不过既然是鸡都山弟子,那就是生死仇敌,没什么好说的,杀了也就杀了。

    但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是完全的陌生人。

    铮,宛如刀锋震鸣,寒光一闪,少年失去半个脑袋的尸体颓然倒地。

    方才的停顿,并非是因为心中还存有犹豫,不过是在缅怀罢了,缅怀将要斩断抛却之物。

    正如登山者想要攀上绝顶,就必须清空过分沉重的背囊,将其中的东西拿出,一件件抛向万丈深渊,但那些东西,原本可能是很重要的,心中总难免有些唏嘘。

    谁都想什么东西都不丢,就可以登上绝顶,正如谁都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够成功一样,但这是不可能的。这种代价,并不只是努力。

    如果李青山肯去过那种安宁的生活,不要想着走出庆阳,乃至九天之上那么遥远的事,那他便能过的轻松很多。但是他做不到,因为山在那里。

    李青山指尖插着尸体,向身后一抛,落在一个小小的尸堆上,说了声:“不许吃?!闭庑┒际歉“擦舻?,洞窟中同样有一只畏畏缩缩的妖兽,纵然被血肉吸引,也是一动不敢动。

    李青山虽没没学过什么兵法,但在前世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他对于军事知识并不陌生,知道什么叫集中力量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将手下实力最强的两个妖兵,安排在最有可能吸引炼气士的几个地点,然后守株待兔。而行动能力比较强的小安与巨岩蝰蛇,则在地底几条主要通路上不断的巡游,击杀弱小的炼气士。

    剩下的妖怪,至少要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由一个最强的统领,防备遇到较强的炼气士。只是一个简单的调整,妖怪便几乎立于不败之地,甚至不比玩一局游戏更加复杂。

    而李青山身为妖兵头领并没有置身事外,而是选了一个灵脉汇集,灵草丰茂之地,开始了他的等待与杀戮。

    李青山长出了口气,将百宝囊收入怀中,手撑着脸颊,继续等待,杀死陌生人的感觉算不上娱乐,不过得到百宝囊倒是挺开心的。

    此战之后,收获的灵丹,足以为他突破《灵龟镇海诀》二层,提供巨大的支持。

    他忽然仰起头,在空气中轻嗅,透过浓重的血腥气,熟悉的气味,唤回他些许曾经的记忆,不禁皱皱眉头,她怎么会到这里?

    虽然分别实际上才不过一个多月,但在这幽暗地底盘踞守候的片刻,就好似度过漫长的时间。

    出去走走吧,李青山站起身来,向洞窟外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过头对那妖兽道:“不许吃!”

    那妖兽如果会哭,已经快被吓哭了。

    ……碧绿血红的瞳仁,在黑暗中舞动,几只身形巨大的妖怪,将几个炼气士团团围住,生满獠牙的血盆大口,吐出浓烈的腥气。

    “师兄,怎么办???”程佳丽花容失sè。

    穆志聪满头是汗,御使着一柄飞剑,在周围来回游走,但凭他的实力,对上一只妖怪都很是面前,同时对上几只妖怪,完全没有一点胜算,连生机都微渺的可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应当只是妖兽的巢穴,怎么会有这么多妖怪聚集在一起?而且还都是不同种类。

    穆志聪心中充满了愤怒和疑惑,这个灵地上一次采药大典,就清理过一次,还是青藤山的弟子诛杀。纵然有新的妖兽占据这里,也应比野兽强不了多少。

    他带队来这里,不过是碰碰运气,如果遇到妖兽,就拿来试手,让余紫??纯醋约旱耐?。顺便让师弟师妹们热热身,好进入更深的地底,但没想到却一头闯进了群妖巢穴,身陷绝地。

    妖怪们也运用妖气,已人类听不到的方式交流着。

    “这群人太弱了,我们快下口吧!”

    “如果不是头领的主意,凭你一个,早就被吃掉了?!?br />
    “我要吃最前面那个!”

    “走开,最前面那个是我的!”

    “小心点,这个人类有点难对付,别被他伤了,也别让他跑了,人类有很多花招?!弊钋康囊煌费?,发号施令。

    其他妖怪就立刻听令,它们秉承野兽时期就埋下的谨慎,没有一拥而上,正如狮群包围一头野牛,总不会贸然进攻,以免被牛角刺伤。

    而妖怪们更拥有着野兽所没有的智慧,不断的低吼咆哮,摧垮炼气士们的心理防线,庞大的身躯,形成了一圈完美的包围,正是为了防止穆志聪这个最强的猎物趁乱逃走,“??!”一声惨叫,一头像是巨蜥的妖怪,一口咬住一个青藤山弟子,拖了出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