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五章 拍卖会

大圣传 第四十五章 拍卖会

    李青山道:“好说!紫剑,既然你朋友已经来了,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些事,要先走一步,我会告诉你爹你已平安无事?!?br />
    不等二人回话,李青山就迈开大步,转眼间就消失在人群中。

    花承露虽然年纪轻,但心思要较余紫剑细密的多,若是跟她接触太多,只怕被她识破了真身。

    花承露嘟囔道:“紫剑,这家伙好无礼啊,他真的是好心帮你吗?不过,背影好像有点眼熟?!?br />
    “那是因为牛巨侠很亲切??!他怎么会有坏心呢?”余紫剑忙替李青山辩解。

    花承露摇摇头:“你年幼无知,当心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br />
    “你才年幼无知呢,牛巨侠可是好人,怎么会害我!”余紫剑瞪大眼睛。

    “罢了,我劝不了你?!被ǔ新蹲砭妥?。

    余紫剑忙道:“喂,你去哪?”

    花承露扬扬下巴,指向不远处的山峦:“当然是青藤山喽!”

    ……李青山回到狂剑山庄,余疏狂已经不在,出去收集粮食酒食。

    李青山心想反正余紫剑很快就会回来,他也就不放在心上,又从城外山庄中,进入地底深处。

    对于这片地域,他已像自家后花园一样熟悉,这里面每一个像样的妖怪,他都认识,变化了妖魔真身,绝不用担心有任何妖怪会不开眼的袭击自己,反而有不少知趣的,出来向他行礼,招呼道:“头领,你回来了!”

    李青山面sè肃穆的微微颔首,保持着自己头领的威严,心中却在想,这群家伙中,马上将有很多个,因为体内的妖丹而丢掉小命,这是谁的错?

    如果他还是个人类,恐怕根本不会考虑这样的问题,将搏杀妖怪,猎取妖丹,当作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但当他的身躯化为妖,得到妖的帮助,成为妖的朋友和头领,他的心念,亦在渐渐发生着变化。

    穿过幽深的洞窟,走了不知多久。

    眼前一点蓝sè的光芒,在无尽的黑暗中闪动,像是漆黑夜幕中,唯一的一颗亮星。

    李青山仿佛游子归家,露出释然之sè,加快脚步,走上前去,还未进入洞中,便听呼噜声震天响起。

    李青山摇摇头,你这家伙,真是让人家给猜透了!

    虽然冬眠,完全没有任何必要,就像没有必要吃素一样。但他依旧维持着原始的本能,大概是没有感到任何危险的气息,马陆在石台上翻了个身,没有起身。

    现在能睡就多睡一会儿吧!

    李青山也不吵醒他,兀自靠坐在石台边上,脊背贴着冰冷的石台,感受着其中的灵光波动,缓缓进入入定之中。

    小安则拿出《万象书》来细细观看,书中的资料再丰富,终归比不上人脑袋的反应。

    黑暗中,蓝光蝴蝶扇动百万次翅膀,一个月时间便悄悄溜走。

    沉静的洞窟中,忽的卷起一阵呼啸的狂风,蝴蝶飘摇,花海浮动。

    狂风的尽头,李青山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内视己身,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已经将全身真气,尽皆转化为癸水真气,同时又打通了一条经脉,晋升炼气四层。

    一身真气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盛,他拿出《草字剑书》来,注入真气,剑气激shè,无声无息的穿入石壁中。

    一只蓝光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了片刻,才忽然一分为二。这等威力,等闲六七层炼气士,都可一击秒杀,便是面对九层炼气士,也能造成极大危险。

    若是真能将《草字剑书》恢复原状,到底能有多强,他越发期待。算算时间,差不多到了该去参加拍卖会的时候了。

    小安已经自觉主动的站到竹篓中,李青山道:“这次你就留在这吧,我老背个大竹篓子,也挺麻烦的,主要是太惹眼了?!?br />
    哪个炼气士没有百宝囊,他偏偏要背个大竹篓,无论是在书铺中,还是柳如萍,都曾旁敲侧击的询问过,虽然大多不过是好奇,但是难保给有心人看出什么来。

    保证道:“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我一定给你带回来?!?br />
    “你嫌我烦?”小安小嘴一撅。

    “我不是这个意思?!?br />
    “你就是!”

    “听话!”

    “不要!”

    李青山一瞪眼睛,又倾吐口气,心平气和,心平气和,沟通,沟通。

    蹲下身子:“那你为什么不要?”

    “我不想跟你分开?!毙“泊瓜卵哿?。

    李青山道:“只是一小会儿?!?br />
    “一会儿也不要?!?br />
    “那我不管你了!”李青山大步向洞外走去,惊起一片蝴蝶,走了几步,回过头,只见她仍站在竹篓中,不哭不闹,只直直的望着他,仿佛在等着他带上她。

    他狠下心来:“我真不管你了?!弊叩蕉纯?,又忍不住回头,却见她的神情姿态,都无半分改变,他若真这么走了,她就能一直这样等他回来。

    他无奈叹气:“跟我来吧!”

    连人带竹篓,鼓荡狂风,一起飞起,落在李青山的手中,小安一脸得胜笑容。

    李青山恨恨的捏捏她柔嫩的脸蛋:“我就知道不能对你客气!”

    小安道:“如果我不在你身边,就不能?;つ懔??!?br />
    李青山忽而无言。

    ……“头领大人,您给我省着点!呱呱!”一只青蛙,急得跳脚,口吐人言。

    “少废话,当心我把你烤了吃!”李青山提着“长鲸吸水”,放入那口凝冰水的泉眼中,尽情的吞吸着,现在已经吸了有三大缸水,竟然还没有满的感觉。

    那青蛙虽急的要命,却无可奈何。

    直到长鲸吸满了水,李青山才满意的将之取出,掏出一枚珠露丸,抛给他:“诺,这个给你?!辈换嵴娴那崧?,这青蛙在他手下的妖兵中,实力可排的上前几号,如果是其他炼气士敢来取泉水,纵然不死在它手里,也别想带回一滴泉水来。

    青蛙长蛇一卷,将珠露丸吞入腹中,“呱,谢谢,头领大人!”灵水虽然灵xing十足,但到底是比不上人类炼出的这等上等丹药的功用。

    “你且在这里守着吧,别忘了聚会!”李青山又交代了一句,重新走入洞窟中。

    “呱呱,不会忘!”青蛙叫着,噗通一声,跳入了凝冰水中。

    李青山在洞窟中大步前行,一抖手中的冰晶长鲸,呛然一声,吐出一柄巨大的长刀,还凝结出绚丽的冰晶护手。正是以最能发挥李青山力量优势,适合他挥动的长短和大小,且重量极重,足有千斤,即便李青山都不能单手使用。

    他这些ri子,不断的以癸水真气,灌入长鲸吸水刀,气息已经完全贯通,再无半分迟滞,仿佛真的是他肢体的延伸一般,凝结刀刃的时候,再也不用先吐出水,再慢慢凝结,而是瞬间完成凝结。

    不过,炼气四层的癸水真气,想要发挥上品灵器的威力,还是稍稍有些不足。

    ……李青山来到狂剑山庄中,余疏狂已经归来,将一个满满的百宝囊交给李青山,想要说些什么,却yu言又止。

    李青山查看了一下百宝囊,露出满意的笑容,又问道:“怎么不见令爱?”

    余疏狂惊讶道:“她不是去了青藤山,怎么能够回来?!?br />
    李青山一皱眉头:“这么说,她一直没有回来?”难道那青藤老人,真的连花家的面子都不给。

    余疏狂道:“可不是没回来,你可曾见过她吗?”

    李青山便将在青藤山下,同余紫剑见面之事。

    余疏狂叹道:“多谢您费心了,只要她没受欺负,我这个当爹的也就放心了,至于到底是入百家经院,还是入青藤山,这恐怕已非我们所能掌控的了?!?br />
    李青山道:“我马上会再去一次青藤山,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且在此等候我的音讯吧!”又将一个空的百宝囊交给余疏狂:“食物还要收集,但不用那么急了,平ri里留意着就行了,小心莫要惊动太多人?!?br />
    地底妖怪对于地表食物的需求,是源源不断的,也是他这妖兵头领控制手下的,一大手段,自然需要有人帮他做这件事。

    余疏狂道:“这个好说,狂剑山庄已经买下了十几座大酒楼,控制了几个大粮商,将来再做这个事,就容易的多了?!?br />
    李青山笑道:“难得你有心!”也不枉费花费了这么多心思在余疏狂的身上,他正需要这样一个懂得举一反三的属下,他是没有时间jing力,去建立自己在人间的网络,但余疏狂却不乏这样的能力,否则哪能建成这么大一个狂剑山庄。

    他将身上所有的银票交给他:“此事你尽管去办,不用担心银子的问题,而在将来,你要统领的,绝不止是江湖人物?!?br />
    余疏狂心中一跳,笑道:“不是江湖人物,难道还是炼气士不成?凭我的资质,哪有这个能力,进入先天境界又晚,能有炼气二层就不错了?!?br />
    李青山脸sè一沉:“你若满足于炼气二层,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绷镀?,在炼气士中,是垫底的存在,这样一个属下,不但帮不了自己什么大忙,只怕还要常常自己替他解决麻烦,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余疏狂望着李青山的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仿佛燃烧着火焰,其中蕴含的野心和自信,令余疏狂微微心悸,在这个人面前,他不用假作谦逊,恰恰相反,他要拿出足够的野心与自信,才能为其看中,而这恰巧是他所擅长的。

    “听人说,炼气炼气再炼气,就能突破某种关卡,踏入神仙世界,我想试试看?!?br />
    李青山才露出笑容,将一枚chun风化雨丸,放入余疏狂的手心:“那个境界,叫做筑基,意思是,一切才刚刚开始?!?br />
    ……坊市中,人声鼎沸,人流交汇,摩肩擦踵。

    寻常人难得一见的炼气士,到处都是,每个人的脸上,都隐隐带着期待和紧张,十年一度的三山采药大典即将开始,时间就订在三ri之后。

    地底世界的大冒险,即将展开,其中充满了机遇和危险,有人一夜暴富,有人死于无名,谁都希望自己是前者,祝愿其他所有人是后者,并为之做足了充足准备,望向彼此的眼神,已经变得非常冷淡。

    平常十分冷清的清寂茶社中,竟也坐满了宾客,烹茶的陆子羽,几乎忙的手脚不分。六层以上的炼气士,已经变得到处可见,也唯有它们,才能喝的起这种奢侈品。

    其他门店,也差不多情况,生意好到极点。但唯有杂货铺外,依旧是门可罗雀,人流涌到这里,便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推开,无法靠近一步。除非拿了邀请函,便只有炼气六层以上的大炼气士,才能在一众艳羡佩服的目光中,直接踏入法阵,进入楼中。

    李青山来的极早,已坐在贵宾席中,静静的等待拍卖会的开始,向外望去,每个包房外都笼罩着一层烟雾,挡住任何探寻的目光。

    这时候,柳如萍含笑走入其中,李青山立刻道:“你出去吧,我用不着你服侍!”

    柳如萍笑容一僵,却见李青山很是坚决,只得退了出去,心道:“你无情便休怪我无义!”

    竹篓掀开一道缝隙,露出小安晶莹剔透的双眸:“你不让我来,是不是为了跟她……”

    “啪!”李青山按住竹篓:“小孩子懂什么?”

    一声铜锣响彻厅堂,施佩佩一身紫sè绸衫,健步上台,先四面作揖,对众人的光临表示感谢,又自我介绍了一番,便宣布拍卖会开始。

    一件件物品,被进行拍卖,从最初的一叠下品灵符,一直到中品灵器,物品的价值也越来越高,竞争越发激烈。

    李青山不动声sè的等着,他唯一想要的那件《剑气书》的出现。

    “下一件拍品,乃是上古剑仙所书绘的《剑气书》,能发笔画剑气,虽只是中品灵器,但其中却蕴含着至高剑道,而且这卷《剑气书》,应只是残本,如有人能找到其他残片,拼凑在一起,可不止是中品灵器那么简单,现在开始竞拍,底价一百颗灵石?!?br />
    随着那一卷书法伸展开来,李青山的瞳孔骤缩。不错,就是这个,他虽然不懂书法,但其中蕴藏的曲折笔意,与《草字剑书》中如出一辙。

    最后确认,望向小安,小安jing通书法剑术,定然不会看错,随着小安轻轻点头,李青山露出笑容,八十颗灵石的底价,虽然比寻常中品灵器要高一些,但也是被当作一件中品灵器来拍卖的,他准备的一千多颗灵石,当没有任何问题。

    随着施佩佩宣读底价,场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一百颗灵石,买一件中品灵器,实在有些不划算。能够坐在场中的,除了李青山这般的极少数,都是见多识广的炼气士,参加过不只多少场拍卖,对于什么上古剑仙的说法,已经很有免疫,古代修士那么多,谁不传下几样东西来。

    就算这《剑气书》曾经真的光芒万丈,但现在也不过是区区一件中品灵器,谁也不敢奢望,能找到其他的部分,就算找到,又怎么将它们拼凑在一起呢?

    此物便和那《大海无量功》一样,貌似有很大的潜在价值,但这价值实在太过飘渺了些,大部分炼气士都是追求实际的。

    李青山微微一笑,正要第一次叫价,忽听不远处的一个席位中,传出一个模糊的声音:“两百颗灵石!”一出手便是势在必得的架势,直接打消了许多炼气士想随便叫一叫价的想法。

    施佩佩道:“好,这位道友出两百颗灵石,可还有其他道友愿意出更高的价钱?”这《剑气书》经过她的鉴定,被她认为是一件奇货,是以她才有意将价格定的高一些,高于普通的中品灵器。如果一件奇货卖不出奇货的价值,那就宁可流拍,以待来ri。

    李青山轻叹口气,果然不出所料,能看出这件东西价值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他亦开口道:“三百颗灵石!”

    声音透过遮挡的雾气,立刻就变得扭曲飘渺起来,就连是男是女都听不出来。

    施佩佩往那包厢中深深望了一眼,她自认知道那是李青山的所在,脸上露出笑容,看来这件奇货,到底是能卖出它应有的价值来的。

    果不其然,另外那个包厢中的客人沉默了片刻后,再一次叫价:“四百颗灵石!”竟又是直接升上一百颗灵石。

    场中先是一静,然后微微喧哗,四百颗灵石,已经能买的上成sè略差的上品灵器了,怎会有人拿来买一件中品灵器,难道这《剑气书》中真的有什么玄机吗?还是杂家请的托,有意炒高价格?

    虽有不少人心动,却无一人敢拿百宝囊中的灵石冒险,只默默观看二人竞价,有些惊讶,上品灵器还没开始出现,第一轮的竞价热cháo便开始了。

    李青山皱了皱眉头,平静的道:“五百颗灵石?!?br />
    “六百颗灵石!”李青山话音未落,这个声音便响了起来,虽然经过了雾气的扭曲,但每一个人都能听出,其中蕴含的怒气。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