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十八章 诸王之盟

大圣传 第三十八章 诸王之盟

    李青山不理会那几个炼气士好奇的目光,只道:“诸位有什么事?请讲吧!”

    红脸男子也知趣的不多问,大气的一摆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茶楼再说吧!”

    “喝茶无味,这里可有喝酒的地方?今ri我做东?!崩钋嗌浇饩隽诵耐芳讣?,心情正好。

    红脸男子也笑道:“我也更喜欢酒些,前面不远就是百味楼,不过做东这事,道友万万不能与我抢?!?br />
    李青山手中捏着《万象书》的玉简,心中立刻浮现出百味楼的诸多讯息,这是间在清河府修行道中极有名气的酒楼,其中的厨师竟都是炼气士,他们烧菜,就和陆子羽烹茶一样,用的是只有炼气士才懂得的手段,烹饪的更是常人难得一见的食材。

    李青山微微一笑,此物果然好用,就好像将几十个百事通的知识储备,统统汇总到这这片薄薄的玉简中,对于他这样初入门径的散修,简直是天降甘霖。

    但舍得花近百块灵石买此物的散修,不说凤毛麟角,也是极为少见。而门派出身的弟子,都有师傅教授修行道的常识,更加不可能花这样的大价钱。

    百味楼上,一张临窗的长桌,几人落座,红脸男子道:“在下韩雄,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蔽钋嗌揭灰蛔隽私樯?,那几个炼气士都纷纷行礼。

    李青山颔首还礼,自报家门道:“在下牛巨侠,韩道友邀我前来,所为何事?”他也寻思,自称牛二,有点太敷衍人了,索xing便依了余紫剑的言语,叫了牛巨侠。

    “难道您就是那一招击败鸡都山内门弟子宋明的那位牛巨侠!”韩雄肃然起敬,不由自主用上了敬语。

    李青山没想到自己已经这么有名了,谦逊道:“不过是侥幸罢了?!?br />
    另三个炼气士,却有些惊讶迷惑,不及韩雄的见识,问道:“韩兄,这是怎么回事?你说的可是那位金鸡郎君宋明?”

    李青山险些失笑,什么金鸡郎君,比下山虎还难听些。

    韩雄便为几个同伴解释起来。

    李青山不好插话,打量着酒楼,这酒楼同这小镇中的其他建筑一样,都是纯木结构,散发着木材特有的香气。

    装潢的也并不奢华,反而十分朴素,连一幅字画都没有。让人一坐在这里,感觉就是来吃饭喝酒,店家显然对自己的厨艺,有着绝对的信心。

    正好这时候,一个小二端了餐盘走过来,头上戴着方帽,肩膀搭着白巾,手脚麻利的将一壶酒与几叠jing致小菜放下,口中发出饱满热情的声音,介绍这些菜肴名称来历。动作语言都极为标准,但却有些机械。

    李青山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哪里是小二,分明是傀儡人偶,只是做的十分jing致,身上穿着小二的衣服,露出的肌肤上涂着不知什么颜料,看起来竟跟人的肤sè一般无二,显然并不是用来战斗的类型。

    想必是这坊市中容不得普通人出入,但炼气士也不肯做这端菜送酒的活计,就从墨家订制了这种小二傀儡。

    这时候,韩雄将李青山的光辉战绩言说完毕,那几个炼气士,看李青山的目光,已然是敬畏了,他们这里最强的韩雄,也不过是炼气五层,绑在一块,也赢不了三山中任何一个内门弟子,原以为李青山是初出茅庐的小炼气士,哪曾想是这样一位厉害人物。

    韩雄站起身来,为李青山斟酒。

    李青山安坐不动,端起酒杯,微微示意,将酒一饮而尽,笑道:“韩道友现在可以言明来意了吧!”

    韩雄也忙将杯中之酒饮?。骸拔颐羌溉硕际乔笳嫔绲某稍?,此次是诚邀牛道友加入!”

    求真社是什么门派?李青山忙将心思沉入万象书中,但却一无所获。

    韩雄道:“牛道友不必费心了,求真社不过是散修自发组织的结社,不是什么大门派,《万象书》中是不可能有记录的?!?br />
    “散修结社?”李青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组织,好奇道:“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到底什么算是散修?!?br />
    “这就是牛道友你有所不知了,散修指的并不只是那些独自修行的修士,只要不是出身家族、门派,都算是散修?!?br />
    李青山道:“凭韩道友炼气五层的修为,便是自己成立个家族,组建一个炼气士帮派也是绰绰有余了?!?br />
    韩雄苦笑道:“没有自己的底蕴和传承,哪敢自称家族门派,一般来说,家族门派内没有筑基修士坐镇,你就是十万八万炼气士聚在一起,也还是散修,不受修行道的认可,真要说起来,我韩家在东北方五百里的万顺城,几乎便像是土皇帝一样?!?br />
    “但在整个修行道,却根本不值一提,经常受到门派弟子的排挤欺辱,所以才会结成社团,联合自保?!?br />
    李青山道:“凭韩道友炼气五层的实力,难道就不能寻一门派而加入吗?”一指窗外巍峨山峦:“比如这青藤山?!?br />
    韩雄叹道:“我这么大年纪,又没有牛兄这般惊才绝艳的天赋,哪个门派会收?只能凭自己一点一点摸索,怎么样,牛巨侠可要来我们求真社看一看?”

    李青山想想也是,他现在所见的门派弟子,都是年纪轻轻,便有五层六层的实力。而看韩雄的模样,少说也有四五十岁,资质肯定算不上好。

    他恍惚记得周文宾说过,门派一般只招收年幼的弟子,从小在山上长大,受师傅的管教,师兄师姐的照顾,各种感情的牵绊,才会对门派产生认同感和归属感,这也是一个门派存在的根基。

    对于韩雄的邀请,李青山斟酌字句的道:“我怕是没什么时间,而且,将来说不定也会加入门派……”

    见李青山没有明确表示拒绝,韩雄更加热情:“求真社并不是门派,不会要求道友做什么,只不过偶尔聚会一次,交流一下修行的心得,或者交换一下资源,绝不会浪费什么时间?!?br />
    他身旁的那三个炼气士附和道:“是啊是啊,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谈天,好不快活!”

    “年前我们还组织人手进了一次苍莽山,寻到了数百斤玄铁jing英?!?br />
    李青山对这“求真社”的xing质,就更多了几分了解。

    韩雄道:“这样吧,过段时间,我们在幽泉谷就有一次聚会,道友可以去看一看,如果不喜欢,我们也绝不强求?!?br />
    “且容我考虑一下吧!”李青山端起酒杯不再多言,韩雄同三个同伴交换眼sè,都不再多言:“来,喝酒!”

    李青山望着窗外,灯火辉煌的坊市,街上川流不息的炼气士,奇道:“这里一向都这么热闹吗?”

    韩雄道:“那怎么可能,还不是十年一度的三山采药大典将近,才吸引了这么多炼气士,在此做准备!”

    李青山不解道:“三山采药大典?与普通散修有什么关系吗?”

    韩雄道:“三山弟子实力强劲,他们去采药,吸引妖兽的注意力,我们散修就有机会浑水摸鱼?!?br />
    “我们难道不也是被三山利用,吸引妖兽的饵食吗?”

    李青山转头,只见说话的那名为周韦的四层炼气士,正满脸冷笑。

    韩雄道:“总之人多一些,就安全一些?!?br />
    “安全?我看未必,每次采药大典,死在地底下的炼气士数不胜数,又有多少是死在妖兽口中的?”

    “地底下?不是苍莽山吗?”李青山讶然,放下酒杯。

    韩雄笑道:“牛老弟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苍莽山余脉的灵草,能采的几乎都被采的差不多了,如果更加深入,随便引来一个妖将,炼气士们都得死成一片,谁敢深入?”

    李青山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继续问道:“地底下难道就没有妖怪妖将吗?”

    韩雄道:“这是当然,要说起来,有的地底下,比苍莽山还凶险呢?不过从进入地底,向东南方向深入,就要安全的多?!?br />
    这岂不就是马陆统治的领地,李青山忙问道:“这是为什么?”答案他心中已经隐隐所预料。

    韩雄乐得炫耀他的见多识广:“这你要问别人,别人还真未必能告诉你答案,但我求真社的社长,有一个朋友就是坟丘山的核心弟子,所以我才知!”

    “在其他地方采药,如果诛杀妖怪猎取妖丹,定然会引来妖将袭击,十个人能活下来九个就算是命好,但是这片地方,很少会引来妖将,而这采药大典,还得过一两个月才会真正开始,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要等到天气最为严寒的时候,据说那时候,那个妖将就会进入冬眠,正是斩杀妖兽,采摘灵草的好时候,我们纵然将地底下闹的天翻地覆都没关系?!?br />
    李青山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知道马陆平生两大爱好,除了吃就是睡,就算不是冬天,他大多数时候只怕也是躺在石台上一动不动,才给了炼气士们可乘之机。

    但为什么只听过马陆说起其他妖将的压迫,而从未说过来自地上的威胁呢?

    “为什么要害怕妖将?三山掌门不都是筑基修士吗?只要他们联手,纵然妖将也能斩杀的了吧!”

    韩雄睁大眼睛道:“牛道友,你连‘诸王之盟’都不知道吗?”陡然放大的声音,惊动邻桌的炼气士,将目光投过来,望向李青山,都有些惊异轻蔑。

    仿佛李青山不是不知道那什么“诸王之盟”,而是不知道太阳是圆的。

    周韦道:“牛道友刚刚出山,没听过也不奇怪,那本《万象书》中,定有着极为详细的记载,你不如看一看?!?br />
    李青山攥着玉简,心思沉入,立刻便得到“诸王之盟”所有讯息,讯息非常繁杂,他如果一条条看下去,只怕三天三夜也看不完。

    但大略浏览了一般,便知道了个大概,明白其他炼气士为何这般惊奇,不知道这件事的炼气士,确实可以说是连门都没入。

    诸王之盟,源于那位大夏圣祖皇帝,传说其本身就有妖怪血统,在征战天下时,才得到了许多强大妖魔的帮助,建立大夏王朝。

    建立大夏王朝之后,大封天下,其中最重要、最显赫的爵位,便是八州人王与十方妖王。

    在圣祖皇帝的主持下,诸王会盟,商议百ri,签订盟约,划分了妖与人的界限,令二族永不相侵。

    让马陆不敢踏上地面一步的,不是头顶的妖帅,甚至不是青州那位墨海龙王,而正是这份数千年前的盟约。

    但是低级的妖兽智力有限,而炼气士也太多太庞杂,很难约束,所以无论是妖兽冲出地面,还是炼气士进入地底,都在容忍和默许的范围内,当然,在对方的领地被诛杀,也是自寻死路。

    这份盟约,真正约束的,是度过一次天劫以上的人与妖,无论是筑基修士进入地底斩杀妖魔,还是妖将来到地面屠杀人类。

    最好的结果,也是破坏盟约者,被两族联合绞杀。而最坏的结果,就是重燃战火,将所有的人类与妖怪卷入其中。

    今天三个筑基修士,深入地底斩杀一个妖将,明天,可能就会有妖帅现身,将青藤山,连带这坊市中的所有炼气士,屠杀的一干二净。

    饶是李青山胆大包天,想想那种景象,都觉得不寒而栗。

    但听闻筑基修士不会进入地底,他也稍稍放下心来,但是心中更是千头万绪,他身为妖兵头领,妖怪妖兽都是他的手下,不能任人宰割。而地底下的各种资源,他也有着绝对支配权,也绝不肯拱手让人。

    如果他是个纯粹的妖怪,当然就要立刻回到地底下召集群妖,布下陷阱,将所有的侵略者,杀他个一干二净,反而能得到很多百宝囊。

    但是他到底是从人类变来的,这个决定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一时之间,连饭也没心思吃了。

    又耐下xing子,向韩雄打听了更多采药大典的事,便要告辞离去。

    韩雄看出李青山兴趣索然,也不强留,却又劝他到幽泉谷去瞧一瞧。

    李青山问清了时间地点之后,最终答允下来,已然不止是为了增广见闻。幽泉谷立此不远,聚会在采药大典之前,无论他的决定是什么,都必须时刻关注着这里的变化。

    来到楼下,李青山又点了一桌酒菜,放入百宝囊中带走。

    夜深了,李青山找了一家客栈落宿,花了五块灵石,订了最好的房间,在老板的引领下,打开古旧的房门,里面的空间竟比预料中大上许多,心知是用了某种增大空间的法阵。

    虽是冬ri,房中却温暖如chun,房中铺着厚厚的真丝地毯,上面的花纹似乎不仅仅是花纹,而是某种法阵,让房中的灵气稍微比外貌浓密那么一点。

    一台玉石画屏上,绣着jing致的美人,持着琵琶瑶琴,老板敲敲屏风,就响起动人的丝竹之声。

    房中一个蒲团,据说能够汇聚天地灵气,据说对于修行大有帮助!

    房中竟还有一个巨大的浴池,不但能够自己汇聚水流,还能够用两个符文,调控水温。

    各种炼气士做出来的小玩意,李青山非但没有见过,简直连想都没想过,说不上有多么高的技术含量,但却绝对能让人非常舒服。

    老板临出门前,忽然停下脚步,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道友若觉得孤寝难眠,我倒认识几个年轻美貌的女修士,只需些许灵石……”将李青山当作了出手阔绰,却又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大豪客。

    李青山顿时哭笑不得,此情此景,又一种莫名的穿越感,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jing察,不,是鹰狼卫来查房,忙摆摆手,义正言辞的拒绝:“不必了,我要休息了!”

    老板露出些许遗憾的神情,犹不甘心的道:“房中有传音符,道友如有需要,尽管唤我!”

    李青山关上房门,吐了一口气,将身上竹篓放下打开:“可以出来了!”

    小安冲他伸出双手,李青山道:“不会自己出来吗?”却已将她抱了起来,在桌上摆好酒菜,“开饭了!”

    随手将那本《藏经阁》玉简取出交给小安,然后坐在一旁,撑着脸颊看小安吃饭,心思却已不知道了哪里,连那本《癸水凝气决》也没心思拿出来看。

    小安娇声道:“你不吃吗?”

    李青山道:“我吃过了?!毙“踩匆呀豢橛闼偷剿毂?。

    “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崩钋嗌剿底?,又将鱼吃下,“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小安奇怪的道:“什么怎么办?”

    李青山道:“当然是那狗屁采药大典?!?br />
    小安小脸上满是惊讶:“不是要杀光他们吗?”

    李青山一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跟他们又不认识,他们也不是冲我来的,这样大开杀戒,不太好吧!”

    小安低下头:“可我跟他们也不认识??!”对她来说,这个理由就够了,不,应该说什么理由都不需要,除了眼前这个男人外,什么人都可以死。

    奇妙的是,因为彼此的存在,他们都无法成为为所yu为的大魔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