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章 牛大伯

大圣传 第二十章 牛大伯

    余疏狂苦笑道:“这一点你应该早已心知肚明,我根本没机会接触你的饮食?!?br />
    这是存于马超群心中多年的疑虑,但一直不敢直视,不能相信,那个同他一起长大,温柔到极点的女子,会对自己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来。

    此时忽然得到证实,他多年苦修,想要报复的信念,忽然变得如此可悲可笑,不禁目眦yu裂,泣泪横流,仰天发出一阵疯吼。

    余紫剑本来心中极恼他,听这仿佛绝望野兽般的哀嚎,心中也不禁惨然,对他大生同情之意:他一定很爱我娘,娘也太不对了,如果不喜欢他,直接告诉他便是,何苦要下毒害他。

    “你……你不要难过,这么多年已经过去了,你定会找到比我娘更好的女子?!?br />
    马超群闻言停下嚎叫,望着余紫剑,那张充满真切同情的美丽面容,似乎与心中那一张脸相互重合,喃喃道:“你真像她?!?br />
    “马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老大不小,也该放下这些仇怨了吧,今ri是庆贺紫剑成为炼气士的大喜ri子,她明年便要去考取百家经院,你不若坐下来喝一杯?!庇嗍杩癜凳?,他们现在也并非任人宰割的寻常武林人士。

    马超群忽然挑起眉毛,显出扭曲的笑容,让他一张麻脸,显得更加丑陋:“我要再同你比一??!”然后一指余紫剑:“赌注便是她!”

    “啪”的一声,李青山拗断了手中的筷子,“这也太下限了吧!”

    他比所有人都最先听到门外的动静,然后一边吃饭,一边一直饶有兴趣的听着这场江湖恩仇,还真挺下饭。

    他也挺同情这位麻脸老兄,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怕是很不好受。同时对那“紫儿”极为不屑,为了帅哥就牺牲自家丑师兄,实在太不地道。

    这两位也算是人中俊杰,却看中那样一位薄情女子,实在是眼光不高,还好余紫剑不似她妈那般狠心。

    但听到马超群的最终决定,就大大的不能苟同,这已经不单单是报复余疏狂,更是报复那个名为“紫儿”的女子,乃至整个社会了。

    你以为你是谁???修为高就可以为所yu为吗?想当殷梨亭也得问问人家同意不同意。

    “你休想!”一直心平气和的余疏狂,一下涨红了面皮,拔出长剑,瞪大眼睛。余紫剑是他的掌上明珠,谁敢动她一根毫毛,他就敢跟谁拼命。

    一阵呛啷乱响,场中一片拔刀抽剑之声,不但狂剑山庄弟子,来这里的宾客,虽然有远有近,但都算得上余疏狂的朋友,看此情形,若是不两肋插刀出一份力,岂不是让武林同道小觑。

    反正这厮只有一个人罢了,纵然是先天高手,真气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吧!

    “好好好!”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马超群连道三声,脸上毫无惧sè:“我在鸡都山中苦修多年,就是为了等待今ri,无关人等,都给我滚开,谁敢拦着我,便等着鸡都山的报复吧!”

    “??!”

    此言一出,引出一片不约而同的惊呼声,一股脑冲入李青山的耳朵中,他也表情古怪,鸡都山?难不成这位便是传说中的鸡都山伯爵?

    旁人当然不会有李青山这样的想法,这里没有人上过鸡都山,甚至不知道鸡都山在哪里,但只要是一流高手,就不会没有听过鸡都山。

    青藤山,鸡都山,坟丘山,是三个强大的修真门派,在整个清河府都是赫赫有名,并成为三山胜地。其中不但有炼气士,更有度过一次天劫的筑基境修士镇守,其势力可想而知。

    普通人只要能够加入其中任何一个,就好像鲤鱼越过了龙门,身份大不一样,没有任何人敢无视马超群的威胁,炼气士对于江湖人来说,就像是食物链更高层的存在。

    许多同余疏狂关系较为一般的人,就悄悄往后退去,只剩下几个好友还站着他左右,脸上也尽是犹豫。

    余紫剑脸sè赤红,羞恼的说不出话来,见此情状,娇叱道:“你敢乱杀人,难道就不怕鹰狼卫?”她曾亲眼见过一个鹰狼卫的威风,印象极为深刻。

    马超群放生大笑:“鹰狼卫?他们会管你们这群江湖人的死活吗?”

    李青山轻轻吁了口气,知道马超群说的没错,他便是鹰狼卫中人,很了解其中的门道。修炼内力的江湖人,是介乎于普通人和修行者之间的特殊群体,鹰狼卫的态度就十分特殊。

    黑风寨可以屠村示威,挂上黑榜了事,许多年也没鹰狼卫来理会。但如果是一个修行者这么做,就是恶xing事件,会由统领级直接发派任务来处理。

    如果是江湖人被人灭了满门,哪怕死掉几百口子,鹰狼卫也至多是随便调查一下,根本不会当作正事来办。江湖人杀普通人的时候,就将他们当做普通人来放纵,而当他们被炼气士所杀的时候,就会将他们当做炼气士来无视。

    在马超群yin狠如刀的目光扫视下,快意门主咽了一口吐沫:“余兄,你看……”

    余疏狂四面拱手:“今ri我余疏狂谢谢大家的捧场了,但这是我的私人恩怨,与诸位没有半点关系,谁敢插手就是与我狂剑山庄为敌,看不起我余疏狂!”

    众人纷纷露出感动惭愧之sè,余大侠果然是侠肝义胆,不让朋友们为难。再看马超群,更觉得可鄙。

    快意门主张口yu言,还是退开一边,余疏狂身旁顿时空落下来,只剩下余紫剑,拉着余疏狂的袖子,又是敬佩,又是焦急:“爹!他,他可是炼气二层!”

    一流高手对上炼气二层,岂有半分胜算,而她不久前才服用过先天丹,虽已是炼气一层,但若论战斗力连余疏狂这一流高手都未必及得上,更加不是马超群的对手。

    “不要再装模作样了,是男人就出手吧,老子让你三招!”马超群怒火中烧,这厮最会用虚情假意收买人心,若不是他巧舌如簧,紫儿她怎么会……心中一痛,再望向余紫剑,目光和缓下来,他这些年的辛苦不会白费,一定会有所补偿!

    余疏狂轻轻推开余紫剑道:“不用担心,你到后面去吧!”向余紫剑眨眨眼,转头对马超群道:“麻疯子,来吧,我们就再来战一场,看是你的疯刀厉害,还是我的狂剑厉害!”

    余紫剑愣了一愣,正当生死大战,爹却叫我去后面,是什么意思?忽而眼前一亮,头也不回的匆匆去往狂剑堂后,现在能够救命的,就只有那位牛大侠了!

    房门被轰然推开,光芒照进漆黑的屋子里,落在那宽阔的脊背上,隐见无数尘埃在浮沉,李青山带着大斗笠,正端起一盏酒碗,装模作样的饮酒。

    余紫剑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开口便道:“牛大伯,求你救救我爹吧!”

    李青山差点把酒喷出去,怎地自己突然就成了大伯了,而且还是种了四十年地的那种感觉!

    所谓男人,哪怕是对着不喜欢的女子,也希望她对自己倾心不已,更别说他对这余紫?;蛊挠泻酶?,心中不禁小小的郁闷了一下。身旁的竹篓里却传出一声极轻的笑声。

    余紫剑跟着余疏狂也见过不少世面,知道拉近些关系,才好请人家帮忙,没想到这个充满尊敬的称谓,达到的效果却刚刚相反。

    不等余紫剑说话,李青山就已道:“外面的事,我都听到了?!?br />
    “牛大伯,我爹……”

    啪,李青山将酒碗放在桌上,沉郁的道:“我不是你什么牛大伯,你不要乱叫!”

    余紫剑心中委屈,直道这位牛大侠也害怕得罪鸡都山,不肯帮忙,但余疏狂的xing命只在旦夕之间,为了救父,顾不得女儿家的颜面,大声道:“那我就叫你牛大叔,好不好,求求你……”

    李青山脑袋向下一顿,“随,随便你吧!”踢了一脚竹篓,小安的笑声在他听来,简直响的要命。

    余紫?;沟浪υ柿?,抹去眼角急出的眼泪:“谢谢牛大叔,我们快去吧!”恨不得去拖住他的手臂。

    李青山道:“你爹爹的话你也听到了,这是你自家的事,我不便插手?!?br />
    余紫剑脸sè一白,软倒在地:“那……那可怎么办才好!”

    李青山道:“不过,你不也是炼气士吗?”

    余紫剑仰起头,一张俏脸,宛如梨花带雨。

    刀剑交击,火花飞溅,一同飞溅的,还有一抹血花,来自余疏狂的肩头。

    马超群口中发出无意义的嘶吼,样子近乎疯癫,手中的宝刀,却舞得如狂风骤雨,森然寒意迫到数丈之外,围观的武林人士,都面露骇sè,退开一个大圈。

    余疏狂也在一步步后退,每一步都在大理石上留下一个脚印,他先攻三招,已将剑法剑势发挥到了极致,在身前形成一个重重剑影构成的圈。

    但马超群出手第一刀斩入剑圈,伤了他,然后却收回刀来,施展出当年用的疯魔刀法,压的剑圈寸寸收缩,直缩到身前三尺,只能后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