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章 牛嚼牡丹

大圣传 第十章 牛嚼牡丹

    马陆认真的想了起来,李青山心情紧张,只怕他来一句“吃你”,那就我草了。

    不过还好,马陆最后说:“黄sè的种子,白sè的种子?!?br />
    李青山微微一怔才明白,他说的是小米大米还有酒。这厮竟还是个素食主义者。然后想起,这世上大部分的马陆都是吃素的。

    当然,大部分妖怪是不讲究这个的,哪怕本来是山羊,在山坡上啃了半辈子草,变成妖怪后,吃肉喝酒也不在话下,这家伙大概蠢的没来得及改变饮食习惯吧!

    “我这就上去拿!”李青山带上小安,试探着跃向头顶的大洞。

    “等等!”

    李青山心中一沉,却听马陆道:“还要没颜sè的水!”

    “水?说的是酒吧!”

    “是吧……”

    “好,那我去拿了!”

    马陆果然没有再来阻止,甚至没想着让小安做人质什么的,催促道:“快点!快点!”

    李青山跃出地下密室,空洞上面正巧是后花园,才没有弄的房倒屋塌,他带着小安狂奔而出,然后一头躺倒在地,望着墨蓝夜空,大口呼吸。

    这感觉简直像是钓鱼钓起了大鲨鱼,实在是太危险了,还好这头鲨鱼脑袋不灵光,而不能出水,否则这一次真是要命了。

    小安躺在他身边,也望着夜空,有淡淡的云飘过去,她的神情却似有几分忧愁。

    李青山忽的坐起来,抓住她的腋下,让她站起来,然后训斥道:“你这孩子也太不听话了,我让你先走你就先走,还回来干什么?”

    小安摆动双手,一阵咿咿呀呀的争辩。

    李青山瞪眼道:“咦,刚学会说话,就会顶嘴了,在苍莽山那是运气好,才能恰好帮到我,但不代表你做的对,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我都是为你好!”

    小安气的眼圈发红,别过头不再说话。

    李青山道:“不准哭!”

    小安的眼泪就哗哗的流下来。

    李青山顿时心疼起来,狠下心肠道:“这次你哭也没用,让你长长记xing?!?br />
    小安猛地仰起头,用从未有过的神情望着李青山,胸口激烈的起伏着,仿佛火山酝酿着熔岩,猛然喷发而出,大叫道:“咿呀丢下我几次才甘心!”声音由含混到清晰,表情哀戚伤心,说完就转身跑进屋子里。

    “你……”李青山整个人呆住,像是迎面中了一记引雷符。

    小安终于说了第一句完整的话,这本该是值得他大大庆祝一番的事,但是话的内容,却让他感到心中微微刺痛。再一次颓然躺倒在地上,也感到所谓成长的烦恼。

    花园的大洞中,马陆问道:“好了没有?”

    “没有!”李青山大吼一声。

    “为什么那么大声!”马陆木讷问道。

    “跟你没关系!”李青山再吼:“你给我等着吧!”

    “哦!”

    李青山第一次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xing,小安在慢慢成长,肯定会变得越来越有主见,说不定还有传说中的叛逆期。一家人之间,摩擦是难免的,不,应该说越是一家人,越容易发生摩擦。

    身为一家之主,他必须考虑到这一点,讲究方式的与她进行沟通,循循善诱的引导她的成长,但是具体该怎么做呢?

    他又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简直比修行还要复杂十倍。于是他躺在那里,想了很多很多,想他爹妈是怎么对付他的,想他前辈子在电视上,听那些专家口中的教育学。

    李青山猛地坐起身子:“对,首先要平等交流?!贝拥厣吓榔鹄?,一步步走到屋门前,抬起手来敲向房门,却敲了一个空,房门忽的开启,一个娇小的身影扑进他怀里。

    李青山微微一怔,哑然失笑,感受到她心中的依恋,揉揉她的头发:“对不起,刚才是我说的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想过要丢下你,只是想?;つ??!?br />
    “我……也要……?;ぁ恪毙“驳难杂锘购懿凰吵?,但神情却无比认真。

    那副神情实在可爱到了极点,让李青山又是感动又是怜惜,微笑道:“好,小安大王,小的已经很受你保佑了,来,亲一个!”撩开她的刘海,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重重的啃了一口。

    黑铁塔似的妖魔少年与娇小白嫩的女孩,形成一幅极为特异的场面,与其酸了吧唧的说什么“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倒不如直接说“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小安脸sè通红,踮起脚,在他黑的像锅底的大脸上,轻轻一吻。

    李青山摸摸脸颊,那股温软的感觉仍萦绕其上,不禁嘿嘿一笑。

    大洞里,马陆又叫道:“我饿啦!”

    李青山撇撇嘴,“我们还是想一想,该怎么对付这位大哥吧!”

    小安掩口而笑。

    李青山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个刚刚营造好的秘密修行地,而那个马陆看起来也不像是很危险的样子。

    再考虑马陆的习xing的话,似乎也是温顺无害的昆虫。马陆被触碰后,一般会团成一团装死,最多再放出点刺激xing气体什么的。

    现在想来,马陆放出来的粉红sè毒气,就是在被铁甲尸触碰的结果,但却不是什么普通的刺激xing气体,而是销金蚀骨的猛毒。

    如果现在[**]门找上门来,李青山就只需将他们往洞里一带,等着收尸就行了。什么九层炼气,十层炼气,在妖将面前都是土鸡瓦狗,就算是那[**]门主来了,面对一个昆类妖将,怕也是败多胜少。

    考虑了良久,李青山背起竹篓,带上小安,来到盐山城中,找到余疏狂?!拔一崂肟欢问奔?,我的那个庄园,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这就是他考虑的结果,妖将实在是太危险了,虽然看起来很愚蠢,可以任凭耍弄利用。但相对应的,就意味着他的行为具有不可预测姓,如果一不小心将之激怒,就会是极为凄惨的下场。

    从这角度来说,马陆甚至比当初的弦月还要危险,李青山至少知道弦月想要什么,甚至彼此结交而产生感情,就算激怒了她,她也不会痛下杀手。

    将自己的生命,压在一个傻瓜的心情上,实在是不智之举,在获得自保的力量之前,他决定还是与之保持距离,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余疏狂从睡梦中惊醒:“李,牛大侠,你要去哪?”

    “这就不用你管了?!崩钋嗌轿⑽⒊烈?,当然是找能惹得起的人去惹。

    余疏狂道:“那你,快去快去!”话音未落,李青山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在室内卷起一阵狂风,吹得房门咣当作响。

    余疏狂颇有些依依不舍,“虎屠”虽然恐怖,但是很讲道理,又慷慨大方,不过是让他买下一座庄园,送了几天酒菜,就拿出百万两银子加上一颗百草丸,正是极为理想的靠山,如果能多帮他办几件事,淘换些灵丹妙药,先天境界就大有希望。

    他走下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小心翼翼的掏出里面的信笺,捧在灯下观看。

    女儿信上说,她服用了传说中的先天丹,已经开始炼气了。

    信纸边缘都起了毛边,显然不知看了多少次,但每一次看,他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那个捧着脸颊,听他讲自己行侠仗义的故事的小丫头,现在终于长大chéng rén,走在他老爹的前头了!

    但笑过之后,又觉得怅然若失,忧心忡忡。

    炼气士的世界和他们这些江湖客的世界,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在江湖里,他是行侠仗义,万人敬仰的余大侠。但面对一个最弱的炼气士,都得点头哈腰,小心应付。

    只有无知百姓才会把炼气士当作神仙对待,他可是清楚的很,人心无论到哪里都是一样险恶。只恨自己当初太过受用她崇拜的目光,把那些行侠仗义的故事编的太圆,结果那一根筋的丫头,真的相信什么侠义之道,说不得就要吃大亏。

    想起这个,他就愁的睡不着觉,哎,现在他是一点都帮不了她了!

    明明还不到四十岁,竟就觉得自己忽然苍老下来,他将信纸小心收好,放回抽屉里,心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要突破先天境界。

    星辉透过树梢,洒落在洞里,落在马陆呆呆的脸上,他眼睛圆睁,张大嘴巴,仰头望着这少见的景象,口水哗啦啦的流下来:“好像芝麻!”

    “真慢!”

    李青山离开盐山城,奔行数十里,找到那个洞口,钻了进去,在地底穿行,来到僵尸洞府前,忽然停住脚步,扬起鼻子,在空气中轻嗅了几下,脸sè顿时变了。

    虽然极淡,但那股熟悉的脂粉味道,他是怎么都不会忘的,正来自于那个变态的西门姥姥!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三股截然不同的脂粉味道。至少有四个[**]门的人来过这里,而且很可能就是[**]门的四门姥姥,也就是四个九层炼气士。

    没想到他们竟能找到这里来,觉得自己还是太大意了,如果被这几个人堵在洞府里,后果不堪设想。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