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七章 朱颜色相

大圣传 第五十七章 朱颜色相

    花承露却不吃这一套,毫不示弱道:“原来是你这老鬼!这船本来就是我的,你才是偷了[**]门的车,跑出来玩!”

    西门姥姥不悦道:“小小年纪,就如此牙尖嘴利,等我见了你爹爹,定要好好说说。现在姥姥有事在身,不同你这小丫头废话!”

    花承露立刻反驳道:“那我见了承赞哥哥,也要好好说说,你这老太婆,见我年纪小,就欺负我!”

    西门姥姥冷哼一声,马车加速向着惜花岛上行去,在湖面上划出两道车辙。

    马车中,红衣少年不忿道:“姥姥为何不教训教训这小丫头?”

    西门姥姥道:“他爹爹哥哥都不是善茬,不好对付,否则我早要了她的小命,哼,将来有她哭的时候。如果不是你非要吃糖炒栗子,耽误了时间,我们早就赶到,解决了那李青山,也不用受这小丫头的气?!?br />
    若是普通的二层炼气士敢对西门姥姥如此无礼,早被她当场击杀,但既然是花家的人,她也不得不给三分颜面,而花承赞赤狼统领的身份,在清河府也颇有威慑力的。

    红衣少年撇嘴道:“也不只我一个人要吃,再说现在不也不晚嘛,那李青山肯定还在岛上?!?br />
    甲板上,花承露望着离去的马车,也是冷哼一声,不过娇嫩的鼻音,丝毫没有西门姥姥的冷哼力度,更像是娇嗔,小旗挥下,斩浪号破波斩浪,疾追马车,向惜花岛行去。

    烟雾中,惜花岛的轮廓渐渐清晰。

    火焰大茧的光火越来越弱,像是将落的夕阳般,只剩下赤红的球体,而且变得越来越小。

    雨水从天而降,落在茧上,腾起一朵朵白雾。

    大茧中,满是红光,小安蜷缩着身子,方才置身于母亲的子宫中,火焰不再是火焰,而近乎于粘稠的液体,仿佛子宫中羊水,而且包含着巨大的生命能量,一点一点,将他彻底浸润。

    《朱颜白骨道》的jing义,他已领悟一二,此时此刻,他要将转死还生,进入非生非死的境界,将白骨化为朱颜。

    骨指扣成佛印,冥冥中,一点玄机触动。

    白骨生肌,血肉重塑。

    李青山已经屏住了呼吸。

    咔嚓一声,大茧上出现一丝裂纹,向四面八方蔓延。

    李青山的心霎时间提到了嗓子眼。

    一只稚嫩小手,从大茧中探出,白里透红,仿佛血玉雕成,几乎可以看见其中的血管脉络。

    李青山腾地站了起来,却不敢惊扰,咬着牙关,忽然觉得眼眶湿润发红。他亲眼看着小安从灵魂到白骨,再到血与肉的新生,心中被莫大的喜悦所笼罩,他相信,无论这条路有多么的残酷和血腥,他所拥有的并非只是杀戮和仇恨。

    咔嚓咔嚓,一连串破碎的声音,大茧化为粉碎,火焰从中升起,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火焰之中,浴火重生。

    一股奇异的檀香四溢,瞬间驱走了硝烟刺鼻的味道,让人的心中生出一股静谧的感觉。

    李青山上前一步:“小安,你终于……嗯?”

    火焰散开,一个小女孩,[**]着身躯,手掐佛印,站在莲花瓣般的火焰中,肌肤如粉雕玉琢,额心一点红痣,眸子如两颗黑sè的珍珠,从上到下,没有一丝杂质和污垢,净若红莲。

    她在迷茫望着自己的双手,似乎不能置信自己真的恢复了肉身,抬起头望见李青山,似乎还不太习惯驱使面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黑珍珠般的眸子,却陡然爆发出无比喜悦的光芒,向他伸出双臂。

    李青山只楞了一下,就快步走上前去,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眼角溢出泪花。

    就如同在产房外,等待了许久的父亲,虽然孩子出生方知不是一开始以为的男孩,而是女孩,但对他来说,这小小的意外,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并不值得多么在意,心中这份喜悦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李青山不停的道:“太好了!”

    许久之后,李青山忽然觉得口舌笨拙,不知该说什么好,拭去眼角的泪花,说道:“先把衣服穿上吧!”

    小安在他怀里乖巧的点点头。

    李青山放开她,在百宝囊里翻找,苦恼的道:“不过只有男孩子的衣服,唉,你也不早说?!?br />
    小安摇摇头,似乎在说,我也忘了。这么多年过去,无论灵魂还是白骨,xing别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李青山无奈,想来神婆将她拐走的时候,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扮作男孩,一直以来倒是他先入为主了。

    李青山重申审视小安,再一次确认一切无误,却发现她的身上留下片片红痕,有如新生儿般娇嫩的肌肤,仿佛jing细的绸缎,也会擦伤,更别说他粗鲁的拥抱了。

    关切的道:“弄痛你了吗?”

    小安摇摇头,与血炎焚身,苍炎焠骨时的痛苦比,这种痛楚,简直是无上的幸福。

    李青山小心翼翼的为她换好衣服,仿佛捧着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

    小安张大了眼睛,想说自己没那么脆弱,却又极享受此时所受到的呵护。

    李青山忍不住捏捏她的脸颊,手感极佳,娇嫩的仿佛会化为流水从他指尖滑落,抚过她额心的红痣,依稀想起,这是当初参液留下的印痕,难道也会显现在肉身上吗?

    小安便像是个洋娃娃般,乖巧的一动不动,任他揉捏,感受着从他指尖传来的温度,心驰神荡。

    李青山摸摸她光溜溜的脑袋,笑道:“可惜没有头发,不过很快会长出来的?!?br />
    小安眨了眨眼睛,忽然退后一步,握紧两只秀拳,屏住呼吸,卯足了力气。然后乌黑的头发,疯狂的生长出来,不一会儿功夫就从肩头垂落,然后垂落到腰际。

    李青山忙道:“好了好了?!?br />
    小安才停止用力,长发已经长好膝弯了,湿润茂密的仿佛水草,带着天然的卷曲,漆黑的倒映不出光泽来,极为特别。

    只见她穿着华美的湖绸小衫,像是俊秀到极点的小公子。李青山看的说不出的喜欢,心怀大大畅,不禁哈哈大笑,只感觉前路一片光明,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这时候,骏马的嘶鸣声从湖中传来,李青山转头望去,便见马车穿过浓雾,飞速靠近,后面跟着一艘大舰。

    李青山皱眉,如果猜得不错,刚才的火炮,便是从这大舰上发shè的。而那马车上,似乎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而且带着敌意,这不是炼气士的本事,纯乎妖魔的本能。

    马车飞驰上岸,安静的停在李青山面前。

    李青山只见一个身穿大红袍老太婆走下马车,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息,即便在卓智伯身上,也不曾感受过如此强大的气息。如果他见过的人中,较为接近的,就唯有花承赞了,却又比花承赞弱很多。

    来者是炼气九层的高手。

    西门姥姥走下马车,眼光却从李青山的身上滑落,落到他身旁的小安身上,然后再也挪动不开,满脸震撼,喃喃道:“耀如chun华,顾盼流光,冰肌玉骨,粉妆玉琢,一个人怎么可能兼具这么多sè相,等等,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香国sè?这不可能!”

    西门姥姥见多识广,当然也不可能被一个孩子的容貌所震惊,她所说的这一串词汇,并非是简简单单的夸赞之词。

    这是[**]门中,用来观人相面的标准和名目,有花容月貌相、天生媚骨相、人面桃花相、香肌玉体相、秀sè可餐相等等诸般sè相,有高有低,细细分为三六九品,具有任何一种sè相,修炼[**]门的媚术,就可事半功倍,若是有一种高等sè相,便可轻易达到超凡效果。

    如今的[**]门主,便是具有“人面桃花相”,被前门主看重,收为弟子,才有如今的成就。而西门姥姥,则是红飞翠舞相中的“红飞相”,亦是脱颖而出,成为[**]门的四大姥姥之一。而嘉平城的花魁芙蓉,虽然容貌平平,却因有着婀娜多姿相,而被收为弟子捧为花魁。

    而这诸般sè相中,有一种sè相,只存于传说之中,那便是国sè天香相。

    国sè天香者,融合诸般sè相,为群香之首,诸sè之冠,是以西门姥姥一见小安,才交出一串sè相的名字,然后才终于得出这个令她自己也不敢置信的结果。

    传闻此相一出,便为天下大乱的征兆,虽未必准确,却是说此种sè相的魅力,红颜祸水,倾国倾城。

    西门姥姥瞬间将李青山抛在一旁,包括优秀弟子赵良青、芙蓉的失踪,全都忘的一干二净,死死的盯着小安,一步步走过去,几乎比李青山刚才还要激动:“太美了,太好了!”如果将她收为弟子,带回[**]门中……李青山刷的挡在西门姥姥面前,也打断了她的遐想,问道:“你是谁?要干什么?”

    西门姥姥不悦的抬起头,望着比他高大许多的李青山,脸上的傲然神态,却像是俯视:“哦,你就是李青山?你是她什么人?”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