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五章 炼丹术

大圣传 第四十五章 炼丹术

    “我是你爹??!”富态男人口吐鲜血叫道。

    “你有女儿吗?”钱容芷大奇,认真的想了一想:“哦,有过,不过,不是已经卖掉了吗?然后用卖的钱,取了几房小妾!”

    富态男人艰难的道:“我那都……是为了你,让你有……个好前程,你应该……感谢我?!?br />
    “现在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辛苦拼命换来的,你少给我居功!”钱容芷忽然暴怒,踢开他的手。

    富态男人张开嘴说不出话来,露出怨恨绝望之sè,终于气绝。

    “你们因为我的不幸而幸运,现在又因为我的幸运而不幸,很公平,不是吗?”钱容芷自顾自的说着,走出府邸,将一切抛在身后。

    所有的记忆,都消除掉了。

    钱容芷在上官镇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葬礼,按照最高贵繁琐的仪式,将纸钱洒满天空。

    她跪在灵前,扶着棺木哭的几乎昏过去,却强撑着起来,哀哀凄凄的向每一个来悼丧的人致谢。

    “容芷不过是替朝廷办差,没想到竟会惹下这样的大祸?!?br />
    “唉,容芷这么好的闺女,竟然遭遇这样的事,钱家的人,真是丧尽天良?!?br />
    夜深了,众人散去,大门紧闭,门前一对儿白纸灯笼在风中摇曳。

    拒绝了要帮她守灵的街坊四邻,钱容芷一身白sè的丧服,靠坐在全家人的棺木旁,从三叔伯钱浩德的百宝囊中拿出一坛酒,从供桌上取来一只酒杯,将里面供奉给死人的酒水倒掉,重新斟满,向着灵位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第二ri,棺木下葬,她已然是哀痛yu绝的大孝女。

    规规矩矩的守灵七ri,待到头七之夜,十几个酒坛横七竖八,忽觉身体一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十几个影子站在她,都是极为熟悉的面孔,正冷冷的望着她,那富态男人更是大声指责怒骂。

    她一声醉笑,拔出分水刺来,横空一扫,yin风四散,影子尖叫。

    神智一清,再看四周,哪有什么影子,醉中难分真幻。

    “砰”酒坛砸在灵位上,牌位落了一地,酒水洒了一地,她秉持烛火,轻轻松开手,火焰迅速的蔓延,将那些牌位上的姓名吞没,蔓延到整个祠堂。

    她走出火窟般的祠堂,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中,在她的身后,大火向整个宅邸蔓延。

    又是何人许下了,再不回家乡的誓言。

    ……

    笛声在黄昏里回荡,许久也不曾断绝。

    李青山放下玉笛,感觉确比当年他所做的竹笛,音质音准要好上许多。

    他过上了安静的ri子,每ri修行看书吹笛,闲时就到城中转悠一阵,吃些新鲜的东西,生活很是安闲。

    “噗通”一声,水缸里溅出水花,鲤鱼摆动着巨大的尾巴。

    “别吵!”李青山说了一声:“过些ri子换个大池给你!”

    水缸里立刻就安静了。

    前几ri,他将一颗成sè很差的凝气丸,捏碎了洒进缸中,第二天,那条鲤鱼就长大的一圈,第三天,又长大一圈,直到今天,水缸已经显得狭窄,容不下它四处游曳。

    李青山在水缸上,看着这条超大的红sè鲤鱼:“不如炖了你算了?!?br />
    鲤鱼“哗”的沉到缸底。

    “可惜我厨艺一般!”李青山一笑,向着水缸虚抓,妖丹转动,缸中的水涌出来,在空中不断变幻形状,鲤鱼就游在中间。

    李青山带着鲤鱼,向钱府走去,钱府里有一个大池子,可以容纳这厮。

    翻墙越户,偌大的钱府空空荡荡,由热闹繁华转为冷清寂寥,总会透出些诡异,只是十天未经人打理,荒草就蔓上了小径,菟丝子就爬上廊柱。于生机中显出颓废的意味,更别说石阶上,那些擦洗不净的干枯血迹,更深深的透出不祥。

    这么多天过去,整个古风城,仍无人敢靠近这里,只敢远远的仰望唏嘘。

    虽然这座府邸,也让知县进行拍卖,但李青山想也知道,根本不可能有人会买,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荒废下来,成为一座鬼宅。

    荷花池中,荷花早已凋零,荷叶倒还茂密。

    “这里倒没人会来吃你?!?br />
    哗啦啦,李青山将鲤鱼抛进荷花池中,鲤鱼昂起头,一浮一沉,似乎在感谢他,然后张开鱼嘴。

    “好,这算是你的福气?!崩钋嗌揭恍?,将一颗凝气丸放进它嘴里,它才翻身摆尾,游入荷花池深处。

    李青山正yu折身返回,忽见远处一点火光,透过茂密树影传来。他穿林问径,走向那一点火光,遥遥就嗅到一股浓浓的药香。

    推门而入,只见房中一口原形的三足大鼎炉,正咕咕的喷吐白sè的蒸汽,蒸汽中有些浓重的药香味。

    一个窈窕身影端坐在鼎炉前的蒲团上,双手前伸,向鼎炉发出一股股真气,蒸汽时多时少,受真气cāo纵。

    李青山一眼便认出了她:“钱容芷,你在这里做什么?”

    钱容芷不答,过了一会儿,方才收回手,缓缓调戏真气。炉鼎盖子轰然开启,蒸汽灌满室内。

    李青山对这股味道极为熟悉:“你在炼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应当就是钱家的炼丹房,也是他百宝囊里,那四百多颗凝气丸的来源。

    凝气丸他吃了不少,但见人炼丹还是头一次。再看那大炉鼎,虽然布满青sè铜锈,但是依旧灵光闪烁,竟是一件下品灵器。

    李青山原以为钱家像样的东西,都会被收进百宝囊中,没想到这里还另有乾坤,这鼎炉如此之大,钱延年除非将百宝囊清空,大概才勉强塞得下。下品灵器上附着的符文法术有限,这大鼎炉能够喷水吐水,当然就不能可大可小了。

    钱容芷笑盈盈的道:“这里是我家!”

    李青山道:“现在是我的了?!?br />
    “我已经买回来了,按照约定,钱家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自然也包括这丹炉,这下可真是赚到了?!鼻蒈菩ψ拍贸龇科醯仄?。

    “算你好运?!崩钋嗌阶砭妥?,也不觉得可惜,如若没有钱容芷,他也不会费心来搜索这钱家大宅。

    钱容芷道:“你想不想学炼丹术?”

    李青山站定,回头道:“你想要什么?”

    李青山已经了解到,修行之道,除了最基础的炼气修行之外,还有几种“副业”,譬如制符、炼丹、炼器、阵法等等。修行者往往会掌握其中一二,对于修行之道,大有裨益。

    从钱延年百宝囊里的东西来看,钱延年对于炼器和法阵没什么研究,但对于制符和炼丹,却通些门道,这也是他所感兴趣的。

    “我想要你!”钱容芷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无比认真的望着李青山,带着三分羞涩:“你一定觉得我是个yin荡的女人,但我从来没有对一个男人……”

    她自觉将李青山的xing子琢磨的七七八八,便暗暗设计了一套计划,虽然今天撞上有些意外,不过正好尝试一番。李青山多半会拒绝她,然后她便做出哀伤yu绝之sè,再痛诉童年的悲惨经历,关键时候,再落下几滴泪水,不信他不心软。做一场露水夫妻,诺一段海誓山盟,凭他的豪爽慷慨,定能诈些东西出来。

    但就在她认认真真的设下yin谋,写好剧本的时候,李青山再一次毫不客气的zi you发挥起来。

    他笑着打断:“好啊,你把炼丹术教给我,我就勉为其难出卖一下[**]?!彼淙徊恍计湮?,但这种好事,有什么理由拒绝,我一个大男人,还怕你占我便宜吗?

    钱容芷神情一僵,虽然想到了许多种可能,却万没想到李青山竟会如此无赖,与她的设想完全不同,接下来的戏就演不下去。猛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在酒楼里喝花酒,简直是太失误了。

    藤蔓yu要缠上大树,汲取树汁,获得更多的阳光,最好再顺便把树缠死,哪想缠上了一个铁柱子。

    李青山身为穿越者,眼界何等开阔,像是钱容芷做的这种事,在他上辈子简直属于社会常态,娱乐新闻都懒得播的东西,至多是没有她这么心狠手辣,算计深沉罢了。

    钱容芷干笑道:“你真会说笑?!?br />
    李青山道:“笑话说完,就说正经事吧,你想要什么,才肯将炼丹术交给我,顺便说一句,我个人可以免费附赠,保证一点都不嫌弃你?!?br />
    钱容芷明白sè诱对李青山没什么用,成功了也是肉包子打狗,不但没赚头,还得让她贴点东西,于是恢复本sè,直奔主题:“我要《庚金煞气诀》?!?br />
    李青山道:“钱延年修炼的那种吗?我找过了,没有,换一样吧!”

    “那个老东西,定然是毁掉了?!鼻蒈坡盍艘痪?。

    李青山道:“修行法决,鹰狼卫的藏书阁也有,回去就能看了?!?br />
    钱容芷道:“我已经看过了,能修到五六层,六七层的垃圾多的是,能修到炼气十层的,一本都没有?!?br />
    李青山道:“你哪来的功勋?”

    钱容芷笑而不答。

    李青山道:“算我没问,哪里还能得来修到十层的炼气诀?”

    钱容芷道:“你不觉得很可耻吗?”

    “这是你的zi you,跟我有什么关系?!?/div>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