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章 明刑正法

大圣传 第四十章 明刑正法

    苍翠yu滴的青藤,在血与暗的世界中,分外的鲜艳,生机勃勃的伸展生长着,密密的织成一个大茧。

    久久的,只有青藤窸窸窣窣的声音响动。

    钱容芷不知何时,停止了话语,呆呆的望着那颗翠绿的大茧。

    待到确认钱延年身死,刁飞急不可耐的上前,驱散了青藤,在钱延年身上翻找起来,但当然没有百宝囊的存在。

    不禁转头望向那个强硬的十六岁少年,却见他正站在一片血腥尸首中,仰望夜空,望的极为投入。月光笼罩在他的身上,仿佛这一切血污,都和他没有半分关系。

    夏夜的繁星,璀璨耀眼,就连月sè都不能减损其分毫,李青山发现比起这满地尸首,到底还是星空要漂亮的多。

    并不是在装模作样的思索人生,只是忽然生出一种感慨,至于这种感慨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明白。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梦——繁星沉没于血海之中。

    思索人生完毕,李青山低下头:“抓到了几个?”

    “三个,跑了两个?!?br />
    “这一招不错?!?br />
    “过奖了?!?br />
    三言两语交谈,刁飞当然不会再不知趣问钱延年的百宝囊在哪,亦或是要求李青山分出一份来。他同样有自己的算计,那就是追杀几个毫无威胁的二层炼气士,然后再悄悄潜回来看看事情的发展,如果李青山败亡,他就悄然离去,向卓智伯报告,保证自身没有任何危险。

    但万没想到,李青山真的能将钱延年拖到这个地步,刁飞最为清楚,他这一招青藤缠身,是绝不可能抓住一个五层炼气士的,钱延年分明是油尽灯枯,而这却都是李青山一个人的功劳。

    虽然看起来极为艰辛狼狈,但李青山却是实实在在的拖垮了一个五层炼气士,对于强者,还是保留几分尊重为好。

    而在山下的炼气士们,虽然隔着相当遥远的距离,却有很多办法看到山上,此刻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鹰狼卫潜伏的高手出现,竟只是这少年一人,凭二层炼气士的身份,同钱延年交战这么久吗?

    最后竟然还莫名其妙的赢了,难道钱延年真的年老体衰到这一步,才为人所乘吗?这大概是唯一的解释了。

    公良白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亦是在场所有炼气士的心声。

    分水刺“当啷”一声,掉落在地,隐隐的抽泣声传来。

    钱容芷见到钱延年尸体的瞬间,浑身颤抖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呆了半晌,湿热的液体从脸庞滑落,不是血液而是眼泪。

    她不知自己为何流泪,只是忽然嚎啕。

    李青山与刁飞对视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李青山深吸一口气朗声道:“今有鹰狼卫,李青山、刁飞、钱容芷三人,将钱延年明刑正法,斩杀于此?!倍倭艘欢伲骸安⒔颐鹁?,以儆效尤。尔等炼气士,得天独厚,当以此为戒,若妄顾是非,胡作非为,悖逆天理人伦,当遭此祸!”

    嘹亮的声音,盖过了钱容芷的痛哭声,明明白白的传到山脚下,在整个古风城中回荡。

    第一声欢呼从小巷的幽暗角落里响起,只是一个落魄书生,压抑不住而又小心翼翼的赞叹。两年前,钱家开辟花园,强行推平了他的祖屋,与妻小流落街头,气急生了一场大病,险些丢了xing命,好不容易缓过来,租了一间陋室,靠写字卖画勉强维生,但胸中块垒,始终不能平复,原以为要压在心头一辈子,没想到,终有大仇得报之ri。

    这一声呼,却像是投入静湖的一颗石块,激起一圈圈涟漪,然后化作滔天声浪声浪,扶摇直上,传回山巅平台,仿佛是在回应李青山的话语。

    李青山只见,古风城中亮起一片片灯火,无数平民百姓走出房门,激动的欢呼声,不少人相拥而泣,进行着一场大游行,仿佛是在庆祝一场盛大的节ri,钱家逼他们准备的灯笼炮竹,派上了用场,却是在庆祝钱家的灭亡。

    李青山微微而笑,横尸倒地的这些人中,或许是有不少无辜!但他并非有着道德洁癖的美式英雄,铁骨男儿,难道还背负不了几条人命?灭了钱家满门,也就灭了钱家满门,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唯有那些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炼气士,脸sè剧变,李青山充满威胁的话语,分明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然他们感到愤怒羞辱,同时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甚至有那么一丝恐惧,下意识的检点自身,是否有如钱家这般?

    李青山狭击杀钱延年,灭门钱家之事,接受万众欢呼,仿佛执法天神,立于神坛之上,嗔目戟指一切魑魅魍魉,谁人敢于正面抗衡,唯有缩头颤栗。

    李青山没有给这些人脸面,他们会来向钱延年祝寿,并不意味着他们钱延年这么无恶不作,大概会自辩,根本不了解钱家的所作所为。但这样冲入云霄的声音,谁人听不到呢?只怕听到也是充耳不闻,深通明哲保身的道理,不愿为了普通人得罪一个炼气士家族。

    炼气士们,纷纷隐入黑暗中,离开了古风城,他们都记住了一个名字。

    李青山道:“哭够了吗?”

    钱容芷迷蒙的抬起头来。

    李青山道:“哭够了就走吧,我们的任务结束了!”而他想要的东西,也已经得到了。

    言罢,也不理会刁飞和钱容芷,只向远处的树冠里望了一眼,就大步向山下走去。

    钱容芷道:“等等!”

    李青山疑惑回头,却见钱容芷盈盈一笑,拭了拭泪痕,说道:“我还没拿东西呢!”然后就在那尸堆里翻找起来,口中念道:“你们留下人家一个弱女子在这里,人家会怕的?!?br />
    李青山瞠目,原以为她报得大仇,能够舒缓心中的压抑,不说从此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总能对人生多几分感悟,少些狭隘和恶毒。事实却恰恰相反,报仇雪恨,确实将某些东西,从她心中释放出来。

    但释放出来的,并不是世人所期待的美好感情,什么被压抑的纯真和善良,她终于不用再假扮钱家大小姐了,在尸堆中大笑她,似乎将那疯癫气息,融入了骨子里,越发的扭曲。

    现在方知,什么一朝开悟,弃恶从善,都是故事里编的,世间的真正常态是,江山易改禀xing难移。世间有佛即有魔,亦或者说,这也是常态?

    钱容芷微微敛衽:“今番多谢两位同仁,出手相助,奴家才能报仇雪恨,如若不嫌,愿以身相许?!彼承σ?,心情看起来极好。

    李青山脚下一步不停,刁飞走的更快,如避蛇蝎,将钱容芷痴痴的笑声抛在身后。

    钱容芷在尸堆里徘徊,如一缕漆黑的幽魂,早已不是为了找东西,而仿佛艺术家,欣赏自己的最爱的作品,游客行走在美不胜收的园林中。

    她时不时的停下脚步,捧起一张熟悉的面孔,对着说上几句,哪怕得不到回答,也能咯咯笑上半晌。比起这尸山炼狱,她显得更为诡异恐怖。

    小安得到了李青山的示意,并未立刻离开,而在躲藏在一旁,进入一种激烈的思索状态。

    高僧?;鬯?,见世如火宅如苦海,而世人沉沦其中,贪嗔痴愚,不能自拔,便修大乘佛法,仍亦不能度尽众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哀生无量慈悲,怒生无边杀意。

    他于天地大劫,生死关头,发现心中仍有滞碍,再一次见心明xing,于是顺应本心,发四大弘愿,使念念无滞,方得度过大劫。

    如是天魔,本xing极恶,认识本xing,横行杀戮,即成自在,与佛平等。

    ……“哦,我明白,那高僧是个超级天才,看芸芸众生都是又蠢又笨,怎么说都不听,怎么讲都不明白,心里就有了yin影,又被我佛慈悲的四个字压抑着,只能保持内心,不能释放出来,于是就压力山大?!?br />
    “比起将一个,哦不,是一堆讨厌的蠢货度到彼岸,还是一刀劈死要容易的多,就好象整天有一堆苍蝇围着他,他就抓住这只苍蝇挤破它的肚皮把它的肠子拉出来再用它的肠子勒住它的脖子用力一拉。呵,整个舌头都伸出来啦!他再手起刀落?;鍪澜缜寰涣??!?br />
    在山下的一个小客栈中,小安将自己的领悟,写在纸上告诉李青山,李青山想了想之后,这么说道。

    小安听的目瞪口呆,总感觉竟李青山这么一说,那位高僧的境界,掉了不止一个层次,原本哪怕是堕入魔道,也是拥有大智慧大力量的白骨菩萨,现在感觉这位菩萨经历的痛苦与烦恼,怎么跟升斗小民,也没什么分别。

    李青山道:“呐,小安,我跟你说,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做骷髅也是一样,不能走极端,走极端的都是jing神病,遇到能讲理的,就讲一讲,遇到讲不通的,就给他一刀?!?/div>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