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十六章 先发制人

大圣传 第三十六章 先发制人

    钱家二老,三层炼气,都不是喽啰,正面为敌,刁飞不可能轻松的杀死他们任何一个。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这寿宴上,在大庭广众之下,向自己出手,没有任何反抗的横死当场。

    自此钱家,再无三层炼气士。

    在钱家高手,也一众宾客,几十个炼气士的包围之下,刁飞紧张的向李青山靠近,他第一次发现,靠近某人,竟会有一些安全感。

    昨夜,李青山只对他说了三句话,“不要告诉钱容芷。明晚寿宴上动手。钱延年我来对付!”

    三句话,让刁飞纠结了一天一夜,最终决定拼了。

    李青山视数十炼气士如无物,取出文书高声宣读道:“经钱容芷举报,钱家诸般不法行为如下,一,乱杀无辜。二,谋害朝廷命官……”

    饱含真气的声音,比方才的轰鸣声更响,甚至传到了山脚的古风城中,所有人都停止了饮食,仰起头倾听。

    “钱容芷!这不可能?”钱延年本yu出手,在听到“钱容芷”三个字的时候便愣住了,那个在所有孩子中,最为乖巧聪慧的,给他带来许多欢乐的女孩,怎么可能被判自己。但他惊觉回头,不知何时,钱容芷已不在他身旁。

    李青山不受影响的继续宣读:“……特奉奉嘉平城,玄鹰统领,卓智伯之命,前来调查,经调查属实,将钱延年等一干案犯,就地正法!”

    钱延年在人群中寻觅钱容芷,只见她不知何时,穿越人群,来到李青山刁飞二人的身旁,望着李青山,满脸yin沉,李青山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

    “就地正法”四个字犹在不断回荡,一切yin谋诡计,在李青山眼中,化为无物。

    李青山放下卷宗,又道:“不相干的人,尽管离去,免受牵连,若敢妨碍司法,杀无赦!”

    钱延年瞪大眼睛道:“真的是你?你这个贱人!”

    公良白道:“钱小姐,这些是真的吗?”

    钱容芷咬着嘴唇道:“全部都是真的,你们问古风城任何一百姓,皆可知晓!我们卓统领就在路上,诸位赶紧离去吧!”她虽然恨极了李青山,此刻却不得不站在他的一边,否则必被怒发如狂的钱延年所毁灭。

    嘉平附近,谁没听过卓智伯的威名,谁又肯真的为了作恶多端的钱家,正面抗衡鹰狼卫办案。炼气士们面面相觑,不知谁第一个抬脚,纷纷向堂外行去,但望向李青山三人的目光,却像是看死人一样。

    他们没打算留下帮钱家,很重要的缘由是,钱家根本不需要他们帮,一个三层炼气士,两个二层炼气士,转瞬间就会毁灭在钱延年的怒火之下。

    这么想着,他们反而走的更快,如果卓智伯真的来了,看见三具鹰狼卫的死尸,若被视为钱家的同党,岂不是受了无妄之灾。

    他们走的很快,而仆役侍女,也都趁机走的干干净净,一眨眼间,大堂就空落下来,只剩下了钱家的人,和两具死尸。

    无数宾客,纷纷向山下奔去,唯有钱家的人,逆着人流而上,赶向大堂。

    李青山道:“钱延年,你恶贯满盈了?!北绕鹜低得拇躺?,他还是更喜欢这样的场面,明刀明枪,直来直去。

    回顾身后刁飞和钱容芷二人,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两个离心离德的同僚,联合了起来,共同面对眼前的敌人。

    钱延年狂怒的一步步走来,地砖一块块轰然碎裂,眼睛直直的盯着钱容芷:“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李青山这么一高声宣读,就再也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任何yin谋诡计都没了作用,哪怕是杀了李青山三人,钱家也上了鹰狼卫的黑榜,成为鹰狼卫必杀的对象,钱家,已经接近毁灭的边缘了。

    而这一切,都是他辛辛苦苦抚育长大的钱容芷造成的,他嘶哑叫道:“我给了你一切!”

    钱容芷反而笑了起来,笑的很甜蜜:“爷爷,我这不是来报恩了吗?”然后对堂中剩下的几位二层炼气的高手道:“我们只诛杀钱氏血脉,你们受钱延年压迫这么多年,现在也要跟着钱家陪葬吗?”

    五位二层炼气的高手,只有一位算是钱延年的直系血脉,本来也都一脸愤怒的望着钱容芷,听闻此言,面面相觑。

    暴怒的钱延年不可能放任三个鹰狼卫离去,但当众杀死鹰狼卫是什么后果,他们都很清楚!如果留在这里,就真的涉嫌到了这可怕的罪状中,成为受到天下追捕的犯人,再无藏身之所。

    “住口!”钱延年大怒出手,真气凝成的手掌破空击拍向钱容芷。

    光华一闪,长刀出鞘,宛如虎啸。

    缭风刀横在脸sè苍白的钱容芷面前,被斩成两断的真气手掌,分别轰在地面上和门梁上。地面上留下一个大坑,门梁整个坍塌下来,之间是脸sè苍白的钱容芷。

    李青山握着缭风刀,头也不回的对钱容芷道:“继续说下去!”这女人真是有一番巧舌如簧,有点用处。

    但钱容芷的回应是,转身就跑!

    李青山一怔,还真是高估了这个女人,却没想到,那几个二层炼气的钱家高手,竟然不约而同的破窗逃去,甚至连那个同钱延年有血缘关系,算是他的亲生儿子都不例外。

    这不仅是钱容芷的话起了作用,更是钱延年这些年的统治,让整个家族离心离德,没有一点的凝聚力,平ri里凭着实力和丹药恩威并施,还能够维持。但一旦遇到巨大?;?,便立刻崩散成一盘散沙。

    钱延年不管李青山等人,又是一掌拍出,一个二层炼气士被拍在墙上,浑身骨骼内脏尽碎,望着钱延年,道:“爹!”他是这些人之中,钱延年唯一的亲生儿子。

    钱延年双目血红的道:“叛徒,都得死!”

    “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追杀他们!”刁飞说了一声,竟也跟着出去,他没有面对五层炼气士的勇气。

    因为不同的原因,大堂中成为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灾祸之地,只剩下李青山与钱延年二人。

    李青山自语道:“这样也好,所有好处,都是我一个人的了!”然后抬头对钱延年道:“今天是你的寿辰,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ri。

    钱延年一步步走到李青山的面前,枯瘦如老猴的身形,仿佛陡然变得高大起来,几乎要投下一片yin影,将李青山覆盖。

    “死!”

    一百三十二年前,一个孩子在古风城里出生,他出身贫寒,食不果腹,受人欺辱。直到有一天,他被一个路过的道士看重,带到山中苦修。

    三十年后,他回来了,已经是个接近不惑之年的中年人,他找上门去,将那些在三十年前欺辱过他的,现在同样接近不惑之年的人,一一杀死,然后建立了钱家。

    他没有经过女人,于是他疯狂的娶妻纳妾,将一切他看中的女人,变成胯下玩物。他没有没有像样的居所,就夺了乡绅的房产,扩建成现在的钱府。他要将他没有享用过的一切,统统弥补回来。

    将近一百年过去了,钱家成了古风城唯一的大家族,五世同堂,子子孙孙数百人,他要将自己的权利血脉延续下去。

    钱容芷奔出堂外,心念狂转:必须尽快逃离这里,找地方藏起来,钱延年杀了李青山之后,下一个找的就是她。

    “你这个贱人、母狗,竟敢背叛我钱家,定然不得好死,爷爷会杀了你!”

    钱容芷走出没多远,便听身后冲她厉喝,转过头去,却是钱家长孙钱兴伟,他不敢参与到炼气士的战斗中,趁着方才的人流到了堂外,却不甘心离去,躲在角落里,等着他的爷爷钱延年,把所有事情解决。

    钱容芷站住了,转头望向山下,姓钱的人们正在杀上来,其中有无数张熟悉的面孔,亦在心中一一浮现,yin亵的脸、鄙夷的眼、威胁的拳头,无数张面孔合成蒙混的一张。

    她扶额,脑海中一阵刺痛,两种意念开始拉扯挣扎。

    一种是生,一种是死。

    钱兴伟见钱容芷站住了,低着头,身体在不断的颤抖,还以为她害怕了,吼道:“你这个贱人,荡妇,钱家不该收留你,我当初就该扒了你的皮!”

    钱容芷仰起头,一脸微笑,还用纤纤细指理了理发丝,走向钱兴伟。

    生是求生的渴望,死是复仇的邪火!

    在这一刻,生已经不重要了,死亡占据她的心田。

    “你……你想干什么?”钱兴伟终于感到一丝恐惧,往常有钱延年的存在,他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反抗,他也习惯了她的温顺,才敢跳出来喝骂她。此刻才仿佛忽然想起来,钱容芷是个强大的炼气士。

    “爷爷救我!”钱兴伟运起轻功,向外弹去,一边高声喊道。

    钱容芷伸出右手,抓住钱兴伟的肩膀,拉到身前,食指点着钱兴伟的额头:“你逃什么?”长长的指甲刺下去,一缕鲜血流下。

    “住……住手,我是你哥哥??!”

    钱容芷盈盈而笑,柔声道:“扒了我的皮,是这样扒吗?”指尖如锋利的裁纸刀滑下,惨叫声响彻堂前。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