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三章 青牛离去

大圣传 第四十三章 青牛离去

    李青山已经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前方的道路被风雪弥漫,仿似永无尽头,他只凭着一个念头,不断的向上攀爬。

    弦月忽然在他耳畔轻声道:“对不起,主人拖累你了?!彼畚蘖Φ姆趴?,向着风雪深渊跌落,双眸紧闭,一片安谧,竟还带着一丝笑意。

    李青山下意识的伸出右手,紧紧抓住她的冰冷的手。

    不能放手,然而失去右手的他,也无法在冰壁上前行一步,随着动作的停止,寒意肆意侵入身躯,血液渐渐停止流动。

    此处已在千丈之上,纵然是他,跌落下去,也唯有粉身碎骨。

    狂风暴雪中,他终于发出歇斯底里的狂嚎,如同陷身绝境的困兽。

    风雪中,两点红光靠近,一道身影快速的攀援上来。

    小安纵身抱住弦月,负在李青山的背上。

    不必交换言语,李青山嘴唇也已冻结,他腾出右手,继续向上攀爬。

    那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冰崖,忽然看到的尽头,原来他离崖顶只差了不过数十丈。

    一只大手狠狠抓住崖边,李青山全力爬上,浑身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他强撑着身躯,颤抖着双手,抚摸弦月的脸颊,一片冰凉。

    胸口,没有跳动。

    她已经死了。

    李青山忽然痛哭,一道虹光穿透风雪,飞龙长老现身崖顶,脸sè苍白,衣衫破碎,望了一眼地上的弦月,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他的流星陨剑,岂是一个普通妖将所能承受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不惜代价追了上来,而且弦月所带的铃铛,那里面储藏的东西,足可弥补他的损失,而且一个妖将的妖丹,也是很珍贵的。

    李青山想要拼命,却连拼命的力气都没有了,质问道:“为什么?她做错了什么?”

    “因为她是妖魔,你也一样?这就是错?!狈闪だ涎锲鸱闪?,看也不看挡在李青山面前的小安,挥下。

    “我杀你,并非因为你是人类?!币桓瞿腥苏驹诶钋嗌降拿媲?,没有人知道他何时出现,包括飞龙长老,他仿佛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站在这里,像是一座高手,从亘古到未来,永恒不变。

    身形只能算是高大,亦没有什么可怕的气息传出来,但在李青山的眼中,他的背影却比这足下的冰剑崖更加伟岸。

    肌肤笼罩着一层藏青sè,块垒分明的强壮体魄,丝毫不显得臃赘,而像是一座大山中起伏的山峰,经受了千万载风吹雨打,每一部分都自然和谐,凝聚了无穷力量。

    然后李青山看见了他头上一对儿牛角,其中一支断裂,不由叫道:“牛哥!”

    飞龙长老瞳孔骤缩,魂魄深处每一处都在发出jing告,他平生越过无数战场,经历无数危险,加起来,也不及此刻的凶险。

    他想要怒吼、想要挥剑,想要施展他平生所学的一切神通法术,拿出一切力量和杀手锏,但却偏偏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只能睁大眼睛望着那个男人,用走调的声线道:“你……你是谁?”这样可怕的人物,怎么会成为这两个小妖的靠山,天机长老从来没说过,卦象中也毫无显示,不会的,我不会死在这里。

    青牛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着道:“我杀你,是因为我想杀!”他伸出右手,飞龙长老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是的,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强大的招数,或者可怕和妖气,名震青州的藏剑宫一代长老,金丹修士,就这么被干脆的抹杀。

    “牛哥……”李青山张开嘴,却不知该说什么,他想过青?;蛐砗芮看?,但却绝想不到他可怕到这种程度。

    青?;毓?,将手伸到李青山的面前,一枚玉戒指安静的躺在其中,正是飞龙长老的须弥戒指:“没经过你的同意,便将你变成这副模样,这就算是赔礼吧!我给你留了样东西在里面?!?br />
    一个金丹修士的一生珍藏,其价值足以大到让很多清心寡yu的修士也红了眼睛,普通人倾其所有,换其中一件东西,也是不能。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是相信我,你自己找到的答案,远比我所能给你的,更加价值非凡。正如我能给你横扫此界的力量,但是我没有,因为你所能寻觅到的力量,也远比我所能给的,更强大百倍。现在,到了离别的时候了?!?br />
    “什么?”

    “我的存在已被天上某些人察觉了,以后的路要你自己去走,这段ri子虽然短暂,但很愉快,记住,别向任何人,任何东西低头,你曾骑在我的背上?!?br />
    说话间,青牛的身形,渐渐变淡,他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山崩雷震,震撼李青山的心灵。

    “等等……”李青山伸出手,却只抓住那枚戒指。

    青牛消失在天地之间,又像是从未存在过,仿佛这些年,这些天都只是一场梦境,只有最后一句话,不停的在李青山心中回荡。

    “我在九天之上等你,等你与我并肩之时?!?br />
    冰剑崖上空荡荡一片,没有一株草木,唯有冰雪,云层低低的压在头顶,降下来不及形成美丽形状的大雪,风呜呜呼啸着,像是在哭泣。

    在这龙州与青州的交界线上,人有时候,是否会觉得一无所有,除却那极遥远的,遥不可及的梦想,怀中只有冰冷的躯体,泪水结冰,心灵在严寒中麻木。全世界的寂寞涌入心中。

    有什么东西在轻轻触碰着他,他回眸看见了小安,那两点血焰,在无边的风雪中也燃烧中,想要给他一点温暖,告诉他,你并非孤身一人。

    顾雁影从风雪中踏出,惊异的道:“出了什么事?”她亦拿出一张紫符,强行破了飞龙长老的“天地牢笼”,赶来冰崖,但在方才一瞬间,飞龙长老的气息完全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

    李青山怀抱弦月的冰冷尸体,没有回答,更不知该如何回答。

    顾雁影甚至感到一丝丝恐惧,一位金丹长老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恐怕在整个青州都会引起一场震动。

    难道是玄yin宗的那位出手?不对,纵然是元婴修士有击杀金丹高手的能力,也不可能如此的悄无声息,就是一只蝼蚁也知道挣扎一下,更何况一位金丹修士。

    难道是与他有关?顾雁影望了一眼李青山,旋即摇头,因为李青山实在是太弱小了,他若有那样可怕的背景,怎么会还是这种程度的修为。未结成妖丹的妖兽,在炼气士中,也不过是四五层的修为。

    饶是她聪慧远胜常人,脑袋也是一团混乱,今夜的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把她交给我吧!”

    李青山道:“我答应过,要带她去龙州的?!?br />
    顾雁影道:“那可不是什么好去处,还是让她回到她主人的身边去吧!”

    李青山道:“这是她最后的遗愿?!?br />
    “遗愿?她还没死呢?”顾雁影扯扯嘴角。

    “什么!”李青山震惊,连忙去探弦月的脉搏,但确实不再跳动,质问的望向顾雁影。

    顾雁影将手中折扇向天一挥,一条龙卷直冲天际,厚厚的云层本来极低的压在头顶,被龙卷穿透出一个大洞,银蓝sè的月华宛如,像是一条瀑布,或是从天空打下的探照灯。

    照在冰剑崖上,落在弦月的身上,周围依然是咆哮的暴风雪,这一小片区域,却是如此静谧安详。

    她的身上,焕发出银蓝sè的光华,渐渐地,越来越亮,她的睫毛似乎颤动了一下。

    在李青山惊愕的神情中,弦月缓缓睁开双眸:“这里是哪?”眨眨双眼,望望四周:“这里是……冰剑崖!”

    李青山感觉怀中的躯体,渐渐又有了温度,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顾雁影道:“九命猫妖的天赋废物神通?!?br />
    弦月道:“姓顾的,你才是废物呢!”

    顾雁影道:“死亡状态根本不能反抗,一般人都会开膛破肚取出妖丹吧,不是废物是什么?这次多亏了……这个家伙?!彼皇币膊恢萌绾纬坪衾钋嗌?,他变成这副样子,也未必想让人知道他人类的名字吧!

    弦月道:“大黑,你真的把我带上来了?”

    大黑?顾雁影嘴角一勾!

    李青山沉默了一会儿,咆哮道:“混蛋,你怎么不早说!”让自己白白伤心了那么久!

    弦月道:“喵哈哈哈哈,我不是说了吗?我不会死的?!?br />
    李青山重重吐了一口气,不想理会她,心中却说不出的高兴。

    这时候,弦月注意到李青山脸上两道晶莹的,被冻结的泪痕,心弦深处仿佛被触动了一下,伸手抚摸他的脸颊:“大黑,你哭了?”

    李青山道:“别自作多情,是雪水罢了?!?br />
    弦月凑到李青山脸前:“嘻嘻,别不好意思喵,宠物为主人流泪也是很正常的,对了,你答应过我要叫我主人的,快叫啊,快叫??!”

    “宠物?”顾雁影露出怪异的笑容,被宠物收为宠物,不知算是好命还是歹命。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