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二章 星星

大圣传 第二十二章 星星

    饿鬼道中,小安正在无华城中修行,忽然睁开双眼,惊觉与李青山联系全部中断,连放在他那里的骷骨念珠,都失去了感应。

    立刻停止修行,返回玄冥洞府,捡起一块破碎的法阵残片,望着迅速回升的水位,顿时明白李青山已前往归墟。不由蹙了蹙眉,其中必有极大的变故,否则他不会不告而别。

    凝望着幽暗深沉的海水,十指紧紧缠绕交错:“你一定要回来,我会等着你的,无论多久,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br />
    ……

    刹那间,所有痛苦都消失了,以及所有的色彩与声音。

    沉浸在无边黑水中,或许是因为灵龟变的缘故,非但不觉得寒冷,反而觉得温暖,像是在异乡历尽艰辛的游子,回到了梦中的故乡。

    “呼……”

    远离了地狱的寒冰与烈火,他也不由自主长舒了口气,那种滋味实在是太难熬了,如果是有的选择的话,他连一秒钟也不愿意忍受。

    甚至产生了一种怀疑:“不知道在地狱的那个‘我’能否熬得过?”一个冰冷的念头闪过:“熬得过去就活,熬不过去就去死吧!”

    在痛苦中几乎陷入狂乱的理性迅速恢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静,如同周遭无边的黑水。

    他把头从龟壳里探出来,像是龙首又像是狮头,上下左右的转动头颅,观察所处的环境,却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

    并没有料想中的那种压迫与排斥,这元始灵龟所化的世界,对于他这个血统不纯的冒牌灵龟,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

    黑水温柔的包裹着他,反而觉得很舒服、很安全。与人间的纷乱、地狱的苦痛相比,这里简直如天堂一般。

    这里是灵龟的故乡,他的血脉虽然不够纯粹。但在施展灵龟变之后,好歹也有个七八成:“也许那归海灵尊只是在唬我吧!可是我要到哪里去找那个归墟的囚徒呢?”

    李青山舒展四肢。轻轻摆动,向下潜去,所到之处,黑水自动分开,没有丝毫阻力。

    如此下潜了不知多久,周遭依旧是无边无际的黑水,没有一粒微尘,一只蜉蝣……

    他施展“玄光尽照”。随着灵龟变的提升,这一天赋神通可以轻易照彻千里之外。

    但他很快便收了神通,因为玄光所照,尽是黑水。别说天赋神通了,在这里连眼睛都用不着,因为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去看。

    无尽虚空中至少还有繁星照耀,每一颗星星便是一个世界?;褂惺煽帐薜拇嬖?,每一头都是世界的雏形,虽然有点可怕,但至少没这么无聊。

    又游了不知多久。他简直巴不得来一个奇形怪状的深海巨兽,来与他大战一场。

    忍不住吟诗一首:“归墟啊,你全是水!青山啊。你四条腿!”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也许不是在深潜,而是在上浮。

    因为有大地的存在,所以无论多么深沉的海渊都是有底的。

    但是在这归墟中,既没有大地,也没有天空,也就既没有上,也没有下。

    地狱深处与归墟深处,听起来虽然差不多。但并不是一回事儿。

    “地狱好歹还有一个‘楼层’,一直向下就是了??墒?,这里到底哪里算是‘深处’呢?”

    不仅上下无法判定。因为没有任何参照物的存在,实际上就连东西南北都无法分辨。无论向哪个方向都只有无边黑水而已。

    那么,又该向哪里前进呢?

    他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想着想着,打了个哈欠,忽然觉得很疲惫,也许是忍受那一份地狱苦刑耗费了太多意志力,困意如潮水一样蔓延上来,转眼之间就淹没了他,连坚硬的龟壳似乎都有点发软。

    他从未觉得这么困过,哪怕是在涅槃重生变成小婴孩的时候。

    他摇晃了一下脑袋,试图保持清醒,却忍不住想:“也许……我该……睡一下再说……只睡……一小会儿……”

    把脑袋与四肢缩回壳里,眼皮也渐渐合上。只留下一个龟壳停留在黑水中,既不上浮,也不下沉。

    仿佛有个声音对他说:“孩子,休息一下吧,你太累了。你到家了,这里很安全,没有人再能伤害你!”

    “我到家了……”

    恍惚之间,他又想起了望乡台上的烟云缥缈,在无尽远方那个似假还真的家乡,两张日渐苍老的熟悉面孔,忍不住轻声道:“爸,妈,你们还好吗?我好想你们?!?br />
    不由把身躯更深的缩进龟壳中,感到一种久违的痛楚,与地狱的任何一种刑罚相比都微不足道,却轻而易举的突破所有防备,像是一根针一样刺痛他的心。

    刚来到这方世界的时候,他****夜夜受这种痛苦煎熬,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以为全都忘了,原来并没有。

    于是他恍然,令他感到疲惫的不仅仅是地狱酷刑,而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经历的一切。

    随着心念流转,背上一片片龟甲走马灯似的闪过诸般景象,一切过往皆历历在目,在黑水中静静回放。

    孩童时候的挣扎求存,少年时代的江湖搏杀,再到长大成人,迈入修行道,争杀愈发激烈,变成战争。心中神魔交战,更无一刻止息。

    骄傲,耻辱,仇恨;狂怒,恐惧,屠戮。

    纵然狂歌纵饮之时,心中也紧绷着一根弦,歌罢酒醒就得赶紧去修行、去战斗,他不能停步,一旦停步就会觉得疲惫,想要好好休息一下、享乐一番,大概就再也不愿向前走了。

    然而无论奋力前进了多久,都似乎只会陷得更深。

    如今他已经变得这么强了,成了万象宗的大师兄,屹立于亿万众生之上,比卧牛村那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非但没有得到一丝喘息之机,反而困境重重,道路愈发险恶。

    地狱酷刑,归墟黑水,无法战胜的强敌,不可逃避的血誓。在绝望中希望,在绝境中决斗。

    这样的人生到底有何意义?!

    九天之上?

    牛哥的敌人可以斩断他一根牛角,把诸位大圣全部镇压。我就算是到了九天之上,与他并肩作战,又能起到多少作用呢?

    “毕竟……我也只是个凡人而已……”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还是睡一下吧!睡醒了再说……”

    正在这时,他恍惚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心中反复回响:“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

    一张惨白的面容浮现在龟甲上,面容俊秀,衣着绫罗,只有六七岁上下,是个与他一样,没了家的孩子,连性命都被夺去。他曾为她落泪,并发誓要带她重返家园,那其实是他想要回去的家乡。

    但她没有选择回去,而是舍弃了一切,陪他继续前行。

    瞬息间,每一片龟甲上都浮现她的面容,既有过去,也有现在。既有白骨,亦有朱颜。全都一样亲切。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家人小安。

    “不……我还不能睡,她还在……等着我!”

    他张开如有千斤重的眼皮,努力从睡意中挣脱。

    心中感到一阵后怕,方才如果睡着了,这一睡至少是上百年,那一切就全完了。

    而等他睡醒之后,或许已经修成了灵龟变第九重,但也变成了一头纯粹的灵龟,再无什么九天之志。

    即便是身受地狱酷刑,他也不曾变得如此软弱,那些痛苦只会更加磨砺他的斗志,归墟的虚无却在不断侵蚀他的意志。

    虽然谈不上什么敌意,但却比敌意更加可怕,不,或许这就是最深邃的敌意。

    世界的敌意也需要一定的事物作为凭依,譬如饿鬼道需要借助鬼仙的手才能对付小安。

    而归墟中只有沉寂的黑水与无边的虚无,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凭依,之所以会如此神秘可怖,是因为归墟无时不刻在将一切外物与自身同化。

    如果有灵龟血脉,或许还能被同化为灵龟,若是其他族类,那就只有在虚无中泯灭。

    拥有灵龟血脉的他,受到的同化也更深。困倦仍在如潮水般一*涌来,虚无顺着黑水渗入骨髓。

    他咬紧牙关,催动法力,释放出一轮璀璨的光芒,在黑水中无声无息的扩张开来,直至百里之外才渐渐黯淡,但愿那位“归墟囚徒”能够看见。

    但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水中,这光芒微小的连一只萤虫都不如,迅速又被黑暗吞没。

    他舒展四肢,向前游动。无论如何,都要向前。

    然后,再一次释放光芒!比上一次更加耀眼,在深沉黑暗的背景下,却莫名显得更加黯淡,像是一颗微弱闪烁的星星。

    不断的向前,一次次闪光,也许并不是为了让谁能够看到,只是为了在最深沉的黑暗中照亮自己,对抗虚无。

    若是世界一片黑暗,那就自己发出光芒。哪怕希望并不存在,只要望着这颗“星星”,就还能继续前行。

    还不能在这里停步,还要出去再见到她,还要到九天之上,与牛哥并肩作战。哪怕战死,也要像星星一样陨落!(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