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七章 地煞兽

大圣传 第十七章 地煞兽

    “他们是兄弟!”

    阮瑶竹讶然道,修行道的亲兄弟、亲姐妹本来就少之又少,这两个人之前又从未有过任何交流,连名字都大不一样,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关系,他们甚至连修行的功法,流露的气息都截然不同。

    然而仔细观察了一番,却发现这二人的面目还真有几分相似。

    任遨游冷哼一声:“这种把戏我见得多了。他们二人联手,在这山中绝不会有任何对手,状元自然在他们之中产生,兄长自然是第一。皮师弟,你虽然也瞧出来他们是兄弟,可惜却搞错了哪个是兄,哪个是弟!”

    皮阳秋笑道:“任师兄,你怎么知道我搞错了,又焉知哥哥不会让着弟弟?而且赌场无父子,更别说是兄弟,到最后还是要看哪一个更狠更强!”

    乐天拊掌笑道:“不错不错,这两兄弟之间必要有一场明争暗斗!”

    “他们可是兄弟?!比钛裉镜溃骸罢媸翘澳钜簧?,父子反目,兄弟阋墙?!?br />
    皮阳秋嬉笑道:“你怕是没尝过有兄弟姐妹的滋味,相比于陌生人之间,只有这种关系才是从小争到大的!”

    阮瑶竹正色道:“我如何没有兄弟姐妹?万象宗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便是我的兄弟姐妹!”

    乐天四人相视一眼,全都摇头失笑。这话若是别人说,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矫情的令人生厌,但她却能令人心生暖意。

    她若非将自己当做兄长,怎么会见一次劝一次。赌博乃是他的命根子,若是别人敢这么跟他聒噪,早被他狠狠教训了,现在却还要担心她莫被旁人给骗了。

    而冷渊三人若不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又怎么会抛下重注、替她豪赌一场。固然是有强拉她入场、教训乐天的意思,但她可是不必冒任何风险,就有机会大赚一笔。

    “所以几位师兄。你们就别再赌了?!比钛癯没?,完全无视了那一堆青玉签的诱惑,一心想把他们引上正道。

    皮阳秋笑叹道:“唉,真受不了你!一个不留神。好好一场赌局,差点让你带进沟里去。我可不当这几个家伙是兄弟,特别是乐天这个家伙,巴不得他把底裤也输掉?!?br />
    乐天道:“等我赢了,我会打赏你几根玄木签的?!?br />
    任遨游道:“那就看兄弟们胜负如何!乐师弟。再看看你选的那匹黑马怎么样了,是在老老实实的挖矿,还是在做与这两人一样事情?!?br />
    阮瑶竹一声叹息:“他不会做这种事?!?br />
    “若是后者,那我与阮师妹的赌局可就胜负已分了。而且相信凭他的凶恶,那两兄弟绝非对手,这次真是大赚一笔!”

    乐天双手虚笼天视地听图,左右摩转了一下。

    刹那间,图影集中在李青山身上,他仍不紧不慢的走在洞窟中,既没有在挖矿。也没有去劫道,而是扯着嗓子纵声高歌,嘹亮的歌声从天视地听图中爆发出来: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乐天面具般的笑脸也怔了一下,阮瑶竹睁大眼睛:“他在……唱歌?”

    任遨游嘲笑道:“怕走夜路,唱歌壮胆吗?”

    皮阳秋心中一动,脱口而出:“不对,他是想引来地煞兽!”

    乐天叫道:“什么,他疯了吗?”

    ……

    妖怪这是一个词,但妖与怪其实是两种东西。

    妖即形形色色的妖族。能够化为人形,还拥有非常高的灵性与智慧。

    怪指的则是那些力量强横、智力低下的怪物怪兽,例如“开山怪”。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往往将这二者混淆在一起。二者的分际也确实不太明显。妖族化为原形、发起狂来,跟怪兽也差不多。怪兽也未尝没有机会开启灵慧,成为妖族。

    但有一些非常纯粹的、真正的“怪”。

    它们完全没有智力可言,完全是特殊环境下的特殊产物,也完全凭借本能行事,最有名也最强悍的便是传说中的“噬空兽”。

    噬空兽强大到足以毁灭世界。力量等级不下于真仙,然而永远不会有天劫降临到它们的头上。仿佛只是自然现象的一部分,虽然拥有恐怖的力量,但与火山爆发、地震海啸差不多,只是拥有类似于生灵的一些特征,但却不是真正的生灵。

    “地煞兽”便是这样一种怪,它们只会诞生在元磁山这样地煞元磁异常强烈的地域,也永远不会离开,所以被称为“地煞兽”。

    地煞兽以以铁石为躯,以元磁为食;不知痛苦,不知疲倦,不知恐惧,却会无差别的攻击所有生灵,一般只存在于地底深处。

    仿佛是冥冥天意发现普通的地煞元磁,无法阻挡修行者们探寻世界边际的脚步,特意安排下了这些恐怖的守卫。

    传说最强大的地煞兽,与大地共生,沉睡在地底最深处,可以让真仙止步。

    元磁山中自然不会有这样强大的地煞兽,每一个都是移动磁场,身躯坚不可摧,几乎无视一切神通法术,非常难以对付。

    特别在元磁山这样的环境中,即便是人皇也觉得有点棘手,是开采元磁铁的最大阻碍,而且杀之不尽,源源不绝,异常麻烦。

    万象宗十年一次的入门考核,从来不会讲究什么神秘的考验,设置什么奇异的考题,至于你是强是弱、是善是恶、有什么性格特点,更是漠不关心。修行者们都这么忙,哪有这种闲工夫仔细分辨一群蝼蚁的优劣,更别说浪费资源专门设置考场。

    考核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让这些修行者们用性命换取宗门需要的珍贵资源,成功者就纳入宗门,成为整个体制的一部分;失败者就是炮灰,反正“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

    乐天作为这次的主考,不过是在这个基础上,将这场考核变成了一场刺激的赌局,准备凭此来大赚一笔,至于谁生谁死、谁胜谁负,根本无关紧要,只要他押的那匹黑马没事就成了,但是现在情况急转直下,他也有点坐不住了。

    对着天视地听图大吼:“你给我闭嘴!”也不管李青山能不能听到,就像是输急了眼,对着筛子拼命吹气的普通赌徒一样。

    李青山自然听不到,听到了也不会乖乖闭嘴。他当然知道,地煞兽是这次考核最凶险的部分,它们没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唯有听觉异常敏感,所以在元磁山最重要的便是保持安静。

    李青山却反其道而行之,故意纵声高歌因为一直大吼大叫实在是太傻了正是为了引来地煞兽,因为地煞兽的体内必然会有非常精纯的元磁铁。

    不过,那是要以命相搏的!

    任遨游笑道:“乐师弟,看来你这匹黑马就要横死当场了,你与阮师妹的赌局就没办法继续了,只能算作是平局了?!?br />
    乐天双手抱头,把头发揉成一堆乱草:“我错了,我只看出他是个亡命徒,却没看出他脑子有问题。我敢打赌,他一定没见过地煞兽!”

    一旦李青山被地煞兽干掉,那么无论结果谁赢,他都输定了。

    “不,他不是恶人!”

    阮瑶竹回想起李青山最后那一声警告:“再跟着我,你会死的!”,已然明白过来:

    “他并非不了解其中的凶险,如果他不愿意劫掠他人,又想要拿到第一,这便是唯一的办法。方才也不是为了甩开累赘,而是准备以命相搏,让身旁的人到更安全的地方去。这是存了一份善念的?!?br />
    “宁可冒生死之危,也不伤害他人;宁可被人误解怨恨,也不见死不救;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承认,这样的人是恶人?!?br />
    皮阳秋拍手道:“阮师妹,说得好!这次某人真要把底裤亏掉了,只是可惜了这位好人,啧啧,果然是好人不长命??!”

    嘿嘿,全都有哇,一路看天不低头!

    伴随着李青山嘹亮的歌声,乐天更是呼天抢地,在三足金蟾背上乱滚:“师妹啊师妹,你好狠!师兄就这么点家当!”

    阮瑶竹连忙摆摆手:“师兄,我不是想赢你,就算是平局就好了?!庇钟行┪训牡溃骸拔矣幸皇孪嗲?!”

    “不行!”

    乐天霍然起身,断然说道。又恢复面具般的笑脸,仿佛刚才的种种表现只是演戏。

    “我知道你想进去救这小子,难为你肯为了他犯门规,如果这是普通的考核,你就是直接送他过关都无所谓。但这是一场赌局、我乐天的赌局,希望师妹你能尊重我!”

    一直沉默不语的冷渊开口道:“师妹,只要我在这里,门规便不可破,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万象宗的入门考核,当然是不能干涉的,但对于真传弟子来说,区区小事根本无关紧要,或许只有阮瑶竹才会感到为难,她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一个好人被杀。

    乐天道:“他若就这么死了,那么我认输,而且两场赌局都算我输了。但只要他还有一口气,赌局就要继续,呵呵,这样的赌局才有趣!”

    正在这时,李青山唱罢一首,又来一首,低沉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洞窟中回荡:

    “谁求谁,春秋都只听天地号令……别要赌,天命最高!”

    乐天怪叫一声,倒在地上:“凶兆啊凶兆!”未完待续。xh118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