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164章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

俗人回档 第1164章 双十一购物狂欢节

    79、8o两层?!

    边学道还在咀嚼祝植淳话里的意思,祝植淳笑着问:“你还在燕京应酬?”

    知道祝植淳消息灵通,边学道不答反问:“怎么不见你来参加活动?”

    祝植淳故意叹了口气,说:“你们富一代的集体活动,不欢迎我这样仰仗祖荫的人?!?br />
    边学道笑着调侃:“别谦虚,是请不动你吧?”

    祝植淳说:“是真的,等开始谈正事后你就会现,只有你这样的企业创始人掌舵者才能跟上那些人节奏,像我这种手头资源有限的第三代继承者,和他们根本玩不到一起去。说白了,我代表不了祝家,跟我谈什么都是白费力气?!?br />
    还真让祝植淳说着了。

    经过下午饭局的预热,饭店三楼雪茄吧里,点上雪茄抽了几口,大佬们开始谈正事。

    雪茄吧里大概有6个小会客区,边学道这一桌围坐了7个人,其他人都自觉躲开这个区域,不干扰7人聊天。

    潘世怡最先开口,他看向边学道说:“边总,我听说有道想在燕京买块地盖燕京总部大楼?”

    边学道点头:“是的?!?br />
    “相中了朝阳东三环的2b?”潘世怡继续问。

    知道有些事情瞒不住人,边学道说:“确实比较看好这块地?!?br />
    这时,坐在潘世怡旁边的刘传智插话说:“这次的9块地听说水很深,怕是不好拿?!?br />
    马雲对地产相对了解的少,扭头问王时:“这次你们出手吗?”

    王时点点头:“会参与一下,但希望不大?!?br />
    边学道问:“为什么希望不大?”

    王时手指朝天花板指了指,说:“地块拿出来拍卖之前基本都内定了,根本不是价高者得的规则?!?br />
    “1oo溢价也不行?”边学道问。

    “掏再多钱也没用,不过”说到这儿,王时话锋一转:“的定位是区域经济展核心,政府希望地块由企业自持,建成企业总部大楼或者金融综合体,所以,我和潘总不行,但你的有道还是有希望的,只不过有风声说韩国三兴对2b兴趣很大,几乎志在必得,你想跟三兴抢地,需要提前做工作?!?br />
    边学道听了,夹着雪茄靠在沙椅上说:“拍不到也没什么,有道在松江的总部大楼够用,燕京这边并不急需办公空间,实在不行我想办法把凯晨世贸中心买下来,足够分公司使用?!?br />
    呃

    边学道的表态让另外几人很意外。

    其实潘世怡来参加这个聚会,目的就是想跟边学道商量,让有道集团和中国组成联合体,一起竞拍2b地块。成功的话固然好,就算不成功,也能向外界传递两家一定程度上结盟的信号。

    结果,一万个没想到,边学道居然这么“消极”,似乎压根没把这块地放在心上,让潘世怡不知道怎么继续了。

    静了几秒,刘传智眯着眼睛说:“松江的经济环境、政治环境、人文环境都不适合做企业总部,特别是有道这种类型的企业,总部更不适合设在松江,所以说还是早搬出来的好。如果觉得地方政府那里不好说话,可以学学万达,总部迁移,注册地不变,也算留了几分面子?!?br />
    刘传智说完,李岩红开口参与话题:“我们公司有一个就业市场调查,现在南方大学读书的北江省学生毕业后8o以上都留在了南方工作成家,而北江省内大学培养的学生毕业后6o以上南下找工作求职。公司内部开会时讨论过,人才外流如此严重,北江企业的人力资源肯定受影响,大家都认为有道集团能在松江崛起是个奇迹?!?br />
    边学道跟李岩红打过交道,他的123就是卖给了李岩红。时移世易,当初让边学道仰望的存在,现在平起平坐互相吹捧,这感觉很是微妙。

    把雪茄放在托架上,边学道说:“松江、北江乃至北方三省的问题核心是老牌国企独大,效益一年不如一年,重点行业存在垄断链条,私企只能勉强生存但无法壮大,导致资金渐渐流向游戏规则更公平的沿海地区。私企少,年轻人毕业后如果不能靠家里的关系挤进稳定吃财政饭的体制内好单位,就只能干一些没有职业前景的工作,所以,考上外地大学的基本都不回老家,成为用脚投票的制度移民,回去的,也都是家里能给安排好工作的,事实上这些人回归后成了体制内的资源获取者,既没有为北江带来活力,也没有为北江创造财富?!?br />
    洋洋洒洒一席话,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另一个时空里那个边学道的感触和思考,在眼下这个场合说出来,老实说有点违和,不过没人较真,因为边学道是土生土长的北江人,北江什么样,他最有言权。

    又聊了一会儿,话题从海外投资说到了页岩油。

    在座诸人都有各种私人投资,“页岩油石油”这条线上如果生什么风吹草动,全球经济会打喷嚏,不少人都要跟着感冒。

    7人中,不算边学道,马雲和刘传智对页岩油了解最多,不过要说对前景的预判,还要数边学道思路最清晰,因为页岩油这个东西在他的“先知期”内。

    听着马雲介绍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阿拉斯加州、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北达科他州五个主要产页岩油州的情况,边学道决定小露一手,让这些大佬确定他并非浪得虚名,夯实这个含金量极高的朋友圈。

    要知道,就算“免费午餐”用不到这些人,等到“冰桶挑战”时也用得到。

    于是

    在说到美国是否会让页岩油进入大规模商业化开阶段时,边学道成竹在胸地说:“美国是一定会大力推动页岩油产业布局?!?br />
    闻言,刘传智正色说:“愿闻其详?!?br />
    边学道拿起雪茄,一边抽一边组织语言:“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每年原油进口量达5亿吨,占美国原油消费量的6o以上,巨大的石油进口量给包括石油输出国组织在内的所有产油国创造了巨额的美元储备,美国也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而如果页岩油商业化生产成功,不仅能确保美国的能源供应,降低对外依存度,同时还能在美国国内创造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促进经济的复苏,帮助美国走出金融?;?,而且”

    抽了口雪茄,边学道接着说道:“而且页岩油还能打击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的经济,兵不刃血打垮对手?!?br />
    马雲问:“打击这几个国家的同时岂不是连盟国沙特也一起打击了?”

    边学道说:“美国有出卖盟国的传统,而沙特一定会反击?!?br />
    马雲问:“增产降价?”

    边学道点头:“石油是沙特这样资源型国家的命根子,美国鼓捣出的这个页岩油,极有可能让全球能源结构生变化,这种变化是颠覆性的,对沙特来说,页岩油可能使得政权崩溃,国家遭遇灭顶之灾。所以沙特肯定不会手软,一定会让国际油价大跌,趁页岩油企业还未壮大的时候,将竞争对手和成本偏高的生产商逐出市场,以扞卫市场占有率?!?br />
    潘世怡问:“降油价的话能降到多少?能坚持多久?”

    边学道摇头说:“降到多少我说不准,不过我听说美国页岩油采用的是brsrs和srs等公司研的水力压裂技术,这种油井开出油后,每个月的续产量都会减少,年衰减率达到6o7o,必须进行二次压裂才能维持产量,这导致页岩油开采成本居高不下。有人估算过,美国页岩油生产成本在每桶3o6o美元之间,而沙特每桶产油成本仅1o美元。当国际油价跌到一定水平,产油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就会被迫减产,甚至退出市场,所以未来油价的走势区间也并不太难猜?!?br />
    话音落下,几个大佬看向边学道的目光生了变化。

    他们佩服的不是边学道的逻辑思维能力,而是边学道对新生事物的敏锐嗅觉和博闻强记。要知道,话题是随机的,来之前不可能有针对性地做功课,边学道对页岩油如此了如指掌,只能说明一件事,他的视野没有局限在有道集团的业务上,而是放眼全球,始终保持一种进取出击的状态。

    有意考校一下边学道,刘传智问道:“石油战开打之后呢?各方会如何应对?”

    边学道从容地说:“任何战争中都没有毫无损的胜利者。几个主要产油国的损失一定非常大,但俄罗斯不会减产石油,因为石油收益占政府财政收入近乎一半。事关生死存亡,沙特也不会减产,而是会死磕到底。这两个国家都有相当的外汇储备,靠外汇也能坚持个三五年。而美国没有国有石油公司,数百家大小型石油企业一方面受页岩油冲击,一方面受低油价冲击,日子肯定很艰难。与此同时,美国页岩油企业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对大部分页岩油投资者来说,这只是一个谋求回报的生意,在低油价导致回报很低时,投资者会逐步撤离,等待页岩油企业的只能是破产倒闭。当然,美国政府可能会出台一些扶持政策,帮页岩油企业回血,然后继续跟沙特和俄罗斯打消耗战?!?br />
    刘传智放在托架上的雪茄熄灭了,他拿起雪茄剪,将雪茄头部剪掉,放进雪茄管里,说:“中国买什么,国际市场就涨什么中国卖什么,国际市场就跌什么。如果石油战开打,油价真出现大跌,倒是咱们的一个机会?!?br />
    半个小时后,马雲单独找到边学道:“之前你的那篇论文给了我很大启,下次什么时候到航州,一定来阿里看看,我扫榻相迎?!?br />
    看着面前的马雲,想着月底的波尔多酒会需要重量级嘉宾,边学道心头一动,说:“关于电商,我有一个小想法,班门弄斧,不知道当讲不当讲?!?br />
    马雲正色说:“洗耳恭听?!?br />
    沉吟几秒,边学道一字一句地说:“如果在每年11月11日搞一个名为双十一购物狂欢节的大规模网上促销活动,你觉得怎么样?”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