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455章 不情之请

俗人回档 第455章 不情之请

    后台非常硬的大妈收了钱也没什么好脸色,潦草写了几个字,“唰”一下撕了一张票子给边学道,扬长而去。

    见于今气愤不平的样子,边学道拉着他说:“多大的人了,跟这种收费的较什么劲?划车位都划到小区窗户根儿了,人家业主都能忍,你激动啥?”

    于今说:“不是,他们也……”

    边学道说:“走吧,城安是城投的全资子公司,背景很深,没点实力,谁敢在大街上圈地收费?”

    于今问:“没人管管?”

    边学道说:“不对啊,以前没发现你这么热血呢。管?谁来管?你算没算这么一个车位一天产出多少钱?这么大城市,马路能划、小区能划、人行道能划,随随便便划他一万个车位,这一年的停车费就是多少钱?打点谁不够用?

    于今诧异地问:“马路上划车位?”

    “能啊,为啥不能?刚才你没注意看吗?前面就划上了?!北哐У浪担骸罢庵钟懈鲅?叫道路停车泊位,人家这属于行政管理范畴?!?br />
    于今指着路面问:“这都停车了,路不是更堵了?”

    边学道说:“堵不堵是市民的事,跟人家公司有啥关系?人家是在给城市解决停车难,又不是在解决行车难?!?br />
    “再说了,可以说这是在提高马路利用率,收上来的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br />
    于今梗着脖子咽了好几口气说:“你不去当官白瞎材料了?!?br />
    饭店二楼包房,陈建在,李裕也到了。

    一进门边学道就问李裕:“你在我后面,怎么一转眼就没影了,你车停哪了?”

    李裕说:“我运气好,刚好看见一个车开走,捡了个车位?!?br />
    看着边学道和于今坐下,陈建说:“我点了四个菜,李裕点了一个,你俩也看看菜单,再点几个,凑个双数?!?br />
    于今拿起菜单,随意翻了翻:“这家菜挺贵啊”

    李裕起身给大家倒茶水,说:“你没看看这位置,房租一月得多少钱?不卖贵点儿,咋回本?”

    看着李裕倒完茶坐下,陈建回头瞄了一眼包房门,说:“不瞒你们,这家店,是我们局长弟弟开的,房子是自己的,开店就是赚?!?br />
    于今恍然大悟:“我说你怎么眼巴巴来这吃呢,混脸熟呢啊”

    陈建笑呵呵地说:“不全是,主要是味道还成,再者档次够,不然不敢请边老板啊”说着,陈建扭头看向边学道:“今天喝点吧,大家高兴高兴?!?br />
    边学道笑了笑没接话,于今说:“老陈你这样不好啊,想请边老板就单请,拉上我和李裕于啥,我俩也挺忙的,李裕,你说是吧?!?br />
    李裕说:“作陪的话,我是按小时收费的,老陈你看着办?!?br />
    陈建指着李裕说:“自从当了老板,也油嘴滑舌了?!?br />
    菜上来了,第一次来的三个人这时才知道为什么陈建让大家多点几个菜,实在是盘子不小,菜太少,就盘子中间一点,剩下都是花式。

    于今用筷子夹起盘子里的一个雕花看了看,撇撇嘴:“胡萝卜”

    架不住陈建劝酒,边学道喝了三杯,就不喝了。

    于今见边学道不想喝,帮他说话:“我坐老边车来的,还得坐他车回去,不喝就不喝吧,真出了事,我俩都得交待车里?!?br />
    见边学道很坚决,陈建没坚持,开始跟仨人扯淡。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而且机关确实很锻炼人,一晚上陈建妙语如珠,功力比大学时又深了几分。

    四个人吃到中段,饭店妖娆的女经理进来送了两个菜,喝了一杯酒,跟陈建开了几句玩笑,临出门,手指在陈建肩膀上划了一下,小动作没逃过边学道的眼睛。

    边学道不怎么喝,李裕也早早退出战场,剩下陈建和于今单挑,于今知道肯定挑不过,就耍赖,说他一杯,陈建两杯,喝了一会儿,发现还不是对手,说他一杯,陈建两杯半。

    到后来,陈建说他喝三杯,于今都不喝了,捂着自己的杯子口,说啥不松手,装熊

    陈建软硬兼施,加上激将法,啥招都使了,也没效果,扭头看李裕。

    李裕说:“别看我,我晚上还得回酒吧,你也知道,那地方都是上夜班的?!?br />
    边学道拍着陈建肩膀说:“你升官了,大家都跟着开心,这酒就点到为止吧,助兴的东西,别反成了主角?!?br />
    于今跟着点头说:“都说一天三顿不喊累,这帮兄弟是国税,你们于税务的都是酒桶,你更是酒桶中的战斗机,不行,以后咱几个吃饭定个规矩,一人三瓶啤酒,喝完拉倒,呃……老边就算了吧,他是大爷,喝酒看心情?!?br />
    陈建一拍手说:“想起来了,我们这批新人第一次跟领导吃饭,主任就给我们背了一首诗?!?br />
    李裕问:“背诗?”

    陈建说:“对,是这么背的……一喝九两,重点培养。只喝饮料,领导不要。能喝不输,领导秘书。一喝就倒,官位难保。一半就跑,升官还早。全程领跑,未来领导”

    于今看着李裕:“看见没,全程领跑的未来领导暗示咱们呢,现在不陪好了,以后就不照顾你?!?br />
    陈建摆手说:“领导哪那么好当?没背景,一个实职正科就够熬的,眼下这点工资,说出去都寒碜?!?br />
    于今说:“你不处了个家里有实力的女朋友吗?升官早早晚晚,等有了权,工资还算钱吗?”

    陈建说:“哪有刚上位就捞钱的?”

    于今反问:“当官如果不捞钱,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酒足饭饱,陈建终于说出了今天这顿饭的目的,有人托他约边学道吃饭。

    边学道问:“约我吃饭?”

    陈建点头:“啊”

    “让你约我?”

    “啊”

    边学道问:“对方怎么找上你的?”

    陈建说:“上次我不借你的车出去开了几天吗?被有心人看见了?!?br />
    边学道:“说吧,谁这么想跟我吃饭?”

    陈建说:“找我的,是我的直管主任,我也问了,请他帮忙的人是林向华?!?br />
    “林向华?是谁?”李裕问。

    于今说:“大成地产的老总,七彩糖酒吧门口死的两个中的一个的老爹?!?br />
    老话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其实杀子之仇也差不多,仇甚至可能更深。

    林向华儿子的死,跟边学道有没有关系,是松江一个谜案。表面上,官方明确说了此案与旁人无关,可是社会上的好事者,都爱传播林向华吃了大亏的版本。就算林向华知道不是边学道找人打死自己儿子,可他的面子已经丢了。社会上混的人,还有比丢面子更大的事吗?

    可是现在,林向华几经周折,托人找到陈建,让陈建帮他约边学道吃饭。

    陈建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没单独跟边学道说,而是饭后当着于今和李裕面说的,陈建显示了他的坦荡,却把难题抛给了边学道。

    不答应吧,就是不给陈建这个同学、室友兼好朋友的面子。

    答应?

    林向华死了儿子、丢了人,还要低声下气请客吃饭,这是鸿门宴啊还是卧薪尝胆???

    再说了,不用吃饭,边学道也差不多能猜到林向华找他为的什么。

    无非是想通过他,缓和跟卢广效的关系,在松南新城和“松江苑”项目上,以及棚户区改造里分一杯羹。

    问题是,这事边学道做不了主,也没有介入这事的必要。

    林向华和卢广效的仇,从他的合作伙伴崔建军在网上说出“北江省某高官女儿”开始就结下了。

    卢广效在边学道面前表现得很好说话,那是事出有因,因为双方是潜在的利益盟友,可这不代表卢广效没脾气,况且,在官场里摸爬滚打到卢广效级别的,都是食肉猛兽,对待挑战他们权威的对手和猎物,不会手软。

    这顿饭,不好吃。

    陈建偏偏不知轻重接了这活……当然,陈建有他的苦衷,是直管主任找的他,可边学道心里怀疑的是:背后的关系真的这么简单吗?陈建的副主任科员,到底是因为他工作于得好?还是他的女朋友发力了?又或者是陈建跟别人透露了什么信息?

    看着陈建期待的眼神,边学道无奈地说:“你真能给我出难题,这顿饭不好吃?!?br />
    听边学道这么说,陈建知道事情成了,搂着边学道脖子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我也是没办法,领导摸清了咱们的关系后才找的我,不好推掉?!?br />
    边学道问:“时间地点说了吗?”

    陈建说:“没说,就让我先问问你的意思?!?br />
    边学道说:“行吧你回他们,我马上要出差,要是急,就这周,要是不急,就等我回来的?!?br />
    听边学道说完,于今用胳膊肘碰了碰李裕:“看见没?老边这是真发达了,都有人绕着圈子想请他吃饭了,你说咱俩是不是也应该把跟他的关系往外透露一下……”

    李裕问:“跟他的关系?啥关系?他没结婚,你还是个男的,万一没说明白,让人误会了多不好?!?br />
    于今听了,咧着嘴看李裕:“才开了几天酒吧,就这么变态了,咦……真恶心?!?/div>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