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426章 私奔

俗人回档 第426章 私奔

    晚上ll点,燕京开往上海的火车上。

    王家榆坐在窗边吃东西,边学德躺在对面的下铺出神。

    整个软卧车厢只有他俩,因为四个铺的票都让边学德买了。

    本来边学德只想买两个下铺,王家榆提议把车厢包下来,她说不喜欢别人于扰她和边学德的二人世界,边学德就把车厢包了。

    最近这一年多,边学德用边学道的钱炒股,因为本金足,又赶上百年不遇的大牛市,除去给边学道的部分,边学德也跟着发了财。他本意是坐飞机,王家榆说想坐火车,边学德现在对王家榆言听计从,因为……王家榆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

    林琳千好万好,不如王家榆肚子里的孩子好。本来还在两个女人中间摇摆的边学德,看到医院诊断单后,立刻倾向王家榆。

    其实,边学德早就变心了。

    林琳适合当汽车修理工的边学德,而王家榆除了岁数大一点,更符合边学德的审美,尤其是,王家榆身上有边学德小时候的绯色幻想。

    小时候的王家榆,白净文秀,学习成绩优异,在边学德眼里,那个时候的王家榆无论坐还是站都那么好看,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对王家榆有好感。

    后来边学德学习不好离开家出去学修车,王家榆到燕京上大学,他知道两人的差距越拉越大,今生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也就渐渐把王家榆忘了。后来他遇到了学美发的林琳,再后来他联系上了脱胎换骨的边学道,再再后来,在大伯家村子的路口,他看到了依然美丽出众的王家榆。

    面对王家榆,边学德骨子里的自卑很浓厚。春节的聚会他只当做一次偶遇,没想到,林琳不声不响、没跟他商量就邀请王家榆到燕京的房子里合住……

    房子不小,但相比于两个人住,还是不太方便。尤其是晚上跟林琳滚床单的时候,林琳不敢叫,边学德怕床的声音太响,以至于每次做的时候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有一天晚上边学德累了,林琳偏偏性致很高,看林琳赤裸着在身上忙活,边学德忽然想到王家榆,他幻想着现在伏在自己身上的是客厅对面屋子里的女人,一瞬间欲望高涨。

    后面的事,暧昧曲折又顺理成章。

    用边学道的资金,靠边学道的指点,边学德坚持边学道嘱咐的短线操作,依托大牛市,虽吃了几次小亏,不过渐渐开始得心应手。

    对这个堂兄弟,边学道不小气,在股市里赚的钱,按一定比例给边学德分红,比例虽然低,但基数大,边学德还是赚了不少。他把分到手的钱再投入股市,跟在大账户后面捞钱,一来二去,就翻了身。

    有了钱的边学德,气质开始蜕变,林琳习以为常,王家榆却像发现了新大陆。最初她也没考虑过边学德,但后来相处一段时间,王家榆说服自己,试一试又何妨?

    林琳不在家的时候,就是两个人的暧昧战场。

    厨房里错身而过的接触,王家榆落在客厅桌上的口红,凑在一起看走势图时让边学德心痒痒的发丝和体香,王家榆在卫生间冲凉时水滴落在瓷砖上的声音,还有边学道也经历过的,合住女人晾晒的衣物……

    似乎心有灵犀,边学德想的东西,王家榆也在想,想到两人狂野的第一次,想到从卫生间到客厅再到卧室的纠缠,情火炽烈。

    王家榆起身把包厢的门锁上,坐在边学德的铺上,伸手关了灯。

    边学德问:“睡了一下午,又困了?”

    王家榆不出声,把手放在边学德的胸膛上,一点点摸索。

    火车行走在铁轨上,四周一片黑暗。边学德借助窗外跳闪过的微弱光线寻找到王家榆的眼睛,知道了她想要什么

    “你怀孕呢……”边学德握住王家榆的手。

    “小心点没事的?!?br />
    “包厢不隔音”

    王家榆俯下身子,在边学德耳边说:“他们都睡着了,我忍着不出声,再说还有铁轨的声音呢……来吧,我的男人?!?br />
    边学德还是害怕别人听见,小声说:“明天到上海的宾馆再……”

    王家榆的嘴唇亲在边学德的嘴唇上,好一会儿,她解开边学德的腰带,用手揉搓了几下,说:“上我我要你

    卧铺稍一活动就有声音,王家榆脱下内裤,撩起裙子,把餐桌上的东西推到窗边,趴在餐桌上。

    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亲热,边学德很紧张,站在王家榆身后探了几下不得其门,王家榆左手回伸,抓着边学德的小家伙引导入港……

    王家榆比边学德大几岁,在燕京生活多年见多识广,她看得出边学德内心深处的犹豫和动荡??墒谴颖哐У赂至樟粝履欠庑趴?从两人登上这趟列车开始,他们再没有退路。

    当然,边学德也许还有退路,他还能回到那个家,但王家榆回不去了,甚至就连自己的亲姐姐,恐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妹妹。

    王家榆不惜作践自己也要在车厢里取悦边学德,是想缓解他焦虑的情绪,让边学德暂时放下对林琳的抱歉和思念。等明天醒来到了上海,又是一个花花世界,边学德应该很快能忘记燕京的那个女人。

    车窗外有了亮光,列车轰隆隆驶过一个亮着灯的站台,灯光穿过车窗投射在王家榆和边学德身上,两人都在快感的浪尖上,除了疯狂的冲刺和压抑的呻吟,顾不得其他。

    列车驶出站台区域,重新冲进黑暗,王家榆右手按在边学德托着自己胯部的手上,不顾一切地喊出:“快……快……到了……快……”

    燕京的林琳已经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了。

    看到边学德留下的信和银行卡,她余下的力气只够给单娆发条短信:单姐,学德走了……

    难得一个周末,单娆本想出去添置点夏天的衣服,看到短信连忙开车到林琳家,给她开门的林琳脸色苍白,两眼无神。

    看见门外的单娆,林琳眼眶一下就红了,泪珠像断线的珍珠止都止不住,抖动着嘴唇说:“他走了,留了封信,跟王家榆走了?!?br />
    单娆脱鞋进门说:“你别哭,信在哪?你怎么确定是跟王家榆走了?”

    林琳说:“他自己写的,王家榆怀孕了……”

    单娆搂着林琳消瘦的肩膀说:“别哭,别哭,给学德打过电话了吗?王家榆的电话打了吗?”

    林琳点头又摇头,说不出话,就是哭,哭得单娆心都乱了。

    兔死狐悲。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