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291章 歌舞升平,杀人之夜

俗人回档 第291章 歌舞升平,杀人之夜

    不管怎么说,去掉了《北京一夜》,边学道放松多了。

    翻唱,总有人会跟其他版本对比,边学道就有处处受制的感觉。

    唱“自己的”两首歌,感觉就好了。在这个世界,自己是原创,是原唱,是第一个版本,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怎么唱都对。

    l月15日,北京工体。

    单娆、边学德、林琳、洪剑、詹红和樊青雨,拿着边学道给的票,先后来到现场。

    怕给边学道压力,单娆没给他打电话,坐下后,给边学道发了一条短信:加油。

    隔了一会儿,边学道回了短信:我紧张

    拿着手机,单娆差点笑喷了。

    紧张?知道紧张还上去凑热闹。

    其实,单娆更想看的是边学道的搭档,那个3多岁的女音乐老师。

    最近几天,单娆单位忙,沈馥也要彩排,边学道觉得演唱会后一起吃个饭就好了,没必要提前见。

    单娆倒是很想见见沈馥,但她是个聪明人,边学道不主动提,她不会显得特别心急,那样容易让边学道觉得她小心眼、善妒。

    单娆知道,现在她和边学道两地分居,她必须表现得大度一点,才能更加抓紧边学道这样性格男人的心。

    对边学道,单娆早就摸透了,说白了,就是吃软不吃硬。顺着他,什么都好说,逆着他,他面上不表示,心里肯定扣你的分。

    演唱会开始前15分钟,祝植淳和一男一女三人,也来到了现场。

    这三人一路走到座位,就算现场人很多,光线也不强,但还是吸引了好多人的注视。

    没办法,这三个人都太出众了。

    祝植淳本来就是个美男子,他旁边的男人也很妖孽,大个,一头长发,从发型到脸型,活脱脱有八分像《东京爱情故事》里的江口洋介。

    跟两人一起的女人,气场极强,浑身都在散发着一个词:优雅。

    三人坐下后,男的问祝植淳:“我跟你谈事,你领我来看演唱会,刚才进门时我看海报了,这也不是你家公司运作的啊”

    祝植淳也不看他,笑着说:“鸣楷,你就是俗,于啥都往钱上扯,你要是把你家的加油站分我点,你想捧谁我告诉我二叔运作谁,保证红到一线,怎么样?”

    叫鸣楷的男人说:“我家那点产业,还能看在你祝少爷眼里?”

    祝植淳说:“你不诚实?!彼底?祝植淳看向一起来的女人:“茵云,你以前不是喜欢玩吉他吗,怎么今天看你情绪不高???”

    女人看了一眼叫鸣楷的男人说:“我看见姓蒋的就没情绪?!?br />
    蒋鸣楷听了,苦着脸,看着祝植淳说:“要不咱俩换座吧,挨着她我后背都冒冷气?!?br />
    祝植淳说:“不换,我这座挺好,谁让你欺负人家妹妹了的?活该”

    蒋鸣楷问祝植淳:“为啥想来看演唱会了?”

    旁边的孟茵云也探头说:“是啊,没听说过你喜欢动力火车啊”

    祝植淳说:“在松江认识了一个有意思的朋友,今晚要登台?!?br />
    孟茵云拿出节目单边看边问:“哪个?”

    祝植淳说:“学道之人?!?br />
    蒋鸣楷问:“玩乐队的?”

    祝植淳说:“我也说不准他是玩啥的,反正不是玩乐队的?!?br />
    蒋鸣楷一脸惊奇:“玩票玩上演唱会了?”

    祝植淳说:“差不多吧,这人很有意思的?!?br />
    这下蒋鸣楷的兴趣上来了。

    能让祝植淳反复说两遍是个“有意思的人”,那肯定就是非常特别的人了

    而且,隐隐的,蒋鸣楷知道祝植淳本来是要去欧洲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去了松江。

    松江,祝家在那里没什么根基,而且北江也不是什么经济大省,充其量算个大粮仓,不值得祝家布局。

    那么,祝植淳,这个祝家第三代最有才华的一个,去松江于什么呢?

    去散心?

    骗鬼鬼都不信。

    正想着,蒋鸣楷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号码,蒋鸣楷飞快瞄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孟茵云,捂着电话小声地说:“宝贝儿,我在开会呢,今晚过不去了,你自己吃,好不好?乖……啊……哪款?买,一定买”

    孟茵云听着蒋鸣楷做贼似的打电话,表情不变,像什么都没听见。

    舞台上的灯光忽然暗了下去,接着一下一下传来鼓棒互击的脆响……

    祝植淳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还在打电话的蒋鸣楷说:“行了,别扯了,要开始了?!?br />
    杨浩的杀人计划也要开始了。

    13号半夜,杨浩潜入男老师所住的小区,找到男老师的车,用自喷漆把前后车牌,风挡玻璃和车体,喷得一片狼藉。

    杨浩这么做的目的是把男老师从车里逼出来。

    他已经跟了几天,因为男老师有车,杨浩没法跟踪男老师,所以他能动手的地点,只有男老师家单元门到停车位这么短的距离。

    这个小区有两个出口,都有保安亭,杨浩觉得在小区里动手,肯定是逃无可逃,他觉得,如果在小区外面动手,逃跑的几率要大一些。

    果然,看见自己的车被喷了漆,男老师先是找到保安和物业大闹一场,然后找来拖车,把车拖到修理厂除漆。

    这下杨浩终于有机会了。

    l月14日,男老师出去后,回来的太早,下午6点进了小区就没再出来,杨浩只能无功而返。

    l月15日,男老师一天没出小区。

    下午4点半,杨浩看见男老师背着个包向外走,他知道,机会来了。

    北京,演唱会开始了。

    也许是门票销售情况提升了主办方的信心,主办方大手笔定制了超豪华舞台,更动用了台湾最好的音响硬体公司到北京装台。从舞台布置到音效,工体这场演唱会比松江那场都强太多了,尤其是灯光,非常炫酷。

    全场暗灯,先是一段Drum6,随后进入了因为《还珠格格》而大热的《当》。

    边学道在后台,听着前台的音乐声、伴奏声、欢呼声,拿着节目单,看了放下,放下又拿起。先是把节目单折了纸飞机,随后又拿了两张过来,折来折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折什么。

    沈馥看着边学道说:“你把我都弄紧张了?!?br />
    边学道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依旧折着手里的纸。

    沈馥见边学道怎么也控制不住情绪,坐到边学道旁边,伸手握住边学道的手,说:“只要过了今晚,你会变得更强大?!?br />
    边学道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给员工开大会时没这么紧张过,我出去办事谈生意时,也没这么紧张过,我天天射箭练习静心,怎么会这样?”

    沈馥说:“这没什么,很正常的,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就说男人吧,明明看上去很强壮,可是有的男人怕老鼠,有的男人怕毛毛虫?!?br />
    见边学道似乎被自己的话题转移了注意力,沈馥接着说:“当然,男人最怕的是老婆?!?br />
    边学道说:“这个未必吧?!?br />
    沈馥说:“好男人都怕老婆,他们的怕,是爱的一种表现?!?br />
    边学道摸着兜里的墨镜说:“到时我要是唱错了,你帮我拉回来吧?!?br />
    沈馥说:“这是你创作的歌,你最熟悉,不要有顾虑,你怎么唱都是原唱

    见边学道的腿还是不自觉地抖动,沈馥突然探身在边学道脸颊上浅浅亲了一口,然后她毫不躲闪地看着边学道的眼睛说:“小伙子,加油”

    舞台上,迪克牛仔已经开唱了,唱的是《第一号伤心人》。

    听现场观众的反应,甚至比动力火车唱的时候还要兴奋一点。

    工作人员走到隔断休息区提醒沈馥和边学道:学道之人两首歌后登台,请乐队做好准备。

    边学道看着沈馥,掏出墨镜戴上,语气坚定地说:“过了今晚,你就是天后?!?br />
    成都。

    晚B点40分。

    在回家必经之路上,杨浩终于等到了男老师。

    时间有点早,路上人不少,但杨浩还是决定今天就动手。

    尾随在男老师身后,杨浩吐掉嘴里的口香糖,从包里抽出刀,一手一把,向男老师追过去。

    歌舞升平,杀人之夜。

    北京。

    “当我走在这里的没一条街道,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舞台上,沈馥闭着眼睛,用她半生甘苦的感悟,唱出了征服全场的第一句。

    人行道上,杨浩越走越快,他已经用眼睛找好了下刀部位……

    边学道站在麦克风前,透过墨镜看着台下颜色怪异的荧光棒。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生命中的一个个片段,在沈馥的眼前轮转,高考结束后的她,第一次走进大学校门的她,在大学里过的第一个生日,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让男生牵自己的手,结婚,怀孕,然后……哭泣还有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

    杨浩觉得自己手心里全是汗,在他眼里,只有前面几米处的背影是清晰的,其他身边的一切,路灯,行人,喷着尾气的汽车,统统被过滤掉。杨浩在心里默念着蒋楠楠的名字,回想着他和蒋楠楠在高中课堂里,信纸定情的那一刻

    楠楠,我要让你知道,你爱上的是一个爷们。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