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285章 将军墓

俗人回档 第285章 将军墓

    李裕轻度近视,在学校时没带过眼镜,自打开上出租车,怕漏客,配了一副眼镜。

    孙佳秀明显没认出李裕,她甚至没仔细看坐在驾驶位上的李裕一眼,孙佳秀的眼睛一直关注着车外的陈建。

    李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跟陈建打招呼?

    装作不认识?

    都不好。

    陈建把旅行箱放进后备箱,拉开车门,坐进后排。

    他也没注意司机,上车后看着孙佳秀说:“告诉司机去哪了吗?”

    孙佳秀点头:“告诉了?!?br />
    陈建扭头看李裕说:“路上有冰,慢点开,我们不赶时……”

    说着说着,陈建忽然不说了。

    陈建一把抓住李裕的肩膀说:“李裕?我靠,你怎么……”

    李裕见躲不过去了,边开车边说:“家里的车,雇的司机回老家办事了,我就开两天?!?br />
    陈建看看孙佳秀,看看李裕,表情十分复杂,说:“不是……你开多久了

    李裕说:“今天第三天,幸亏你们要去的是火车站,要是去生僻的地方,我都找不到?!?br />
    一路上,车里的气氛都是怪怪的。

    李裕的说辞骗不了陈建,他猜到李??赡苁羌依锶鼻?才出来于这个。

    同样,他的事也被李裕撞破了。一个寝住了三年多,李裕是有名的专情小王子。虽然陈建从没明说,但他一直觉得李裕这个人稍稍有点一根筋。在陈建心里,专情跟一根筋区别不大。

    李?;岵换岚炎约旱氖赂嫠呤矣?然后传到苏以耳朵里?

    应该不会,李裕有点直率,但他不傻。

    车开到火车站,李裕问陈建:“用我在这等你吗?”

    陈建说:“不用,B点多的火车,我得把她送上车?!?br />
    李裕说:“行,那我先走了?!?br />
    孙佳秀看着陈建说:“你还没给车费呢?!?br />
    李裕说:“不用,这趟免费?!?br />
    陈建笑了笑,直接开门下车了。

    下车前,孙佳秀跟李裕说:“谢谢?!?br />
    上午10点,李裕正在拉活,手机响了,是陈建。

    接起来,陈建在电话里说:“说话方便吗?”

    李裕说:“说吧?!?br />
    陈建说:“今天的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br />
    李裕说:“我了解,放心吧?!?br />
    陈建说:“行,等你回寝再聊?!?br />
    陈建回寝后,倒在床上就开始睡,一觉睡到下午6点多。

    寝室里的呼叫器响了:39陈建,楼下有人找。

    走到一楼,陈建的心就咯噔一下,苏以和李薰站在大厅里,看样子是在等他。

    陈建走过去问:“吃饭了吗?”

    苏以柔柔地说:“我两在食堂吃完饭过来的,这几天你去哪了,手机一直关着?!?br />
    陈建说:“来了一个高中同学,我陪了几天?!?br />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李薰,不知怎地忽然插了一句:“男同学女同学,这么上心陪?”

    陈建强笑着说:“男的?!?br />
    李薰用眼睛看着他,不说话。

    陈建做贼心虚,让李薰看得心里直发毛。

    难道李裕跟李薰说了?这小子嘴也太大了吧,不是都特意告诉他别说了嘛李薰跟苏以一个寝室,她告诉了苏以怎么办?

    苏以看着陈建说:“这几天都去哪玩了?看你脸色很累的样子,同学来了怎么不喊我?”

    陈建说:“这小子看见女生就口花花,爱说荤段子,我怕你不高兴?!?br />
    苏以说:“回去休息吧?!?br />
    陈建转身想走,又转了回来,看着苏以问:“你的材料都寄过去了?”

    苏以点头:“前天寄出去了?!?br />
    204年圣诞节,39寝发生了两件事。

    两件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外人都看得一头雾水。

    陈建是圣诞节下午接到一个电话,下楼,回来后,跟李裕大吵一架,差点动手。

    杨浩是圣诞节晚上接到的电话,跑到公共阳台说话,然后有人看到杨浩突然一拳打在墙上,手上全是血。

    两件事,边学道都是几天后才知道的,因为他人不在松江。

    2月2l日,边学道接到边爸的电话,让他回家一趟。

    边学道以为家里出什么事了,赶紧问边爸怎么了。

    边爸说是你大伯病了,很重,在医院住了一周了。

    边学道一下想起,前世自己的大伯死于肝癌,应该是205年6月去世的,因为边学道记得当时他正忙着论文的事,加上要准备两家用人单位的考试,就没回去参加大伯的葬礼。

    边学道是开车回家的。

    边妈看见边学道的车,第一时间问:“你这车多少钱?”

    边学道说:“十多万?!?br />
    边妈说:“买车怎么不跟我和你爸说一声?!?br />
    边爸说:“唠叨啥?跟你说一声你能帮着挑???”

    边学道一手挽着一个,连忙岔开话题:“我大伯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边爸说:“进屋再说?!?br />
    很快,边学道知道边爸找他回来于什么了。

    边学道爸爸这一辈,除了边爸,其他几个都是农民,除了五叔家靠果山最近几年赚了点钱,其他几家生活水平都很一般。

    边学道大伯爱喝酒,查出肝硬化已经有两三年了,但一直没彻底治,一是家里没钱,二是戒不了酒。

    边爸这次叫边学道回来,一是去看看他大伯,二是边爸想跟他商量,从他给家里的钱里,拿一点出来借给他大伯看病。

    说是借,其实就是给。

    边学道上面的两个堂兄,都是大伯家的,边学道记忆里,边学仁在春山啤酒厂上班,边学义在大伯去世第二年,当上了村长,没几年,边学义就是边家最有钱的人。

    可是在204年,边学义还没发家,大伯看病,他也拿不出钱来。

    对于大伯的病,边学道心里十分清楚,已经过了最佳的换肝时机,而且大伯岁数大,身体虚,换肝不一定是好事。

    可是既然边爸提出来了,边学道肯定同意。

    对边学道来说,就算大伯换肝,只要边爸想让他出这个钱,他也认可出。

    只要能让边爸高兴,边学道会全力支持他。

    因为对边学道来说,他重生一回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父母高兴、舒心、活得满足,把他们前半生没有实现的愿望,都实现。

    哪怕他们的愿望里,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和一些复杂成分,边学道也支持他们,只要他们高兴。

    跟边爸边妈来到医院,看见病床上的大伯,精神状态还算可以,只是眼睛黄得厉害。

    本来因为很少见面,边学道对大伯感情不深,可是看见他进门,大伯一句话就把边学道说惭愧了。

    大伯说:“学道来了……我们边家唯一的大学生来了?!?br />
    “边家……”

    在大伯这一代人的眼里,家族不是一个挂在嘴边的概念,家族,是他们心底里一个神圣而不可分割的整体。

    看见边学道一家进来,大哥边学仁从陪护的床上站起来,让给他们坐。

    二哥边学义早几年是村里一霸,这几年岁数大了点,人也稳当了,看见边学道一家,就去床底下摸别人送来的水果,看着边爸说:“叔婶,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洗水果?!?br />
    边爸说:“不用,别忙活了?!?br />
    边学义说:“趁新鲜,赶紧吃,冬天水果贵,扔了怪可惜的?!?br />
    边学道走到大伯床前,自然地握起大伯的手,说:“大伯,你好好养精神头,过几天咱们去北京看病?!?br />
    虽然边学道是边家唯一的大学生,大伯也没把他这句话当真。去北京看病,不花钱不花钱,一趟下来也得几万,要是做手术,那就得以十万计,怎么看得起?

    不过大伯还是被边学道这个亲近的动作感动了,要知道边学道从小到大,都没这样握过他的手,似乎看不起他这个当农民的大伯。

    大伯点着头说:“我好多了,放心吧,你早点回学校,别耽误学习,以后老边家,就看你们兄弟几个了?!?br />
    看看大伯的眼睛,边学道拍拍大伯的手说:“放心吧,大伯?!?br />
    边爸坐在旁边床上,看着边学道和大哥握着手说话,忽然间觉得儿子真的长大了,不是因为他有钱了,而是他成熟了,像个成熟男人了。

    跟大伯说了几句话,边学道就跟边学仁、边学义到走廊里说话了。

    兄弟三人之前没有太多交集,说的无非是医生对大伯病情的诊断,再就是问问边学道的大学生活怎么样,边学义还问了他一句:交女朋友没有?

    看着三个孩子出门,大伯看着边爸说:“你家学道出息啦”

    边爸说:“在这儿装得跟大人似的,在家还是个孩子?!?br />
    大伯摇头说:“不对,人之将死,反而看得透,你家学道真的出息了,我死了以后,你多帮我照看学仁和学义?!?br />
    边爸看着大哥,重重点头。

    大伯继续说:“咱们这一辈,没一个出息的,我琢磨着,估计是咱们家的坟地不好。早些年我听人说,北河那边有个小山,山上曾有个将军墓,破四旧时被人挖了。我就想,那个山埋过将军,肯定错不了。我这个病,看不看没区别,不如留着钱,咱们想想办法,认可花钱,也把咱家祖坟挪那个山上去,等我死后,也埋那,沾沾将军的贵气?!?/div>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