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207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俗人回档 第207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沈馥是最先发现《管他什么音乐》魅力的人。

    她比范红兵、唐涛更能确定这首歌的潜力和价值,她开始没日没夜地编曲、练习,力求让每个环节都做到最好。

    工作室的其他人不能理解沈馥的激情从何而来,但边学道猜得到,肯定是这首歌中的自我和不羁,触动了沈馥磨难余生后的心境。

    李裕和沈馥合练了几天,《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和《管他什么音乐》的魅力一天强过一天,边学道的编曲思路,加上沈馥的音乐才能,赋予了两首歌极强的多元性和感染力。

    整个乐队信心爆棚。

    从旋律到歌词到歌手,具备了一切大火的要素,范红兵似乎已经看到了工作室一炮而红的场面。

    终于到了动力火车松江演唱会登台乐队选拔赛半决赛的日子。

    半决赛舞台搭在条石大街尽头的江边广场。

    江边广场每天的人流量非常大,在这里搞活动投入不小,但性价比很高,是搞宣传的不二之选。

    知道李裕要登台,39全寝出动,有女朋友的带着女朋友,早早地扑奔江

    这次半决赛,主办方很下力气,舞台和现场设备都不错,背景海报上,参加半决赛的6支乐队名字都列在上面,乍看上去,很有气势。

    6支乐队的名字,有中文的,有英文的,有数字的;有抒情的,有别致的,有看不懂的;有的朦胧到死,有的直接到爆……

    边学道就发现两支乐队的名很有意思,一个叫“爱残忍”,一个叫“黑洞之鸣”。

    前世审读的职业惯性又发作了,边学道站在原地有点蒙:

    爱残忍,是爱情很残忍,还是喜爱残忍?

    黑洞之鸣,黑洞有声吗?

    怎么松江玩乐队的,起名都这么蹂躏常识呢?

    也许是之前的预热工作做得太好,开场一个半小时前,江边的纪念广场周围就已经人山人海了。

    条石大街管委会紧急调派人力维持秩序,同时跟主办方协调,让主持人提前登台提醒观众现场安全问题。

    在大家有点站不住的时候,主持人上台了。

    废话不少。

    先是给不久之后的动力火车演唱会做预告,然后感谢了一遍大大小小的赞助单位,接下去又说松江是座音乐之城,这里音乐底蕴深厚,这次选拔赛对松江音乐圈意义深远,一定能在松江音乐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边学道觉得这套词简直是在松江日报找人写的。

    太他娘恶心人了

    台下的观众已经开始嘘了。

    要想听这些话,回家看新闻联播多好?起码还能坐着。

    人越来越多,参加比赛的乐队成员早早到齐了,主办方在附近的酒店里租了房间让大家休息,保持体力和精力。

    从这点上看,组织者还是很有人情味的,没因为这些乐队没什么名气而一切从简,没直接把人扔后台边上,让大家自己找地方蹲着去。

    一段劲爆的开场音乐之后,主持人再次上台,宣布比赛开始。

    第一个上台的是三个种子乐队之一。

    主持人的英语发音很奇怪,加上周围闹哄哄的,边学道稍微一溜号,没听清他说什么。

    乐队一水的男人,主唱带着墨镜,穿着牛仔服坎肩,双手握着麦克架,低头等音乐。

    鼓手作为全队指挥,引领乐队进入节奏。

    两个吉他手十分强力。

    ……居然是工业金属摇滚

    牛仔服主唱是一副很特别的烟嗓,喜欢这个调调的人会觉得特别有魅力,不喜欢的人听着可能会胸闷加缺氧。

    边学道没听过第一支乐队唱的这首英文歌,但从旋律到节奏,到乐队的表现,都很不错??粗芪Ч壑诘姆从?这支乐队的水平基本符合大家的预期。

    也许是平时生活中太少见到及格线水平以上的摇滚乐队了,人们随着鼓点和吉他的节奏,不自觉地点头、晃腿、挥手,现场的气氛第一时间被点燃。

    舞台正下方是主办方找来的6名现场评委。

    6个人里,有投资方的人,有动力火车公司派来的监督员,有不知道从哪找来的资深音乐人,还有松江本地教音乐的老师。

    为了公平起见,主持人宣布比赛规则时,加上了一条,6支队伍,6首歌,分成4组。每组比赛时,会随机从现场观众里选出4个人,充当临时评委。

    现场10名评委,一人一票,本场比赛票数最高的队伍,将不需要参加决赛,直接登上动力火车演唱会的舞台。

    本场比赛排名在第二到第七的队伍,进入决赛,争夺剩余的两个登台名额

    第一支乐队唱完,没一会儿,打分结果就出来了,6票。

    因为是第一个登台的,没法对比,看不出评委手松还是手紧。

    陈建问边学道:“6票是高票吗?”

    边学道说:“我觉得是高票。他们玩的是工业金属,喜欢的喜欢,不喜欢的不喜欢,能拿到6票不容易?!?br />
    于今说:“你这不是废话吗?”

    边学道说:“废话不代表没道理?!?br />
    陈建逗于今:“你是想跟老边抬杠吗?”

    于今立刻想到上次辩论赛后学校里风传的“抬杠王”就是边学道,立刻不说话了。

    之后又上去6支乐队,第一支乐队果然是得票最高的队伍。

    已经登台的6支乐队,唱了两首vudl一首崔健,一首唐朝,边学道觉得实在没什么新意,除了第一首歌。

    学道之人第B个上场。

    第6支乐队在台上表演的时候,沈馥和李裕已经在台下准备了。

    舞台附近拉着警戒线,39的人凑不过去。

    于今很大声地喊了一嗓子:“李裕加油”

    李裕抬头向39这边看,用力地挥了一下手。

    边学道眼神好,远远看到李裕,发现他似乎有点紧张,不是特别明显,但肯定算不上松弛。

    李裕身边的沈馥也发现了这点,话不多的沈馥,一直在跟李裕找话题说话,想缓解李裕的紧张情绪。

    沈馥今天化了妆,尤其是眼睛周围,化上了凤尾样子的彩妆,从边学道的距离看过去,差点没认出来。

    第7个登台的,4票。

    轮到学道之人了。

    沈馥和李裕往台上一站,观众就感觉出不同,具体说不上来哪里不同,但就是感觉很特别,似乎是气场不同了。

    尤其是,之前7支乐队都是单主唱,这支乐队居然是一男一女双主唱。

    台下的10个评委,6个固定评委翻看了一下手里的乐队资料表,发现这支乐队是种子队,稍稍提上来点精神头。

    前7支乐队,除了第一个登台的种子队,剩下6支乐队的水平实在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坐得这么近,要不是音响分贝高,一个老教授差点睡着。

    第二批上来的4个观众评委也很难受。

    看演出,离得近是好,可前提是演出精彩。

    能把耳熟能详的好歌唱得跟天外来客似的,主唱和乐队一快一慢合不上拍,这样的演出,坐在前排就是煎熬。

    学道之人登台前布置的时候,4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心里想的都差不多,投完这票就走人,剩下的也不看了,太受摧残了,伤心了。

    沈馥和李裕在台上站稳。

    整个乐队都在等着沈馥。

    可是沈馥迟迟不开嗓。

    就连李裕都好奇地看了沈馥一眼。

    台下的评委和观众也很好奇,这是在等什么呢?

    不会是忘词了吧?

    奇怪的是,沈馥这么站着,附近的观众反而安静了下来,舞台四周一下进入一种奇怪的氛围中。

    “耶……哎……哎……”

    沈馥突然开嗓,用边学道教的谭维维的开场方式,一下子镇住全场。

    “啦……啦……啦……”

    随着吉他手和鼓手进入节奏,李??ず蜕?。

    第一次听学道之人唱歌的几个评委听见沈馥这一嗓子,立刻精神一震,坐直腰板。

    大家都听过郑钧版的开场,可现在这支乐队的开场无疑更有冲击力。

    种子队就是种子队,有看头

    学道之人第一次登台,完美演绎了自己改编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整首歌现场效果极好,得到了9票的高票,以半决赛第一名的身份直接拿到了动力火车演唱会登场券。

    半决赛现场,表现最好的是沈馥。

    她不仅把民歌部分演绎的很完美,副歌部分边学道希望听到的野性和爆发力,也一丝不差地表现了出来。

    边学道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近乎妖孽的音乐全才,离婚后怎么会混得那么惨?

    学道之人后面登台的乐队,出现两种情况。

    一种是人来疯型,现场气氛已经被学道之人调动到爆棚了,他们跟着也放松,超水平发挥了自己的实力。

    一种是被压制型,以第10登台的乐队表现最明显。

    无论评委还是观众都沉浸在《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余味中,在学道之人的阴影下,这两只乐队表现得很一般。

    尤其是第10个上场的最后一支种子队,甚至可以用唱砸了来形容。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