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19章 解散工作室(月票460加更)

俗人回档 第119章 解散工作室(月票460加更)

    沙龙聚会后第三天,温从谦终于给边学道电话,接受他的建议,暂时解散工作室。

    边学道终于去了一块儿心病。

    他趁热打铁,建议温从谦立刻行动,最好几天内,终止一切业务,完全化整为零,放假的放假,旅游的旅游。

    他还给温从谦提供了一个解闷的好去处:泰国。

    温从谦听了边学道建议的地方,噎得半天没说话。

    两人选择的关服方式没什么新意,但很有效,并且一定程度上能转移玩家仇恨——他们自己当黑客,黑了自己的游戏

    于是看着登陆和充值页面变成了典型的被黑页面,一大批充值玩家大为恼火却无计可施。

    有人要求退款,温从谦告诉手下回复:所有注册和充值数据全部被黑,无法查到该玩家的充值信息,目前正在全力恢复数据,等恢复完成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看上去工作室也是受害者,毕竟关服对他们的收入影响很大,绝大部分玩家只能埋怨工作室的技术实力不行,却不能责备更多。

    仅仅五天时间,温从谦的工作室就人去屋空。

    在边学道的强烈建议下,连电脑都转移到了一个新租的车库里。

    其实,打心眼里说,温从谦并不信边学道说的,毕竟这种事不是一家两家游戏公司能左右和推动得了的。

    他之所以还是照做了,一是边学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他,他不好一点面子都不给;二是温从谦已经决定,如果这次什么事都没发生,给工作室造成这么大损失,他就可以拿这次的事当借口,想办法把边学道踢出局。

    当初边学道投资三十万,什么也不管,一年来,去了本钱已经赚了二百多万,温从谦觉得对得起边学道了。

    边学道能猜到温从谦的想法,但他不在乎,事实是最有力量的武器,只要时间一到,温从谦就得俯首帖耳来找他。

    工作室关了,边学道最稳定的一块儿收入没了,他眼下的收入只有诚信自行车是稳定的,几首歌曲的收益很多都是一锤子买卖。

    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工作室的依赖这么大,原来自己的收入渠道是这么单一,原来自己钱生钱的能力这样弱。

    边学道一下意识到前阵子自己有些盲目乐观了,也有些高估自己了。最起码,他一时冲动买的“林畔人家”,现在看来并不是很明智。

    边学道认为很冲动、很失败的投资,却让另一个人暗地里羡慕不已。

    关淑南的那个女同事,最终没买“林畔人家”那套房子。

    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钱。

    女同事家里挺富裕不假,男朋友有些经济实力也不假,但她身边的人都认为“林畔人家”的性价比太低,尤其是跟市内其他楼盘比。

    为了打消她的念头,未来婆婆给出的理由是,跃层房子的楼梯对老人和孩子来说都不安全。

    女同事前前后后去了很多次,每次去都要进现房转一转,关淑南一直记得最后一次,女同事男朋友打电话告诉她不同意买这套跃层时,恰巧就在旁边听到通话内容的售楼小姐的表情。

    有那么一会儿,关淑南真的很同情这个生活一直很顺意的女同事,她知道这一次,女同事最心爱的东西,在幻想中破碎了。

    关淑南同情别人,更同情自己。

    至少女同事还可以争取一把,她却连幻想一下都觉得奢侈。

    夜不能寐时,关淑南总是习惯性地找出边学道买的那套户型图,越看越喜欢,冥冥中她甚至觉得,这套房子跟自己有很深的缘分。

    可是随后,她就会嘲笑自己,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单娆留校的事别人不知道,但是跟自己最好的发小闺蜜说了。

    单娆告诉关淑南,为了边学道她真的是豁出去了,押上了自己半生的幸福

    关淑南轻声问单娆:“你是因为他有本事,还是真的爱这个人?”

    单娆说:“当然是爱这个人。至于他的本事,你不知道,还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关淑南问具体是什么本事时,单娆却顾左右而言他。

    关淑南心里矛盾极了,她既为单娆高兴,又嫉妒她好命。她没主动跟单娆提起“林畔人家”,她不想被房子未来的女主人刺激,也因为猜测单娆还不知道房子的事而不想给她太多惊喜。

    在边学道心里,如果要列出一个最不想接的电话名单,严教授绝对榜上有

    因为对边学道来说,写论文实在不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好在,这次严教授找他不是让他写论文。

    但比写论文还让人快乐不起来,他让边学道参加一个辩论会。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暑假里,已经小有名气的严教授接受中部一所大学的邀请,与一同受邀的几名教授一起,联合举办了一次面向社会的名师讲坛。

    严教授肚子里本来就有真材实料,不过是缺一个成名的机会。现在厚积薄发,他的几次演讲都很成功,在那所大学收获了不少崇拜者,也在两所学校之间搭起一座交流沟通的桥梁。

    开学之后,对方学校派出一支18名优秀学生组成的交流团到东森大学交流学习。

    这些学生的学习、动手、动嘴能力都是一流,无论做实验、还是英语交流会,在几次两校学生较劲的场合上,把东森大学的学生弄得灰头土脸。

    当然,不是东森大学的学生素质和实力不如对方,而是对方根本就是一支特种部队,几次跟他们较劲的却都是常规军。

    严教授很郁闷,好好的两校交流,弄得鸡飞狗跳,现在的情形完全不是他想要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伙学生刚刚消停几天,本地一个企业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出钱赞助市内几所高校,想要举办一场校际辩论赛。

    这伙学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听到消息后,要求让他们先和东森大学辩论队来一场热身赛,聊以助兴。

    严教授这个气啊助兴?谁用你助兴了?

    对了,项庄舞剑的说辞也是助兴。

    年轻人,争强好胜可以理解,严教授实在有点摸不清这次来的交流团究竟打了什么激素。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客,人又是他勾来的,他摞不了挑子。

    没别的办法,严教授就琢磨着找人在这次辩论赛上挫挫对方锐气??墒撬睦镉置坏?毕竟东森大学向来不以辩论著称,这方面人才的关注和培养力度也不够。

    不得已,严教授把辩论赛改成辩论会。

    虽然“会”和“赛”骨子里完全是一回事,但不管怎么说,看上去没那么针锋相对了。能说得过固然好,说不过他们,也当“以嘴会友”了。

    人选上,又出难题了。

    东森大学两个最优秀的辩手,今年刚好毕业离校了。剩下的青黄不接,实力参差不齐,都是爱好者级的,离专业级差好远。

    可是来的那伙小兔崽子,要说最厉害的,八成就是嘴皮子。

    严教授搓着脑门想:不出奇兵的话,到时场面弄不好会很惨。

    可哪里找奇兵呢?

    严教授的目光在办公室里游走,落到发表论文的刊物上时,严教授眼睛一亮——边学道

    严教授一条一条地梳理:

    首先这小子论文写得好,这说明大局观强。

    其次,他还给报纸写过新闻评论。这是前阵子严教授帮边学道发稿子,事后好奇,上网搜了一下名字,搜出二十多篇署名边学道的评论才知道的。既然写的评论能被报纸看中,逻辑和条理性八成是差不了的。

    虽然能写的人不一定能说,但从对方语句、逻辑中找毛病的眼力和思维估计还是有的。在严教授眼里,评论就是揪着新闻热点一顿狠。

    这简直和辩论殊途同归

    看着对面如坐针毡的边学道,严教授耐心地劝他:“没参加过辩论赛也没关系,就是说嘛”

    边学道挪了一下屁股说:“严老师,不是我怯阵,真的是没经验、没把握,您看看再想想别的人???”

    严教授还是那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小边啊,你有口吃的毛病吗?”

    边学道想说“有”,但一想自己跟严教授打了这么久交道了,就摇头说:“没有?!?br />
    严教授继续问:“你跟别人抬过杠吗?”

    边学道点头说:“抬过?!?br />
    严教授用手在老板椅上一拍:“这不就结了,差不多嘛”

    边学道苦着脸说:“严老师,真不一样,差好多的?!?br />
    严教授忽然转了话题:“小边啊,你知道上次帮你发稿子,我找了多少关系吗?”

    边学道摇头。

    严教授说:“你那个稿子是不错,但里面意气太重。我找的人家报社的副总编,他亲自执笔帮着改过,才是最后见报的样子。你啊,这事是不是得感谢我一下?”

    边学道听严教授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直接邀功卖好,说明老严也是真没招儿了。

    边学道叹了口气说:“好吧,辩论会我上??墒?严老师,您可得提前把辩论题目告诉我啊,让我有个准备?!?br />
    严教授听边学道答应了,这才摸起茶杯,狠狠喝了一口说:“这个还真没有。我和几个外校当评委的教授商量好了,不提前准备题目,就从辩论当天的热点新闻中随机抽,抽到哪个算哪个,公平合理,

    完全看平时积累和临场发挥?!?br />
    严教授说:“我看过电视上的辩论赛,一人手里一张卡,不少话都是准备好的。那不算本事,咱们要搞,就搞别人没搞过的,搞绝的?!?br />
    边学道出了严教授的门,一路都在腹诽:“绝,真他娘绝,简直绝极了。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