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360章 人间实苦

俗人回档 第1360章 人间实苦

    张丽离开后,樊家进入“平静期”。

    樊青林一夜之间沉默了很多,樊妈妈则把所有心思用在孙子的心理健康上。

    跟张丽回成德办完离婚手续,回燕京次日,樊青林把屋里的烟和酒全丢进了楼梯间的垃圾桶,也没公开说戒,只是确实再没见他碰过。

    儿子的变化让樊家老两口既欣慰又伤感,两人怎么也想不到,一直长不大的儿子,结婚没让他成熟,生子没让他成熟,反倒是离婚让他成熟了。

    不管怎么说,樊青林的变化是好的,当然,前提是他能坚持住。

    哥哥的变化传到樊青雨耳朵里后,她在家想了三天,最终打电话给房屋中介,说房子不卖了。

    毕竟一奶同胞,毕竟当年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了樊青雨,如果这次樊青林真能脱胎换骨,樊青雨心里还是愿意拉哥哥一把的。

    至于手头缺钱,先找詹红周转点,然后重操旧业接点室内设计的私活开源。

    樊青雨开口借钱,詹红很痛快地拿出30万。

    接过银行卡,樊青雨看着詹红问:“你俩又换车,又养孩子,这是把家底都给我了吧?”

    詹红笑盈盈地说:“家里还有应急钱?!?br />
    把卡推回给詹红,樊青雨说:“不用这么多,先借我10万就够了?!?br />
    没收卡,詹红拿起勺搅动咖啡说:“我虽然不上班,但好歹洪剑有稳定收入,家里的一些投资也有进项。你现在坐吃山空,还要养好几口人,先用着吧,等宽裕了再还我?!?br />
    想了想,樊青雨点头说:“那好吧,你俩要是缺钱跟我说?!?br />
    詹红听了,眉开眼笑地说:“就等你这句话呢,先记下了?!?br />
    把银行卡装进钱包里,樊青雨说:“换个地方,吃顿好的?!?br />
    “吃顿好的?”詹红意外地问。

    “嗯?!狈嘤晔掌鹎担骸拔蚁衷谝恢芷咛斐晕逄烨嗖?,很少吃肉?!?br />
    放下咖啡杯,詹红说:“不是吧,钱紧成这样?”

    “你想哪里去了?”樊青雨抬手招呼服务生结账,收拾东西说:“已经吃习惯了?!?br />
    “你也不是模特,整天吃青菜干什么?”

    话说出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詹红脸上露出了然的表情。

    樊青雨确实不是模特,可她得用比超级名模更高的标准自律。

    超级名模用好身材征服T台,征服摄影师,征服时装设计师,征服时尚杂志,征服奢侈品广告商,征服篮球、足球、影视巨星,她们一路征服,所图的不过是赚些钱,觅一个好归宿。

    而樊青雨呢?

    她越过中间N个环节,直接攀上了一个巨富。

    诚然,边学道更像一棵可以依靠大树,算不上是归宿,可那又怎么样呢?

    多少名模跟体育巨星孩子都生了,对外依然是“女友”头衔。

    换句话说,顶级名模,凡是未婚的有一个算一个,边学道这样的单身富豪勾勾手指头,有他勾不到的吗?

    世界上的事,用数据说话最直观。

    全世界范围内,跟边学道拥有差不多财富,像他一样单身未婚的“顶级钻石王老五”,明里暗里的全算上,往多了说,不超过100人。而如果再加上“高大英俊”、“财富掌控者”和“社会影响力”等限定,凑出50个人来都难。

    把世界人口总数按50亿算,边学道是标准的“亿里挑一”。

    那么长的美丽的女人呢?

    有多少?数得过来吗?

    二者相比,谁是稀缺资源?

    再说樊青雨,她出身普通,貌不出众,能走进边学道的圈子纯属“走大运”,她的造化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

    然而靠上边学道并不等于万事大吉。

    边学道需要的,樊青雨能给的,樊青雨和詹红姐妹俩都心知肚明。

    说句最直白的,樊青雨最拿得出手的“亮点”是比例匀称,不胖不瘦,身材完美。

    如果樊青雨不节食,不运动,养出一圈肚腩,养出一身肥肉,惹得边学道一看就没了兴趣,樊青雨后半生的荣华富贵还有着落吗?

    所以,樊青雨一周七天吃五天青菜,不是她喜欢自虐,而是她清醒地知道怎样的自己才能让边学道更喜欢她一点,或者说让边学道对她的留恋更久一点,因为即使樊青雨再怎么自我催眠,她也不相信自己能跟在边学道身边一辈子。

    没错,不可能相守一辈子!

    话说回来,就算找个“老实男人”领证结婚,又有谁能保证可以携手白头?

    咖啡厅里。

    姐妹俩付完钱,走出门,坐进蓝色卡宴里。

    看着樊青雨按下启动键,詹红问:“去哪?”

    拨动转向灯,樊青雨打方向盘驶出车位:“去江南春?!?br />
    詹红侧着头说:“她家味道并不怎么样?!?br />
    看着路面,樊青雨说:“可是这家店养出一个身家10多亿的女富豪?!?br />
    “女富豪?”詹红靠在椅子上哂道:“她跟你家男神比,不过一厨娘?!?br />
    车子驶上主干道,樊青雨笑着说:“请你吃就别挑了?!?br />
    “好吧!我客随主便?!?br />
    车里静了一会儿,詹红忽然开口问樊青雨:“想没想过要个孩子?”

    詹红说完,樊青雨握方向盘的手紧了几分,半晌,她淡淡地说:“这事不由我?!?br />
    “可你得为后半辈子打算??!”

    樊青雨脸上露出含义复杂的微笑:“凡事有舍有得,甘蔗没有两头甜?!?br />
    ……

    ……

    墨西哥城。

    站在客厅里接完一通电话,于今蹙眉想了几秒,回身看着正用刀削苹果的艾峰说:“小伍传信回来,姓聂的TW人突然离开,看样子要跑,他们正在后面跟着?!?br />
    放下手里的苹果,艾峰看着于今问:“你想怎么办?”

    是??!

    怎么办?

    招兵买马,招兵买马,兵招来了,马还没着落。

    墨西哥国内的武器,90%是从美国枪店里买出来然后偷运到墨西哥的,这些枪支绝大多数掌握在游击队员、贩毒分子以及地方豪强手里,余下在黑市里流通的,大多是口径不大的手枪、猎枪和残次二手货。

    于今和艾峰想在墨西哥大干一场,他们需要的是重火力、大威力枪支。

    特别是艾峰,点名要FN57手枪、AR-15自动步枪、M4卡宾枪、56式冲锋枪和G3/SG1狙击步枪、AS50狙击步枪,前面几种枪不提,最后两种枪在黑市上淘到的几率微乎其微。

    没办法,两人开始通过各种途径联系军火中间人。

    无论于今还是艾峰,在墨西哥都没有人脉,两人能做的只有广撒网,然后跟对方斗智斗勇。

    经过几轮筛选,一个在墨西哥当地颇为活跃的聂姓军火中间人拿到了于今手里的订单。

    因为于今要的装备有些在市面上基本买不到,加上量比较大,一般人根本吃不下,聂姓中间人一口收了于今六成预付款,并提前预收了两成的“中间费”。

    于今给了!

    不给不行,纯卖方市场。

    结果……于今派去悄悄盯着聂姓中间人的手下传信回来说对方似乎要跑。

    这怎么办?

    报警?

    跟警察说我找对方买能装备一个连的军火,对方收了钱要跑路?

    估计姓聂的没抓到,于今先被军队包围了。

    好吧……在无法无天之地,只有无法无天的人才能生存。

    看着艾峰手里的刀,于今眯起眼睛说:“不见点血,在这地界怕是站不稳脚跟?!?br />
    艾峰听了点头说:“那就别犹豫,打他们个措手不及?!?br />
    于今沉吟了一下,冷静地说:“家里留四个人,剩下的都去,务必不放跑一个?!?br />
    艾峰走到柜子前,拉开门,从里面拿出两件防弹背心说:“都穿上,以防万一?!?br />
    两人正说着,身穿睡裙的林思从楼上走下来,隔着老远就能闻到沐浴液的香味,很显然刚洗完澡。

    走到近前,林思看着往身上套防弹背心的于今问:“你们要去哪?”

    两人已经正式从伙伴升级为情侣,于今也就没隐瞒:“牵线买枪和装备的TW人拿了钱想跑,幸亏我多个心眼,安排人盯着他?!?br />
    好吧……

    不用再继续问,只看于今穿防弹背心的举动,就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缓步走到于今面前,林思抬胳膊搂着于今的脖子说:“你多加小心?!?br />
    见艾峰已经背过身,于今把手伸进林思的睡裙里面,发现林思没穿内衣,他咧嘴掏摸了几把,说:“乖乖在家等我,我很快就回来?!?br />
    一个小时后,墨西哥城城外21公里处,于今率领的五辆车逼停包围了聂姓军火中间人乘坐的大切诺基。

    看见于今的阵仗,聂姓中间人知道火拼己方肯定吃亏,于是他脸上堆出笑容,走下车说:“于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于今也走下车,看了一圈四周的环境,说:“在城里待久了,想出来透透气,没想到这么巧就碰上了?!?br />
    聂姓男人移走目光,笑着说:“是很巧?!?br />
    于今见了,伸手在聂姓男人眼前晃了晃,说:“Hello,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聂姓男人强笑着说:“你带这么多人……”

    于今问:“有意见?”

    聂姓男人连忙说:“没意见?!?br />
    “那最好?!?br />
    说完“好”字,于今侧身给艾峰一个眼神,艾峰领着几个人举枪包围大切诺基,大声说:“手放头顶,全下车?!?br />
    “于生,你这是什么意思?”聂姓男人绷不住了,瞪圆眼睛问于今。

    大切诺基旁。

    见车里的三个人要掏枪反抗,艾峰没有丝毫犹豫,扣动扳机,直接开火。

    “砰!”

    艾峰一动手,另外几人同时开火——“砰砰砰!砰砰砰砰!”

    枪火飞溅,弹壳落地。

    大切诺基车里的三个人一枪没开出来,全被打成了筛子,火药味瞬间随着空气弥漫开来,既暴烈又悠长。

    回头看了一眼车里手下的惨状,聂姓男人脸色煞白,指着于今说:“我们是三竹帮的人,你……”

    这时,艾峰手下的人检查完车上三人的伤势,从车里找出两个皮包。

    打开皮包,一个里面赫然装满了,一个里面全是个人物品。

    于今见了,掏出枪顶在聂姓男人的脑袋上说:“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聂姓男人深吸两口气,说:“今天是个误会!你放我走,我保证不追究,不然帮里查到是你做的,肯定要报复?!?br />
    于今听完,抬头看着天空说:“今晚的星星很亮,可惜你再也看不到了……”

    “砰!”

    ……

    ……

    两个小时后,于宅二楼。

    在林思身上发泄掉最后一丝狂躁,于今仰面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天花板。

    像鱼一样游到于今身上,林思手捏一缕自己的头发,在于今胸膛上轻轻拂扫,嘴上小声说:“我真的想让你喜欢我?!?br />
    伸手在林思屁股上拍了一下,于今说:“我还不疼你吗?”

    林思腻声说:“每次你都弄疼我?!?br />
    “那下次我轻点?!?br />
    静了几秒,林思用更小的声音说:“最近我发现……下面……不像之前那么粉了?!?br />
    于今笑着说:“正常现象,活塞运动多了,都会产生积碳?!?br />
    林思:“……”

    沉默半晌,林思开口问:“你有喜欢的女人吗?”

    “有!”于今干脆地说。

    “你打算去找她吗?”

    “她跟一个脚踩七彩祥云的猴子跑了,追不上了?!?br />
    同一时间。

    墨西哥城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三楼,钱虓打完一通国际长途电话,麻利地关机,拿出电话卡丢进马桶里,放水冲走。

    坐在马桶盖上,钱虓从兜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着,静静地吞吐。

    刚刚这个电话打出去,他不仅要失去一个心腹兄弟,同时还意味着彻底不能回头。

    可就算这条路不能回头,钱虓还是要走,因为他需要钱。

    钱虓要钱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背后那些跟了他几年、十几年的线人,和已死线人的家属。

    他曾经发过誓,只要他活着一天,就要供线人家属日常生活开支,不让他们的妻子女儿流落风尘。

    现在,除了搭上边学道这条线,钱虓再找不到能支撑起他誓言的财源。

    另外一个让钱虓下决心的因素是于今在墨西哥的动作表明边学道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越有野心的人越需要鹰犬,钱虓自认是一个很不错的鹰犬,所以他知道于今不会拒绝。

    对钱虓来说,半生在地狱里行走,他不介意从17层换到18层。

    人间实苦,爱特么几层几层。

    (本章完)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