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现代都市 > 俗人回档 > 第1288章 好妈妈,好爸爸

俗人回档 第1288章 好妈妈,好爸爸

    董雪没睡,在房间里一边看杂志一边等边学道,她不在楼下一起等,是受不了四个老人关切的目光和翻来覆去的询问。

    正看得无聊,门外传来上楼的脚步声。

    尽管实打实相处的时间不长,董雪还是第一时间分辨出上楼的是边学道。

    丢下手里的杂志,光着脚跳到地板上,赤脚冲到门前,打开门,正好看见迎面走来的边学道,董雪“呀”的一声欢呼,乳燕投怀似的扑到边学道身上。

    董雪这个动作着实吓了边学道一跳,他双臂发力,稳稳接住孕妇,压着声音说:“轻着点,被楼下看见你这样,心脏病都吓出来了?!?br />
    董雪整个人挂在边学道身上,开心地说:“想你了嘛!”

    小心翼翼地把董雪放下,发现董雪光着脚,边学道重又把她抱起来,大步走进房间,直接朝床走去。

    董雪见了,双臂搂着边学道脖子,故意说:“喂喂,你要干嘛?我现在是?;ざ?,要轻拿轻放,书上都说了,前三个月不能碰?!?br />
    俯身把董雪放在床上,边学道假装板着脸问:“刚才是谁一蹦三尺高?”

    懒懒地躺在床上,董雪笑眯眯地说:“那是情不自禁?!?br />
    回头找了把椅子,搬到床前坐下,边学道握着董雪的右手说:“要当妈妈了,什么感觉?”

    董雪傻傻地摇头:“没感觉?!?br />
    边学道问:“医院的医生怎么说?”

    董雪依旧摇头:“没说什么?!?br />
    两个时空都没有当爸爸经验的边学道无语了几秒,问道:“医院不是要拍b超吗?不是会有影像吗?”

    这下轮到董雪无语了,她看着孩子爸爸说:“日子太短,b超还看不到,只是验了血,看数值确定的?!?br />
    回忆了一下,边学道问:“难道真是小年那天晚上?”

    董雪双颊微红,眼神儿往边学道身后的墙上飘,说:“看医生标注的日期,好像不是小年……是聊人生那次?!?br />
    聊人生……

    “哪天都好,要是真叫小年,我还真不好跟一个朋友解释?!北哐У佬ψ潘低?,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董雪:“在香港路边看见的,随手买下来?!?br />
    董雪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把老式木梳,木梳材质不算名贵,亮点在于上面雕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凤凰。

    拿出木梳在头上试了试,董雪高兴地说:“我喜欢这个礼物?!?br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需要倒时差的边学道精神奕奕,反而是董雪,吃完早饭补了一觉,上午靠在边学道身上看电影,结果没看上半小时,又睡着了。

    中午,董雪精神饱满地开车带着边学道在自家葡萄园外围转了两圈。

    在一处路口停车,董雪指着葡萄园说:“酒庄立世几百年,酿酒工艺固然重要,但这里才是根本?!?br />
    不待边学道开口,董雪接着说道:“一流酒庄,必定有一处一流的葡萄园,这处一流葡萄园的独特风土,也就是葡萄园所在地块的土壤结构、排水性、坡度、朝向、海拔高度,以及葡萄园周边的森林、河流、湖泊、山脉等要素构成葡萄园的‘微气候’,决定葡萄的品质和酒的特质?!?br />
    说到兴头上,董雪扭身朝身后一指,说:“拿梅多克来说,‘微气候’的差异让左岸的酒庄哪怕种植同样品种的葡萄,也会酿出风格迥异的葡萄酒,例如芬芳迷人、细腻精炼的margaux(玛歌),厚实而雅致的st-estephe(圣埃斯塔菲),囿润柔和、回味悠长的st-julien(圣朱利安)……”

    就在边学道听得迷迷糊糊时,董雪说出了此行最核心的一句话:“咱家酒庄什么都好,但有一点,葡萄园太小。葡萄园小,既限制了产量,还使得酒庄应对大气候、病虫害、水土流失的抗风险能力很低……所以,等孩子出生后,我准备四处走走看看,遇到合适的葡萄园在售就买下来,最差也要把葡萄园规模扩到同档酒庄平均线以上?!?br />
    说到这儿,董雪看着边学道问:“你支持我这个想法吗?”

    明白了??!

    原来是怀孕让董雪的母性意识爆发,开始为自己的孩子做长远考虑。

    在董雪的意识里,不论未来怎样,这个酒庄都有自己孩子的一份,把酒庄做大做强,也就等于给自己孩子多留财富。

    想通此处,边学道当即点头说:“我支持你?!?br />
    董雪听了,探身在边学道左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拉着他上车,说:“系好安全带,我带你去个地方?!?br />
    边学道没想到董雪带他来的地方这么远。

    车沿着a63、a600号高速公路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前半程是董雪开,后半程边学道接手开,一直开到目的地archa(阿卡雄)。

    边学道没来过阿卡雄,长居波尔多的董雪前前后后来过五六次,所以指起路来很是门儿清。

    以为到阿卡雄就可以了,没想到董雪指挥边学道继续开。

    往南又开了差不多七八公里的样子,董雪指着被松树包围的停车场说:“到了?!?br />
    停车,下车走几百米,边学道看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匹拉沙丘(dune-du-pilat)。

    见边学道直接就要爬沙丘,董雪拉住他,指着旁边卖咖啡和三明治的快餐店说:“我饿了,不吃东西走不动了?!?br />
    15分钟后,吃饱的两人顺着水泥楼梯往沙丘顶部走。

    一边走,董雪一边说:“沙丘不稀罕,稀罕的是沙丘顶的风景?!?br />
    然后……

    走完190级台阶、站在沙丘顶部的边学道瞬间明白董雪话里的意思了。

    一边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一边是郁郁苍苍的葱翠森林,再配以白云、蓝天、黄沙、蜿蜒海岸……

    语言难以言说的辽阔壮美一览无余地铺陈在眼前,让人的心灵平生悸动。

    也许是走累了,董雪就地坐下,拍着身旁的沙子说:“你也歇一歇?!?br />
    边学道看着前面说:“那边更高,视野更好?!?br />
    董雪没起身,伸直双腿说:“那边风大,我怕我受不了?!?br />
    边学道听了,在董雪身旁坐下,问:“你经常来这里?”

    董雪点点头:“我总觉得这里的一切含有某种寓意?!?br />
    边学道扭头看着董雪问:“什么寓意?”

    董雪不答反问:“你心里有没有看见大海就会想起的某个人?”

    看见大海想起某个人?

    电光石火间,边学道脑海里浮现出胡溪的音容胡溪第一次跟他借火时的样子;胡溪撞死向斌后两人在市局小屋里见面时的情景;两人视频时胡溪摇着红酒杯说“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时的样子;胡溪躺在病床上看着边学道说“我知道你喜欢看我的眉毛”时的样子;涂指甲油时笑得浑身发软的样子;安详地躺在病床上仿如睡着的样子;还有他亲手抛进大海里的指甲油瓶……

    见边学道愣神,董雪没有追问边学道想起的是谁,她转而说:“等肚子里的宝宝出生、长大,我会教他(她)三件事交简单乐观的朋友,看厚重明亮的书,做让心灵平静快乐的事。人活一世,不要总是急急忙忙地往前赶、往上爬,而是记得调整,停一停,想一想,什么最重要?!?br />
    抬手搂着董雪的肩膀,边学道认真地说:“你会是个好妈妈?!?br />
    看着边学道的眼睛,董雪两眼璀璨如星:“你也会是个好爸爸?!?br />
    好爸爸!

    是个好爸爸??!

    海风渐起,并肩坐在沙丘上看远天的日落,一个念头倏然在边学道脑海里划过也许该立遗嘱了。

    他正想着,身旁的董雪悠悠地说:“直到第六次来这里,我才想明白这里的寓意是什么……是共存!”

    ……

    ……

    墨西哥城。

    于今家地下靶场里,艾峰手持柯尔特m2000打出第九个靶心后,站在一旁的于今彻底服了。

    看见艾峰摘下隔音耳罩,于今跟着拔出耳塞,说:“行啊老艾,这枪法可以??!你试没试过狙击枪,准头怎么样?”

    把m2000的弹夹退出来,艾峰放下枪说:“只用过改装步枪,没摸过专业狙击枪,估计不打几百发适应不了?!?br />
    拿起艾峰打过的靶纸看了又看,于今感慨地说:“说实话,你这天赋技能点的有点歪。幸亏你跑去非洲了,这要是在国内那家什么网站窝一辈子,估计到老死那天你都不知道自己身体里藏着神枪手基因?!?br />
    “算不上神枪手?!卑寤疃滞笏担骸拔艺舛际嵌ㄎ话?,论实战应变,比军队出来的老兵差远了?!?br />
    放下靶纸,于今摇头说:“没关系,咱们慢慢来。我先想办法给你淘两支美式狙击,你练练准头,等狙击摸熟了,用处很大?!?br />
    艾峰听了,看着于今不解地说:“你要在这边干什么?还用得着狙击这种战术武器?”

    于今笑嘻嘻地说:“你没玩过射击游戏吗?狙击打的又远又准又狠,谁遇见都是又怕又恨。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我能搞别人别人搞不到我的感觉,想想都开心?!?br />
    “开心?”艾峰一脸严肃地说:“乱战还好,不然这枪一露头肯定第一个被集火,你那么喜欢搞,我教你用枪,你自己搞好了?!?br />
    被集火……

    于今听了一哆嗦,缩头说:“那还是算了!对了,你约的人什么时候到?”

    ……

    ……

    (ps:家母手术很顺利,开始恢复更新,再次感谢大家的理解和祝福。)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