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八十九章 乱中商机

寒门枭士 第六百八十九章 乱中商机

    与河东路宋军在雁门关、飞狐陉和井陉连续成功阻击金兵不同,宋军在河北路的抵抗可以用屡战屡败来形容,种师中率领的三万中路宋军遭遇两路金兵夹击而被迫迅速南撤,但还是在深州饶阳县被完颜宗望的大军追上,种师中率军奋起反击,却最终在一万铁骑的反复冲击下溃退,宋军惨败,几乎全军覆灭。

    而副都统完颜阇母率五万大军一路烧杀奸***北各州纷纷沦陷,三天后,完颜阇母的五万大军便杀到了大名府,镇守大名府的五万厢军不战而溃,大名县满城逃亡,仓惶之下,坐镇大名府的郓王赵楷化妆成平民逃出了城。

    但金兵铁骑并没有进攻大名县,而是转道杀入博州,金兵铁蹄抵达了黄河北岸。

    ..........

    河北三路宋军惨败,金兵铁骑抵达黄河的消息传到了京城,正在主持朝会的天子赵佶在大殿上当场吐血晕厥,被抢救入深宫,整个朝野都陷入了极度惶恐不安之中。

    京城内一片风声鹤唳,撤离京城的风潮已从之前的少数人私下进行,开始变为大规模的公开撤离,几乎所有有钱人家都在南方寻找退路,白银价格已突破了一两白银兑换五千文的高价,达到五千五百文兑换一两白银,而黄金更是有价无市,连黑市里也换不到黄金。

    李大器这几日颇为忧心,汤正宗去汤阴县至今还没有回来,虽然金兵还没有杀到相州,但听说黄河北岸已经找不到渡船,汤正宗很可能会失陷在乱军之中。

    中午时分,李大器和往常一样来到虹桥茶酒楼,茶酒楼的生意依旧火爆,商人都想从茶酒楼得到最新战况消息,当李大器上楼时,很多商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问道:“李员外,河东路那边有什么消息?”

    河东路是由李延庆坐镇的消息早已传遍了京城,而李延庆是宝妍斋小东主的身份也早已被人所知,所以当李大器出现时,很多人都想从李大器这里打听到一些内部消息。

    李大器连连拱手道:“各位,我也和大家一样,对河东路的情况一无所知?!?br />
    李大器解释了半天,众人这才散去,他来到自己的固定位子坐下,对面万氏米行的张大掌柜笑道:“李员外言不由衷??!上次你还给我说,你和太原宝妍斋之间有鸽信来往?!?br />
    “张掌柜误解了,现在太原那边已经没有鸽信出来,听说所有的信鸽、信鹰都已军控,最多是单向送信,把京城的消息送到太原,所以我没有说谎,太原的情况我真的不知情?!?br />
    “原来如此,看我是我误会了?!?br />
    李大器又问道:“万氏米行已经撤完了吗?”

    张大掌柜苦笑一声,“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你们东主的家眷不是撤了吗?”

    “就只有家眷撤了,其他人都在呢!家大业大,几十年积累的财富难道就不要了吗?”

    “也是,现在最重要的倒不是撤退?!?br />
    前段时间最重要的是撤走家眷,现在已经进入了深度撤退,那就是财产撤退,宋都东京积累了大宋近一半的财富,宦官世家和皇亲国戚手中积累了大量财富,以土地、房宅以及铜钱等方式沉淀下来。

    所以当战争来临时,人人都想把财富置换成便于携带的财宝,金银珠宝等等高价值的物品就成为所有人追逐的目标,首先消失的是黄金和珠宝,稍微量大的白银就成了众人追逐的目标。

    现在谁手上有黄金白银,谁就能用低价购置宝贵的资源,不过迁都的传闻越来越盛,使京城的房价已经一落千丈,当初五万贯钱五亩的宅子,现在只要一千两银子就能买到。

    对商人而言,不动产已经没有人稀罕,现在大家追逐的是黄金白银,每个大商人手中,谁没有几十万贯钱的沉淀,怎么把这些钱安全转移,才是现在最主要的撤离。

    “你东主兑换到多少银子?”李大器喝了一口茶问道。

    张大掌柜摇了摇头,“现在到处都换不到银子,东主都要把我逼疯了,李东主能不能匀我一点?我用一比七和你兑换!”

    李大器也苦笑道:“不瞒大掌柜,我现在手中也有十几万贯钱换不到银子,损失惨重??!”

    “李员外说笑了,恐怕京城内最有眼光的人就是李员外了,李员外在五年前就开始兑金银了,不像我家东主,近百万贯钱砸在手中,那才叫欲哭无泪?!?br />
    张大掌柜长叹一声,“算了,我再去拜托一下钱铺吧!”

    张大掌柜起身走了,李大器喝了几口茶,这时,他对面又坐下一名中年男子,李大器目光一挑,顿时愣住了,“向刺史!”

    这位向刺史是向皇后之侄,名叫向纶,官任徐州刺史,当然只是担任虚官,向家是京城第一富豪,向纶就是向家京城产业的执掌者,在向家地位很高。

    李大器和他认识,是当初出售御街宝妍斋时打过交道,御街宝妍斋当初卖给向家一万两黄金,今天回头再看这笔买卖,简直让人震惊,据说有人愿意用一百万贯钱

    兑换一万两黄金。

    “李员外,好久不见了!”向纶微微笑道。

    “向东主,好久不见了?!崩畲笃餍ψ诺愕阃?,他心中有点嘀咕,莫非御街店铺向家后悔了?

    “我刚才去了宝妍斋,店里人说你可能在这里,所以我又赶来了?!?br />
    “向东主找我有事吗?”

    向纶点点头,“我想和李东主做个买卖!”

    “向东主也想买宝妍斋胭脂?”

    “不是,我刚从杭州钱塘县回来,我打算在西湖边买地,结果发现去晚了,西湖边的土地早就卖完了,我问了官府,得知李员外是西湖最大的地主,拥有两千亩靠湖边的土地,李员外能不能转让给我们向家三百亩,我愿意一千两银子一亩的价格购买?!?br />
    李大器当时是在方腊刚撤出杭州时买的土地,当时西湖边的地价是历史最低,只有十贯钱一亩,十贯钱也就七千七百文,一两银子多了一点,现在向家愿意以近千倍的价格购买,足见杭州土地价格上涨之猛烈。

    李大器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小心翼翼问道:“迁都已经定了吗?”

    向纶向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宫里传出消息,官家已决定把南京迁到杭州,应天府去除京号,这是绝密消息,切不可外泄?!?br />
    李大器犹豫了一下,如果真的迁都到杭州,千两银子一亩地还是略微便宜了,那可是西湖边??!

    向纶又笑道:“我也不会白买李员外的土地,李员外前几天不是想买矾楼吗?我可以搭个桥?!?br />
    李大器倒不是想买矾楼,而是想买矾楼这块牌子,他想在杭州再修一座矾楼,现在房价暴跌,李大器已经出手买了不少宝贵的资源。

    比如御街朱骷髅茶馆,李大器以五千两银子的价格买下来了,当然五千两银子并不是买茶馆,他买的是这块牌子,也就是说,他也可以在京城修建一座同样的朱骷髅茶馆,还有曹婆婆肉饼的牌子以及配方,他也用五千两银子买下来。

    这些都是百年老牌子,平时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宝贵资源,这个时候对方急需白银,便终于松了口子。

    但李大器最想买的是矾楼,他接触过几次,都被矾楼拒绝了,如果是普通商人的资产,倒有可能交易,但矾楼明显不是,李大器打听到,矾楼的背景是柴家,甚至和当今天子也有点关系,他只好死了这条心。

    李大器听说向纶愿意搭桥,他精神一振问道:“柴家愿意卖了?”

    向纶笑了起来,“矾楼三年前就不是柴家的产业了?!?br />
    李大器也似乎明白了什么,试探着问道:“莫非是你们向家?”

    向纶笑道:“确实如此,不过矾楼这块牌子向家也不可能全卖,我可以转让给李员外一半,我和李员外在西湖边合伙修建一座新矾楼?!?br />
    “那什么价格呢?”

    向纶不慌不忙道:“我可以送一半矾楼的份子给李东主,分文不取,条件只有一个,李员外西湖边的土地卖五百亩给向家,还是刚才的价格?!?br />
    向纶的盘算打得极精,西湖边的住宅土地早已被瓜分一空,基本上都被权贵买走,但最大的地主却是李大器,现在李延庆在河东路手握重兵,向家也不敢用权势施压,他只能用利诱,商人嘛!只要价格给得高,李大器一定会考虑,向纶甚至把矾楼也送一半给李大器?!?br />
    李大器沉思了片刻道:“可以卖给向家五百亩土地,但我想用黄金交易!”

    向纶立刻欣然答应了,“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