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曲江瓦子

寒门枭士 第六百五十五章 曲江瓦子

    虽然曹蕴今天并没有去逛瓦子的计划,但第一天晚上府中却无法开灶,众人不得不去外面的酒馆里吃饭。

    官宅出门便是一条小河,小河两边用青石砌成堤岸,沿河一路种满垂柳,非常干净,李延庆带着家人沿着小河缓行,他指着河对面一座大院里笑道:“那里是曲江乐坊,专门学习音乐的学堂,大约有百余名学生,很多都是宦官人家的女儿,娇娇和宝娘可以去学一学?!?br />
    娇娇不由撅了一嘴,小声嘟囔一句,“刚刚从京城的火坑里跳出来,又要推我进虎口,我才不干!”

    曹蕴听见了她的嘟囔,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娇娇,我可是给爹爹保证过的,在京兆你必须继续读书,在家读也好,在外面读也好,都随便你,但就是不能让你放羊!”

    曹娇娇不吭声,宝妍拉了拉她的手,晃了晃笑道:“娇娇姐,我们一起读书,一起养鸟好不好?”

    听到后一句话,娇娇的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瓦肆中一定有卖鸟的铺子,我们等会儿去逛逛!”

    众人沿着小河走了约两百步,便到了曲江瓦子的西南口,曲江瓦子在京兆的五座瓦子中排名第二,整个瓦子占地约两百亩,从高空俯览,瓦子呈‘回’字型,由里外两部分组成,对外有八座门,正门是在北面,西南口是卖花鸟鱼虫的场所,人不多,也比较幽静。

    曹娇娇肚子也饿了,暂时顾不上去看鸟,不过她已经找好了门路,准备回家时带宝娘来买鸟。

    穿过花市,喧嚣热闹的气息立刻迎面扑来,只见两边挤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铺子,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这时,十几名亲兵跑上前,将两边行人拦住,李延庆便带着家人走进了正对面的曲江别院酒馆。

    酒馆很大,大堂内坐满了宾客,但他们不用进大堂,而是走旁边的楼梯,直接进入二楼的一间雅室内,雅室内点了两只炭盆,使房间里温暖如春,他们一行七人,加上抱孩子的两个乳娘,一共九人,亲兵们则在大厅内用餐,其余仆妇则每人给五百文钱,自己去外面用餐。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酒菜我已经点好了,马上就送来,大家先随意坐!”

    众人纷纷摘下帷帽和斗篷,在大桌前坐下,两名乳娘则抱着孩子坐在最边上,两名侍女进来给他们倒了热茶,只等了片刻,三名酒保抬着大食笼子走了进来,将一道道菜如流水般地送上来,几壶酒也随即送了上来。

    “大书娘,我也要喝酒!”娇娇见阿姊分配酒杯没自己的份,忍不住叫了起来。

    曹蕴瞪了她一眼,“你小孩子喝什么酒,喝茶就行了,看人家宝娘多乖,什么都不说,就你意见多!”

    “宝娘是小孩子,当然不能喝酒,但人家已经长大了,可以喝一杯?!苯拷坑旨恿艘痪?,“过年的时候老爷子也准我喝了一杯?!?br />
    李延庆笑道:“蕴娘,今天这个酒是甜米酒,她和宝娘都可以喝一点,不碍事?!?br />
    丈夫开了口,曹蕴便一只酒杯递给她,“好吧!不准多喝,只准喝一杯?!?br />
    曹娇娇欢呼一声,连忙给自己和宝娘各倒了一杯酒。

    这时,李延庆站起身道:“今天为家人团圆,我们干了此杯!”

    “干杯!”众人欢呼一声,一起饮了酒。

    曹娇娇一口把酒喝干,却趁大姊不备,又偷偷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发现姐夫在看着自己倒酒,娇娇脸一红,连忙笑嘻嘻地扮了个鬼脸。

    这时,门外传来张鹰的声音,“同知和家人正在用餐,不方便外人打扰!”

    “我也不算是外人,也是李同知的同僚,特来敬他一杯酒,怎么能拒人千里之外?”

    这似乎是知府杨绪舟的声音,李延庆心中一怔,端起酒杯便起身向外走去,打开门,果然见杨绪舟和两名官员端酒站在门外。

    李延庆笑道:“杨知府怎么会在这里?”

    杨绪舟似乎喝多了几杯,满脸通红,他打了哈哈道:“这家酒楼是我舅子开的,过来捧捧场,刚才听衙役说看见李同知和家人,便过来打个招呼!”

    “原来如此,来!我敬杨知府一杯,先干为敬了!”

    李延庆举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晃了晃,杨绪舟也将杯中酒喝了,又笑问道:“弟妹怎么不出来见一见?”

    李延庆心中顿时不悦,这是怎么说话的?这种场合能随便见别人的妻女吗?

    旁边张鹰重重哼了一声,拳头捏紧了,李延庆连忙给张鹰使个眼色,又对杨绪舟身后的两名官员笑道:“吴参军和张主簿也是来敬酒的吧!”

    两名官员连忙举杯道:“我们特来敬同知!”

    “不客气,这几个月,给两位添麻烦了?!?br />
    这时,杨绪舟却踉跄着向房间内走去,“我去敬弟妹一杯酒!”

    张鹰大怒,一把揪住杨绪舟的脖领,将他硬拖了出来,狠狠推出去几步远。

    杨绪舟也怒了,“李同知,你这个手下是怎么回事,三番两次挑衅我,当我没有脾气吗?”

    李延庆冷冷道:“杨知府,你今天有点喝多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他向旁边两名官员使个眼色,两名官员心中暗骂杨绪舟酒后失礼,连忙上前一左一右架起杨绪舟,“同知,今天杨知府多喝了几杯,有点糊涂,请同知莫怪!”

    李延庆笑着点点头,“带杨知府去好好休息吧!”

    “谁说我喝多了,李同知,我还没和弟妹喝一杯呢!”

    两名官员恨不得脱下袜子堵住这个知府的臭嘴,两人一起用力,将他拖进另一间屋子了。

    李延庆冷冷哼了一声,回头拍了拍张鹰的肩膀,“下去吃饭吧!这里暂时不需要了?!?br />
    “卑职去安排两个弟兄上来!”

    张鹰快步下去了,李延庆这才回到自己桌前坐下,曹蕴笑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京兆杨知府,酒喝多了,跑来这里乱说话,我已让其他官员把他拖走了?!?br />
    “夫君这么对他说话,会不会得罪他?”

    李延庆摇了摇头,不屑一顾道:“不是我得罪他,而是他得罪我的问题,看着吧!明天一早他一定会来向我道歉?!?br />
    思思笑道:“看来夫郎在京兆府还是蛮有官威的嘛!”

    李延庆笑着摆摆手,“在京兆的官威也就一般,如果真的说起来,在嘉鱼县的时候才是官威十足,说一不二,令人怀念??!”

    众人都一起笑出声来,曹蕴指着丈夫叹息道:“你呀!真是没有出息,居然还怀念八品芝麻官的日子?!?br />
    大家又说起了嘉鱼县的趣事,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众人又喝了几杯酒,娇娇和宝娘已经吃饱,两人商量着要去买鸟,李延庆连忙叫了两名亲兵陪同她们一起去。

    这时,扈青儿端了一杯酒走到李延庆身边,抿嘴笑道:“我敬大哥一杯酒?!?br />
    李延庆笑道:“你这杯酒可不好喝,说吧!你想做什么?”

    “大哥,上次北伐时你答应过的,我在家里闷得慌!”

    “你的飞石和飞刀练得如何了?”

    “我一直苦练,一天都不敢落下?!?br />
    旁边曹蕴笑道:“青儿说得不错,她真的很辛苦,一天都没有休息,夫君给她一个机会吧!”

    李延庆想了想道:“再过几天,军中有一次比武,你也可以参加,如果大家都认可了你,那你就可以从军为将!”

    “真的?”青儿惊喜地问道。

    李延庆点了点头,又笑道:“你最好现在就露一手给我看看?!?br />
    青儿随手拾起两只酒杯,向空中一甩,一把锋利而尖细的匕首脱手而出,穿透了空中的两只酒杯,将它们牢牢钉在十几步外的木柱上。

    李延庆有点震惊了,居然能破杯不碎,这份功力就算自己也办不到,半晌,李延庆鼓掌叹道:“你可以出师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