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四十章 两相暗斗

寒门枭士 第六百四十章 两相暗斗

    蔡京是下午才来知政堂,理由是自己今天略有感恙,身体不适,这个借口对一般官员有点不合理,但对于一个已经七十六岁的老相国,却没有人敢说不妥。

    目前知政堂由四名相国组成,王黼和蔡京任左右相,剩下的两个副相是张邦昌和李邦彦,王黼控制张邦昌,李邦彦效忠蔡京,这早已是朝廷中公开的秘密,而王黼拉拢童贯和李彦为内援,蔡京则和梁师成、谭稹走得近,这也是朝中人人皆知的秘密。

    不过随着童贯被贬黜,李彦不得重用,今年开始,王黼的气焰已经没有前几年那样嚣张,很多议案他也不敢擅自做主,必须要知政堂共审后才能上呈天子。

    李延庆的报告是昨天傍晚送到兵部,兵部连夜呈给了知政堂,原本是今天上午共审,然后由王黼呈给天子,但因为蔡京感恙,这份报告也就不得不推到下午来审议了。

    “蔡相公身体好点了吗?”张邦昌在大门口讨好地向蔡京打招呼。

    蔡京心中冷冷哼了一声,这个背叛自己的浑蛋居然还有脸和自己打招呼?蔡京表面上依旧笑眯眯道:“人老了,没法子,邦昌,今天应该没什么事吧!”

    “今天有一份紧急报告,过堂后要立刻呈给天子?!?br />
    “什么紧急报告?”蔡京停住脚步,故作不知地问道。

    “是庆州那边平息羌人之乱的暴乱,昨天傍晚才送到兵部,原本打算今天一早过堂,但蔡相却正好不在,只能等下午了?!?br />
    “??!”

    蔡京大吃一惊,眼睛顿时瞪圆了,语气变得十分严厉起来,“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先向官家禀报,你们究竟是怎么安排的?”

    张邦昌心中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任何政务不得擅自禀报,必须知政事过堂的规矩不就是眼前这位相爷定下的吗?这会儿他却比谁都吼得凶。

    没办法,张邦昌只得低下头小声道:“不过堂上报,恐怕不符合知政堂年初定的规矩?!?br />
    蔡京这才仿佛反应过来,拍拍自己额头,“你不说我险些忘记了,是这个规矩,哎!人年纪大记忆力就下降了,不过.....我还是批评你,事情可以变通嘛!一共只有四个相国,实在不行,你来我府中沟通一下,我没意见,你们就递上去了,难道我就是那么顽固,一定非要参加知政堂商的商议?”

    张邦昌心中着实有苦说不出,他不敢再分辩,只能唯唯诺诺,蔡京哼了一声,“事情那么急,那就尽快过堂吧!”

    .........

    王黼终于拿到了四个相国署名的报告,便急急向宫中跑去,但不到一刻钟王黼又铁青着脸回来了,就在刚才他得到消息,枢密院的高太尉已经一早将报告送到宫里去了。

    直到这时,王黼才知道自己被蔡京卖了,虽然早报和晚报并不损害自己的利益,但蔡京显然是绊住自己,把机会给了高俅。

    “王相公怎么又回来了?”

    王黼将报告狠狠往桌上一摔,破口大骂,“老不死的混蛋!”

    王黼气得大骂起来,张邦昌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王黼气呼呼坐下,半晌道:“枢密院已经一早将报告送进宫了?!?br />
    张邦昌的脸色顿时也变得难看起来,他当然知道枢密院不能绕过知政堂擅自把奏折送入宫中,但自从上次杨麟事件高俅开了一个不好的口子后,官家居然默许了这种公然违规的行为,这让知政堂极为不满。

    好在高俅一般不管枢密院的事情,都是高深负责,而高深却做得很规矩,从不逾越知政堂,大家也算相安无事,不料在关键时刻,高俅又再次越规了,着实让张邦昌深感郁闷。

    不过张邦昌似乎也感觉到王黼发怒并不是针对高俅,倒是针对其他人,这个‘老不死的混蛋’是指谁?

    王黼狠狠瞪了张邦昌一眼,“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为什么上午没有送报告?”

    张邦昌顿时明白了,蔡京上午请病假,拖住了知政堂。

    “王相公,难道他们二人已经.......”

    “谁知道?哼!这个老东西狠毒着呢!”

    “他拉拢高俅,我们该怎么应对?”张邦昌小心翼翼问道。

    王黼冷笑一声,“说实话,他拉拢高俅,我还求之不得!”

    “相公此话怎讲?”

    “童贯对我们一直不阴不阳,无非就是瞧不起我王黼,嫌我资历浅,现在蔡京拉拢高俅,我看他急不急?”

    张邦昌呆了一下,原来王黼早就有数了,他心中暗暗佩服王黼的高见。

    这时,他又指了指桌上的报告,“那.....这份报告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本来想给官家报个喜,却被枢密院抢先了,这份报告我懒得送了,张相公,就烦请你跑一趟吧!”

    张邦昌有点为难,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左右相都不去,却让自己去汇报,官家还以自己不懂规矩。

    “这...要不在后天的朝会上提一提此事?”

    王黼其实只是心中憋了一口闷气,他当然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拖到朝会,他便起身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就在这时,一名宦官从外面跑来,“王相公,官家召你和蔡相公立刻去御书房!”

    .........

    当蔡京和王黼来到御书房,赵佶还在翻阅李延庆写来的报告,只见太子垂手站在一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蔡京心里有数,今年以来官家很少来御书房,除非是有重大事情,显然官家对平定黑党项之乱十分看重,而且太子也被召来,这里面的含义就不言而喻了。

    “老臣参见陛下!”

    “微臣参见陛下!”

    两人同时躬身行礼,赵佶笑呵呵道:“两位相公来了,赐坐!”

    有宦官搬来两张软椅,却没有太子的份,当然,太子站着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两位相国坐着就有点不安了。

    但蔡京还是老辣得多,他虽然是站着外面,但他却抢先走动,坐在里面的椅子上,外面靠太子的这张椅子只能委屈王黼来坐了。

    王黼稍微犹豫一下,却被蔡京抢了先,无奈他也只得坐下,但刚坐下,他便感觉到了太子站在自己身边的压力,王黼心中不由大骂蔡京老奸巨猾。

    赵佶却不在于他们座位的微妙区别,他扬了扬手中的报告,“这是枢密院一早送来的急报,知政堂应该也有一份吧!”

    王黼连忙把手中的报告呈上,“知政堂已经审议结束,我们也正准备呈送陛下!”

    赵佶淡淡道:“看来政政堂并不太在意此事,现在才送给朕?!?br />
    王黼看了一眼蔡京,见他半眯着眼睛一言不发,心中不由大恨,他只得低声道:“本来是准备上午审议后就给陛下送来,但正好蔡相上午感恙,所以就迟了半天?!?br />
    蔡京却淡淡一笑,轻飘飘说一句,“王相国,审议和及时报告军情是两码事,说实话,审议就算推到后天也没有关系,但向陛下报告军情却应该是第一时间,说到底还是王相公不太重视这件事,与老夫感恙何干?”

    “蔡相公,话不能这么说,年初定规矩时.......”

    王黼还想再争辩,赵佶却不给他机会,赵佶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不要再争论这件事了,说说报告吧!”

    王黼只得将满腔恨意憋回胸中,半晌道:“这份报告我们也仔细研究了,总是结局很不错,能够以谈判方式解决问题,这一点符合朝廷‘以德服人,以和息乱’的一贯立场,只是李同知有些处理方法,微臣个人觉得值得商榷?!?br />
    “看来知政堂并没有达成统一?”

    “是有点分歧,但考虑这是重要军情,所以我们觉得先过堂,把分歧放到一边?!?br />
    “那就说说吧!李同知有哪些地方处理不妥当?”赵佶把报告放到一边,不露声色问道。

    “微臣主要觉得有三点不妥!”

    王黼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蔡京,见他依旧半眯着眼,王黼便斟酌一下继续道:“第一,是杀戮太狠,黑党项本来就是小族,但他却屠杀了一万多名青壮,太凶残了,虽然黑党项也杀了不少汉人,但既然对方已经投降,那就应该宽恕,以仁义服人,我觉得李延庆的做法很不妥,甚至应该严厉痛斥!”

    旁边赵桓刚要开口,却发现蔡京眼睛半眯的眼睛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冷意,他立刻将到口的话吞了下去。

    “然后呢?”赵佶又淡淡问道。

    “第二个不妥就是对黑党项压榨太狠,他的赎买加赔偿几乎将黑党项的百年老底掏走一大半,更重要是他事先没有向朝廷汇报,就擅自和黑党项谈判,微臣觉得这是无视朝廷的举动,朝廷不能这样被动接受,必须有所表态?!?br />
    “那第三点又是什么?”赵佶还是不露声色地问道。

    “第三点就是在庆州知州林德的处理上,微臣感觉李同知完全是在包庇林德,黑党项造反作乱,林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李同知却在报告中很明显地替林德开脱,微臣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王黼前两点还让赵桓的心揪了起来,他也觉得李延庆做得有点过分,但王黼的第三点一出,赵桓立刻放心了,王黼的第三点很明显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是在针对旁边蔡京呢!

    既然你一心想给李延庆找麻烦,那就不应该再节外生枝,凭添劲敌,把蔡京推到李延庆那边去,这是极为不智的举动,以王黼的地位和官场经验,赵桓也相信王黼绝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偏偏王黼还是走出了这一步,那就不是愚蠢的问题,而是他已经被私心蒙蔽了。

    蔡京的脸色果然黑了下来,赵佶看了一眼蔡京,笑道:“蔡相公的想法呢?”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