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二十章 茶局暗示

寒门枭士 第六百二十章 茶局暗示

    次日一早,李延庆来到了曹府,他直接被领进了老太爷曹评的书房,出乎李延庆意料,房间里除了曹评外,还有曹家的另外几名重要人物,一个叫曹百川,是曹评的长侄,官任真定知府,还有曹评的长子曹俨,次子曹优、三子曹选。

    另外,让李延庆没有想到的是,高深居然也在座,李延庆当然知道曹、潘、高三家互为联姻,关系极深。

    但让李延庆之前一直困惑的是,高深虽然小了曹评和潘旭近三十岁,但他们却是同辈,后来,李延庆才从妻子口中得知,高深自幼失母,是由长姊抚养长大,两人虽为姐弟,但情同母子。

    长姊嫁给曹评为妻,把小弟高深也带了过去,实际上高深是被曹评抚养长大,他只比曹评的长子曹俨大一岁,两人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习武,名义上是舅甥,但其实和兄弟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今天高深在座,李延庆虽然一时惊讶,但立刻就不觉为异了。

    李延庆跪下给曹评行了大礼,曹评笑道:“我们么今天正在商议鹊会的事情,你来得正巧,坐下吧!”

    李延庆正要坐去末席,高深笑着却向他招招手,“延庆,坐我这里!”

    李延庆无奈,只得坐了过去,高深笑道:“可惜了,天子本来今天要召见你的?!?br />
    昨天下午有宦官通知李延庆,今天一早天子要接见他,但天不亮宦官又跑来通知,今天天子感恙,召见取消了。

    李延庆却并没有多少沮丧,天子的召见只是一个形式,看起来光鲜,但并没有改变实质问题,就像种师道,北征前被召见两次,北征结束后就立刻退仕了,况且李延庆自己也想保持低调。

    李延庆微微一笑,“说实话,我是长长松了口气!”

    高深哈哈大笑,又忍住笑压低声音道:“小老弟,伴君如伴虎可不是说着玩的?!?br />
    “小舅,你们在聊什么?说出来大家一起乐乐!”旁边曹俨笑道。

    “没什么,就是官家感恙取消召见一事,我见延庆看得开,所以高兴?!?br />
    这时,曹评重重咳嗽一声,众人都安静下来,曹评温和地对李延庆道:“延庆应该知道了,你要去京兆府任职!”

    “孙儿已经知道了,就是具体不知道出任什么职务?!?br />
    曹评倒一时没法回答,具体什么职务,官家还真没说。

    这时,旁边高深笑道:“延庆为何不问问我?”

    曹评呵呵大笑,“我居然把枢密院的三掌柜忘记了?!?br />
    高深任同枢密院事,是枢密院的三号人物,仅次于梁师成和高俅,但他却管实务,职权最大。

    高深笑了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推断......”

    “那小舅就说一说吧!我们都想听听呢?!迸员卟馨俅ㄐΦ?。

    “小舅,说一说吧!”众人纷纷笑道。

    “看来我不说,今天这一关就过不去了,好吧!我就随便聊聊?!?br />
    高深喝了口茶,缓缓道:“京兆知府杨绪舟是去年才从成都府调去,他至少还有三年才任期届满,目前看不出他有任何调动的迹象,京兆府通判马宁虽然已经做了四年,明年任期届满,但延庆调去京兆府,应该是管军不管政,所以通判这个职务应该不会给延庆,相反,前任同知刘延庆在第一次北伐失利,承担了主要责任,他这个同知京兆府也做到头了,这样推断下来,延庆只能是出任京兆府同知,接任刘延庆的职务?!?br />
    这时,曹评忽然问长子道:“京兆府留守是谁?”

    曹评问这件事,其实就是在提醒李延庆,如果真是出任京兆府同知,别忘记去拜谒这位留守王爷。

    曹俨想了想道:“京兆留守好像是康王殿下!”

    李延庆心中一跳,居然是他,这么巧,曹评笑着对李延庆道:“延庆,你应该明白我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吧!”

    李延庆连忙欠身道:“孙儿明白!”

    众人又聊了几句,这才散了,这时,高深走到李延庆面前,微微笑道:“刚才人太多,有些话不好深入多说,只能泛泛而谈!”

    李延庆知道他指的是曹百川,高深和曹百川不和,这曹家公开的秘密,年轻时,高深和曹百川同时喜欢上王家的一个女儿,曹百川因为辈分问题没有机会,但他使坏让那个女子嫁去了石家,高深也没有得到,最后不得不娶潘家之女为妻。

    后来又因为枢密院的官职,两人又成了竞争对手,最终高深赢得到了枢密院之职,看在曹评面子上,两人表面上虽然和和气气,但私下里却势同水火。

    李延庆也知道,有些话高深不能在曹百川面前随便说。

    他便点点头,“我理解!”

    高深笑了笑又道:“知府杨绪舟是王黼的人,而通判马宁却是蔡京的人,马宁想在京兆再任一届,蔡京同意了,但王黼就是不批,他想让自己族弟王淄出任这个职务,把京兆牢牢控制在他手中,你这个节骨眼去任职要当心点,暂时不要卷入双方内斗之中?!?br />
    “多谢世叔提醒,我尽量避免!”

    高深又淡淡道:“另外把高宠也带去吧!我不想让他跟高俅?!?br />
    “只要他愿意,我没有问题?!?br />
    “他当然愿意,你是他的老上司嘛!”

    这时,李延庆又道:“我还有几个老下属在太原府,能不能麻烦世叔把他们也调来京兆?!?br />
    高深眉头一挑,“你说的是王贵和牛皋他们吧?”

    李延庆点了点头,高深笑道:“我调他们去京兆当然可以,不过我建议他们还是留在河东,把他们调去京兆府,刘錡可就势单力孤了?!?br />
    高深一句话提醒了李延庆,他忽然有点担忧起来,种师道退仕了,姚平仲会不会趁机收拾种师道的旧部,如果是那样,刘錡日子就难过了。

    高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徐徐道:“只要太子不废,姚平仲就不敢做得太过分,何况还有种师中在河东坐镇,种家的百年势力也不是姚家能轻易动摇的?!?br />
    “可我是孤家寡人??!”

    孤家寡人这个词可不是随便可以说,但高深显然并不在意,他拍了拍李延庆肩膀笑道:“有曹氏兄弟和高宠跟随左右,你绝不会势单力孤?!?br />
    ........

    下午,李延庆又通过曹晟帮忙请到了康王赵构。

    在潘楼街曹家的清风茶楼内,李延庆见到了康王赵构,李延庆对赵构其实并不反感,在历史上,赵构确实是个很能干的明君,能够在覆巢之下重新撑起一片天地,保住了大宋半壁江山。

    虽然在金国实力不支,无法再继续南侵而不得不向南宋发出求和信号的情况下,赵构选择了妥协而不是反击,确实令人遗憾。

    但至少在前面三十年,赵构确实做得不错,重用抗金名将岳飞、韩世忠等人,保住了淮河一线不被金人突破,也保住了南宋一亿多汉人不被异族奴役。

    二楼的一间雅室内,李延庆诚恳地对赵构道:“范党一案,若不是殿下求情,恐怕延庆早已死在狱卒的乱棍之下了,殿下救命之恩,延庆铭记于心?!?br />
    赵构笑着摆了摆手,“王黼陷害忠良,想借机杀人,我岂能容他尽毁忠良一脉,这是我份内之事,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br />
    赵构给李延庆的杯子倒满了茶,又笑道:“我也听说你要去京兆府,我还想约你出来,没想到你先找我了,京兆府的情况你了解吗?”

    “大概知道一点,好像知政堂内有两人在暗斗?!?br />
    赵构点点头,“既然你连这个都知道了,那别的我也不用说了?!?br />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其实我更关心军队那边?!?br />
    赵构心里明白,李延庆在请自己帮他呢!可自己这个留守只是虚有其职,怎么帮他呢?

    赵构沉吟好一会儿,才展颜笑道:“或许是做了京兆留守的缘故,我对京兆的军方颇感兴趣,也打听到了一些比较隐秘的消息?!?br />
    李延庆知道,这是赵构在帮自己了,他微微欠身笑道:“愿闻其详!”

    “京兆府兵马都指挥使杨麟虽然传闻是种帅一手提拔,但西夏战役后,他和刘延庆都成了高太尉的人,不过据我所知,他私下里和童太尉走得很近?!?br />
    李延庆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赵构这个消息太重要了,杨麟将是他的副将,他一直以为杨麟是高俅的人,没想到杨麟竟然是童贯的人,真是出人意料??!

    赵构又道:“知府和通判的斗争虽然很激烈,但新通判至少要到明年年初才定下来,这段时间我建议你先在官方站稳脚跟,着力于军队,听说羌人暴乱,这其实是个抓握军权好机会,李同知不觉得吗?”

    李延庆没想到赵构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的政治素质,不愧是历史上的宋高宗,相比于赵构,赵楷还是显得太嫩了一点。

    他苦笑一声道:“现在任命还没有下来,殿下叫我同知还稍微早了一点?!?br />
    赵构笑了笑,喝了口茶道:“这次北伐,你觉得最失意的人是谁?”

    李延庆立刻明白了赵构的意思,他笑道:“这要分宫里宫外,至少我知道宫外最失意的人是童贯,谋算了十年的郡王最终没有得到?!?br />
    “那宫内呢?”

    “宫内最失意的人其实和童贯一样,期待越高,失落越大?!?br />
    虽然李延庆没说宫内人是谁,但赵构知道李延庆明白自己所指,他也笑道:“是??!有的时候太期待了,反而得不到,保持平常心其实最好?!?br />
    说完,赵构站起身道:“我先回府了,今天多谢请客!”

    他微微一笑,转身便走了,李延庆望着赵构的背影,‘有时候太期待了反而得不到’,他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李延庆忽然看到了赵构背影中隐隐透出的野心,他也明白了赵构对自己的期待。

    ........

    当天下午,朝廷的任命书下来了,不出高深所料,李延庆被任命为同知京兆府兼陕西路弓箭手提举,统制京兆府一万五千驻军。

    由于他兼任陕西路弓箭手提举,实际上就是陕西路沿边各州的十二万乡兵都由他一并统管。

    任命虽然让他很满意,但也有让他心中不舒服的地方,那就是要求他三天后离京上任,李延庆希望能等到妻子生产后再离京。

    为此,他专门找过高深,希望能月底再离京上任,但高深也没有办法,庆州一带羌人暴乱,各州雪片般的求救信飞来京城,天子赵佶责令京兆府出兵平定羌人暴乱,李延庆不得不告别妻儿,带领百余名亲兵离开京城西进。

    【卷八完,请看第九卷旱江蛟龙入深渊】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