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栽赃陷害

寒门枭士 第六百一十一章 栽赃陷害

    这几天,种师道府门前门庭若市,虽然种师道还没有凯旋归来,但慕名而来的各种‘亲朋故友’,几乎要将种家的门槛踏烂,让种师道的侄子种霖心烦意乱。

    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都拎来了礼物,不要人家会说你傲慢,封王了就不理故旧,可若收下了,这些人都是另有意图,天下哪有白送礼的道理。

    种霖实在招架不住,索性逃离种府,让管家去应对,记下名字和礼物,以后再说。

    黄昏时分,种霖骑马从城外归来,准备返回种府了,种霖年约三十岁,原是种师道最小族弟种承志的儿子。

    种承志在对西夏战役中阵亡,丢下孤儿寡母,最后妻子改嫁,年仅两岁儿子种霖被种师道收养,种师道视为己出,异常疼爱,抚育他长大成人,又送他去太学读书,最后出仕为文官,目前官任从八品承奉郎。

    种霖这次没有随同大伯出征,是因为他上个月正好生病,所以一直留在京城。

    种师道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为官,加之老妻多病,府中之事基本上都是由种霖负责处理。

    不多时,种霖便催马来到陈州门前,此时正好是黄昏时分,在城中做了一天生意的小贩正纷纷离开京城回家。

    城门口一群孩子正在放炮仗,不时传来‘嘭!嘭!’的爆炸声,种霖不由拉紧了缰绳缓慢行走,唯恐自己的马受惊。

    就在这时,一只炮仗不知从哪里飞来,正好在种霖马匹的眼睛旁爆炸,迸出了火光,战马受惊,稀溜溜一声暴叫,向城门冲去。

    种霖大惊,急忙大喊道:“前面闪开,马受惊了!”

    城门前面的百姓吓得纷纷向两边逃开,种霖拼命拉扯缰绳,终于稳住了自己的马匹,可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忽然出现在马匹面前,只听‘砰!’一声,男子被撞翻在地。

    男子立刻躺在大喊:“哎呀!我被要被撞死了?!?br />
    种霖一怔,他看得清楚,这人分明是故意撞上来的,而且自己的马也没有怎么碰到他,旁边忽然冲出五六个大汉,“乔三,你又在诈人了,睁开你狗眼看看,这可是广阳郡王的衙内!”

    男子却躺在地上撒泼大喊:“我要死了,杀人啦!”

    四周立刻围满了百姓,这时,一人上前对种霖道:“衙内快走吧!这人是出了名的无赖,被他缠住了,损失钱还是小事,坏了广阳郡王的名声可是大事?!?br />
    种霖也一时有点懵了,他没有想通为什么会毁大伯的名声,但对方既然这样说,他也担心起来,而且他看得很清楚,自己的马根本没有撞到这个人,显然是个无赖。

    种霖重重哼了一声,“我并没有撞到你,你耍无赖也没有用!”

    他催马便走,直接进了城门,这时,那五六个汉子忽然变了脸,大吼道:“老子们是广阳郡王的家人,你敢惹我家衙内,看我们怎么教训你这个混蛋!”

    五六名大汉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招招致人死命,地上的无赖本来就是被人花了钱来碰种霖的瓷,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最后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这时,大汉中忽然有人抽出匕首向他胸口猛刺几刀,无赖惨叫一声,当即气绝身亡。

    周围百姓顿时吓得大喊起来,“杀人啦!”

    五名大汉向周围百姓凶狠地怒吼道:“老子们是广阳郡王的家人,杀一个小民算什么,惹毛了,老子连皇帝都杀,有本事告官去?!?br />
    五名大汉推开众人,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四周百姓愤怒地大喊起来,“快去报官,种师道的衙内放纵家丁杀人!”

    这时,躲在人群中观望的童延嗣冷笑一声,这就是他要的效果,他转身便离开了城门。

    .......

    种霖回到府中,他心中还是有点不安,虽然那无赖是想敲诈自己,可是自己这样一走,万一那无赖自伤一臂,然后跑去告自己一状,自己也说不清楚??!

    种霖越想越不妥,便让管家去陈州门看一看,那无赖若还在闹事,就给他几两银子让他闭嘴。

    管家匆匆去了,种师道离陈州门不远,不多时,管家便骑着一匹毛驴飞奔而来,远远大喊:“小官人,不好了!”

    种霖就站在大门内等消息,他心中一惊,连忙迎了出去,“怎么回事?”

    “出人命了!那个无赖死了?!?br />
    种霖头脑里‘嗡!’的一声,难道真被自己的马撞死了?他急问道:“怎么死了?”

    “被人杀死了,被几个大汉杀死了,城门处的人都在说是被我们种家的家丁杀死了?!?br />
    种霖一下子愣住了,他一时没有发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对方的冷箭并不是射向他,而是他的大伯种师道。

    管家也急了,连忙问道:“小官人,你今天是带谁出去了?”

    种师道府中确实有十几个家仆,但不是什么随从,都是马夫、园丁、车夫、账房之类。

    种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从来不带家丁,或许是误会了?!?br />
    管家想想也对,小官人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再说府中也没有什么家丁可带,估计是误会了,他点了点头,“要不再看看吧!估计是什么仇杀,误会成我们种家了?!?br />
    虽然种霖觉得自己清白无辜,但人毕竟死了,他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仿佛一块大石压在心中,他站在门口犹豫不决,这件事要不要去官府说一说,可万一根本就没有报案呢?自己跑去官府,岂不是自寻麻烦。

    正难以决断之时,忽然身后有人问道:“这里是不是种府?”

    种霖一回头,身后居然是几名捕快,他点点头,“这里是种府,你们有什么事?”

    “在下开封府捕快蒋全,我们找种霖,开封府有桩人命案与他有关?!?br />
    种霖脑海里‘嗡!’的一声,他没想到这件事来得这么快,这才不到半个时辰??!

    “我就是种霖?!?br />
    听说对方男子就是种霖,几名捕快立刻分开来,呈半包围状,手也按在刀柄上,为首捕头冷冷道:“有人把你告了,说你纵奴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种霖顿时大怒,喝道:“我骑马撞到人不假,但什么时候纵奴杀人了,你们把话说清楚!”

    “具体案情我们不清楚,但张少尹让我们找种官人,或许只是询问一下,没有别的意思?!?br />
    这些捕快都十分油滑,对方是种师道的子侄,不是普通百姓,当然不可能强行拘捕他,众人七嘴八舌道:“既然种官人认为自己没有纵奴杀人,那更要去讲清楚,否则被人诬告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br />
    种霖点点头,“我是要去开封府讲清楚,是我的责任我承认,不是我的责任也休想栽在我种霖的头上?!?br />
    种霖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钻进了别人的圈套,有人就等着他去开封府呢!

    ........

    这两天梁师成颇为忙碌,天子赵佶为了表彰北伐东路军,决定举行一个盛大的凯旋仪式,就交给梁师成全权负责,时间紧,任务重,各种千头万绪的事情堆在一起,忙得梁师成脚不沾地。

    上午,梁师成刚走进皇仪门,却看见了开封府尹王鼎,王鼎出任开封府尹是范党一案中梁师成和王黼利益交换的结果。

    王鼎当然是梁师成的一颗重要棋子,在李延庆攻破燕京城之前,李延庆在梁师成心中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王鼎,就算是现在他大红大紫,也最多和王鼎处于同一档次,可见梁师成对王鼎的器重。

    “佑稷,有什么事情?”

    王鼎连忙走上前,小声道:“有件事我想向太傅先汇报一下?!?br />
    “噢!去官房说吧!”

    梁师成从不在外人面前避讳王鼎是他的人,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连天子赵佶也知道,梁师成的势力不光是御史台,连开封府也是他的势力范围。

    当然,只要梁师成乖乖听自己的话,帮助自己对抗文官集团,赵佶是不会太在意这些所谓的势力范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都是他赵佶的,他一句话就可以处死梁师成,这些势力范围又有什么意义?

    王鼎跟随梁师成走进官房,梁师成一摆手道:“坐吧!”

    “下官还是先向太傅汇报吧!”

    梁师成点点头,坐下问道:“说吧!什么事情?”

    “是这样,昨天开封府发生一件案子,可能和种师道有关系?!?/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