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七十章 忽闻喜讯

寒门枭士 第五百七十章 忽闻喜讯

    春去夏至,秋去冬来,转眼又到了次年二月,李延庆就任嘉鱼县令已经一年了,自从去年剿灭了江贼黑心龙王后,张顺也消失无踪,长江中游再无江贼骚扰,客货运输日渐繁忙,作为长江重要港口的嘉鱼县,无论商业和航运都变得更加繁华。

    而从黑心龙王手中缴获的财物,除了粮食和船只留给鄂州,其余金银钱财全部被汪伯彦上缴内库,赵佶龙颜大悦,汪伯彦由此升为应天府知府,李延庆则剿匪有功,升爵一级,由开国男爵升为正五品的开国子爵,嘉奖紫金鱼袋一对。

    虽然汪伯彦上缴财物邀功被各州憎恨,但大家也无可奈何,遗留的粮食和船只便成为各州县争抢的对象,李延庆据理力争,得到了三百艘船只,李延庆留下十余艘为官用,其余船只都奖赏给了这次剿匪中捐钱捐物的大户。

    随着时间流逝,剿匪的故事也渐渐在人们的口中消失了,秋天时大家开始关注科举州试,秋天过去,科举也不再被关注,人们开始兴奋地等待过年,随着正月十五的元宵灯会结束,新年的气息也渐渐远去,春耕时节来临了。

    在嘉鱼县以东的田野里,到处可见春耕忙碌的身影,在宋真宗年间,产量高、耐旱且能一年两熟的占城稻已经在江南各州推广,所以开春后,稻田里灌水插秧便成了嘉鱼县最大的一道风景线。

    作为地方县令,劝农是李延庆的职责之一,他必须亲自下田耕种,这天下午,在县城东面二十里外的官田内,李延庆正带领全县官员和衙役在田里插秧,他穿一件短褂,裤管高高卷在大腿处,手中拿着一把秧苗不停地后退,他年轻体壮,动作娴熟,插秧速度远远超过了旁边的县尉周平。

    周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挺了挺酸痛的腰对李延庆道:“县君插秧很熟练??!”

    李延庆笑了笑,“小时候每年都要下地插秧,也算是老把式了!”

    “相州那边也有稻田吗?”

    “有,但不多,旱田是麦粟轮作,水田则是麦稻轮种,我们村紧靠永济渠,水源丰富,所以是麦稻轮种,不过不是春天,而是夏收后抢种水稻,跟打仗一样,男女老幼都要上阵?!?br />
    周平又捶了捶后腰笑道:“县君,回城后去喝一杯吧!我请客?!?br />
    周平的长子去年在县里开了一座酒楼,生意很不错,也大大方便了周平的酒瘾。

    “既然你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李延庆刚说完,却见远处官道上驶来几辆牛车,李延庆连忙放下秧苗,也顾不上洗脚,便快步向牛车走去。

    牛车里坐着他的家眷和几个丫鬟,她们是去前面的宝妍斋百花山庄赏花,宝妍斋去年租了嘉鱼县的五千亩官田种花,前几天五千亩的红蓝花和其他花卉一齐怒发,美奂绝伦,顿时成为嘉鱼县最大的风景点,全县老幼纷纷出城去踏青赏花。

    今天李延庆来官田插秧,曹蕴和思思、青儿三人则带着十几个丫鬟婆子分乘两辆牛车前去庄园赏花踏青,李延庆跳上田坎,快步走到牛车前笑道:“几位小娘子去哪里游玩?何不带上我一起去耍?”

    曹蕴捂嘴笑道:“这是哪里来的泥腿子,居然敢调戏官眷?”

    思思眨眨眼,“蕴娘,我怎么觉得此人有点眼熟?”

    旁边青儿也忍住笑道:“长得有点像大哥,但比大哥更猥琐,你们看他脚上,居然穿一双黑袜子!”

    三女一起大笑起来,李延庆没好气道:“水不肯给一口,还损得这么开心?!?br />
    曹蕴连忙把水壶递给他,“夫君还要种几天田?”

    “一共种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了?!?br />
    李延庆咕嘟咕嘟将水壶喝了个底朝天,一抹嘴问她们道:“去百花山庄玩得开心吗?”

    曹蕴点点头,“那里真的很美,就是花的海洋,庄园还专门开辟一处赏花之地,挤满了县里去看花的人?!?br />
    “你们也去挤了?”

    思思摇头笑道:“我们怎么会去挤,有专门的人带我们进去赏花,杨县丞的妻子和周县尉的妻女也和我们一起进山庄了,对了,青儿还遇到了熟人?!?br />
    “青儿,遇到谁了?”

    扈青儿抿嘴笑道:“遇到了顾三婶!”

    “??!顾婶子也在这里?”

    “她在江夏县,今天是专门来这里负责摘花,三婶说,她要在嘉鱼县招募两百名摘花小娘,麻烦你这位县君帮帮忙?!?br />
    “她开多少工钱?”

    “三百文一天,一共做十天?!?br />
    “这个收入不错??!”

    李延庆笑道:“十天就是三千文钱,相当于普通人家一个月的收入了,这还需要我帮忙吗?”

    “你宣传一下呗!”

    “好吧!我回头让人宣传一下?!?br />
    这时,曹蕴又笑问道:“夫君晚上回来吃饭吗?”

    李延庆挠挠头,“为什么要这么问?”

    曹蕴浅浅一笑,“今天最后一天耕田结束,你们不打算去喝一杯吗?”

    “确实要去的,周县尉请我喝酒?!?br />
    “那我们走了,夫君晚上不要太晚才回来?!?br />
    李延庆点了点头,牛车缓缓启动,向县城驶去.......

    自从李延庆上任卖掉了城隍庙前的土地后,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座占地近五十亩的新瓦肆便出现的县城中部,虽然县府给它起名为中县瓦子,但嘉鱼县民众却更喜欢叫它城隍庙瓦子,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它很快便成了整个嘉鱼县的新商业中心。

    瓦肆大门和城隍庙的大门在一起,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进了瓦肆,里面是琳琅满目的各种小店,足有两百家之多,很多小店都只有一分地大小,卖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吃穿用玩,样样都有,还有卖艺人专用的舞台,每天都有各种杂耍,吸引了大量的百姓围观。

    另外在城隍庙前的空地成为了小摊小贩的天地,白天这里不准摆摊,但天一擦黑,大量的小摊小贩便占满了空地,叫卖吆喝,一直忙到天亮才收摊。

    周平得到两块便宜的土地,他将两块地并在一起,由他儿子修建了一座嘉鱼县最大的酒楼,叫做四海酒楼,占地足有三亩,位于瓦肆入口处,正面便是东大街,每天生意十分兴隆。

    黄昏时分,李延庆和周平以及莫俊、刘方四人一起来到酒楼吃晚饭,县丞杨菊去州里公干还没有回来,今天也是三天劝农耕田的最后一天,文吏和衙役们虽然疲惫,但也纷纷相约去县城中各处酒楼喝酒。

    李延庆待手下不薄,虽然耕田很辛苦,但每人每天可以拿到五百文钱的补贴,大家也累得心甘情愿。

    在酒楼二楼的一间雅室内,四人坐在窗前喝酒,不断有酒保进来给他们上菜,俊吃了口鱼,惊讶问道:“厨师是不是换了?”

    “应该没有吧!莫兄为什么这么说?”

    莫俊指指鱼笑道:“每次我来这里吃饭都要点这里的葱爆酱刀鱼,但今天这鱼的味道不对?”

    “莫非鱼不新鲜?”周平眉头一皱问道。

    “不是,有点偏辣!”

    “我来尝尝!”李延庆也尝了口鱼,笑道:“味道没有变吧!还和从前一样,我知道了,你刚才一定吃这份蒜泥生鱼了?!?br />
    李延庆指了指旁边一盘用大蒜泥拌成的生鱼片,莫俊想了想,不好意思道:“好像是这么回事,我说嘴里这么辣!”

    众人一起大笑,周平却不依,抓住这个机会要罚酒三杯,莫俊只得连喝三大杯,酒有点上头,只管望着旁边唱小曲的小娘嘿嘿傻笑。

    这时,门忽然开了,李延庆的小丫鬟徐五小娘子慌慌张张跑进来,“官人,二夫人让你赶紧回去?!?br />
    “出什么事了?”

    “夫人回来后就一直身体不舒服,扈姑娘去请了江名医诊脉,江名医说....说.....”她看了看其他三人,有点不敢说,

    李延庆眉头一皱,“江名医到底说什么?”

    徐五小娘子附耳对李延庆小声道:“江名医说,极可能是喜脉!”

    “??!”

    李延庆一下子站起身,简直大喜过望,他连忙对三人抱拳笑道:“你们继续喝酒,我回家看看,可能夫人有喜了?!?br />
    三人连忙起身恭喜,李延庆简直心花怒放,他和曹蕴成婚一年了,曹蕴一直没有怀孕,这几个月一直在吃药调养,不料终于在今天听到了喜讯,他转身便快步赶回家了。

    “官人等等我!”徐五小娘子慌慌张张地追了上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