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里应外合

寒门枭士 第五百六十八章 里应外合

    白发老者跳了起来,他手脚异常麻利地从杨兆儒的怀着摸出了寨主金牌,便将杨兆儒的尸体和人头塞进一只大衣箱里,又脱去自己沾满鲜血的外套,里面居然是一件一模一样的长袍,他将衣箱盖上,又拄着杖颤颤巍巍走出去。

    门口站着杨兆儒的两名亲兵,白发老者对他们道:“你们进去吧!”

    两名亲兵并没有听到任何异响,他们刚走进门,老者忽然从拐杖中拔出一把锋利的剑,从后面猛刺两剑,直接刺穿了两名亲兵的后心,两名亲兵惨叫一声,当即毙命。

    但他们的惨叫声却惊动了在院门外站岗的另一名亲兵,他冲了进来,却只见那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举着一把短弩对准了自己,不等他反应过来,一支淬毒的短箭已射穿了他的喉咙,亲兵捂着喉咙‘扑通!’倒下,浑身抽搐片刻便不动了。

    白发老者将三名亲兵的尸体扔进了水井中,稍微收拾一下,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他脱去外套,撕去脸上的化妆,赫然正是燕青。

    虽然李延庆并不知道宋江下落,但燕青却知道,宋江不仅身败名裂,而且已经病死在大名府,可以说,李延庆已经实现了承诺,在半年之内让宋江身败名裂而死,那么按照约定,燕青便需要跟随李延庆十年。

    只是燕青始终对李延庆剿灭梁山军不能释怀,燕青便没有直接露面,而是在暗中?;だ钛忧?,先是给李延庆及时报信,破坏了梁志对李延庆的暗杀。

    随即他又尾随李延庆南下鄂州,当他得知李延庆决定剿匪时,他便潜入了君山,化妆成一名白发苍苍老者生活在逍遥镇上,由于他扮相太老,毫无杀伤人,因此也没有被人怀疑。

    其间,他跟随杜黑心的探子去了嘉鱼县,及时给了李延庆一个警告,他便随即返回君山,再次扮成老者混迹在逍遥镇中。

    燕青将院门反锁,这才翻墙离去,这时,他又变身为一名杨兆儒的亲兵,后背一只皮囊向大寨军营奔去。

    杨兆儒的住所并不在大寨内,距离大寨约两三百步,只片刻,燕青便出现在大寨门口,他举起寨主金牌,厉声对十几名守寨士兵道:“敌军可能会偷袭仓库,仓库兵力不足,军师令你们立刻去协防仓库,大寨暂时不用管?!?br />
    十几名守寨士兵见是寨主金牌,他们不敢怠慢,连忙向数里外的仓库奔去。

    燕青这才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军营大寨,寨内空空荡荡,已经没有一个人,燕青直接进了聚义阁,将后背皮囊取下,喷出了火油,他随即点燃火折子,扔进了火油中,火势轰地燃烧起来,烈焰迅速蔓延,又点燃了几幅巨大的幔布,整个聚义阁都起火了。

    燕青点燃了一支火把,开始一座营房接着一座营房纵火,很快,整个军营都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

    .........

    江面的缠斗十分激烈,两艘小船虽然被撞翻,却并没有对敌军造成实质性地伤害,杜黑心随即派出二十名水鬼下水拦截敌军水鬼,又派出三艘小船,在水面上射杀敌军。

    扈青儿和八名手下护卫着两只木箱子向杜黑心的大船游去,但他们却遭遇到了敌军二十名水鬼的拦截,双方在长江中展开了激烈的搏击战。

    扈青儿水下功夫异常了得,她左手握水刺,右手握鞭刃,一连杀了五名企图靠近她的水鬼,这时,护卫另一只震天雷的三名手下却被八名敌军缠斗,不幸连续阵亡,装震天雷的箱子也被敌军用匕首刺碎底部,大量湖水涌入箱子,木箱子支撑不住湖水和震天雷的重量,沉入了湖底。

    他们只剩下了一只大木箱,敌人显然也知道这只木箱子关系重大,一起向扈青儿扑来,扈青儿的另外五名手下拼死挡住了对方水鬼,扈青儿摆脱了敌人水鬼纠缠,疾速推着箱子向敌军主船游去。

    就在这时,一艘敌军快船靠近了扈青儿,一名江贼狠狠举矛向扈青儿后背刺去,扈青儿闪身躲过这一矛,鞭刃甩出,缠住了对方的脖子,一拉扯,一颗人头便飞了出去,无头死尸噗通落水,顿时染红了湖水。

    小船上的其他四名江贼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划船要逃走,扈青儿一跃跳上船,长鞭飞出,只见鞭影飞闪,快如疾电,她一口气连杀四人。

    这时,后面她的五名手下已经阵亡一人,扈青儿大怒,从后背连续拔出飞刀射出,她的飞刀是用李延庆传授的飞石手法,又快又狠,瞬间便猎杀了五名水中江贼水鬼,剩下的水鬼吓得纷纷调头逃遁。

    “快上船!”

    剩下的四名水鬼纷纷爬上船,他们在水中和江贼激战良久,都已筋疲力尽。

    与此同时,另外两艘江贼的小船却被张顺拦截住了,张顺也看出了李延庆的意图,便出手帮助扈青儿,正是得到张顺的帮助,扈青儿压力大减,她再次跳入水中,推着大木箱迅速靠近了黑心龙王的主船。

    主船下面的水车哗哗翻滚,激起滚滚波浪,使大木箱难以靠近,扈青儿一个猛子栽入水中,将一根长矛狠狠捅进了一只水车的木轮叶片中,木轮顿时被卡住了,无法再转动。

    上面的杜黑心心知不妙,大喊道:“放箭,射死船下的水鬼!”

    数十名士兵在船舷放箭,密集的箭矢嗖嗖射入水中,但水车的叶轮却成了一个天然的盾牌,替扈青儿挡住了上面密集射来的箭矢。

    她动作麻利地撬开了木箱上的盖子,箱子里有一根长绳,顶端是一只铁钩子,她将长绳缠住了水车轴,又将铁钩钩住了叶轮片,这样便将木箱和大船紧紧的贴在一起,扈青儿原本是打算将水刺钉在船缝内,然后将木箱挂在水刺上,但既然对方主船是车船,就省了她很大的麻烦。

    “下去几人干掉她!”杜黑心见弓箭无效,急令手下下船。

    三名江贼跳了下去,扈青儿早有准备,不等江贼入水,两道寒光从她手中射出,飞刀正中两名江贼,第三名江贼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游到他身边的扈青儿用水刺刺穿了他的胸膛。

    扈青儿又重新游回水轮旁,她从水靠内摸出一只油纸包,此时她被冰冷的江水冻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颤抖着手层层叠叠打开了纸包,里面是一只火镰和火石。

    她深深吸了口气,稳住心神,咔咔敲响几下,火星蹦出,一团火在她手中出现了,她异常小心翼翼地点燃了木箱上方的引线头,引线都是固定在木箱内,盘成了五圈,就是为了防止短路提前引爆震天雷。

    引线嗤嗤地燃烧起来,扈青儿扔掉火镰,一个猛子向江底拼命游去,她一口气潜出了百余步,头上便是她手下的小船,她潜出水面急声大喊,“快走!”

    四名手下拼命划桨,扈青儿跳上船,目光紧张地望着敌军主船,就在他们距离主船约一百五十步时,震天雷猛烈地爆炸了,发出惊天动地的炸响声,扈青儿大喊一声,‘趴下!’

    他们一起趴在船中,一股巨大的气浪冲来,险些将小船掀翻,一块铁皮击穿小船,击中一名手下的左臂,手下闷哼一声,顿时血流不止。

    张顺的小船也在一百五十步外,他的船只被气浪掀翻,张顺和几名手下一起落水。

    好一会儿,扈青儿才慢慢抬起头,眼前的一幕将她惊呆了,只见水面上到处是船体的残片和江贼死尸,大半艘千石战船被炸得粉碎,只剩下一个船头正慢慢下沉。

    不远处的两艘三百石护卫战船也被气浪掀翻,只见船底浮在江面上,船上的江贼也不知所踪。

    四名扈青儿的手下同样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一名手下忽然指着江面上一具尸体大喊:“快看,那是不是杜黑心?”

    杜黑心的相貌很有特色,头发胡须蓬乱,象头野猪一样,再加上此人穿着皮甲,头戴金冠,在所有江贼中独一无二,扈青儿一跃跳入水中,迅速游到尸体前。

    这具尸体正是匪首杜黑心,满艘船五十余人全部被炸死,而杜黑心本人也死得惨烈无比,他被震天雷炸成两段,扈青儿他们看到的正是他的上半截。

    扈青儿拔出飞刀割下了杜黑心的人头,飞快游回了小船,大笑道:“我们回去领赏去!”

    ======

    【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