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攻心为上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五十九章 攻心为上

    张顺回头冷冷看了一眼李延庆,他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一个陷阱,偏偏这个陷阱又是自己心甘情愿跳进去,他沉默片刻道:“李县君骑射冠绝天下,这当然是为自己量身打造,李县君能射中自然在情理之中?!?br />
    李延庆淡淡一笑,“那你出题!”

    张顺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半响道:“你此话当真?”

    “当然算数!”

    张顺想了想笑道:“那就在船上射箭,一百二十步至一百五十步之间,射同样的十根钱绳,不管你射绳也好,射钱也好,只要铜钱落下便算你赢,落在水上船上都无所谓?!?br />
    张虎大怒,“我家县君敬你是条汉子,你却......”

    李延庆摆手止住他,“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张顺眼中露出一丝羞愧,他知道自己有点过份了,不过他也很想见识一下李延庆的箭术,他便硬着头皮道:“那你输了如何?”

    “你想要什么?”李延庆微微笑道。

    “我要你的镇江弓!”

    “没问题,我输了那把弓就归你,可如果我赢了呢?”

    “那你又想要什么?”

    李延庆缓缓道:“我要你替我做一件事?!?br />
    张顺知道李延庆要自己做的事绝不会简单,他想了想道:“我不可能归降你,也不可能金盆洗手!”

    李延庆笑道:“你倒是很精明,这两件事确实是我今天摆下擂台的目的,不过呢,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那我就让你为家乡父老做一件好事吧!”

    “你想让我做什么?”张顺咬一下嘴唇问道。

    “看来你一定要知道答案才肯打这个赌,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如果我赢了,我要求你和我一起联手灭了黑心龙王?!?br />
    张顺愣住了,李延庆却随手拾起一张两石弓,抽出一支普通箭,张弓便是一箭射去,只听‘啪’的一声,箭正中横杆,系在横杆上的绳子断裂,钱‘哗啦!’落地。

    李延庆淡淡道:“如果你不愿意就请回吧!擂台我就撤了?!?br />
    张顺连续三箭都没有射断绳索,李延庆随手一箭便断了绳索,深深刺激了张顺,他咬牙道:“我答应你,若你赢了我的题,我就替你灭了黑心龙王?!?br />
    “不是你替我,而是我们一起联手?!?br />
    “就依你,我要出题了,请准备上船吧!”

    张顺转身大步向江边码头走去,张虎大急,刚要提醒李延庆,李延庆却微微笑道:“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去把青儿叫来?!?br />
    张虎飞奔而去,李延庆脱去了官服,里面是一身白色紧身骑射服,只片刻,扈青儿骑着李延庆的马飞奔而至,她也穿了一身黑色的武士服,腰系鞭刃,手中拿着李延庆的铜弓铁箭。

    “大哥,张虎说你要去江中射箭?”

    “所以我要有人护驾,在江中我就只能指望你了?!崩钛忧煨Φ?。

    扈青儿在梁山泊内练出一身连阮氏三雄都甘拜下风的水性,李延庆虽然会游泳,但在水中搏斗却不是他擅长,他必须要有所防备,扈青儿就是他最好的保镖。

    扈青儿点点头,“我负责?;ご蟾?!”

    李延庆背上一壶箭,手执追风弓,腰系一袋石子,让青儿带上铜弓铁箭,两人上了一艘小船,他必须考虑到一百五十步的射程,那只有铜弓铁箭才能办到,追风弓还不行。

    这时,江面上的雾气已经完全散去,天空晴朗,碧波万顷,嘉鱼县民众听说县令和浪里白条张顺赌斗,都纷纷跑来江边观战,码头两边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张顺的题目已经出了,他亲自驾一艘独桅小船,船帆已经扯去,在桅杆两边各系了五串铜钱。

    在船上射箭可比陆地上难得多,一是船只起伏不定,有点像骑射,但精通骑射的人未必能在船上站稳。

    其次就是彼此都在移动之中,目标瞬息变化,而且绳子可不是垂直不动,而是象风铃一样在不停地晃动。

    另外还有一个重大影响,那就是江风,陆地风小影响不大,但江面上的风很大,对箭手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李县令,现在随时可以射箭!”张顺在一百二十步外大喊。

    张顺出的题可以说异??量?,在江上射箭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射十箭,要求十箭十中,十箭九中都算输了,连张顺自己都办不到,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苛刻条件。

    远处十几艘小船上张顺的手下们目光复杂,他们从未见过首领和官府这样赌斗,似乎已经不是为了一把弓,而是为了赌自己的名声。

    李延庆已经稳住了下盘,他从上船开始便在不断寻找感觉,对于他这种顶级箭手而言,已经不会因为环境变化而发挥失常,就算从未经历的环境,只要稍稍适应,他一样能正常发挥,他是用心来射箭,只要目光锁定目标,在闭眼感受风速、摇晃、距离,很快就能调整到最佳状态。

    小船上一共有三人,李延庆站在船头,扈青儿坐在船中,在船尾还有一个划船的艄公,扈青儿有点紧张,但她却不敢打扰兄长射箭,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四周和水面,手执鞭刃,防止张顺的手下偷袭。

    这时,李延庆深深吸了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凌厉地目光注视着桅杆上的十串铜钱,他还在等待,等到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出现,船只起伏的频率稳定,风速稳定,对方的距离稳定。

    这时,他忽然从后背抽出一支箭,拉弓如满月,一箭射出,但他并没有停止,又抽出一支箭,再一箭射出,他抓住了张顺没有划动船只的瞬间机会,一口气射出了七支箭,

    七支箭如连珠般射出,又快又狠,一箭比一箭精准,整齐地一排钉在桅杆上,一串串铜钱哗啦啦落下,叮当落在船上,张顺大吃一惊,他急划动船只,箭矢却停住了,李延庆料敌在先,七支箭射出后便及时停住了。

    岸上太远,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张顺的手下却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七箭射出,七串铜钱依次落下,半响,他们一起鼓掌喝彩,这简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神箭。

    张顺心中却有点恼羞成怒,他知道刚才自己稍稍静止不动,就被李延庆抓住了机会,他还是小看了对方,要想赢得这场赌斗,他只能让船只不停地移动。

    这时两船相距已经到了一百三十步外,李延庆高声喊道:“张顺,你之前所言,只要我射落铜钱,不管是在船上,还是在水上都算数,是这样吗?”

    “正是!”

    “那我的第八箭来了!”

    李延庆放下追风弓,拾起了铜弓铁箭,高声喊道:“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铜弓铁箭!”

    他抽出一支铁箭,猛地拉开弓,一箭射出来势极为猛烈,只听‘咔嚓!’一声,手腕粗细的桅杆横档竟被他一箭射断,挂在杆上的最后三串铜钱连同断木一起落入了江中。

    岸上百姓终于看清了这一幕,顿时欢声雷动,锣鼓声大作,张顺呆呆望着断裂的桅杆,他不禁骇然叹服,他终于明白李延庆是想收服自己,若他想除掉自己,这一箭射来,自己就算用盾牌也一样被射穿,必死无疑。

    张顺叹了口气,高声道:“李县君,你赢了,我张顺输得心服口服,你何时准备好出发,只要在江上连射三支火箭,我就会来助战,告辞了!”

    他又对众手下道:“我们走!”

    十几艘小船飞驰而去,很快便消失在江面上,扈青儿却皱眉道:“大哥就这样放他们走了吗?万一他言而无信,或者派两艘小船来助战,也不算违约?!?br />
    李延庆笑了笑道:“我要杀他易如反掌,但这是一员水上悍将,不为我所用也太可惜了,耐心一点,我迟早会让他像张虎一样地跟随我?!?/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