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五十二章 财政困难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五十二章 财政困难

    李延庆先问贺老六,“宋小乙借你一千贯钱,月息十贯,在他去世前已还你一百五十贯本钱和五十贯利息,可对?”

    贺老六是个黑胖的中年人,看得出他心中很紧张,一句话都说不出,连连点头。

    李延庆又对年轻寡妇道:“你丈夫是为买商铺而向贺老六借钱,这一点我已确认,虽然你丈夫死了,但借款附在商铺上,所以这笔钱按照情理应该还给贺老六,但我准许你只还本钱,利息不用还,之前已还的五十贯利息也折成本金,也就是说,你只要再还八百贯钱给贺老六,这个借贷就结束了?!?br />
    年轻寡妇大急,“小女子哪有钱还给他,我丈夫已死,不应再还这钱?!?br />
    “你听我说完!”

    李延庆又对她道:“我估计你还要再嫁,如果你把酒楼带走做嫁妆,你儿子就无法继承了,所以我要求你把酒楼卖掉,开价五千三百贯钱,然后你把借的钱还掉,那你还剩下四千五百贯钱,对你而言并没有损失,还多赚了五百贯钱。

    如果你这个方案你还是不肯接受,那我再给你提一个方案,从现在开始,每月租金归贺老六所有,直到借钱还清,酒楼依旧归你,你考虑一下这两个方案,如果你两个方案都不肯接受,那本官就要强行拍卖酒楼,本官已经有言在先了?!?br />
    年轻寡妇低头想了半晌道:“奴家愿意接受第一个方案,卖掉酒楼?!?br />
    李延庆又对贺老六道:“你应该可以接受吧!”

    这里面贺老六唯一吃亏就是损失了五十贯利息,但能拿回本钱他已经要烧高香了,他连忙道:“小人愿意接受,但恳求县君把酒楼卖给我,我愿负担一切过户税费?!?br />
    贺老六这次打官司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座酒楼,对方孤儿寡母不会经营,所以每个月只有二十贯租金,如果自己拿下来经营,那他每个月至少可以赚五十贯钱的纯利,不到十年就能收回本钱了。

    李延庆又问道年轻寡妇,“你可愿意接受?”

    能不用自己出上百贯的税费,年轻寡妇当然也愿意,她点点头,“奴家愿意!”

    “好!贺老楼把四千五百贯钱给江氏,酒楼过户,此案了结?!?br />
    李延庆又对庄宅牙人蒋五郎笑道:“让你过来作证也不会让你白跑,你居间给他们过户吧!”

    蒋五郎大喜过望,过一次堂就能赚几十贯钱,这种好事哪里找去。

    “多谢县君成全!”

    李延庆点点头,对法曹押录道:“按照我的判决,让他们签字画押,此案结束,退堂!”

    “退堂!”

    捕快一声高喝,李延庆起身回了内堂,剩下签字画押以及交割钱宅都由法曹押录负责,此案就算了解,因为是民事案件,也不会再上诉,到这里就是终审。

    围观的讼师百姓也各自散去,县衙门口,几名讼师议论纷纷,“我真是佩服,这么一桩久拖不决的案件居然审得皆大欢喜,这位新县君很有才华??!”

    “那你就不知道了,人家是侍御史被贬来的,前番科举探花,人家专门处理朝廷大案,这种芝麻小案当然不在话下?!?br />
    “难怪!原来是侍御史?!?br />
    很快,案子便传遍了全城,李延庆赢得一致赞许的同时,也使嘉鱼县的百姓变得更加热衷于打官司了。

    .........

    审完案子已经快到中午了,杨菊走进官房笑道:“县君,一起去喝杯茶吧!”

    “县城还有茶楼吗?”李延庆有点惊喜地问道。

    “怎么能没有呢?嘉鱼县也是上县,各种商业应有尽有,东大街尽头还有一座瓦肆,有时间我带县君去逛一逛县城?!?br />
    李延庆欣然道:“我们先去喝茶,我请客!”

    “不!不!不!应该我来请,县君不必客气了?!?br />
    “那我就请下次了!”

    两人坐上一辆牛车向东大街而去,嘉鱼县的中轴路叫沙阳大街,这是南北向的轴线,东西方向也有一条贯穿全城的大街,东面叫东大街,西面叫西大街,两条大街便是嘉鱼县的商业集中之地。

    过了钟鼓楼,牛车便进入了东大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城隍庙,这是一座占地足有近六十亩的巨大空旷之地,其开阔的面积比县衙前的广场还要宽阔。

    李延庆眉头一皱,“县衙前就有那么大的广场了,这里还这么宽阔,是不是太奢侈了?”

    “这里也主要是各种民间活动的聚集之处,象上元灯会、春社、中元祭、盂兰盆会、江神祭、农神祭等等都在这里举行,所以一直留着这片地?!?br />
    “不对吧!除了上元灯会外,其他春社、江神祭、农神祭都应该在乡下或者江边,中元祭是在河边,盂兰盆会是在寺院,怎么都集中在这里?”

    “不就是因为江贼猖狂吗?在城外大家都害怕,所以只能来城内举办各种活动了?!?br />
    “看来江贼影响还是很大??!”

    “当然会有影响,毕竟是江贼嘛!”

    李延庆沉默了,这时牛车过了城隍庙,前面是一家酒楼,占地两亩大小,楼高两层,旗幡上写着‘三元酒楼’四个大字,虽然是中午,也不停有客人进去喝茶,似乎生意不错。

    杨菊指着这家酒楼低声道:“这就是今天打官司涉及的那座酒楼,宋小乙花了四千贯钱买下,看似占了大便宜,却在几个月后就得急病死了,这就叫有福得没福享??!”

    李延庆点点头,这家酒楼看起来不错,难怪贺老六就一心想把它拿下。

    再向前走便是密集的店铺区,只见人流如织,叫卖声此起彼伏,各种店铺林立次比,大大小小的各种招牌旗幡令人眼花缭乱,除了各种卖货商铺外,还有酒楼、茶馆、银铺、客栈、赌馆、乐馆、妓馆等等,最尽头便是东大街瓦肆,那里面便是各种小店铺的世界。

    虽然只是一座县城,商业竟也如此繁华,着实让李延庆没有想到。

    “县君,我们到了!”

    牛车在一座茶馆前停下,李延庆走出牛车,只见招牌上写着‘三江茶馆’,杨菊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瞒县君,这是我妻子娘家开的茶馆?!?br />
    李延庆笑道:“我还以为杨县丞也被捉婿了呢!”

    “也算是吧!当年我发解试考中鄂州解元,鄂州最大的粮商张家便把女儿嫁给我,他们不光做粮食生意,也开酒楼茶馆,这家三江茶馆就是他们的产业?!?br />
    李延庆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太清晰,他只得点点头笑道:“难怪杨县丞要请我喝茶,原来是顺水生意??!”

    “县君说笑了,请吧!”

    他们走进了茶馆,茶馆掌柜迎了出来,满脸堆笑道:“原来是姑爷来了,楼上请!”

    杨菊给他介绍李延庆,“这就是我们新任李县令,马掌柜以后要记住了?!?br />
    掌柜肃然起敬,“原来是李县君,小人失敬了?!?br />
    李延庆淡淡一笑,“不客气,我现在也是客人,招呼客人吧!”

    “楼上两位贵客!”

    杨菊带着李延庆上了二楼,走进一间靠窗的雅室,两人对面坐下,这里视野很好,大街上繁华一览无余,这时,进来一名茶妓和一名烧水童子准备伺候他们喝茶,茶妓化妆很浓,已看不出她的本来面目,一进来,整个房间里便弥漫着香气。

    茶妓轻轻抚摸着杨菊的大腿媚笑道:“官人已经好几天没有来看奴家了?!?br />
    杨菊眼中闪过一丝尴尬,脸一沉冷冷道:“本官在和县君谈论公务,你好好点茶就是了!”

    茶妓吓了一跳,这个年轻人居然就是县令,她不敢放肆了,老老实实给他们点茶,李延庆微微一笑,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等他们恢复了正常,他才笑问道:“杨县丞要和我谈什么政务?”

    杨菊沉吟一下道:“主要是想和县君聊聊县衙目前的难处?!?br />
    “我觉得县衙还不错??!一切运转很正常?!?br />
    “那只是表面,实际上大家盼着县君来上任是原因的,我不知该怎么说?”

    “直说就是了!”

    杨菊叹了口气,“主要是县里财政困难??!”

    李延庆迅速看了一眼旁边的茶妓,杨菊道:“这是县里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倒不用回避?!?br />
    李延庆笑了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大宋各地的县衙不都是穷得叮当响吗?想办法开源就是了?!?br />
    “我们还不是穷那么简单?!?br />
    杨菊忧心忡忡道:“不满县君说,县衙欠下面吏役的薪俸已经有三个月了,还欠了几家银铺至少有三千贯,还有些别的欠帐,可以说县里背了一屁股的债?!?br />
    “为什么会背债?”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主要是前任汪县令也想开辟财源,便借了六千贯钱组建一支官船队搞运输,刚开始还不错,结果去年船队在洞庭湖被黑心龙王抢了,两个随船的捕头被杀,船只也都没了,赔得血本无归,大家又不敢向上汇报,只好拆东墙补西墙还钱,这一年过得实在紧巴,这几个月因为汪县令要调走,他急着要解决此事,便把县衙所有的钱都还了帐,结果欠了下属三个月薪俸未发,大家都要养家过日子,只有指望县君帮忙解这个燃眉之急?!?/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