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官断案(下)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五十一章 新官断案(下)

    在等候被告的这段时间内,李延庆也没有闲着,他转到后堂和莫俊商议案情,虽然他以‘缓事急办’为理由罚了讼师和原告,但这毕竟是他上任嘉鱼县面临的第一桩案子,他也不想掉以轻心。

    莫俊看完讼状便对李延庆笑道:“这个宋小乙借的一千贯钱是发生在去年夏天,他买铺子是去年秋天,时间上倒是衔接得起来,这里面就有两个问题,第一,大宋律法不承认父债子还的道理,既然人死了,那这笔钱在法理上就可以不用还了;其次就看这笔钱有没有担保,如果有担保人,这笔钱就由担保人来还,如果有担保物品,那原告是可以要求用担保物品抵债,但借款契约书上写得比较含糊,只是说保证归还本息,这里的保证是指什么意思?就要看双方有没有口头约定了?!?br />
    李延庆又疑惑问道:“既然没有父债子还的道理,那为什么原告一定要盯住那间商铺呢?”

    “或许他们认为借钱就是为了买商铺,那这间商铺就是宋小乙提到的保证,他们想转移理解,把商铺变成担保之物,不过,这间商铺究竟是花多少钱买的,这还是个问题,如果地段比较好,我估计就远不止一千贯钱,有一种可能就是宋小乙买商铺的钱不够,便问原告借了一千贯钱?!?br />
    李延庆点点头,这个可能性极大,他又问道:“那依先生之间,这个案子该怎么办判?”

    莫俊微微笑道:“州县断民事案讲究六个字‘合情、合法、合理’,县君只要把握住这六个字,兼顾原告和被告的利益,那这个案子就好判了,不过在判决前最好充分了解情况,不要听双方的一面之辞?!?br />
    李延庆欣然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知道该怎么办了?!?br />
    这时,一名衙役进来禀报:“启禀县君,被告和中间牙人都已带到!”

    李延庆站起身,“我们去看看这桩案子!”

    ………

    一声惊堂木响起,案子重新开堂审理,李延庆喝道:“带牙人!”

    大宋商品经济高度发达,契约管理也十分完善,有些交易诸如土地、房屋买卖还有官方制定的标准契约,象这种普通的借贷交易也必须有牙人见证的签押,契约一式三份,借贷双方各一份,居间牙人拿一份,若起纠纷官府则认契约,白纸黑字,落笔为准。

    宋朝契约精神远超后世,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宋朝的君主往往会下诏赦免一些公私债务,以示恤民,但对债务人遇到这种恩赦却很不公平,所以很多债务人在契约上特别追加了‘恩赦担?!蹩?,以避免债权受君王大赦的影响。

    一旦双方起纠纷打官司,就算借债人拿出君王恩赦来作为理由,要求豁免债务,官府也没办法,毕竟‘恩赦担?!蹩罹托丛谀抢?,官府也只能认契约,在《宋刑统》中也有明确规定,‘公私以财物出举者,任依私契,官不为理’,也就说‘恩赦担?!梢远钥苟魃?。

    象今天这个案子就比较特殊,双方借贷的白纸黑字是要还钱的,但借钱人死了,这笔借款要不要由妻儿继续偿还,这个问题在北宋以前没有明确规定,官方是倾向于不用还钱,只是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可依照。

    直到南宋光宗时才为此明确立法,‘违欠茶盐钱物,止合估欠人并牙保人物产折还,即无监系亲戚填还及妻已改嫁尚行追理之文?!?br />
    但现在宋刑律中并没有明确条文,只是靠官府的经验的断案,所以债权一方才请了精通法律的讼师来帮忙打官司。

    中间人叫杨栓儿,是一名牙人,他促成双方交易,却不是债务担保人,他慌慌张张上前躬身行一礼,“小人杨栓儿参见县君!”

    “你手上可有一份契约?”

    “有!小人带来了?!?br />
    杨栓儿连忙呈上,衙役将契约交给李延庆,李延庆连同被告的契约一起交给了莫俊,让他来核对,除了莫俊外,旁边还坐在法曹押录,他的职责是速记,将县令的询问和回答迅速记录下来。

    李延庆又问道:“除了契约以外,双方还有什么口头约定?诸如担保之类?!?br />
    “回禀县君,当时宋小乙就再三保证一定会还钱,倒没有拿什么物品担保,不过他也说借钱主要为了买商铺,他手上钱不够,所以借一千贯钱,分三年还清,月息一厘,怎奈人却死掉了,事情麻烦了?!?br />
    李延庆又问道:“没有担保,贺老六怎么肯借钱?”

    “启禀县君,因为宋小乙不是第一次借钱,他以前也借过好几次,都按时还了钱,信用很好,所以这次贺老六就没有要他的担保?!?br />
    李延庆点点头,“你先退下去,等会儿需要我再叫你?!?br />
    杨栓儿退下去了,李延庆又一拍惊堂木,“带被告!”

    很快,一个浑身素白的年轻妇人被带了上来,她年纪也就二十余岁,长得眉清目秀,上前便跪了下来,悲悲戚戚道:“小女子江氏叩见县君大人!”

    难怪前任县令判她不用还钱,这个女子看起来就是天生弱势,我见犹怜那种,李延庆便道:“起来回话,不用下跪!”

    “是!”年轻妇人站起身,低头不语。

    “我先问你,你丈夫生前借了一千贯钱,你可知道这件事?”

    “小女子先是不知,后来清理先夫遗物时才知道借钱一千贯?!?br />
    “你丈夫买商铺一共花了多少钱?”

    “回禀县君大人,小女子先是不知,后来整理遗物才知道花了四千贯钱?!?br />
    “你丈夫去世后留给你多少钱?”

    “大概五百贯钱,可以买墓地安葬先夫已经花了两百贯,实际上小女子只有三百贯钱了,还要抚养幼儿,若没有这店铺租金,小女子就没法活了?!?br />
    “你的店铺做什么营生?每月租金多少?”

    “店铺是开酒楼,每月租金二十贯钱?!?br />
    李延庆暗暗点头,在嘉鱼这种小地方居然能租到二十贯钱,说明店铺的地段非常好,难怪贺老六想要这家店铺。

    李延庆沉思片刻又问道:“本官再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儿子多大,你是否准备改嫁?”

    年轻妇人脸一红,半晌道:“我儿年方三岁,至于是否改嫁,由娘家做主?!?br />
    “退下吧!”

    年轻妇人施个万福,跟随衙役去东廊下等候,这时,李延庆对法曹押录道:“你去把那家店铺的契约调来,再去把居间交易的庄宅牙人也一并找来,我有话问他?!?br />
    法曹起身下去了,李延庆第二次退堂下去休息,一名茶童进来给他们上了茶,莫俊笑道:“看来县君已经知道该怎么判这桩案子了?!?br />
    李延庆喝了口茶,点点头笑道:“看看庄宅牙人怎么说?”

    不多时,衙役进来禀报,“启禀县君,庄宅牙人已带到!”

    李延庆喝完茶,这才回到了大堂。

    庄宅牙人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瘦高男子,他躬身行一礼,“不知县君找小人过堂有何事?”

    “你叫什么名字?从事庄宅牙人多少年?”

    “小人叫蒋五郎,从事庄宅牙人近十年,在本县庄宅牙人中可排进前三?!?br />
    李延庆让衙役把契约递给他,问道:“这笔交易可是你做居间?”

    蒋五郎看了看点头道:“正是小人做的居间,还是去年秋天的事情了?!?br />
    “这笔房屋买卖可有什么特殊之处?”

    蒋五郎想了想道:“一切都很正常,好像卖方和买方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非常好,卖方因为要去京城谋生,便将这座店铺便宜卖给了宋小乙,只卖了四千贯,宋小乙急于买下店铺,不惜去借利子钱?!?br />
    “那你认为这家店铺正常应该卖多少钱?”

    “它的地段很好,正好在城隍庙旁边,这么多年生意一直就不错,我认为正常价要卖到六千贯?!?br />
    李延庆点点头,“暂时问你这么多,你且不要走,等会儿还有事情找你!”

    “小人不敢!”蒋五郎行一礼,也退了下去。

    这时,李延庆已经完全明白了,名义上是为了借贷,但实际上是争夺房产,虽然债务人死了,在情理上可以不用再还钱,官府的先例判决也是不用还钱,但任何案子都有自己的特殊性,不能照搬其他官府的判决,尤其债权人是相信借款人的信用才没有要担保,这种互信行为值得提倡,所以这个案子不能只偏向于债务人的利益,也应适当考虑债权人的利益。

    想到这里,李延庆喝道:“让原告、被告和中间人悉数上堂!”

    原告、被告和中间人都坐在廊下休息,听见召唤,数人一起走上了大堂,躬身施礼,“参见县君!”

    李延庆缓缓道:“本官经过详细调查,大概已经明白了事情原委,也做出了判断,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现在可以自行去调解,本官就不判了,如果你们不愿调解,要接受本官判决,那么一旦判下来就必须执行,若一方不接受,那就要承担全部后果,你们可想好了?!?br />
    贺老六和讼师商量一下,躬身道:“我们愿接受判决!”

    “那你呢?”李延庆又望向年轻寡妇。

    年轻寡妇悲悲戚戚道:“求大老爷为小女子做主!”

    李延庆一拍惊堂木,“既然如此,就听本官宣判!”

    =====

    【向大家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