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潘曹决裂

寒门枭士 第五百四十三章 潘曹决裂

    震惊朝野的范党案在一天之内便传遍了京城,京城各处茶馆、酒楼都在议论纷纷,曹家也不例外,这个消息同样让曹家深感震惊,尤其被贬黜的十三名官员中还涉及到了曹家的女婿,更是让曹家上下异常关注此事。

    曹府中有人担心曹家会被李延庆牵连,也有人暗自偷笑,谁说老三家会得一贤婿?

    曹夫人王氏不知从哪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一进门便对丈夫嚷开了,“你听说没有,延庆被罢官了?!?br />
    夫人发话,曹选不敢怠慢,连忙道:“不是罢官,只是降为知县?!?br />
    “那和罢官有什么区别,堂堂的侍御史降为小知县,传出去会让别人笑话咱们?!?br />
    “那也没有办法,况且连宰相、枢密使都被贬为知州、通判,我觉得延庆降为知县也不算什么?!?br />
    “谁说没有办法!”

    王夫人狠狠瞪了一眼丈夫,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反正还没有成婚,你去问问阿公,商量一下,这门婚事能不能取消?”

    曹选大骇,“夫人,这怎么行,聘礼都下了,再过几天就要迎亲了,怎么能在这时悔婚?!?br />
    “没用的东西,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我让你去问问阿公,说不定他也有这个想法呢?”

    “我不去!”曹选赌气道。

    王夫人杏眼一瞪,“你到底去不去?”

    曹选惧内,只得低下头无精打采地向前院走去。

    就在这时,墙角传来一声猫叫,只见一个红色的小身影飞奔而去。

    曹娇娇一口气奔到阿姊房内,大喊道:“大书娘,你在哪里?”

    “你这死丫头,这么大声做什么?”

    曹蕴正在书房里整理打包她的藏书,在过几天她就要出嫁到李家了,这些近万册书籍和画卷她都要带走的,这两天忙得她头昏脑胀。

    曹娇娇一阵风似地冲进来,急声道:“大书娘,娘要毁婚了!”

    ‘哗啦!’曹蕴手中书落了一地,她也被吓住了,“你....你说什么?”

    “我刚才在找猫,正好听见娘在逼爹爹悔婚,好像李大哥出什么事了?!?br />
    曹蕴急了,转身便向母亲的房间快步奔去,此时王夫人正坐在起居房喝茶,曹蕴闯了进来,怒道:“母亲,女儿有话要说!”

    “你有话就好好说,干嘛这么凶的口气,这是对母亲的态度吗?”王夫人十分不满地将茶杯重重往桌上一顿。

    曹蕴忍住气道:“女儿听说母亲要悔婚?”

    “你这耳朵倒生得长,不错,我是有悔婚的想法,因为我听到传闻,李延庆牵连进一桩朝廷大案中,被贬为小知县,所以我觉得这门婚事就不太合适了?!?br />
    “母亲!”

    曹蕴忍不住地愤恨道:“聘礼已经下来,婚期也定下来,母亲却要悔婚,有没有考虑过女儿的感受?”

    王夫人也怒了,“我就是替你考虑才悔婚,当初如果你嫁给表哥,我什么意见都没有,他现在已经是七品的虞侯武官了,却白白便宜了潘家,你知道我又是什么感受?”

    “王俊那种卑鄙小人,我一头撞死也不会嫁给他?!?br />
    “你——”

    王夫人大怒,上前便给女儿一记耳光,“你再敢提一个死字,看我怎么收拾你,回你房间去,不准你出来!”

    曹蕴第一次被母亲责打,她泪水顿时涌了出来,哽咽着道:“如果母亲悔婚,那我就出家当尼姑,我说到做到,不信母亲就等着瞧!”

    曹蕴说完,转身便飞奔而去,王夫人心中也有点懊恼,她还是第一次责打女儿,但她也气急了,女儿怎么能说出一头撞死的浑话,她心中也十分焦虑,就不知丈夫能不能说服阿公取消这门婚事?

    .........

    就在王夫人悔婚的同时,在曹府前院的贵客堂内,潘旭也在劝说曹评取消这门婚事。

    潘旭之所以劝说曹评取消婚事,是因为他的长子潘纶成为知枢密事的候选人,而潘纶的妻子正是曹评的侄女,王黼和长子谈话时特地点明了这一点,这让潘旭很紧张,他生怕曹家和李延庆的联姻会影响到儿子的前程。

    “贤弟,你我就是过来人,当初元佑党人案多少官员被牵连,到今天也没有能恢复名誉,这次范党案一旦扩大,曹家肯定会被牵连,我很担心贤弟也会象种师道一样晚节不保,爵位、官职都丢了,我劝贤弟还是当断则断,甩掉这门婚事,保全曹家.......”

    曹评越听脸色越阴沉,他怎么可能不懂潘旭的真正目的,潘旭哪里是替曹家考虑,分明是怕曹家牵连到潘家。

    曹家是有点风险,如果潘旭真是替曹家考虑,他倒也能理解,可风险离潘家还有十万八千里,潘旭就劝自己断了这门婚事,丝毫不管曹家的名誉,这岂不是太自私了一点。

    曹评忍住怒火道:“李家聘礼已经送来了,婚期也定好,却忽然悔婚,岂不让京城人笑话,再说蕴娘的终身大事怎么办?谁还敢娶她?”

    “这倒是多虑了,现在很多夫妻不和都可以分手再娶再嫁,何况还没有成婚,这也是很正常之事,若贤弟真的担心蕴娘终身大事,那可以和潘家联姻,我孙子潘武也很喜欢蕴娘,正好也是天作之合,贤弟觉得呢?”

    曹评淡淡一笑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潘兄在大朝上也是反对北伐,怎么现在范致虚因反对北伐而被罢相,潘兄怎么又改变立场了?”

    “我没有改变立场,就算蔡相国也没有改变立场吧!而且这件事好像和北伐无关,是朋党之案,贤弟切不可将两者混为一谈?!?br />
    “潘兄何必自欺欺人,天子诏书压根就没有‘范党’二字,是有人在刻意宣扬这是党案,你我心里都清楚,范致虚等十三人被贬,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反对北伐,和朋党无关,我曹评只恨自己没有成为其中一员,若我当初再努力一点,成为联名书的发起者,我也是荣耀的十三人之一了,不过幸亏我有个孙女婿替我争光,这是我曹评的运气?!?br />
    “你——”

    潘旭气得站起身,有些恼羞成怒道:“如果贤弟真的成为范党十三人之一,我第一个就和你绝交!”

    曹评也忍无可忍,他高声喊道:“上汤!”

    “好!好!既然贤弟一定要接受李延庆为婿,那就别管我要明确立场了,很抱歉,婚柬就不要给潘家了,给了我也不会来?!?br />
    “我不稀罕,请吧!恕我不送了?!?br />
    潘旭怒气冲冲走了出去,正好遇到了曹选,他狠狠瞪了曹选一眼,转身快步去了。

    曹选稍微来晚了一步,只听见父亲和潘伯父激烈的争吵,但具体为什么事情他却不清楚。

    这时,曹评也满脸怒色出现在门口,他见儿子要去送潘旭,便喝道:“你不用去送他!”

    曹选吓了一跳,这是父亲和潘伯父翻脸了吗?他连忙走进房间,小声问道:“父亲,发生了什么事?”

    曹评余怒未消,恨恨道:“他居然来劝我取消延庆和蕴儿的婚事,他就忘记自己侄儿潘岳是谁救出来的,忘恩负义的混蛋!”

    曹选顿时吓得心中怦怦乱跳,幸亏自己没有开口,否则要被父亲骂惨了。

    曹评又怒道:“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他口口声声讨伐范党,大是大非都搞不清楚了,居然**臣站在一条线上,我曹评没有这样的朋友,以后也不准你们和潘家往来!”

    “父亲这是要和潘伯父,不!和潘旭绝交了吗?”

    “差不多吧!道不同不与谋,如果他公开支持王黼,那潘曹两家绝交就是必然了?!?br />
    说到这,曹评又看了儿子一眼,“你有什么事?”

    “孩儿也是为延庆之事而来,孩儿很担心他?!?br />
    曹评脸色变得柔和一点,对儿子道:“你担心他是很正常的,我也很担心,但我们的目光要看得更远一点,凡事有弊必有利,延庆今天虽然被贬,但很可能以后这就是他崛起的本钱?!?br />
    “父亲,会吗?”

    曹评点点头,“只要太子不倒,就一定会!”

    曹选终于找到了回去向妻子交代的理由,只要祖父坚决支持这门婚事,那妻子也没有办法,只能接受。

    这时,曹评又想起一事,对儿子道:“明天是不是宝妍斋新店开业?”

    “正是!在我们良工兵器铺旁边,孩儿明天要去?!?br />
    “你给亲家说一声,就算我会亲自去祝贺开业?!?/div>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