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委婉拒绝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二十八章 委婉拒绝

    一  不多时,进来一名茶妓和一名乐姬,又进来一名茶童负责煎水,乐姬坐在一旁,轻拢慢捻弹起了琵琶,茶妓笑吟吟道:“奴家名叫妙哥儿,请三位官人看茶?!?br />
    她熟练地给众人点茶分茶,又侍奉给了三人,李延庆慢慢喝了口茶,笑眯眯问两人道:“明年科举,两位有打算吗?”

    陈东指了指旁边的雷观,“雷兄准备试一试,我打算再等下一届?!?br />
    “为什么还要等下一届?”李延庆不解地问道。

    “实在是....实在是还差得远,所以决定再等三年?!?br />
    李延庆摇了摇头,“科举是要需要积累经验的,比如科目时间安排,比如卷面长度安排,比如心态调整等等,如果没有经历过科举,很难体会到这里面的精细学问,十几万人参考只录取数百人,这里面竞争之激烈,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我劝陈兄还是报名参加明年科举,不要考虑录取,积累经验也很重要?!?br />
    李延庆毕竟是科举探花第三名,他的建议极具说服力,陈东心动了,他沉思半响说:“我考虑考虑!”

    这时,旁边雷观问道:“今天到处在传闻河北各大军备仓库军资严重匮乏,北伐准备不足,不知这些消息是真是假?”

    李延庆低声对茶妓说了一句,茶妓和其他几名伺奉人都退下去了,李延庆这才对二人道:“消息是真的,不过这些消息却不知是从哪来泄露出来,令人困惑!”

    陈东也有了兴趣,连忙问道:“那现在朝廷的态度呢?还要继续北伐吗?”

    “朝廷的态度已经分化了,反对北伐的朝官越来越多,但坚持北伐的朝官也冥固不化,关键是官家的态度?!?br />
    “据说官家一直坚持要北伐!”

    李延庆点点头,“他确实渴望建功立业,可如果反对的力量足够大,官家也将不得不让步,我们在争取一切力量反对北伐?!?br />
    李延庆又对二人道:“反对北伐意义重大,不仅能减轻百姓负担,可以避免重大伤亡,使北方各州避免陷于战争的浩劫,但更大的意义却是大家想不到,不管我们想不想承认,辽国已经成为我们的北方屏障,一旦辽国被灭,我们就将直面女真人,后果就不是我们能控制了?!?br />
    陈东已经明白了李延庆找自己的意图,他淡淡笑了笑,问道:“李御史是希望太学也加入到反对北伐中吧?”

    李延庆诚恳地对他说:“如果太学参加,反对的声势就会壮大很多,而且太学代表民间的舆论,有时甚至比御史和谏官都管用,官家会不得不认真考虑,今天我把两位请来就是想商量这件事?!?br />
    李延庆并没有夸张,北宋末期,太学始终是一支极为重要的政治力量,当时的很多重大决策都是太学生们促成,争取到太学的支持,对反对北伐会有十分重大的影响。

    陈东沉默片刻,叹息一声说:“作为我个人,我非常支持反对北伐,但如果要动员太学生参与,必须要得到国子监的批准,这是王黼下的严令,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国子监的批准就擅自游行,包括我和雷兄在内的三十名太学生都会被太学革除?!?br />
    旁边雷观也道:“如果李御史能说服国子监批准,那么我们就会组织起声势浩大的游行?!?br />
    两人的答复却是李延庆没有料到的,陈东其实就是委婉地拒绝了自己的要求,把球踢给了国子监,历史上的陈东天不怕地不怕,几时又怕过国子监?

    李延庆很想问问陈东,上次他们在为张蒲案件鸣冤时,有没有得到国子监的批准?

    不过李延庆还是克制住了,他知道两人既然不愿意,苦劝也没有用,他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去说服国子监,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感谢你们二位的表态?!?br />
    陈东和雷观起身行一礼匆匆离去了,李延庆微微叹口气离开了茶楼,返回军监所。

    李延庆在军监所没有找到范致虚,又转身下楼,却在楼梯口迎面遇到了秦桧。

    “李御史找到陈东了吗?”秦桧关切地问道。

    李延庆一怔,范致虚怎么把这件事告诉秦桧了?他心中略有些不悦,便淡淡道:“我和他不熟,准备找一个认识的人替我联络,暂时还没有去?!?br />
    “其实李御史去找陈东,还不如去找余慎!”

    这是李延庆今天第二次听到‘余慎’这个名字了,他忽然想起秦桧曾是太学学正,说不定他知道一点什么?

    “请秦主簿指教!”

    “指教不敢,只是给李御史提一个醒,那个陈东一向我行我素,嫉恶如仇,生平最恨蔡、梁、童、王四人,李御史是梁太傅推荐的人,梁方平又涉及蔡、王权斗,他怎么可能替李御史办事?”

    李延庆这才恍然,原来还有这么个缘故,想必也是因为自己在张蒲一案中指点过陈东,所以他今天才给面子前来。

    他沉吟一下又问道:“那余慎又是什么意思?”

    “余慎是另一派太学生领袖,不过他是蔡公相的人,只听从蔡公相的命令?!?br />
    秦桧的言外之意,是要李延庆去找蔡京,李延庆点点头,“多谢秦主薄的指点!”

    ........

    接下来的两天依旧在各种忙碌中度过,李延庆并没有按照秦桧的提醒去找蔡京,他已和范致虚达成共识,为了避免人们误以为他们是在为蔡、王之间的权斗而奔波,他们尽可能地不去找蔡京或者梁师成。

    监察报告的泄露事件在朝野中继续发酵,而且愈演愈烈,它造成的影响力却是李延庆没有估量到的,短短两天内,舆论风向大转,反对北伐的呼声高涨。

    但不利的一面也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下午时分,范致虚神情疲惫地对李延庆道:“今天官家把我召去严厉斥责,说我们泄露了监察报告,我再三解释也没有用,他责令我三天之内找出泄露报告之人,否则就将我罢相免职,这让我去哪里找?”

    李延庆关上了门,对范致虚道:“这两天卑职也在调查此事,卑职特地收集了市井中各种有关监察报告的传言,大概有三十多条,其中一大半是真定府的调查报告,但是有一些却是河间府和定州的调查内容,卑职又问了李回和蒋英,这些流言和他们的报告完全吻合,这就排除了是卑职手下泄露的可能,相国不妨想一想,会有谁能掌握三份合一的完整报告?”

    范致虚倒吸一口冷气,除了自己就是主簿秦桧了,他知道李延庆是在暗指秦桧,他摇了摇头,“不会是秦主簿,此人是忠义之人,他若趋炎附势也不会被贬到军监所,相信我不会看错人?!?br />
    李延庆暗暗叹了口气,秦桧居然是忠义之人?不过李延庆也承认秦桧确实很能干,是范致虚极为得力的助手,范致虚对他十分信任,自己无凭无据倒也不好妄加指控。

    “那相国怎么向官家交代?”

    范致虚沉吟一下道:“我几乎可以肯定是从宫中泄露出去,那份报告在御书房放了十天,至少有十几个宦官可以看到,我怀疑是梁师成在背后操控了此事?!?br />
    “但相国并没有证据!”

    范致虚忧心忡忡道:“就是这个问题??!明明知道原因出在哪里,我却没有证据指控,三天后我怎么向官家交代?”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的秦桧的声音,“范相国,朝内有重要消息!”

    “进来说话!”

    秦桧推门走了进来,躬身道:“启禀相国,卑职刚刚得到消息,童太尉已经抵达京城了?!?br />
    范致虚一惊,他没想到童贯这么快就抵达京城,一旦童贯抵达京城,那么北伐之事在两三天之内就要有正式结果了。

    他看了看李延庆,李延庆也缓缓道:“卑职也得到消息,天子已准备任命郓王赵楷为北伐三军大元帅,范相国,我们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br />
    范致虚一咬牙道:“也罢,追查报告泄露之事暂时放一边,我们全力以赴反对北伐?!?br />
    李延庆蓦地回头向秦桧望去,秦桧却面无表情地低头站在一旁,神情没有任何异常,李延庆也有点疑惑了,难道真不是秦桧泄露出去?

    =====

    【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