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郓王之劝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二十七章 郓王之劝

    一  从军监所出来,李延庆随即来到了虹桥宝妍斋,他父亲李大器去了杭州还没有回来,不过李延庆今天是专程来找洪大志。

    在账房的休息室内,李延庆笑问道:“大志现在还去太学旁听吗?”

    这时,李延庆又看到了洪大志已经略略发福的肚腩,他忽然觉得自己这句话是不是问得多余了。

    洪大志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已经快两年没有去了,我有自知之明,凭我这种水平,连太学都未必考得上,更不用说进士了?!?br />
    “你认识陈东吗?”

    洪大志笑了起来,“他那样的太学名人,想不认识也不可能,但他不认识我?!?br />
    李延庆取出一张纸条,递给洪大志,“能否麻烦你替我跑一趟,把这张纸条交给陈东?!?br />
    洪大志接过纸条,“我这就去!”

    他起身要走,却又犹豫了一下?!澳阆胨凳裁??”李延庆看出了他的犹豫。

    “小东主知道余慎吗?”

    李延庆摇摇头,“他是什么人?”

    “他和陈东一样,也是太学生领袖,我倒是和他接触过?!?br />
    虽然李延庆也是太学出身,但无论陈东也好,余慎也好,他都从来没有见过,也更没有接触过,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思过问这些,便对洪大志道:“烦请你先替我送了这封信!”

    洪大志点点头,起身匆匆走了,李延庆也站起身准备返回军监所,但他刚走出宝妍斋大门,一辆华丽的马车便缓缓停在宝妍斋大门前。

    “你果然在这里!”

    从马车里走下一人,正是已经数年未见的郓王赵楷,他脸上带着平淡的笑容,这个笑容曾经是那么熟悉,现在却变得那么陌生。

    “我去了军监所,他们说你可能在这里,所以我就赶来了?!?br />
    李延庆上前躬身行一礼,“卑职参见郓王殿下!”

    “不必,我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见你,假如我们还是朋友的话!”赵楷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的神情。

    .......

    “这是我们科举后的第一次见面吧!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过去了整整两年?!?br />
    清风茶楼内,赵楷轻轻感叹,看得出他和当年那个小王爷已经有些不一样了,目光中有一丝和他年纪不相配的成熟。

    赵楷给他倒了一杯茶,“还记得我们一起去苏州查案吗?那次若没有你,恐怕我会一无所获?!?br />
    “殿下太自谦了!”

    赵楷沉吟了一下,他来找李延庆显然不是为了叙旧,他喝了一口茶,尽量用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和李延庆说话。

    “听说你最近一直在反对北伐?”

    李延庆淡淡一笑道:“不是最近,我一贯如此,否则殿下怎么会认识我呢?”

    赵楷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半晌,他挥挥手让所有的仆妇和茶妓都离去,装饰豪华的房间内只剩下他和李延庆两人。

    “我过去也很担心金国,不赞成北伐,不过最近一两年我的立场开始有了一些变化?!?br />
    “哦?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殿下的立场变化?”

    李延庆深邃的目光分明已经知道了答案,是权力,对权力的渴望改变了这位年轻王子的立场,支持并积极实践北伐,他将有可能取代太子成为新的大宋储君。

    赵楷被李延庆犀利的目光看得脸微微一红,不过他可是正一品的亲王,而对方不过是正六品的中低级官员,赵楷的腰不知不觉又挺直了。

    “是因为责任!”

    赵楷斟酌一下语气继续道:“父皇是大宋君主,雪洗先祖蒙受的耻辱,收复幽云十六州是他的责任,现在辽国即将覆灭,这时实现祖先遗志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父皇畏难不前,他就有负于祖先,有负于天下,作为皇子,这也是我的责任,至于金国,它或许攻宋,或许不会攻宋,但我们绝不能因噎废食?!?br />
    尽管朝廷反对北伐的人很多,但大都是因为财政压力太大,民生艰辛或者担心失败等等,而担心金国会大举南侵的朝臣却寥寥无几。

    原因也很简单,女真本是偏远蛮族,象它们那样的体量吞下辽国,消化殆尽至少也要几十年时间,怎么会贪心不足,又继续侵宋呢?

    再说宋金已经签署了海上之盟,将来最多是一些条款的变更,而不会想到墨迹未干就撕毁了盟约。

    基于这些考虑,赵楷对金国侵宋的担心也不象从前那样执着了。

    “殿下看过我这次去河北监察写的报告吗?”李延庆目光锐利地望着赵楷。

    赵楷避开了李延庆的目光,沉声道:“报告我原原本本看了两遍,我很痛心,也很愤怒,但如果你是因为这份报告的内容而反对北伐,我就觉得有点多余了,北伐至少还有半年,我们完全可以亡羊补牢,不过还是很感谢你这次监察发现的问题?!?br />
    “但朝廷并不相信我的报告,否则梁书平为什么还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呢?”

    “这件事我会劝说父亲严惩梁书平!”

    李延庆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不慌不忙喝了口茶,浓黑的眉毛一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北伐的主帅将会是殿下吧?”

    赵楷没想到李延庆这么精明,一下子就把自己看透了,既然已经看破,他索性也不再含蓄,便对李延庆道:“你说得没错,父皇已经决定任命我为北伐三军大元帅,我希望你能跟随我一同北伐,就像当初我们一起去苏州一样?!?br />
    李延庆望着茶盏淡淡笑道:“我也是朝廷职官,如果朝廷调我北伐,我岂能不从?”

    “我还是希望你本人愿意!”

    李延庆缓缓道:“我本人是坚决反对北伐,可如果实在反对不成功,朝廷最终决定北伐,那么我希望朝廷能取胜,不过这并不是我能决定?!?br />
    赵楷叹了口气,“我还是希望你能放弃反对北伐的立场,这样对你很不利,父皇已经对你们十分不满了!”

    李延庆取过一张纸,提笔写下了一行字,放下笔起身行礼道:“如果殿下没有别的事,卑职先告辞了!”

    他转身便快步离去,赵楷望着他走远,这才伸手将他写的纸拿过来,只见上面只有一句话:‘*******,*******?!?br />
    赵楷一下子呆住了。

    .........

    没有太多时间和赵楷细谈,他已经和陈东约好了时间,如果他反而迟到,那就显得太没有诚意了。

    李延庆约的地方在离太学不远的潘家茶馆,这也是京城一家很有名的茶馆,著名的潘楼街就是因为它而得名,不过太学这里是一家分店,但也非常高档,每人至少要三两银子的消费。

    就在李延庆刚刚在一间雅室坐下片刻后,一名引路的侍女已经将陈东领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太学生,李延庆上次在御史台也见过,好像叫做雷观,也是一名重要的学生领袖。

    两人都穿着太学的褐袍,表示他们内舍生的身份,一般太学预备生穿黑袍,象京兆府、应天府、洛阳府、太原府、大名府这几个地方的府学生也可以转到太学来读书,不过只能是预备生,两年内各种考评合格后才能成为正式的外舍生。

    外舍生穿蓝袍,而上舍生的衣着则没有什么具体规定,也可以穿太学白袍,但也可以穿自己袍服,要求稍微宽松一点。

    “学生来晚了,请李御史见谅!”

    虽然陈东的年纪比李延庆还大两三岁,他还是自谦为学生,李延庆摆手笑道:“我也刚刚到,两位请坐!”

    两人也坐了下来,李延庆笑道:“喝茶是主菜,两位还想吃点什么?”

    陈东和雷观对望一眼,两人笑道:“我们客随主便!”

    李延庆点点头,对旁边侍女道:“来一份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是一种套茶,三到四个人消费,价格十两银子,算是比较高档的茶点,不是陈东和雷观这种穷学生能喝得起。

    陈东心中疑惑不解,便忍不住小声问道:“不知李御史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两位还有急事吗?”李延庆笑问道。

    “急事倒没有,下午我们正好没有课!”

    “那就不急,我们先喝茶,然后慢慢再聊!”

    ........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