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东南悍将

寒门枭士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东南悍将

    范致虚跪了下来,沉声道:“陛下,梁方平贪赃枉法,纵恶失职,罪行深重,请陛下下旨免职,交由御史台彻底调查严惩!”

    李彦在一旁也下跪道:“陛下,梁方平执掌河北转运,牵涉北伐极深,陛下不可仅信一面之辞,影响北伐大略!”

    范致虚大怒,狠狠地瞪着李彦,“这是宰相在和天子协商国事,与尔何干?”

    赵佶心中极为恼怒,但李彦的话又提醒了他,他站起身道:“这件事且容朕再考虑一下!”

    范致虚有点急了,只要天子一考虑,李彦就会不断地进谗言,这次军监的成果很可能就白费了,他连忙起身道:“陛下......”

    不等他说下去,赵佶便冷冷道:“朕有点疲惫了,这件事等下次相国们一起商议吧!”

    范致虚无奈,只得低头,“微臣遵旨!”

    赵佶转身走了,有侍卫大喊:“陛下回宫!”

    李彦回头恶狠狠瞪了一眼范致虚,快步跟了上去,范致虚暗暗叹了口气,天子态度暧昧,事情有点波折了。

    .........

    赵佶走进后殿,他忽然停住脚步,回头问李彦,“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一面之辞?”

    李彦连忙道:“陛下,范相公一直反对北伐,但陛下却意志坚定,他一定会想方设法说服陛下,卑奴并不想说这份报告有什么问题,但卑奴相信,范相公一定是希望这份报告的数据能影响到陛下,尤其梁方平坚决支持王相公调整部分河北官员,会不会因此得罪某些人?”

    “你是指蔡京吗?”赵佶反应极为敏锐,一下子听出了李彦的话中之话。

    李彦微微叹了一口气,“陛下,范相公今天也太急切了!”

    赵佶重重哼了一声,“朕只关心这份报告是否属实?”

    “卑奴建议火速召童太尉进京,他最了解河北的军资情况,报告是否属实,他一看便知?!?br />
    赵佶点了点头,他是要和童贯好好商议一下北伐之事了,就不知现在东南战事如何了?

    .........

    杭州临安县,方腊纠集二十万大军准备再次反扑,重新夺回杭州,他们的军粮已经严重不足,如果不能夺回粮食富裕的杭州,一旦退回山区,他们手中粮食最多只能支持五万人,那距离最后败亡就不远了,方腊心中焦虑万分,他不得不孤注一掷,和官军决一死战。

    方腊的大营位于锦溪北岸,扎下的连营足有二十余里,大帐一顶接着一顶,无边无际,背后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山势十分险峻。

    这天下午,从山林出来一支队伍,约有二十人,他们牵着五六匹骡子,每头骡子身上都背负着两只沉重的包裹,二十名士兵个个身材魁梧,体格强壮,为首是一名方脸男子,他年约二十余岁,只见他长得浓眉大眼,皮肤呈古铜色,一双豹子眼格外的锐利。

    此人是西北军中的一员悍将,名叫韩世忠,原是刘法的部将,后来跟随刘延庆,这次西北军被调来东南剿匪,韩世忠出任斥候裨将,今天被刘延庆派来执行一个特殊任务。

    韩世忠后背一对短矛,目光锐利地注视着山下的方腊军大营,他们目前位于方腊军大营的后背大山上,下脚城下就是仓库重地,距离他们大约三百步。

    “将军,下面有巡逻士兵!”一名士兵低声道。

    韩世忠点点头,他已经看见了,大约有数百名巡哨士兵在外围巡逻,凭他们二十人根本靠不近营栅。

    韩世忠的任务很简单,摧毁敌军的后勤仓库,打击敌军士气,使敌军不战而败。

    这个方案还是韩世忠主动提出,得到了刘延庆的赞许,令他三百人偷袭敌军后勤重地,但韩世忠却认为人多目标太大,容易被敌军发现,他只要带二十人就足以破敌,刘延庆壮之,给了他五枚震天雷和二十袋火油,令他挑选二十人走小路绕去敌军后方。

    韩世忠看了半晌,令道:“大家原地休息,等晚上再说!”

    入夜,山中的风呼呼作响,发出阵阵怪啸,韩世忠率领二十人背负着震天雷和火油缓缓而下,山势十分陡峭,骡子已经无法行走,他们只能利用绳索和一些藤蔓下山,山体一片漆黑,虽然有月光,却看不见他们,他们已经和黑暗的山体融为一体。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他们终于下了山,距离敌军营栅只有五十步,果然不出韩世忠所料,到了夜间,营栅外围的巡逻士兵大大减少,在他们这一角只剩下十人。

    但这十名巡哨都站在高处,下面是一条废弃的河床,无论他们怎么过去都会被巡哨发现。

    “射杀他们!”韩世忠当即立断。

    二十支长箭几乎是同时射出,呼啸着向十名巡逻兵射去,‘啊——’一连串长长的惨叫在大营外围响起,就在惨叫声中,二十名士兵从山坡上疾冲而下,挥动战刀,迅捷地翻过营栅,瞬间冲进了敌军大营。

    二十名士兵在韩世忠的率领下,如二十头悍虎在后勤大营内横冲直撞,一座座帐篷被挑翻,洒上火油,一片片烈火迅猛燃起,很多后勤士兵被大火点燃,浑身着火地在大营内奔跑,惨叫声此起彼伏,整个大营仿佛炸营一般。

    火势越来越大,驻守后营的三千士兵纷纷从营帐内仓惶逃出,他们四散奔逃,俨如一群群无头苍蝇,后勤大营的东西两端被烈火阻隔,很多士兵纷纷跳河,向锦溪对岸游去。

    此时军营的整个西南角已燃起熊熊大火,那里营帐密集,很快便连成一片火海,“轰!轰!”连续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几座堆放杂物的大仓库轰然倒塌,这种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吓得二十万方腊军魂飞魄散,大地在颤抖,无数人爬在地上恐惧地嚎叫。

    方腊的脸色异常惨白,他浑身颤抖,也站不住了,单膝跪在地上,却不是因为大地颤抖,而是他心中的绝望........

    二十名猛士在韩世忠的率领下已经从原路退出,但他们却被外围的数百巡逻士兵包围了,韩世忠大吼一声,拔出双矛,在人群中左右奔突,双矛疾刺,勇不可挡,二十名士兵异常勇猛,杀得数百巡逻士兵死尸遍野,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这时,一匹战马疾奔而至,后面跟着百余名士兵,马上大将是方腊的侄子方七佛,方七佛是外围巡哨总管,他原本已经入睡,但他却被大营的惨叫声惊醒,执刀翻身上马,向起火的后勤仓库冲来,正好遇到了韩世忠.

    方七佛原以为是官兵大军偷营,当他看清对方只有一队二十人的士兵,他不由勃然大怒,大声怒吼,“稳住阵脚,杀死他们!”

    韩世忠已抢到一匹战马,他也翻身上,夺过一根长矛大吼迎战而来,战马如迅雷,韩世忠手中长矛如疾龙出云,矛尖闪烁着青幽的光泽,快如闪电,不等方七佛反应过来,矛尖便已刺入他脖颈。

    ‘咔嚓!’一声脆响,颈骨被矛尖戳断,韩世忠用力一挑,方七佛的人头被硬生生地扯断,挑飞五六丈远,马上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体,鲜血从脖腔喷出。

    主将一个照面便被杀死,令其他无不士兵心惊胆寒,四散逃命。

    就在这时,远处号角声震天,鼓声隆隆,刘延庆率领五万西北军向方腊大营发动了夜袭,此时方腊大营早已是一片混乱,人心惶惶,士气低迷之极,一战即溃,二十万大军如山崩地裂般的溃逃了,一败涂地,死尸堵塞了河流,鲜血染红了锦溪,投降者数以十万记。

    锦溪一战,刘延庆率领的西北军歼敌七万五千余人,俘敌十余万,方腊和妻子等十几名大将只率万余残军仓惶向西奔逃。

    刘延庆留下一万人处理战俘,他率四万军队紧追不舍,三天后,在桐岭山脚下再次大败宰相方肥的两万援军,方肥军全军覆没,方肥带着百余人向南逃窜,和方腊残军汇合后,退回老巢清溪县。

    西北军连战连捷,一连收复了富阳、新城、桐庐等县,至此,除了清溪县的数万方腊军外,其他数十万造反军队悉数被官兵剿灭,童贯自然把功劳记在自己身上,这时,他正好接到了天子的加急旨意,童贯志得意满,连夜赶回京城请功。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