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电子游艺送彩金19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黑心开价

寒门枭士 第五百一十八章 黑心开价

    间下午是和转运使司的最后碰头时间,不过这只是一个形式,不会提及监察的具体情况,只是感谢转运司大力配合之类的答谢会,李延庆得知梁方平不在真定府,只能由副使齐遥接见他们,他便借口自己要急着写报告,也没有时间出席,让汪藻代替自己主持答谢会。

    次日天不亮,李延庆便带着监察使一行在王贵和岳飞以及三百士兵的护卫下,离开了真定县,返回京城。

    时间已经到了正月初七,范致虚要求他们在正月初十返回京城,时间非常紧张,他们必须连夜赶路,路上基本上不能停留。

    这天傍晚,他们离汤阴县还有十余里,岳飞来向李延庆告辞了,王贵会继续率军将李延庆一直送到京城,岳飞则要在这里分手回家。

    李延庆笑着问岳飞道:“我让莫先生把银子给五哥,他给了吗?”

    “他已经给我了,还硬多给了我两百两银子,我不想要,他说是你坚持的?!?br />
    李延庆笑道:“这两百两银子是歼匪的犒赏,每个弟兄都会有五十贯,你是副将,所以会多一点,你就不用推辞了?!?br />
    岳飞也笑了起来,“既然是剿匪犒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来!向叔父告辞?!?br />
    他抱起怀中的养子岳云向李延庆告辞,岳云奶声奶起说了一句,学着父亲拱手,把众人都惹笑了起来。

    李延庆取出一颗明珠,笑眯眯递给岳云,“这是二叔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

    岳云欢喜地一把将亮晶晶的明珠攥在手中,不肯放开了,岳飞吓了一跳,“延庆,这个太贵重了,不能给他?!?br />
    “什么贵重不贵重,只是个心意而已,给孩子的见面礼,阿贵给你就收,我给就不要?”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多谢贤弟美意?!?br />
    “这就对了!”

    李延庆又道:“我在真定府给你说的那件事,好好考虑一下,我是很认真的?!?br />
    李延庆在真定府曾建议岳飞把父母迁到鄂州他父亲的庄园内,他会提供房屋和土地,这个建议让岳飞十分动心,他知道李文村的大部分村民都迁走了,连王贵家也在鄂州和杭州买了不少土地。

    更重要是通过这次监察,他亲眼目睹了大宋边防的荒废,若女真人杀进河北,河北百姓必遭涂炭,把家人转到南方安全的地方去,或许是个明智之举。

    岳飞记得小时候李延庆就说过,女真蛮子会一天天强大,迟早会进攻大宋,现在看来他的预言已经在一天天实现,岳飞也和王贵一样,对李延庆的话深信不疑。

    岳飞便笑道:“感谢贤弟好意,我回去就和父母商议,如果父母答应,我会尽快南下,到时我会来京城找你?!?br />
    “好!我在京城恭候五哥光临?!?br />
    岳飞又和众人告别,便单人匹马带着孩子向东南方向奔去,他不用走官道进县城,直接从另外一条小路前往汤王村。

    王贵望着岳飞远去的背影,羡慕道:“还是五哥的运气最好,居然捞一个儿子回去!”

    李延庆笑道:“你小子努力一点,下次我再来时希望也能看见你的儿子?!?br />
    众人一起大笑起来,队伍又继续南下,加快速度向汤阴县而去。

    .........

    李延庆是在初十下午返回了京城,在前一天,另外两支监察队伍已经先一步返回,不过他也并没有违规,至少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

    军监所的主官房内,范致虚正在翻看李延庆交来的正式报告,李延庆站在一旁,他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不好开口打乱主官的注意力。

    “不错!非常详实,比另外两份报告要详细得多,有你这份报告,我就可以向天子汇报了?!?br />
    范致虚又翻了翻旁边的监察底稿,点点头道:“监察底稿就一并交给我吧!你还有什么要说?”他看出李延庆欲言又止。

    “回禀相国,这次监察令人触目惊心,可以说北伐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军粮不足,各种军械物质不仅数量严重不足,而且都是几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陈旧物资,早已不堪使用,凭这样的战备去北伐,我们必然会遭遇惨败,恳请相国劝说天子暂停北伐计划?!?br />
    范致虚沉吟片刻道:“你去河北监察之时,辽国使者求见了天子,他们愿意放弃每年的岁贡,也愿意将幽云的部分土地交还给大宋,但条件是宋辽两家联合抗金,结果被天子一口回绝,天子已经决定单方面废除檀渊之盟,不再和辽国协商,现在让天子暂停北伐计划,恐怕很难办到?!?br />
    “但天子并不知道战备状况竟是如此之差,如果他知道,至少会补充战备,不会那么仓促出战了,事关大宋国运,不到等闲视之?!?br />
    范致虚点点头,“好吧!等我把三份报告合并后,再好好劝说天子,这次去河北监察时间很紧,任务也重,你着实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吧!”

    “还有卑职一行在磁州遇匪,需要给士兵一万五千贯钱的奖励,烦请相国......”

    “这件事问题不大,你之前写的报告枢密院已经批准,等政事堂议论后便可施行,估计就是这两天的事情,这件事我可以担保,你不用担心?!?br />
    “多谢相国,卑职告退!”

    李延庆行一礼慢慢退下去,走到门口他迟疑一下,停住脚步又回头道:“范相国不觉得辽国的提议很好吗?”

    “你是指什么提议?”

    “宋辽两国联合抗金!”

    范致虚苦笑一声,这个想法辽国使者提提也就罢了,哪个大宋官员敢提出来不被唾沫淹死才怪,朝中反对北伐的官员确实有不少,包括他自己,但赞成联合辽国抗金却一个都没有。

    “这话开开玩笑可以,你若当真,连我都没法保你!”

    李延庆暗暗叹口气,宋辽仇恨之深,已经成为举国共识,很难再改变了,他只得行一礼快步走了。

    不多时,秦桧走进房间,躬身行一礼,“卑职参见相国!”

    范致虚取出三份报告递给他,“你把这三份报告并成一份,里面的内容不能做任何更改,另外再抄一份副本,十七日之前交给我,时间应该充足了?!?br />
    因为中间有三天上元节假,实际上只有四天时间,不过这对秦桧也足够了,他连忙道:“卑职一定按时交出?!?br />
    “这份报告很重要,属于绝密,你要收好,切不可泄露出去?!?br />
    “卑职一定谨慎小心?!?br />
    秦桧接过报告退下去了,范致虚这才松了口气,起身离开军监所,返回了知政阁。

    .........

    大内总管李彦出宫的机会一般不会太多,他不像梁师成在外面独立开府,每天都可以回自己的府邸,他崛起的时间不长,积累的资历也不够,但他的野心和贪婪却远远超过了梁师成,与他的资历不成配比。

    其实也难怪,宦官没有正常的人格,没有妻子子女,失去了很多人生乐趣,权力和财富便成了很多宦官最大的追求,李彦也不例外,当他成为赵佶用来制衡梁师成的棋子后,他的野心和贪欲便迅速膨胀了。

    李彦虽然出宫的机会不多,但如果有利可图,他还是愿意降尊纡贵,勉强自己出宫跑一趟。

    中午时分,在矾楼三楼的一间豪华房间内,李彦一边喝着最好的茶,品尝着最精美的点心,他对旁边最美貌的茶妓兴趣不大,不过他对今天的收获却有着颇大的期待。

    在他对面坐着登州刺史梁志,梁志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梁方平的堂弟,他的刺史只是虚官,平时无所事事,所以他便成为梁方平在京城的联络人。

    他今天是专门受梁方平的委托前来买通李彦,李彦当然不是随便什么人的邀请都会接受,他很清楚梁方平现在遇到的?;?,更清楚梁方平这些年捞了多少油水。

    李彦见梁志几次欲言又止,便摆摆手让茶妓退下,两旁的侍女和乐师也一并退下,李彦用雪白的帕子擦了擦手,用他那又尖又细地问道:“梁刺史找咱家什么事?”

    “是这样,军监所的人去了河北,恐怕监察结果对我兄长不利,我兄长恳请大总管在天子说说好话?!?br />
    李彦笑了起来,“梁刺史恐怕找错人了吧!这件事应该去找梁太傅,据我所知,这件事是梁太傅说动天子,解铃换需系铃人嘛!”

    “大总管言重了,我兄长是王相公的人,怎么能去找梁太傅?”

    “那去找王相公也行,他可是掌握着实权?!?br />
    “王相公卑职已经去找过了,但关键还是在天子那边,王相公就帮不上忙了?!?br />
    说着,他取出一份房契放在桌上,推到李彦面前,李彦倒也不客气,直接拾起房契看了看,是梁师平在金水河畔的那座十亩豪宅,至少价值三十万贯,这个价格还比较满意,不过对于一年就能捞几十万贯的河北都转运使来说,这点出血还不够。

    他又将房契推了回去,“事关天子的北伐大计,恐怕我也无能为力?!?br />
    梁志呆住了,价值三十万贯的豪宅还不满意,李彦还要什么,要知道他给王黼也不过才十万贯钱和一万两银子。

    李彦见梁志没有反应,便起身道:“我下午还有事,就失陪了!”

    梁志顿时急了,连忙问道:“那大总管还要多少?”

    李彦回头瞥了他一眼,伸出两根指头,“至少再加二十万贯钱,少一文都不行!”

    “这....这我恐怕要向兄长请示,过两天我再给李总管一个答复?!?br />
    李彦冷冷一笑,转身便扬长而去,梁志呆在房间内,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个李彦要价太狠了,良久,他叹了口气,拾起房契便匆匆回府了,他要立刻发鸽信向兄长请示。

    ====

    【求月票和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